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炼狱岛
章节列表
第一章 炼狱岛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死亡之海的天空永远都是一片灰蒙蒙,唯一看得清的是天空中的那轮血月,就象是冥神的镰刀,挥舞出恐怖的气息。黑色的海洋仿佛死寂般的存在,很难看到活着的生灵,海水在缓慢地流动,溢出死尸般腐烂的气息。
空气中弥漫着来自九幽深渊魔火喷发时的硫磺味,与这股腐烂的气息混杂在一起,越发的呛人而刺鼻无比。除了烈焰鸟和腐骨鱼等寥寥几种生物外,恐怕没有太多的生命会喜欢这一带。
恶劣的生存环境,强大的魔兽,还有那变换莫测的鬼天气,将这里变成生命的禁区。
在生命禁区的中央,有一个地方长年笼罩着浓浓的雾气。
这里就是炼狱岛。
岛上拥有茂密的丛林,各种凶猛的野兽栖息此地,发出令人恐怖之极的怪叫声。偶尔会有一些迷失的商船经过这里,便总能听到那凄厉的嘶嚎声,仿佛生命的冤魂发出的悲歌,声声凄厉。
私下里,人们叫它嚎叫岛或噩梦岛。
大约二十年前,斯特里克国王正式将死亡之海宣布为人类禁区后,关于噩梦岛的传说便永不停歇。有人说,那里关押着风鸣大陆最顶级的魔兽,也有人说,那里埋藏着兰斯王国的百年藏宝,最后一种说法最离谱,竟有人说,那里是三百年前著名的大炼金师伊莱克特拉最后的居所,埋藏着他所有震惊世人的炼金发明。
传说永远只是传说,真实,却并不一定令人愉快。相反,或许是相当的残酷。
———————————————
“自由号”远洋三桅大帆船在在死亡之海乘风破浪地前进。
宫浩和所有男孩一样,蜷缩在狭小黑暗的船舱里,浑浊的空气几乎要让他窒息。
三天前,宫浩的记忆还停留在化学实验室,做为导师的得力助手,他正在为导师准备一次实验必须的所有材料。可恶的是那个新来的女助手,除了会搔首弄姿外别无所长,听说是依仗了一些家里的背景才混进大学高等实验室,图的无非是混个资历以及导师的名望罢了。
可恨,你混便混了,干嘛什么都不懂却瞎摆弄?现在可好了,实验室爆炸了,所有人都死了,真正是害人害己啊!
接下来的一切,便开始顺理成章了。
他发现自己成为了一个叫修伊格莱尔的男孩,身处在一个陌生的世界,同时也接管了他所有的记忆。
修伊格莱尔原本是南威尔镇哈登男爵家的仆人,
哈登家族在兰斯帝国已有一百二十年的历史。老哈登曾经任职兰斯帝国的礼仪大臣,获得了伯爵称号。
然而一百二十年的历史变迁,哈登家族在时光岁月中渐渐失去了曾经的光彩,变成了一个没落贵族。哈登家族在近二十年来几乎都没有出现过什么天才人物,对家族地位的提升也没有任何帮助。唯一有点出息的加文哈登,最高曾经任职诺兹群领主大人的秘书。在那之后不久,他因为娶到了一位当时在诺兹群人见人谗的美丽姑娘而遭受了陷害,最终只能带着家人回到了哈登家族的老家南威尔小镇。
修伊格莱尔是一个孤儿,被姑妈收养。三年前他的姑妈认为修伊已经够资格去外面自己生活了,就把他以二十个金维特的价格卖给了加文男爵,契约时间是三年期限。
二十个金维特并不便宜,即便是哈登男爵在掏这笔钱时也心疼了一阵,不过修伊格莱尔英俊的样貌实在令人爱不释手,男爵那美丽的妻子一眼就看中了男孩,坚持要把他买下来。
七天前,修伊的契约到期,男爵夫人希望能够继续雇佣修伊做他儿子的玩伴,但结果他的姑妈开出了四十个金维特的价格。这份价格不是经济状况每日愈下的男爵所能接受的,于是他的姑妈将修伊放到了市场,直到那个穿着金色盔甲的武士出高价将他买走。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宫浩的灵魂附在了这个叫修伊的男孩身上,很无奈地发现自己和所有的男孩就象猪一样被塞进船舱里,已经在海上整整飘荡了两天。
是寄生?还是投轮回时少喝了一碗孟婆汤?又或者宫浩的存在只是小男孩修伊格莱尔的一个儿童式的臆想?还是此刻的一切只是宫浩的一个梦境?
有些问题永远没有答案。
船的底舱里有一碗水。宫浩小心地捧起那碗水,透过荡漾的微波,他看到的是一张俊美的如瓷娃娃般的好看面容,这个叫修伊的男孩有着一头漂亮的金色头发,一双眼睛充满灵气,让人看一眼就会爱不释手,难怪当初男爵夫人对他的离开如此不舍。
而现在,这就是自己的身体了。
“嘿,修伊。”耳边响起了芬克的声音。
脸上长满雀斑的芬克算是船上修伊唯一的朋友了,他们都是从南威尔镇的市场被买走的。然后就被带了这艘船上,不知道自己将去往何方,也不知道自己未来的主人是谁。
“什么事?芬克?”宫浩小声回答。
“是死亡之海。”芬克小声说。
“什么?”宫浩一下子没明白。
芬克很肯定道:“我说我们现在在人类禁区,死亡之海上。我闻到了那股臭味,就象亡灵一样的味道。”
宫浩低下了头,什么也没说。
就算是死亡之海又怎么样?自己是被买来的仆役,这船上的每一个孩子都是仆役。哪怕是他们来到天堂,也不会改变这一命运。
该死的命运把自己投身到这个孩子的身体中,多给了他八年的青春,同时也剥夺了他的自由。
“瞧你说的,就好象你见过亡灵一样。”旁边的一个男孩接过了芬克的话题小声道。
“反正都很臭。”芬克辩解。
充满孩子气的说话回荡在宫浩的耳边。
窗外的天色,依然是那样的灰,云层低得仿佛触手可及。
在船上航行了这些日子,再没有一处海域,如死亡之海那般恐怖,全无生机。
难道自己以后就要生活在这样的地方吗?
简直就是一场噩梦。
————————————
自由号终于到达了自己航向的最后终点。
在冲破那一层迷雾后,炼狱岛已经遥遥在望。
从远处隐约可以看到有一个中年人正站在岛边,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用秘银等各种魔法金属制造而成的傀儡武士。
在中年人的身后,还有大约二十名少年,看年纪都不超过十四岁,最小的才只有八九岁,在他们的身旁还放着有他们身体等高的厚重铁箱。
他们的身后,还有一批傀儡武士站立在那里。
大船徐徐靠进,舢板放下,先后走下来两个人,分别是一位须发皆白穿着黑色法师袍的魔法师和一位穿着金色盔甲的武士。
“欢迎来到噩梦之岛,厄多里斯大师,真没想到这次会由您亲自来送货。”那中年人大笑着迎了上去。
那须发皆白的黑袍法师挥了挥手里的法杖没好气道:“这次送来的东西太多,有太多材料在常温下根本无法保存,必须增加结界的范围。晶石的存量不足,只能用人力来代替晶石,以保证恒温结界的运转正常了。”
让一个黑袍大法师做送货这样的勾当,难怪他语气里透着不善。
到是他旁边的那位金色盔甲的武士笑道:“希望不会让厄多里斯大师白走一趟。”
“哦,查克莱,瞧你说的。瞧,二十个傀儡武士,十五个血肉傀儡,十五个亡灵傀儡,十五个魔灵,还有你们指定的药剂,卷轴,武器等等等等,全部如期完成。”中年人指了指身后的金属箱和那批傀儡武士立刻回答。
厄多里斯不满道:“这些只是普通货色,还不够一次战斗消耗的,陛下要的是巨魔神。”
“导师一直在进行这方面的工作,很遗憾,我们能够造出巨魔神,却还没有解决控制的问题。”中年人遗憾地回答。
厄多里斯冷哼:“二十年前就是这样,二十年后还是这样,二十年来我们为他提供的材料和帮助足以支持一个小国的需要,可他却拿不出任何实质性的进展。”
一旁的金甲武士小声提醒道:“海因斯大师已经是帝国最好的炼金大师,您没必要这么大动肝火。早在巨魔神开始研制之前,海因斯大师就说过,这可能是他一辈子的功课。”
“可是为了这项研究,我们把帝国所有的材料,书籍,还有大量的学徒,仆役全部送到了这里来,仅此一项,就让整个帝国的炼金术士耽误了整整一代人的发展,如果他再拿不出象样的成就,那么帝国炼金术就会真得没落了。”
“实际上……已经没落很久了。”金盔武士查克莱摸着鼻子小声回答。
厄多里斯瞪了他一眼,查克莱只当没看见--他把一张清单交给那中年人:“这是下个月需要的货物。”
“没有问题。”中年人很随意地收下回答:“反正只要有足够的材料,你们要多少我们就提供多少。”
厄多里斯这才道:“好了,卸货吧,然后把这些破烂装上船去,我想我永远等不到把巨魔神装船的那一天了。”
中年人彬彬有礼地回答:“如果巨魔神研制成功,那么它永远不需要装船。”
厄多里斯怒视了那中年人一眼,却终于什么也没说。
—————————————————
“嘿,修伊,该下船了,我们到地方了。”芬克提醒他。
“知道了。”宫浩懒洋洋地回答。
一群少年走下大船,总计十五人。
十五名船上少年在来到岛上后排成一排,仿佛等待检阅的部队,检阅者是那个岛上的中年人。
看着这群半大少年,中年人高声喊道:“好了,小家伙们,欢迎来到炼狱岛,这里就是你们人生的终点站了。从现在开始,你们将在这里工作,在这里生活。你们必须称呼我安德鲁大人,按照我下达的指令去做事。也许你们以前没做过工作,但是你们必须迅速适应目前的生活………你们以前有谁伺候过贵族吗?”
芬克捅了捅宫浩。
宫浩无奈地举起手来:“我有过。”
“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
“格莱尔,修伊格莱尔,南威尔镇人,今年十二岁,我姑妈把我卖到这里来的。”
“没有父母?”
“在我四岁时死掉了。”
“怎么死的?”
“黑瘟疫。”
“啊!”中年人点了点头:“我听说过,八年前在诺兹群发生过一次黑巫师反叛事件,他们使用了瘟疫作为反叛帝国统治的武器,除了杀死无数的普通平民外,没有任何效用,看来你也是受害者之一了。”
“是的先生。”
“叫我安德鲁大人。你以前伺候过哪位贵族?”
“安德鲁大人,我从九岁起去了南威尔镇哈登男爵府上做杂工,我会厨艺,还认识些字。”
“你还认识字?”安得鲁的口气充满惊讶。能够被卖到这里来的仆役,大都是穷苦人家的孩子,连饭都吃不起,又哪来的书可读?
“是的大人,我能认识字是托男爵夫人的好心,她让我和她的公子一起接受教育,这样小公子就不会太寂寞。”
中年人安德鲁看了一眼宫浩,想了想才道:“你很幸运,小子,有个好东家。但是你不用指望在这里会得到象男爵夫人那样的照顾。因为这里是噩梦岛。在这里漂亮的脸蛋没有任何意义。”
然后他抬起首来对所有少年叫道:“我必须很遗憾地告诉你们,我是一个非常严厉的人。我不允许有人犯错,或者胆敢抗拒我的命令。如果有谁胆敢以下犯上,或者没有把他该做的工作做好,他将会受到严厉的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