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仆役的工作
章节列表
第三章 仆役的工作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1        返回列表
城堡里的材料收集区总共收录了约有三百种魔兽,四百种魔虫和五百种魔植,分为六十个区域,由六十个少年仆役分别掌管,为炼金大师海因斯提供各种指定材料。不同的区域里,魔兽与魔植的品种数量也各不相同。有些区域里,可能有高达百种的魔植或魔虫,有些区域里则只有一两种魔兽存在。那些存在数量少的,其危险程度往往更大,材料采集难度也更高。
宫浩的工作,就是负责看管好13号区域的四十二个品种,总计为八十六株的魔植。这八十六株魔植大部分来自炼狱岛丛林,其中有四个品种在风鸣大陆几乎绝迹,即使在炼狱岛也只有很少一点。
一旦负责看护的人不慎弄死一株,也许整个风鸣大陆都会就此失去一个物种。
今天宫浩正在修剪一株龙须草。这种草就象是一种灵性生物,枝叶会如人的手臂般四处晃动。它的根茎是红色的,拥有强烈的腐蚀性,如果不小心沾上皮肤,会造成大面积的溃烂,所以宫浩处理它时必须小心翼翼。
“嘿,修伊。”花棚外钻进一个小脑袋。
宫浩回身看去,正是芬克。
“你怎么来了?”宫浩问。
芬克笑嘻嘻地进来道:“我的事情做好了,反正没什么事,就过来看看你。”
“听起来你的工作很轻松。”
“我的运气还算不错。嘿,你听说了吗?布伦特那个倒霉蛋,被安排进了9号区域。那里有一只可怕的剑齿兽。光是剑齿兽的头就有一张桌子那么大,它的牙齿又长又锋利,哇噻,那东西真是太可怕了。”芬克的口气有点幸灾乐祸,小家伙的说法方式却依然天真。
他用手比划着那剑齿兽的脑袋,脸上充满了夸张的表情。
这个布伦特在船上的时候曾经欺负过修伊和芬克,那个时候宫浩还没有穿越,两个小男孩被比他们高一头的布论特打得很惨。可能是看他比较魁梧的缘故吧,撒克把他安排去了九号区域伺候那只凶猛的四级魔兽。
“是的我听说了,我还听说布论特当场就吓哭了。”宫浩笑了笑。
“没错。”芬克得意洋洋:“他的工作就是每天从那只剑齿兽的牙齿上磨下一些粉末来,听说那东西有着非常神奇的效果。但是那只剑齿兽恐怕不喜欢别人这样对待它的牙齿。”
“剑齿兽的牙齿粉末可以用于制作法力阻断药剂,剑齿兽本身并不能释放任何法术,但它们力大无比,最难得的是能够抵御大多数法术攻击。所以它的牙齿不仅是它的武器,同时也是它的防身利器。”宫浩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芬克很惊奇。
将修剪好的龙须草放回花盆中,宫浩回答说:“你知道我曾经在哈登男爵府人上伺候过他们,哈登男爵喜欢打猎,南威尔镇上有个红叶山,他是那里的常客,而且还带着他的儿子一起去。有一次我们在红叶山上发现了一只剑齿兽,那个凶猛的家伙当场咬死了三个人。男爵回来后吓得大病一场。在那之后整整半年,他都没再去过红叶山。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听说了剑齿兽的事。”
从修伊格莱尔的记忆中,宫浩发现,哈登男爵是一个不错的好人。他生性开朗,且慷慨大方,但可惜的是他并没有多少经营的能力。如果不是有祖业的支撑,他或许早已破产,如今除了那块田园,其实哈登男爵已经一无所有。
真是可惜啊,如果男爵能够再有钱一些,也许自己就不会被卖到这鬼地方来。
唔,与其惋惜男爵的落魄,到不如愤怒姑妈的贪婪。
修剪好龙须草,宫浩就算是做好了手中的最后一份工作。
尽管这才是自己来到炼狱岛的第二天,但是宫浩还是很快掌握了所有工作需要注意的事项,他前生是化学系的高材生,经常要参与各种化学实验,因此动手能力极强。
“好了,我的事情也做完了,芬克,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没事最好还是不要呆在这里。”宫浩说。
“怎么了?我觉得这地方挺好,你看这花开得多漂亮。”芬克指着身边不远处的一朵正开得鲜艳的红花说。
宫浩的脸色大变,大叫一声:“小心!”
只见被芬克指着的那朵美丽花朵突然绽放开来,花萼下竟是一大圈密密麻麻的锋利牙齿,然后对着芬克的手指狠狠咬了下去。
宫浩一个急扑过去,将芬克扑在了地上,那长着锋利刀齿的花萼擦着宫浩的肩膀,在他手臂上撕下了一块肉。
花茎收回,将那血淋淋的一块肉吞咽下去,粗厚的花茎就象人的脖子,甚至可以看清咀嚼下咽的动作,看得人头皮发麻。
芬克的小脸吓得煞白:“哦,我很抱歉,修伊,我真得不知道那花会这样。”
“那是血腥兰,一种丛林杀手,现在差不多已经绝迹了,这是仅有的一株。该死的,我刚喂过它,它竟然还没吃饱。”宫浩疼得呲牙咧嘴,少年的皮肤敏感度远超于成人,被撕下一大块肉的伤口火辣辣的疼。
瞪了芬克一眼,宫浩无奈道:“千万不要轻易靠近这里的植物,要知道并不是只有长着獠牙和利爪的生物才可怕。”
“比如女人。”芬克快速接口。
宫浩惊讶地看看芬克:“谁告诉你的?”
“我父亲,他曾经是个出色的商人,但最后被一个女人卷光了所有的财产。他因此而酗酒,后来死了,我没了依靠,就被卖到这里来了。他临死前告诉我,所有美丽的女人都是可怕的生物。可我没想到一朵花也会是这样。”
宫浩想起了那个把整个实验室炸飞并将自己送到这里来的女实习生,搂住芬克的头:“是的,你父亲说得没错。。。而且,即使是不那么美丽的女人,也同样可怕。”
“可我还是喜欢看漂亮姑娘。”芬克傻呵呵地笑道。
宫浩也笑了起来,身体抖了几下,牵动伤处,疼得他轻呼出声。
“嘿,你的伤很重,你流了好多血。我们去找安得鲁大人吧,这里可是炼金城堡,有最好的治疗药剂。”
“不!”宫浩心中一惊,一把抓住芬克:“芬克,我是你的好朋友对吗?”
“是的,怎么了?”芬克有些惊讶。
“我刚才还挽救了你的手指对吗?”
“也许是整只手……它的嘴长得好大。好吧修伊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你的伤很重,不能耽误。”
“那么听我说,芬克,你欠我一个人情。我现在要你还我这个人情。”
“你说我该怎么做,我都听你的。”
“那好,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受伤的事。记住,一定不要告诉任何人。”
芬克傻傻地看着宫浩,宫浩轻轻地叹了口气:“相信我,芬克,这个地方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我只是不想让安得鲁知道我没什么用处。恰恰相反,我们要做得比任何人都好。”
“有那个必要吗?”芬克疑惑问:“我们只是仆役而已,就算做得再好也不会得到提拔。”
“很有必要。”宫浩肯定道:“记住,芬克,以后没什么事就不要到这里来找我。如果有事情,我会去找你的。我要先了解一下这里的环境,然后再做出决定。”
“好吧修伊,你刚刚救了我,我听你的。但是你的伤真得不要紧吗?”
“相信我,皮肉之伤,没什么大不了的。”宫浩很肯定道。
—————————————————
如果一个人不能看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那么他就注定了将一辈子庸碌无为。
这句话是宫浩的父亲教给他的。
不管炼狱岛是怎样的地方,宫浩都可以肯定这里绝不是什么慈善家的天堂。
这里的仆役全部都是兰斯帝国从市场上买来送到这里来的,这里的工作也并不安全。如果工作不努力就可以被送去别处,岂非就等于是说,只有消极怠工的人才有逃离危险的可能呢?
这种悖论绝不会出现在任何一个智慧世界中,不管是物质世界也好,还是魔法世界也罢。
而且炼狱岛上的城堡已经存在了二十年,没道理二十年来连六十个肯努力工作的仆役都找不到的,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由于送往岛上的都是些未成年的半大孩子,他们涉世未深,很多人还不懂得人心诡诈。一个简单的谎言就可以欺骗所有人,但是却可不可能骗得了宫浩。毕竟他的思维已经是个成年人了。
只是为了掩饰起见,很多时候他不得不象一个十二岁的孩子那样说话,却又总在无意间露出一份大人的成熟。这使他和其他的少年有些格格不入,除了芬克。
不过可惜,芬克依然天真,有很多事他并不能告诉芬克。他不能告诉他,这个地方很可能在将所有不努力工作的人都拉过去处死,又或者拿他们做了些别的什么事情。
不,不该是处死。
每个月都千里迢迢地送来一些年轻人,然后挑出一批去杀掉?这是无意义的行为。炼狱岛可不是死刑执行地。
那么到底那些失踪的少年仆役都去了什么地方呢?去做什么了?不管是怎样的答案,都肯定和炼金实验有关!
只是到底是什么实验需要这么多人呢?
宫浩意识到在这个世界,炼金术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而自己对这方面的了解其实太少太少。
在自己找到答案之前,或许该先好好研究一下炼金术的奥秘。
送走了芬克,宫浩在花房里看着那八十六株魔植,他想到或许自己对炼金术的理解,就该从这些植物上开始。
伤口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