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书记员的工作
章节列表
第四章 书记员的工作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西瑟。”
正在忙着喂一只紫晶暴熊的西瑟回过头看看宫浩:“什么事,格莱尔?你的工作做好了?”
“是的。”宫浩回答:“正好我有时间,所以我就想过来看看你是不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哦,那可太好了,非常感谢你,格莱尔。”西瑟叫了起来:“正好我这里有些忙不过来。看见你旁边的那个水塘了吗?去帮我捞一条金线鱼出来,然后拔十片鳞片下来。记住千万别弄死它,只剩下这一条了。”
“好的,西瑟。”宫浩向水塘走去。
“小心它的牙齿,非常锋利,那可是食人鱼。”西瑟大声叫道,笼子里的暴熊发出不耐烦的吼叫声。西瑟慌慌张张地把手里的大块鲜肉和几块紫晶石扔进去。前者满足暴熊的肠胃,后者则帮助暴熊恢复伤口--它刚刚被抽走了大量的鲜血。
好一番忙碌之后,西瑟终于把手里的工作忙完,看看时间还早,西瑟感激地说:“真是太谢谢你了,格莱尔,今天我这边的材料用量很大,害得我忙个不停,还好有你过来帮忙。”
“其实我也不是特别过来帮忙的,只是我正好有事来找你,看你正在忙,又不好意思打扰你,就先帮你把事情做一下了。”
“原来是这样,说吧什么事?”
“我想你能给我一枝笔和几张纸吗?”
“你要那个干什么?”西瑟有些迷惑。
“用来记录清单,你知道那些大人物总是用嘴说一下明天需要什么,然后就走了,可如果我们忙到忘了怎么办?我想把它记下来会比较好……你知道我认识字的。”
西瑟明白了:“真羡慕你能认识字。我会去找安得鲁大人要笔和纸的,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以前这里很少有认识字的仆役,所以材料清单没有意义。”
“万分感谢。”宫浩觉得自己穿越到这里来最大的幸运或许就是修伊格莱尔认识字了。
离开的时候,宫浩对西瑟说:“如果以后你还有忙不过来的时候,可以随时过来叫我。”
“那真是太好了。”西瑟高兴道。
第二天一早,西瑟为宫浩拿来了纸笔。
宫浩开始很认真地记录下自己花房里的各种魔植的生长状态。
没错,宫浩索要纸笔并不是为了记录材料清单,那只是附带的作用,他的真正目的是仔细观察,研究,分析这些魔植的生长状况。
有一件事,宫浩很不理解。
就是花房里的这些魔植,有许多都已经是濒临绝种的植物。仆役们必须小心伺候它们,在取得材料的同时,还不能让它们死去。可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能好好培育一番呢?
看起来那个常年窝在塔里的大炼金师丝毫没有为知识和财富播种的习惯,从修伊的记忆中,宫浩也发现,整个风鸣大陆几乎都缺乏这种为将来做储备的理念,他们热衷于抢掠,习惯凭借强大的战斗力从他人手中夺食,而非自我生产。
或许这才是炼金术没落的真正原因,否则象这些濒临绝种的魔植,完全可以通过人工培育来重新崛起。
宫浩尝试着更加精心的照料这些魔植。
今天宫浩欣喜地发现,在他看护的四十二种魔植中,有一株成熟结种了。
是那株吃掉宫浩一块肉的血腥兰,如今给予宫浩回报了。
他的伤口到现在还没完全愈合呢。
一粒鲜红的魔种就那样躺在宫浩的手心里,发出妖冶的红芒。
如果能够把它种活,他不就不必再每天担心血腥兰一旦死去就从此绝种了吗?
想到就做。
宫浩去找西瑟要花盆,西瑟问他做什么,宫浩回答了他,西瑟却摇头道:“那是完全没有意义的,格莱尔。血腥兰是非常难以培育成活的。它们在成苗的时候就贪食血肉,而且需要活体的血肉。”
“我可以喂它们。”
“可那也不代表它们就能成活。要知道每一株魔植都是有灵性的,它们通过吸取元素精华培育自己,在幼生期大都很娇嫩,非常容易夭折。你这样做失败的可能会很大。”
“可是我想试试。”
“好吧,既然你这么坚持,那么我去给你拿个花盆,看在你帮我做事的份上。”西瑟很无奈地点头。
“最好是拿个大点的。”
“为什么?”
“我觉得宽敞的环境对它有好处。”
西瑟很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好吧,你真是个怪人。”
宫浩开心地笑了。
当天晚上,西瑟抱着大花盆来到了13号区域。
没有想到的是安得鲁竟然也来了。
“我听说血腥兰结了一颗种子,而你打算把它培育成活?”安得鲁的声音很阴森。
宫浩想了想,很谨慎地回答道:“安得鲁大人,我听说风鸣大陆的血腥兰已经绝迹了。我想……我想也许我可以多种出一株来。这样以后大人需要血腥兰做实验时,就可以多一些材料备用了。”
安得鲁的脸上露出一丝欣赏之意:“很好,看来你不仅是个漂亮孩子,而且还很懂事,也很会做事。难怪那位男爵夫人这么喜欢你了。”
“多谢大人的夸奖,我既然来了,就该把事情做好。”
“那么你打算怎么培育它?”
“这段时间我观察了一下血腥兰,我发现它比较喜欢潮湿阴冷的环境,所以我打算把种子移到花房里相对阴暗一些的角落里去培育。但是目前我还无法确定它到底需要怎样培育才能成活。您知道,我对这方面的知识依然还很匮乏。”
安得鲁有些惊讶地看看宫浩,他认真地想了一会才说道:“并不是没有人试图培育血腥兰这类的魔植,但绝大多数人都失败了。血腥兰的种子对我们没有什么用处,如果你想尝试,我不会反对。哦对了,如果你想了解有关魔植方面的信息,我建议去可以在空闲的时候去炼金塔的一层。那里有个图书馆,有很多关于这方面的书籍。你可以去找一下资料,也许会对你有帮助。”
“我可以进炼金塔吗?”
安德鲁这才想起炼金塔是不许仆役进入的。他想了想然后道:“我记得你认识字,这是好事。我给你一个选择。炼金塔的图书馆需要一个书记员,主要用来记录一些实验数据,以及对各种材料的新发现。炼金是一门长久的学问,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又会有什么样的新发现,所以这样的书记员总是需要的。如果由你来担任书记员,那么皮耶那边就会有一个学徒从繁重的记录工作中解脱出来。不过我不会因此就免去你在13号区域的工作,何况你还要把血腥兰培育出来。如果你因为书记员的工作而没有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我同样不会原谅你。也就是说,你将通过额外的工作来获得进入炼金塔一层的机会,你是否愿意?”
宫浩的眼中放出兴奋的亮彩:“我愿意!”
他当然愿意,对他来说,这可是难得的机会。能够进入炼金塔的图书馆,就意味着他可以学到很多有关炼金的知识。如果说魔法师是以强大的魔力作为强大的代表,那么炼金师就是以丰富的知识来强大自己。
无论如何,宫浩都不可能放过这样的机会。
看着宫浩兴奋的样子,安得鲁轻轻嘀咕了一声:“到是个有趣的小子。”
他随手从胸前解下一枚徽章扔给宫浩:“拿着这个,你就可以自由出入炼金塔了。没有这东西而擅自进入者,会被傀儡武士当场格杀。不过我要提醒你,你的行走范围只能局限在一层。如果你敢进入二层……哼哼,炼金师可不是只有魔偶这一种武器。我会叫你知道什么叫恐怖的。”
说着,他转身离开。
从根本上讲,他对宫浩能够培育出血腥兰根本不抱希望。不过能为导师减少一个学徒的工作量,到也是个讨取导师欢心的好办法。
——————————————————
城堡中心的高塔,一直以来都是仆役们心神向往的地方。
每一层都代表着不同的身份地位。
塔的最顶层,就是大炼金师海因斯的实验室。他就象是岛上的天神,俯瞰众生,掌握着这个小小的王国。
整个城堡有大约二百名傀儡武士,全部只听命于海因斯。只要他一声令下,这些傀儡武士会为他杀死任何他指定的目标。
傀儡武士的实力,大约只相当于一个普通的三级武士。在分阶为十级的武士阶梯中,这样的阶位并不算高。但是这个阶位,却是大陆各国最主要的力量。在三阶以上的武士,随着人数的逐渐减少,并不适合成为大兵团作战的主力兵种。因此王国主力兵种一般都是由三到四级武士组成。
如果让一个三级武士与一个傀儡武士对战,那么胜利的多半是三级武士,因为傀儡武士毕竟只是炼金师所制造出来的魔偶,智力低下,缺乏变通能力。
可如果是一千个三级武士对上一千个傀儡武士,胜利的就一定是傀儡武士,而且是大胜。
同样的原因,这些魔偶没有感情,不懂惧怕,忠实于将领,服从指挥,哪怕是让他们去自杀,他们也绝不会说半个不字。哪怕将它们的手脚砍断,它们也会爬着过去敌人作战。
唯一消灭它们的办法就是将他们彻底肢解。
在战场上,这样的战士毫无疑问是最受将领们欢迎的。他们不会吵着要发军饷,不会闹兵变,不会象一群老兵那样惹事生非,甚至不需要吃饭,喝水,只需要能源晶石,即使是在最恶劣的环境下作战也不会喊累,即使被敌人包围也不会有士气上的颓废,更不会出现逃亡败退的迹象,而只会血战到死。
正是因为如此,在兰斯帝国兴起的过程中,只用了大约两千个傀儡武士,就打败了一支由两万人组成的部队。傀儡武士的可怕由此可见。而这还只是普通的魔偶,在傀儡武士之上,还有更加恐怖的,相当于四级武士的血肉傀儡。听说在百年战争时代,可以媲美七八级武士的魔偶都有出现,可惜随着炼金术的凋零,各国对炼金术的敝帚自珍,这些魔偶的制作技术也就渐渐失传了。
而传说中最可怕的魔偶,是由大炼金师伊莱克特拉建造的巨魔神,其战斗力竟直逼顶级武士。在那段疯狂岁月里,伊莱克特拉曾经凭借着他的魔神军团,几乎横扫整个大陆,让世人为之震撼。
然而随着伊莱克特拉的神秘失踪,魔神军团也随之销声匿迹,从此不见天日。巨魔神的制造方法也就此失传。
然而炼金师的神奇与伟大,也由此可见。
每一想到这些神奇的传说,宫浩的心情就颇有几分激动。
尽管他努力做事有一半原因是为了拼命表现自己,以尽量避免可能存在的危险,但是随着对炼金术理解的加深,他发现自己也渐渐爱上了这门学问。
他转生前就是做实验的,天生就对这方面有着浓厚的兴趣。如今来到这个世界,眼里看到的尽是些稀奇生物,接触的全都是他想都没想到过东西,一门庞大而复杂的系统学问正在向自己敞开大门,以至于他对破解其中的奥妙也就越发向往。
父亲曾经说过:每一个科学家成功的源动力,都是出自对知识与科学的渴求。没有这种知识饥饿感的人,永远成不了顶级的大师。
而现在,站在这浩如烟海的知识学堂前,看着藏书馆中那一本本精装小册子,想象这里面几乎囊括了风鸣大陆所有的魔法知识,他感受到了一种由内心深处升腾而起的饥饿感。
太迫切想要学习和了解这些知识了。
“喂,小子,站在那里发呆干什么?”一个穿着灰色学徒袍的少年对宫浩叫道。
这一声叫唤将宫浩从满脑的遐思中惊醒过来,他连忙走上前去:“是尼尔大人吗?我是奉安得鲁大人的指示前来接手书记员工作的。”
尼尔用轻蔑的眼神扫了一眼这个“卑贱的仆役”,然后冷冷道:“不用叫我大人。在这里,除了海因斯大师外,只有三个人有资格被称为大人。你叫我尼尔法师就可以了。”
“是,尼尔法师。”
明明是个学徒,却要自称法师,宫浩心里压着笑。心中一个念头闪过:有三个人可以被称作大人?
除了安得鲁和皮耶,这里还有哪个大人物?
强行压下心头的疑惑,宫浩恭敬道:“那么尼尔大人,请问我该如何开始工作?”
“很简单。你每天中午到这里来工作两个钟时,会有人把当天的实验结果告诉你,由你负责记录,然后进行分类,归档。如果有了一套证实有效的制作方法,你就把它单独整理成书,然后贴上封面,记下名字。其他就没什么了。”
“是,尼尔法师,我明白了。”
“记住,你必须尽可能的熟悉这里的资料。毕竟没有人可以将所有的实验结果和数据都背下来。很多时候大人们会需要进来查资料,到时候你必须在第一时间把所有的记录拿给大人,而不是在这里东找西找。”
宫浩的眼中一亮:“那也就是说,我必须翻看过这里所有的书籍后才能做到用最快的速度为大人们找到他们需要的资料了。”
叫尼尔的学徒微微犹豫了一下:“照理说,以你的身份是不可以接触这里的高级炼金术的……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你……”
尼尔没有说下去,宫浩的心却微微紧了紧。
尼尔继续道:“既然这样,我想你可以随意翻阅这里的书籍。好了,我终于可以摆脱这该死的文书工作了,以后我再也不想来到这鬼地方。我讨厌做书记员!”
尼尔大笑着离开,只留下宫浩一个人在那空荡荡的藏书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