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兰斯洛特(上)
章节列表
第五章 兰斯洛特(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接下来的日子变得简单而单调。
每天,宫浩都会前往炼金塔两个钟点的时间,一方面认真记录着所有学徒给他的实验资料,另一方面自己则如讥似渴地学习着书中的知识。
藏书馆里的书是如此之多,以至于他永远不用担心有学完的那天。
炼金塔里的学徒们很惊讶地发现,修伊格莱尔只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就完全掌握了图书馆的藏书位置,以至于后来的学徒们只要一开口,宫浩就会在第一时间把他们需要的书本找出来。
当然,宫浩的绝大部分时间还是在花房里度过。他依旧象以前一样,细心研究花房里的各种魔植,观察它们的生活习惯,习性,以及它们的喜好。
他注意到这些魔植同样有感情,当他削去它们的某处根茎或挤出汁液时,它们也会有痛苦和恐惧的表现。而在照料好它们的时候,它们也会有开心与欢笑。
比如啼哭草就并不总是啼哭,有一次他亲眼看到啼哭草停止了哭泣,当时啼哭草的旁边放着一盆媚惑草。
从那天开始,宫浩就把媚惑草和啼哭草放在一起,结果他发现啼哭草的唾液分泌量明显增加,就连媚惑草所能提供的材料也明显增加。
这使他可以一次收集比以往多数倍的量。
一天后,宫浩在藏书馆里找到了一份有关于媚惑草和啼哭草的记录。记录上对这两种魔植的生存形态的记载并不详细,但是提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就是凡是有媚惑草的地方,就必定会有啼哭草。两者从不单独存在。
伴生魔植?宫浩的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
宫浩很明白一件事,任何生命的成长,都与生存形态有关。与原始生存形态越接近,生物生长就越好,反之就越糟。也就是说,啼哭草与媚惑草能够获得更好的生长很可能就与这种情况有关。如果自己能够进一步加深对这些植物原生态的了解,对培育这些魔植一定会大有益处。
而魔植是一切魔兽与魔虫存在的根本条件。很多魔兽完全是由于自然生态的破坏,使他们失去了栖息的土地,从而导致的灭绝。如果能够大规模培育出这些魔植,未来恢复炼金术的辉煌并不是一个梦想。
他开始有意识地优先学习和魔植有关的一切知识。
炼金师们通常并不重视材料的收集工作,因为这些事一般都是由学徒或仆役来完成。因此,藏书馆里对这些魔植的记载相当有限,不过宫浩还是发现了许多对自己有用的东西。
通过这些记载,宫浩发现他完全可以对13号区域的四十二种魔植进行优化培育。他开始进行尝试,成果几乎是立竿见影。
13号区域的工作效率得到了显著提升,以前需要五个钟点才能完成的工作,如今只要两个钟点就可以完成。尽管宫浩每天还要去藏书馆做记录工作,但他的悠闲时间反而更多了。
这也让许多仆役们啧啧称奇。
只是那颗血腥兰的种子在埋下去之后,却怎么都不见出土。十多天过去了,连小芽都未曾发一根,这让宫浩苦恼不已。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过去。
按照规矩,安得鲁将会带走一批工作表现不出色的仆役。
安得鲁果然没有带走宫浩,而是把他留下来继续做事。
那个曾经欺负过修伊和芬克的布伦特则被带走了。
这一次总共带走了十二个人,在同一天,自由号也送来了十二名仆役。
望着新来的仆役,宫浩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他记得当初自由号在海上行走了五天才到达了炼狱岛,而修伊格莱尔被金甲武士查克莱买走登船,是在七天前,当时他和芬克是第十二第十三个被查克莱买走的。这也就意味着,查克莱至少还用了三天时间去搜罗符合他心意的少年仆役。
也就是说,至少在运送仆役的十天前,自由号就已经知道了炼狱岛需要多少名仆役。
考虑到目前风鸣大陆好象还没有如此长距离的信息传送能力,那么很可能在每一次交货的时候,炼狱岛就已经通知过自由号他们下一次需要多少新的仆役了。
也就是说,他们是事先定好需要的仆役数字,然后才根据这个数字来挑选当月表现最差的那批仆役带走。
那么这些仆役的离开,果然就不是表现不佳这么简单了……
可他们到底去了哪里呢?宫浩迫切地想要知道答案。
———————————————
“西瑟。”宫浩再一次来找西瑟了。
这一个月来,宫浩只要一有空,就会帮西瑟做些事情,所以和西瑟的关系处得相当不错。
“嘿,格莱尔,我今天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你不用来帮我了。”
“哦,那可真遗憾。”
“没什么的,格莱尔,谢谢你的好意。”
“西瑟,能帮我个忙吗?”
“说吧,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
“是这样的。我记得自由号每一次来送货时,我们也都需要派一批人过去把这个月的炼金成品交给他们。”
“对。”
“下个月能派我去吗?”
“为什么?”
宫浩耸了耸肩:“我已经有一个月没看见大海了。关在这城堡里一个月,闷都闷死了。”
“我还以为你只知道工作呢。”西瑟哈哈大笑:“好的没问题,下个月我安排你跟其他人一起去送货。。。死亡之海可并不好看。”
“对了,你刚来的那个月,我记得你这里有出入货记录的,能让我看看吗?”
“为什么?”
“只是想看看这些年来我们为帝国做了多大贡献而已。”
西瑟笑着答应,他找到记录然后交给宫浩。
宫浩仔细地观察着这半年来的出入记录,不过他的注意力却主要集中在人员进出上。
看了一会,他皱着眉头道:“你这里只有最近半年的吗?”
“更早的记录都储存在藏书馆里,你不是在那里做事吗?可以去那里找。”
“好的谢谢。”
宫浩想了想又回头对西瑟说:“哦对了西瑟,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好吗?我猜安得鲁大人并不喜欢到处问东问西的人,我不想惹他生气。”
“没问题。”西瑟很爽快的答应了。
回到藏书馆,宫浩一脸严肃。
他开始迅速查找炼狱岛这二十年来所有人员的进出记录。
记录并不是什么绝密文件,并不难找。
令他惊讶的是,在炼狱岛的实验室,最早期的仆役输送每个月竟然高达四五十人。只是随着时间的推延,人员输送数量渐渐减少。
然而令他惊恐的是,所有曾经在炼狱岛上工作过的仆役,没有一个在这里工作过一年以上。
即使是表现最好的仆役,也只是在干了一年以后,就被强行带走。
所有被带走的人,年纪最大的为十六岁。
此外还有一个诡异无比的巧合--所有发出去的货物中,血肉傀儡,亡灵傀儡以及那个叫什么魔灵的东西,每一次的货物数量全部相同,且每次都与下个月送来的仆役数字也完全相同。
这意味着什么?
轻轻合上记录本,宫浩陷入了沉思之中。
——————————————————
不管内心深处那未知的恐惧有多深,宫浩都只有一个选择——将恐惧将此埋藏,然后努力工作。
工作有时是让人忘记一切的最好办法。或许是他本来就对这些神秘的科学充满兴趣,以至于当他埋头钻研的时候,总是会忘记一切,包括那些令人恐慌的猜测。
因此宫浩更加专注于对炼金术知识的探索,他孜孜不倦地翻阅着那些藏书,两个钟点的时间不够,便偷偷带一些藏书出来。后来更是光明正大的带着藏书回13号区域阅读,因为看起来那些学徒并不在意他这样做。
今天宫浩正在花房里埋首看一本有关腐蚀药剂的制作的书。这种药剂一般用来涂抹武器,使其拥有破甲的能力。腐蚀药剂本身并不难制作,困难的是如何让武器在涂抹了腐蚀药剂后自身不被腐蚀。这就需要在涂抹药剂前先为武器镀上一层可以抗腐蚀的隔离膜。腐蚀药剂的威力越大,对隔离膜抗腐蚀能力的要求也就越高。这种剑与盾混合的设计,使得如何提高腐蚀药剂的效用成为一个难题。
目前为止,能够涂抹在武器上的腐蚀药剂,只能用来破除普通的盔甲,对一些有着良好防御力的魔法盔甲几乎没有作用。
宫浩正看得津津有味,分析着制作药剂与隔离膜所需要的各种成分,如何配比,耳边突然响起一把浑厚的声音:“很用功呢。”
宫浩猛一抬头,眼前不知何时竟已站了一个穿着一身古朴盔甲的中年男人。
那男人显然不是魔偶,而是一个真正的武士。他有着一头棕色的长发,左腰间还配着一把闪烁着魔法光辉的长剑,盔甲上带有暗色的鲜血纹路,你甚至能感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巨大杀意,那是一种不怒自威的凛冽!
宫浩连忙把书收好,恭敬道:“大人。”
“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中年武士布满沧桑的面孔瞥出一丝微笑。
“是的……您没有。”宫浩喏喏道。
宫浩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只能小心地措词,用大人和您来作称呼。
中年武士的身后冒出一个人来,是个学徒,叫伊沃。这些日**浩天天去藏书馆,到是和学徒们已经比较熟了,就连皮耶大人都见过一次,就是始终没见到过海因斯。这刻伊沃说道:“这位是兰斯洛特大人。”
宫浩连忙再次鞠躬:“见过兰斯洛特大人。”
看来,这就是尼尔口中所说的,可以和安德鲁,皮耶并称大人的那个人了。他本以为也是一个炼金师,却没想到是个武士。
兰斯洛特挥了挥手,伊沃捧过来一盆花。
那花长得甚是奇特,绽放的花朵仿佛人面,但是形象却狰狞恐怖,时不时地还会龇牙咧嘴,吐出血红长舌。
“鬼面花?”宫浩叫了出来。
鬼面花是一种攻击性很强的植物,它可以释放出一种毒性很强的气体,能够有效的对付大多数生物。炼金师们用鬼面花的汁液来提炼强效毒素,效果非常出色。
“不,这不是普通的鬼面花。”兰斯洛特摇头道:“要知道鬼面花的毒性使它的生长地总是一片荒芜,很少有魔植能和鬼面花共同生长。我发现这株花的时候,本来也以为是朵鬼面花,但我想不通为什么这朵花的周围却生长有大量的其他魔植。我怀疑它根本不是鬼面花。”
“那么它是什么?”宫浩好奇地问。
兰斯洛特微微一笑:“这正是我为什么要把它拿到13号区域来的原因了。我听说13号区域的仆役是最轻松的,即使兼着书记员的工作,每天还有大量的空余时间去看那些炼金笔记。”
“我只是想把藏书馆的工作做得更好而已。”
“但不管怎么说,你的确有足够的时间。从现在起,这株花就交给你处理了。把它养好,要知道这很可能是一个新物种也说不定。”
宫浩连忙点头:“大人,请问我可以问你是在哪里发现这朵花的吗?”
“为什么要问这个?”
“只是想了解一下它的生活环境与习性。您知道,如果它不是普通的鬼面花,能够和其他魔植共处,那么我想我不能采用培育鬼面花的方法去对待它。尽可能多的了解到它的生存环境,对我的工作很有帮助。”
兰斯洛特点点头:“说得有道理。这朵花是我在炼狱岛的中央区域发现的,它生长在一处沼泽中,和它伴生的是一只七级的斑花毒蟒。”
中央区域?七级毒蟒?
宫浩的心迅速而激烈地跳动了几下。
他终于明白兰斯洛特在这里负责什么了。
他就是那个专门负责在丛林中捕捉魔兽,搜寻各种奇异物种,将一切能够提供有价值材料的生物带回来的人!
能够深入到拥有强大的顶级魔兽存在的炼狱岛丛林中央区域寻找新物种,这个人,绝对拥有超绝的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