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兰斯洛特(下)
章节列表
第六章 兰斯洛特(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从这天开始,13号区域里的魔植由四十二个品种变成了四十三个品种。
宫浩又多了一份工作——照顾那朵形似鬼面花的奇异魔植。
宫浩发现,这朵花果然不是鬼面花。它不但不是鬼面花,且完全不具备任何攻击性。
至于它为什么长成这个样子,宫浩认为,这属于它的一种保护色。鬼面花在风鸣大陆是出了名的凶植,除了人类几乎没有天敌,只要想想它的可怕毒性导致它的所在之地可以变成一片荒芜就可以理解这种花的可怕。
自然界不乏一些弱小生物用艳丽的色彩来伪装和保护自己,避免自己受到侵害的先例。而眼前的这株花很显然就是如此。
它将自己伪装成鬼面花的样子,使绝大多数食草性魔兽不敢侵犯它。只是它能骗过无知的野兽,却无法欺骗人类。兰斯洛特很轻易就看穿了它的伪装,然后把它带回了城堡。
令宫浩感到惊讶的是,这种保护色通常只出现在一些弱小的魔兽上,少数灵性较强的魔植也会为自己进化出保护色,但是从没有一种植物,会把自己弄到和其他品种的魔植一模一样。
眼前的这朵花不仅将自己弄成了别的花种模样,而且模仿的是凶名最盛的鬼面花,这就叫人有些匪夷所思了。
难道植物也有智慧?
他忽然想起这样一句话:“欲望是智慧的源泉,感情是欲望的体现。”
那么,这朵神秘的花是否也有欲望呢?
想到这,宫浩立刻动手。
先是把水壶举起来,那花毫无反应,看不出有任何动作。宫浩又为花盆里添加了一些湿土,却依然如此。
微微皱了下眉头,宫浩喃喃自语:“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讨厌什么,害怕什么,可我想如果你有智慧,就应该有一些最基本的表达方式。如果你不能配合我让我知道该如何照顾你,那么我只能采用一些激烈的方式了。”
他拿起大剪刀,对准这朵花的花茎,做出要一刀剪下去的样子。
那花立刻发出了磁磁的响声,整张花盘开始向后方凝缩。
宫浩满意地笑了。
“好了,现在我知道你对恐惧的表达方式了,可是你对喜欢的表达方式却还没有呢。看来你对喝水并不是很在乎,那么你在乎什么?让我想想沼泽里有什么…………”
宫浩冥思苦想。
他的眼前忽然一亮:“斑花毒蟒?该死,我怎么把它给忘了?”
宫浩唰地冲出去,来到藏书馆。他很快就找到了有关于斑花毒蟒的记录。这是一种很可怕的巨蟒,它们的毒性之猛烈丝毫不比鬼面花差。但是这种魔兽的唾液对一些魔植的生长却有着出奇的良好作用。因此凡是斑花毒蟒存在的地方,必定是草木繁盛之处。
唾液?是斑花毒蟒的唾液?宫浩一下子明白了。
该死,自己要从哪里搞到这东西的唾液呢?
那一刻,他想到了兰斯洛特。
他好象就是打败了一只斑花毒蟒然后把这株花给带回来的。
—————————————————————
安德鲁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
“请原谅我的耳朵,你确定我没有听错吗?一个仆役竟然想调遣一个天空武士去为他捕捉斑花毒蟒?”
天空武士?那可是九级武士!
宫浩心中剧跳,这可是已经接近了圣域境界。
风鸣大陆的武士分阶,除圣域之外,最高就是星辰武士。其下分别是天空武士,大地武士,海洋武士。海洋武士为七级武士,七级以上的武士也被称之为自由武士。就是说一般国家不会对这类级别的武士进行强行规定,而是重金聘请。
除却圣域这种传说中的存在外,听说整个风鸣大陆的天空武士不超过五百人。分布在大陆各地,可能一个国家才只有寥寥数个天空武士。
难怪他敢深入到中央区域,并打败七级毒蟒。
安德鲁望着宫浩的眼神很阴暗。
“是这样的……安德鲁大人。”宫浩结结巴巴道:“您知道那株花是兰斯洛特大人送来的,他需要我把它种活。可是我发现那株花并不喜欢用水来滋养自己。它好象不是从泥土中吸取养分,因为……我发现它的根茎退化严重,几乎不具备吸附能力。”
安德鲁看着眼前的金发男孩,凭心而伦,这小家伙做事努力,刻苦认真,他对修伊的印象还算不错。“那么你的意思是………”
“我觉得这种花很奇特,它好象有很强的智慧,所以它也很挑食。”
“我关心的是它能提供什么样的材料。”
“目前还不太清楚。是的,安德鲁大人,我可以现在就把它剁碎了交给您研究,可您知道,万一它有什么重要的作用,而我们又无法找到第二株这样的花………”
安德鲁明白了:“好吧,你可以去请兰斯洛特出手。他就住在湖边。”
原来兰斯洛特并不住在城堡里?宫浩心中一喜,不过下一刻他还是一脸害怕地说:“可是大人,您知道湖边是禁地。”
安德鲁不耐烦道:“那里算什么禁地,只不过是兰斯洛特不想别人打扰他的修炼,而我们也不希望这个家伙来打扰我们的工作………反正那地方没什么关系,你可以去那里找他。你有徽章在,城堡武士不会阻拦你出去的。”
“多谢大人。”
“不过。”安德鲁深深看了宫浩一眼:“如果你想借此机会逃离炼狱岛,那么你的命运将注定只能是葬身在那片丛林中。”
宫浩一脸迷糊:“安德鲁大人,我为什么要逃跑?在这里吃得好睡得好,工作也并不繁重。”
安德鲁满意地笑了:“说得对,你实在没有要逃跑的理由。那么去吧,你去找兰斯洛特,把这份清单带给他,告诉他这是明天需要的用量,当然,把你的斑花毒蟒加上去。”
“是,安德鲁大人。”
—————————————————
兰斯洛特就住在湖泊边的小木屋里。
这位天空武士并不崇尚奢华风气,恰恰相反,他喜欢回归自然。湖泊的风景很优美,木屋的设施却很简陋。
宫浩听说过,许多高级武士的生活都很简朴,因为奢华淫欲的生活,是人类进步的最大阻力。为了追求更高层次的武道,他们几乎屏弃了所有的享受,埋头苦练。
努力,永远是最好的天赋。
当然,凡事总有例外,听说在南大陆,就有一位凡出入随行必定大搞排场,连吃饭时都要有七八个随从伺候的圣域存在。
宫浩由此觉得,万事万物的运行皆有自己的轨道,惟有人类的行为毫无逻辑可言。
远远地向着湖泊这边走来,尚未来到木屋前,宫浩就闻到一股刺鼻的焦味。
好象有什么东西烧起来了。
他连忙跑了过去,只见木屋里走出一个人来,正是兰斯洛特。
只是与他昨天沉稳大度的气质相比,此刻的兰斯洛特却是一脸的狼狈。他的盔甲上沾满了黑灰,脸上更是黑一块白一块,看上去就好象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且被人打得狼狈不堪一般。
不过宫浩一看见他这样子,差点就笑了出来,他太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果然,兰斯洛特愤怒地低语传到了他的耳中:“真见鬼,为什么做菜就这么难?”
没错,这位即使在帝国也称得上是万人景仰的大人物,如今却被一顿饭菜给打败了。他懊恼地从屋内捧出一锅烧焦的饭菜,向着一边的空地上倒去。
木屋周围到处都是这位天空武士大人乱丢的垃圾,木屋不仅简陋,而且邋遢。
看来过度的钻研武技,已经使这位离群索居的武士失去了人类生存的基本能力,在那华丽而强大的外表下面,隐藏着的是对生活的低能。
宫浩走上前去,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兰斯洛特大人。”
兰斯洛特瞥了一眼宫浩:“是你?我记得我曾经告诉过安德鲁,不要随意派人来打扰我的清修。怎么,是你违反了城堡的规矩,还是安得鲁已经可以自大到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尽管一身的狼狈,但是兰斯洛特此刻说话的口气依然是挟着王者的风范。他甚至连手都不用动,一股庞大的气场已经笼罩住了宫浩的全身,束缚得他丝毫无法动弹。
与他低劣的生活技能相比,这位天空武士的战斗能力强大到可怕!
宫浩连忙叫道:“不,不是这样的,我是奉安德鲁大人的命令给您送明天的清单的。”
气场消失,宫浩终于恢复了自由。
兰斯洛特望着宫浩,突然笑了起来:“你真以为我会杀你?”
宫浩连忙回答:“兰斯洛特大人身为帝国最巅峰的武士,当然是不屑于对我这样的卑贱仆役下手的。”
“哼,最巅峰的武士……那又如何,还不是被派到这荒岛上做这种魔兽猎人的工作。”兰斯洛特的语气充满不忿。这也难怪,如此顶级的武士,本应为守护国家出力,在国内享受无数人崇拜的。到了这里,他却必须听命于海因斯,甚至连他的两个学生助手都可以对他发号施令。
宫浩连忙道:“兰斯洛特大人,炼狱岛的存在关系着帝国未来的兴起,能够被派到这里的人,都是国家最信任最重视的人物,甚至可以说是掌握着帝国的命运,由此可见,帝国还是很重视您的。何况也只有您这样的武士,才能对付得了炼狱岛上那些强大的魔兽。”
兰斯洛特看了看宫浩:“很好,你是个很会说话的人,不过有些事情你并不明白。算了,把清单给我,回去叫安德鲁送份饭菜给我吧。”
宫浩把清单递了过去:“如果大人需要用膳的话,或许我可以帮忙。”
兰斯洛特诧异地看看他:“你懂厨艺?”
“是的大人,我曾经在哈登男爵家打过杂工,在那里做过各种事情,也包括了下厨。”
“哈登男爵?我记得帝国曾经有位礼仪大臣就姓哈登。”
“是的,哈登男爵就是那位大臣的后人。”
“难怪你这么懂礼貌,原来是从礼仪之家出来的。要知道在帝国历史上,老哈登可是以顽固和僵持不化出名的。”兰斯洛特嘟囔了一句,看起来他对帝国的历史非常了解。
“好吧。”兰斯洛特说:“我可以试试你的手艺,正好有一些剑犀牛的肉还没来得及被我糟蹋。”
半个钟点后,宫浩把烤炙好的剑犀肉端了上来,色泽金黄,香气四溢,看得兰斯洛特食指大动。
他撕下一块尝了尝,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很好,非常好吃,比城堡里的厨子要强得多了。”
“兰斯洛特大人,剑犀的肉还有些老硬,其实并不适合成为餐桌上的佳肴。而且这里也缺乏足够的佐料与香料,我只能随便做做。我想如果给我机会,我还能做得更美味。”
“是吗?”兰斯洛特大为动心。他到是真得很想尝一下宫浩全力以赴为他做出来的美食。
只是下一刻,宫浩惋惜道:“不过可惜,我只有今天能来。”
“为什么?”
“因为清单上的那只毒蟒,其实是我需要的。所以安德鲁大人就命我顺便把清单送来了。”
兰斯洛特立刻明白了:“是为了我昨天交给你的那盆花?”
“是的,兰斯洛特大人,大人您吩咐过我要好照顾它,我不希望让大人您失望,但是没有斑花毒蟒,我恐怕无法让它成活。”
兰斯洛特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你需要斑花毒蟒的什么部分?”
“它的唾液。”
“那就麻烦了。要知道这样一来,我就得给你抓一只活的过来。我抓只活的并不难,问题在于那是一只七级魔兽。你打算怎么从它的嘴里取唾液?你以为它是啼哭草,可以任你捏着脸去挤吗?”
宫浩立刻一脸可怜相地叹气道:“唉,我也知道麻烦,不过有什么办法呢。只能冒死一试了。”
“这个嘛……”兰斯洛特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好吧,看在你的美食的份上,或许我可以教你几手。”
兰斯洛特这话一出,宫浩自己都震惊了。
他原本的计划,是无论如何要想办法和这个兰斯洛特拉好关系,这样一来,安德鲁对他肯定会更加另眼相待。在他发现兰斯洛特为厨艺所困扰的时候,他就已经打定主意,通过每天帮兰斯洛特做饭来换取兰斯洛特对自己的帮助,比如提取斑花毒蟒的唾液。但他万万没想到,兰斯洛特压根就没打算这么做,他打算直接教宫浩修炼斗气和武技,这样一来他就算依然不可能对付得了一只七级魔兽,但对付一只被关起来封印了大部分能力的魔兽就容易多了。
幸福有时候就是这样从天而降,它总是在你付出足够的努力后突然给予你比期望值更高的回报。
兰斯洛特的偷懒,给了宫浩学习斗气的机会,如果他再不懂得抓住这个机会,就真得傻了。
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兰斯洛特写了一封回执要宫浩回城堡交给安得鲁。从今天开始,送清单的工作就由宫浩负责了。如此一来,宫浩既可以跟随他学习斗气,又可以为他做饭,到是一举两得。
安德鲁肯定不会对此表示反对--又有一个学徒从杂役中解放出来了。
就这样,修伊格莱尔又多了一份工作--每天为兰斯洛特送魔兽搜集清单和为他准备一日三餐。
临走的时候,宫浩忍不住问了兰斯洛特一个问题:“兰斯洛特老师,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不要叫我老师,我只是教你一些最普通的入门基础而已,至于更高层次的东西,我并不打算教给你。好了,你有什么问题?”
“是,兰斯洛特大人,我只是想知道,既然您可以从城堡里得到吃的,为什么还要每天自己那么辛苦去做饭呢?”
“哼。”兰斯洛特回答他一个骄傲的冷哼:“谁敢吃炼金师做的东西?毒药和魔偶一样,都是他们的看家本领。当然,他们是不敢对我下毒的,可我也不想吃满手血腥的屠夫送来的饭菜!”
轰!
仿佛一个闷雷炸响在宫浩的脑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