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九章 再见自由号
章节列表
第九章 再见自由号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啊!!!”
随着一声狂吼,大铁笼里的少年将笼中的暴牙犬撕成了两半。
漫天的血雨纷纷洒洒飘扬在他的身上,那一抹炽烈的红,荡漾出体内无尽的力量。
终于成功了。
在生死一发的那个瞬间。
宫浩不记得这些天来自己经历过多少次生死一瞬的事。短短的十八天,就好象是打了十八年的战争。
兰斯洛特果然如他说所说的那样,即使在宫浩最危险的时刻也不会出手救他。
因为这条路是他自己的选择。
并不是经历一次险死还生就能领悟到斗气的运用的。
在最开始的时候,恐惧就象是压倒一切的大山,甚至让宫浩完全忘记了使用斗气来战胜对手,而是凭借蛮力来和对方抗衡。那只恐狼就是这样被他杀死的,他用拳头将那狼头砸得粉碎,而狼爪也深深划开了他的小腹。
兰斯洛特拿着药剂等在铁笼前。
在宫浩自己走出来之前,他是绝不会给他用药的。
在炼金城堡修习武技果然是有好处的,受了伤立刻就可以治愈。尽管兰斯洛特对此颇有怨言:“一个仆役是不值一瓶恢复药剂的价格的,如果不是我缺一个好厨子的话。。。这些可都是我的私货。”
宫浩觉得他这话说得有些违心,他甚至能感受到兰斯洛特是喜欢自己的,可能是高高在上的傲气作祟,使他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否则他不会最终同意教宫浩斗气的运用,并一次次给他使用这种好药。
而对兰斯洛特来说,他也的确难得看到一个少年肯如此吃苦,且不惧威胁。有一次他问宫浩:“你修习斗气的目的,不就是因为你不想死在毒蟒的嘴下吗?可现在你却在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和这些魔兽搏斗?要知道它们每一个都比你强大,你每次都赢得又惊险又运气。如果哪天你倒在笼子里出不来。。。我觉得你还不如不练习,至少可以这个月内不用担心死亡命运。”
宫浩回答说:“因为有所追求而死,和被动的无奈去死,当然是有所不同的。”
兰斯洛特很满意他的回答,下药的力气又重了几分,疼得宫浩龇牙咧嘴。
在那次杀死恐狼之后,宫浩渐渐开始学会面对恐惧。随着他不停地战斗,他开始学会如何在激烈的战斗中保持冷静,如何用最小的代价去换得最大成果的胜利。
最重要的是,如何在战斗中也尝试着用斗气去解决敌人,而不是依靠蛮力。
今天在那只暴牙犬撕裂他的咽喉之前,他终于感受到身体内那丝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听话的斗气突然按照他的吩咐向着手臂上涌去,他的手不但在一瞬间得到了巨大的力量,甚至手臂上还出现了淡淡的光泽。
正是这一点光泽,令他的肌肤变得坚硬,原本连他的骨头都可以洞穿的尖牙最终只是在上面扎了个大洞罢了。与此同时,他则抓住那暴牙犬的双腿顺势将它撕开。
看到这一幕,兰斯洛特满意地说:“很好,恭喜你,你已经拥有最基本的斗气运用方式了。从今天开始,你要做的就是培养和熟练对它的使用。至于其他的,我不会再教你了。”
那个时候宫浩其实已经听不到兰斯洛特说什么了。他已经完全脱力,躺在笼子只觉得自己就算想动根手指都很困难。
连续多日的强化训练,已经让那个漂亮,可爱,仿佛一个洋娃娃般令所有女人都为之垂涎欲滴的金发男孩渐渐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个新的强壮少年。
他俊美的脸上多了一道疤痕,那是被恐狼攻击时给他留下的。
他的全身上下,胸前后背,到处都是魔兽嘶咬和抓裂的痕迹。
甚至连他的咽喉处,都有一道可怖的伤疤,当时他的气管险些被划断。。。。。。
不过一切冒险与辛苦终于有了回报,如今躺在地上,他甚至能够清楚地感受到身体里的斗气在体内游走,恢复着他消耗殆尽的体力。
“最后提醒你一句:你所面对的其实都只是最低级的魔兽,它们的智慧低下,完全是凭借本能攻击,除了扑击和嘶咬外几乎没什么别的攻击方式,这才是你能以弱胜强的真正原因。。。我注意到你在后来已经开始采用了针对性的打法,懂得观摩它们的行动,做出及时的躲避,看来你的格挡躲避训练课没有白上。但是高级的魔兽拥有相对的智慧,它们的攻击方式会更多,有一些能使用天赋法术,也就更难以对付。所以你要对付斑花毒蟒,依然要非常的小心在意,即使它被封印了大部分能力,可它依然还有一定的智慧。如果你敢小看它,你还是会死。”
说到这,兰斯洛特突然叹了口气:“其实魔兽始终都只是野兽,再聪明的魔兽,也不可能比人更聪明。所以,只有人才是最可怕的对手。小子,好自为之吧。”
说着,他回身进了小木屋。
悠悠地望着那片天空,宫浩长长地喘了一口粗气,眼角边滴下了几滴泪水。
一个月很快就过去了。
即使是再艰苦的训练,也不能耽误工作。
宫浩并没有因为这个月在湖畔的苦训而影响自己的工作,他还没忘记自己做这一切的意义与目的。
好在斗气的存在还是很管用的,只需睡上一觉,第二天醒来还是精神抖擞。
快满一个月的时候,兰斯洛特提前决定不再帮助宫浩去取斑花毒蟒的唾液,因为早在宫浩掌握斗气运用的那一刻,他已经可以制服毒蟒了。
不过宫浩可没有因此停止修炼。恰恰相反,他继续每天为兰斯洛特做好饭菜,然后按照兰斯洛特教他的方法自我培训。成为出色武士的最强天赋就是努力,这是兰斯洛特告诉他的,宫浩始终坚守。
尽管兰斯洛特不愿意再教导他新的东西,但是宫浩发现只要自己按照兰斯洛特教导的方法去做,至少体内的斗气力量到是越来越强盛,也越来越精炼。
他的力气越来越大,胃口也越来越好。
“我的疤退掉了?”今天对着湖面,宫浩无意中看了一下自己的脸,发现脸上的疤痕已经越来越淡。
“这没什么好稀奇的,斗气的存在,不仅仅是为武士提供强大的战斗力,同时也强健人的体魄,增加人的恢复能力。你练了快一个月,体内的斗气正在成形,如果连这点小疤痕都平复不了,那我们武士岂不是一受伤就只能等死了?”
转眼之间又是一个月过去了啊。
宫浩叹了口气。
来到炼狱岛已经两个月时间了。
日子到是过得飞快。
明天……明天就是自由号来到的日子了。
到了明天,安德鲁又将带一批仆役过来,也将再送走一批人……
想到这,他向兰斯洛特鞠了一躬:“兰斯洛特大人,明天我可能要去港口送货,就不能过来了。”
“看起来你还挺忙的。又要管理13号区域的花草,又要给去藏书馆做记录,又要给我送清单,没事还要帮别的仆役做事,还要修炼斗气。。。你竟然还要去港口送货?你小子还真是闲不住呢。”
兰斯洛特的口气充满嘲讽。
“您知道我曾经在哈登男爵府上做过杂役。男爵告诉我,人只要努力,就总会有回报。所以我努力工作,希望能让诸位大人能对我另眼相看。”
“很直白的理由,但并不是每一次努力都能得到理想的结果。”
“总比不努力而坐等后悔要强得多。”宫浩毕恭毕敬地回答。
————————————————
自由号这次入港,那个黑袍法师厄多里斯并没有来,到是那个金甲武士查克莱依然随船同行。
在查克莱带着新人下船后,宫浩和其他的仆役们将装着傀儡武士的大箱子一个个搬运上船。这些箱子极重,对少年们的体力消耗极剧,好在宫浩修炼过斗气后力气大增,一个人就搬了一只箱子上去。
重新回到自由号上,宫浩的心中颇有几分感慨。
如果可以,他真想放弃寻找那个秘密,就此坐船离开。
可惜,终究只是梦想罢了。
“嘿,你们这些卑贱的仆役,快点把东西都搬上来!”一名守卫对着仆役们大声叫喊。他回过头来对着身旁的同伴道:“我真是一秒钟都不想在这个臭气熏天的地方待下去。我真不明白这些人是怎么在这里生活下去的。”
宫浩放下自己的箱子,对那守卫道:“大人。”
“什么事?”发牢骚的侍卫瞪着宫浩。
宫浩礼貌道:“是这样的,炼狱岛上的每一个人,都会佩带一种树叶。这种树叶有着很好的气味吸附作用,您知道气味其实也是一种空气粒子。只要带一片这种树叶,可以在一段时间内让你远离恶臭。”
“是真得吗?”那侍卫瞪大了眼睛。
宫浩从身上掏出几片树叶:“正好我身上还带了一些,你们可以试试。”
一名守卫接过树叶,长长地吸了一口气,他大叫起来:“哦,天哪,我从来没想到在死亡之海竟然还能呼吸到新鲜空气,炼金师真是太神奇了。”
几名侍卫纷纷将树叶接了过来。
宫浩当初坐船来时,没少听到守卫们的抱怨,他们说死亡之海的空气臭得足以让人窒息。
这次他有备而来,很轻易就获得了守卫们的欢心。
宫浩立刻小声道:“请几位小声一些好吗?这些树叶并不易得,它们都是魔植,正好我是负责看管这种植物的仆役,所以才能得到一些。如果让别人知道了,而他们又都找我要……几位知道,那会让我很为难的。”
一名守卫立刻喜笑颜开道:“好的我明白了,小家伙,真是太感谢你了。那么这些树叶能用多长时间?”
“最多坚持一个月,然后就会枯死。”
“那么你能每个月都给我们送树叶吗?”
“我可以试试。我是两个月前来炼狱岛的,当初在自由号上我记得你们,你们是好人,照顾过我,所以我想报答你们。”
照顾一个仆役?有这种事?几名守卫互相看看,谁知道是谁干的呢,不过既然如此,那是最好不过。
宫浩继续说:“那么以后我每个月都争取过来,不过我不知道是否每次都是你们来。您知道我并不想把它们给别人,可树叶一旦摘下来后,就不可能再还给那棵树了。”
一名守卫立刻道:“当然,每次都是我们。”
“没有别的船会进入炼狱岛吗?”宫浩的这个问题问得天经地义。
那守卫看看四周,发现没人注意他们,然后轻轻说:“你知道,小子,炼狱岛的存在是帝国的大秘密。保守秘密的最好办法就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除了自由号上的人,谁也不知道炼狱岛的事,当然不会有别的船开到这里来。”
宫浩的头低了下去:“好的我明白了,谢谢大人。”
除了自由号,没有任何船能来炼狱岛。而自由号却并不负责带人离开。
二十年,二十年来他们不停地往岛上送人,可没有一艘船将人送走。
他们就在这岛上,一定就在岛上的某个地方。
他们一直存在……
必须找到他们!
宫浩在心中低吼。
另一名守卫打断了宫浩的思路:“小子,看在你帮了我们的份上,给你些忠告吧。你能在炼狱岛生存两个月,一定工作很努力吧?听我的,千万别听信那些炼金师的胡说八道,千万别因为偷懒而被安德鲁那个魔鬼带到他所谓的别的地方去。好好做事,就算再辛苦你都要挺着,明白吗?”
为了自己的鼻子,几名守卫不惜透露一点小小的“机密”。
“谢谢几位大人的忠告,我想也许等你们下次来的时候,我还会有一些别的小礼物可以送给你们。”宫浩忙道。
几名守卫心中大喜:“你是说真的吗?小子。”
“当然,要知道这里可是炼狱岛,没可能每一样东西都被看管得严实。”宫浩说着张望了一下四周,然后轻轻道:“我听说有些东西可以卖大价钱。”
“如果你能搞到,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你。”
“多谢大人,其实我也没什么别的要求,只是希望几位大人以后能带些家乡的土特产,要知道炼狱岛可没什么好玩好吃的东西。”
“好的小子,做为对你的奖励,下个月你想要什么?我们可以帮你带来。”
“一些能源晶石怎么样?我可以用它们做很多事。可是我无法随意动用岛上的晶石。”
“如果下个月你能给我们让我们满意的货物的话,那么这只是小事一桩。”
“我保证。”
“那我们也保证。”
自由号离开了,带着货物,如何来就如何去。
宫浩望着自由号渐渐消逝在海边,眼中现出一丝惆怅,一丝愤怒,一丝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