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章 意外
章节列表
第十章 意外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斗气的修炼,被迫终止了。
宫浩甚至已经可以感觉到体内斗气的脉动,他相信,如果他持之以恒的锻炼下去,他早晚能成为一名出色的武士。
不过可惜,兰斯洛特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或许正如兰斯洛特所说的那样,他并不打算为炼狱岛带来什么麻烦。一个仅仅拥有初级武士斗气连作战技巧都没学过的男孩,总比一个有更高实力的杂役要安全得多。
尽管对于一个天空武士而言,宫浩就算继续这样超负荷的训练,在十年内也不可能超越他,但他同样清楚,破坏不仅仅来自于自身的力量。
有时候力量仅仅是发挥破坏能力的一种媒介,就好象魔法师的魔力仅仅是用来导引天地力量的媒介,引发的后果却可以地动天惊一样。
兰斯洛特觉得这个小子很聪明,他有些后悔自己当初的失言,不知道他是否察觉到了什么。不过看起来这个小子除了一如既往的努力工作外,没有任何特殊表现。
这让他放心了许多。
的确,宫浩现在全身心沉浸在工作中,没有了兰斯洛特的许可,他便只能使用传统的方式去修炼斗气。
提升果然很慢。
花房里的魔植在他的悉心照料下,显得朝气蓬勃。宫浩基本已经完全掌握了这里的魔植情况,甚至连其他区域的工作也都有了许多深刻的理解。
唯一令他头痛的是那棵血腥兰的种子。
宫浩用了不下于数十种方法去培育它,可就是不见它出土。
他也曾特别观察过种子,看看这小东西是否已经死去,但事实上种子依然光洁,完好无损,就象是母亲体内的胚胎,却怎么都不愿成长。
母亲?
宫浩心中突然略有所感。
“该死!”宫浩狠狠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他发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一个所有人都可能会犯的错误。
魔植不是普通植物,它们都是有灵性的存在,其中一些甚至能够表达出自己的感情,比如兰斯洛特带来的那盆花。
它们有智慧,有感觉,有欲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们除了生存形态上酷似植物外,在意识形态方面却更接近于魔兽。这才是它们被认定为魔植的主要原因。
宫浩按照传统的习惯,将这棵种子单独培育,很可能正是犯了一个大错误。
这种魔植也许根本不需要培育,或者说根本不需要人类的画蛇添足。它们是有灵性的生物,就象魔兽一样,也有着家族和血统的概念。
对!一定是这样的!宫浩兴奋起来。
他捧着种子迅速来到那株血腥兰前,望着那看似无害的花瓣,轻声道:“嘿,我想它是你的孩子对吗?我现在把它还给你。”
血腥兰无风自摇了几下。
它有反应!
宫浩小心地将那棵种子放到血腥兰的花盆中,提防着这个家伙的攻击。不过看起来血腥兰并没有攻击它的意图。
种子放下了,一根藤蔓从土里伸了出来,卷在种子上,将它拖入泥土中。
“看来你会照顾它的,对吗?我很抱歉,我以为我可以把它培育出来,但我犯了错误。它不是你的种子,而是你的孩子。它需要母亲的照料,而不是我这个外人的插手……好吧,那么拜托你了,我会为你找一处更大的空间,更安静的空间,让你慢慢照料自己的孩子的。在它长大之前,我不会再把它和你分开了。”
血腥兰的花瓣微微低垂了下来。
男孩的脸上浮现出笑意:“这就是你表示感谢的方式吗?好吧我接受了。”
十天后,种子发芽了。
在那株栽种成年血腥兰的旁边,一棵小血腥兰正在奋力地破土而出。
那青色的小枝预示着一个新生命的诞生。
尽管这么些天的辛苦,最终成功的方式却是回归原点,宫浩却觉得他并没有白白努力。
至少他学会了尊重生命。
血腥兰对环境的要求很高,宫浩特别将它们载种在了花圃里,这样一来,它便可以自由生长了,只是同时也带来更高程度的危险。
有一次芬克来看它,被血腥兰给咬了。
“你该小心点,芬克,你曾经见识过它的厉害的。”宫浩一边给芬克包扎伤口一边说。
芬克很委屈:“我看见你站在它的身边没事,所以我以为……”
“那是因为我是它的朋友。”
“朋友?和一株植物做朋友?”
“任何生命,只要你去关爱它,就总能做朋友。魔植并不仅仅是植物,别小看它们。”
“那么魔兽呢?它们的灵性更高,你能和它们做朋友吗?”
“那需要更多的时间,和天长日久的照顾。越是智慧高的生物,对友情的要求也就越高。”宫浩淡淡的回答。
“比如人类?”
“比如人类。”
芬克笑了:“真高兴能和你做朋友。”
包扎好伤口,宫浩对芬克道:“我注意到你最近做事有些偷懒。是不是你在这里混熟了就以为可以肆无忌惮了?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好好做事,千万别偷懒。我不希望你被安德鲁带走。”
“那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对吗?”芬克到不在乎。
宫浩叹了口气,很多话他不能说,只能道:“我只是舍不得离开你。芬克,你看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一起从南威尔镇出来,一起来到这里,一起工作。我不想和你分开。芬克,有时候我发现自己很怕孤独,晚上一个人睡觉的时候会想爸爸妈妈。可是我没有办法……我只有你,芬克。所以答应我,努力工作,不要被安德鲁带走好吗?就算是帮我。”
芬克呆呆地看着宫浩:“修伊……”
宫浩用可怜而又无助的眼神看着他,芬克无奈地点头:“好吧,我保证,我会努力做事,绝不离开你。”
宫浩终于松了口气。
——————————————————
三天后。
从藏书馆里出来时,宫浩还在埋头看书。
“格莱尔,能帮我一下吗?我这里有些忙不过来。”有人在远处叫他。
宫浩抬头,看到是四十二号区域的比勒,一个有着碧绿眼眸的十四岁少年。
他是在这个月刚来到炼狱岛的,做事还算勤快。他向宫浩求助,那说明他可能真得是工作有些忙不过来了。
“你知道我从不拒绝帮助伙伴的。”
“太好了,今天早上安德鲁大人要我提取一升吸血蜂的蜂蜜给他,这事很不好搞定,偏偏我这边连着有麻烦。有几只雪兔正在闹脾气,它们不大开心,拼命地用脑袋撞笼子,需要有人安抚它们。还有那几只碧眼狐狸有些拉肚子,也需要有人照看它们。而我还得先去找撒克要一瓶趋虫药剂,这样才能让我在取蜂蜜的时候让那些可怕的吸血蜂离我远一点。我都快分身乏术了!”
“好吧,那么兔子和狐狸我帮你搞定,我会告诉那几只兔子,如果它们再不收敛一下自己的小性子,我就把它们扔过去喂狐狸。”
比勒嘿嘿笑了起来:“真有你的,格莱尔,太谢谢你了。”
他说着撒腿跑开。
四十二号区域大约有三十多种魔兽和魔虫。宫浩经常帮仆役们做事,所以对这些魔兽也比较熟悉。他甚至还给每只魔兽都取了名字。
“嘿,毛头,我才几天没来你怎么就瘦了,比勒一定虐待你了对吗?”
“好了,苯苯,你是一只风鸡,不是一只被风干的鸡,没必要整天把自己挂在笼子上。”
“哦,还有你,铁壳,你这讨厌的大蜥蜴,不要对我吐舌头,否则我会扣除给你的食物。。。这才乖嘛。”
宫浩一边指着那些魔兽和他们开着玩笑,一边熟练地给这些被关在笼子里的可怜家伙送吃的。
没过一会,比勒跑了回来,手里拿着一个小瓶子。
不远处有一个用魔法网罩住的双层铁笼,大约数千只吸血蜂在里面上下飞舞。它们吸食鲜血和花粉,同时分泌一种奇特的血蜜。这种血蜜可以用来制作恢复药剂,也可以提升专门修炼血系法术的法师实力,帮他们恢复损耗的元气,是一种相当重要的材料。
打开药剂瓶,比勒给自己裸露在保护服外面的皮肤涂上趋虫水。这种药水能发出强烈刺鼻的气味,使绝大多数魔虫回避。有趣的是制作这种药剂的主要成分也是来自魔虫。
打开第一层笼门,比勒走了进去,关上笼门后,他再打开第二层笼门。魔法囚笼都是双层笼门,这样就不用担心魔兽魔虫们会在人进入的时候逃出来。
吸血蜂果然对这种趋虫水很敏感,在比勒进来后纷纷逃逸。
不过不知为什么,它们逃得并不远,而是依旧在蜂箱上面盘旋。
比勒很小心地将蜂箱打开,那里爬着无数只吸血蜂。他很小心地取出净桶,准备装血蜜。
血蜜是吸血蜂用来喂养蜂王和幼蜂的主要食物,只有工蜂才吸食鲜血。取蜜的行为在某种程度其实就是从吸血蜂的口中抢食。身为魔虫的吸血蜂对于盗蜜的行为总是深恶痛绝,这刻它们的翅膀飞舞,发出嗡嗡的声响,带着死亡的威胁。
刚刚将那几只心情不好的雪兔劝得安抚下来的宫浩只觉得耳边的噪声越来越大,他惊愕地回头看去,只见比勒头顶的吸血蜂竟越聚越多,好似一大团血云压顶。
宫浩的脸色大变,对着笼子狂吼道:“比勒,快出来!那些吸血蜂要攻击你了?”
“你说什么?”
强烈的噪音让比勒听不清楚宫浩在说什么,他有些厌烦地看向头顶,愕然看到头顶那一片不断放大的红云。
大批的吸血蜂盘旋成一道赤色血流,向着比勒俯冲而来。
“不!”
随着比勒凄厉的惨叫,他手中的净桶扑通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