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二章 山谷里的秘密(下)
章节列表
第十二章 山谷里的秘密(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皮耶的全名,叫做阿道夫.皮耶。
他是最早跟随海因斯的炼金学徒。
炼金师没有等级划分,炼金师的实力,完全取决于他们的炼金成就,而他们的作品,则代表了他们的等级。
三十年来,皮耶在大陆各国的炼金师中籍籍无名,很少有人知道,皮耶的炼金成就,其实早已有资格获得大师称号。
或许他还比不上他的导师,但是比起安德鲁,他已强得太多。
夜晚的山谷,魔法灯依然亮着。
皮耶此刻就在一脸严肃地望着不远处的药池。
药池就象一个棺材,墨绿色的药水在魔法灯的照耀下发出幽绿的光芒,充斥着死亡的气息。
药水里浸泡着一具尸体,正是比勒。
被吸血蜂吸干了血液的可怜少年在药水的浸泡下变得有些肿胀,**的全身画满了各种诡异符号。一个小小的法阵被布置在药池的四周,一些奇特的丝线从比勒的身体中穿出,一直连接到法阵上。
几名学徒就围在尸体的旁边,当法阵的光芒有所黯淡时,他们会掏出一块能源晶石替换上去。使能量继续进入药池里的身体中。
可以清晰地看到,比勒的身体中央,仿佛有什么东西在不停蠕动着。
或许是过于全神贯注的原因,他们没有注意到不远处的黑暗中,一道阴影正悄悄接近。
借助山体自身的影子,宫浩行走在死亡的悬崖边。
他知道自己一旦被发现,等待他的只有死亡。
比勒……他们到底在对你做什么?
宫浩的心在微微颤抖。
可恨的是他无法靠近药池太近。
谁也不知道炼金师有什么样的方法可以发现躲藏的人。宫浩屏住呼吸,完全将自己隐匿于黑暗中,他努力着将身体里的气运到耳部,试图扩大自己的听力,以此来发现那潜藏的秘密。
该死的兰斯洛特,斗气的运用千变万化,为什么他就不能多教自己一些呢?
无论是斗气的外放,还是内敛,又或者是隐匿,还是敏锐视觉与听觉,都需要对斗气的运用有着精微的理解。宫浩只觉得体内的气流不停地乱撞,冲得他脑子几乎都要炸掉了,对他的听觉却没有丝毫帮助。
反到让他有些头昏脑涨。
必须冷静,自己既然来了,就绝不能只是远远地看一眼风景。
宫浩深深地吸了几口气。
他闭上眼,将全身放松,任斗气在体内仿佛那欢快的水流般自由流淌。。。渐渐地,他感觉到自己已经与这黑暗融合为一体。
试着将气流平均导引到身体的全部,他能感到自己的触感变得敏锐了。
再进一步,再进一步!
风,轻轻吹过。
传来了一名学徒的说话:“时间差不多了。”
是了,是风。
声音在空气中传送,自己要捕捉的不是声音,而是风的气息。
他努力去感应那空中的风,去品味风精灵的呼唤。空气中就仿佛有着无数的生命在低语。
渐渐放大。
“皮耶大人,血肉活性恢复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五,无法进行魔纹实验,是否需要加大法阵能量的供应?”
那是一名学徒在说话。
皮耶闷哼一声:“算了,再加大也没用了。其他方面呢?”
“灵魂已经完全消散,无法制作血肉傀儡。不过最糟糕的是,植入的灵体由于失去生命滋养,正处于枯萎状态,请问皮耶大人,是否要提前取出?”
“这是个新人?”
“是的。”
“该死,没满三十天,连最低要求都未能达到,能有什么作用?”
“大人,要不要先取出来?”
皮耶轻轻叹了口气:“先取出来看看吧。”
“是。”
一名学徒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划开了比勒的肚子。尽管夜色昏暗,相距较远,宫浩还是看到那学徒从比勒的身体中取出了一个小小的肉球。
那肉球有手有脚,还有轮廓清晰的面容,分明就是一个小人。
学徒将肉球送到皮耶手中,皮耶随手滴了几滴药水在那肉球上。肉球原本紧闭的双眼在受到药水的刺激后猛然张开,“哇”的一声大叫,对着皮耶就是一口咬下。
在那肉球咬到自己前,皮耶用力一捏,竟将那肉球生生挤爆,炸出一片猩红血雨。
“哼,没有发育完全的失败产品,留着也没用。”
想了想,皮耶对那名学徒道:“把这个人的血肉剥除,准备炼制亡灵傀儡吧,该死的安德鲁,这点事都处理不好,白白浪费了一颗灵种,交货上有些麻烦了。”
“是,大人。”
皮耶低下头自言自语:“看来该给安德鲁打声招呼了,新来的仆役,暂时不要安排他们做那些危险的工作。灵种不多了……”
———————————
“哇!”宫浩再克制不住地对着地上大吐特吐起来。
尽管早已知道,山谷里的秘密不会是什么好事,但只要一天没亲眼发现,他总还抱着一丝希望。比如山谷下或许有什么秘密宫殿需要人手建造?又或者有什么别的途径将这些人送走?
不止一次,期盼着自己心中那些恐怖的想法只是一种无端的猜忌,希望只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希望自己所有的担忧都只是一个小人物令人悲哀的猜忌。
从未有一次,他如此的渴望自己是错的,但残酷的事实却告诉他,他之前所想到的一切,都是千真万却的事实。……
宫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那片山谷的。他当时已经完全麻木,几乎要当场大喊出来。
他知道自己再不走,只怕以后都别想走了。
他急急退去。
然后他对着地面大吐特土。
他觉得自己要把肠子都吐出来了。
头晕目眩。
他看到的不多,了解的也不多,但仅是这些便已经足够了。
海因斯和他的助手学徒们正在把每一名仆役都当成实验品。活人要用来实验,即便是尸体也同样不会放过。
看起来他们有很多实验需要活人,有许多炼金产品更要消耗人的生命。
比如那些血肉傀儡。
还有那个血肉模糊,狰狞恐怖,即使是在未成熟期都暴露出凶狠暴戾,残忍嗜杀倾向的可怕肉球。
该死的!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帮人要如此大费周章,让每一批仆役都在这里工作至少一个月后才会带走。
他们本可以留下一批固定的仆役,然后直接送新人去做实验的。
很显然,他们早就暗暗给每个仆役都种下了那个所谓的灵种。这些灵种很可能是通过他们的工作或者是饮食进入他们的身体的。这种东西就象是异形一样,寄生在人的身体里依靠吞食人的血肉精华而成长。肉球至少要在人体内寄生一个月的时间,然后会陷入长眠之中,直到某天用某种特殊的药物催醒后取出。
从这种肉球的表现来看,这绝对是一种可怕的杀戮机器。可以肯定比傀儡武士,血肉傀儡这类魔偶要强大得多。而现在,自己的身体里毫无疑问也有这种东西了。
炼狱岛正在为兰斯帝国进行一系列的恐怖研究,提供各种层次的武器。普通的,高级的,尖端的,甚至是黑暗恐怖王者级别的。
总有一天,他们会剖开自己的肚子将那灵体取出来。无论自己怎样努力工作,换来的都不过是苟延残喘。
即便自己能够逃出这可怕的地狱世界,谁又能保证哪一天,这该死的种子不会自己结束沉眠,然后划开他的肚子破血而出呢?
如果说,之前的宫浩还在做着充足的心理准备,一旦发现事机不妙,立刻想办法逃之夭夭,那么现在的他,已经彻底放弃了逃亡的希望。
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兰斯洛特要远远地龟缩在那片宁静的湖泊边,或许只有这样,才能减轻他心中的罪虐,只有这样,才能让他远离那些嗜血残忍,毫无人性的混蛋。
屠夫?用这样的字眼来形容他们,简直是侮辱了屠夫。
“混蛋!”宫浩低声嘶吼着:“就算是死,我也要把你们全拖入地狱!我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