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三章 化蛹
章节列表
第十三章 化蛹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成为仆役长之后,宫浩的工作反而更加轻松了。
第三个月结束时,自由号多送来一名仆役,接替宫浩在13号区域的工作,这使得宫浩不必再每天把自己固定在13号区域里。
不过他还是象以往一样,每天继续帮助所有的仆役做事,乐于助人,脸上总是带着笑嘻嘻的表情。
没人能看到这个金发少年笑容的背后隐藏着的那滔天仇恨。
这些日子,宫浩不止一次的用斗气查找自己身体里的那个所谓的灵种。
但是说起来很奇怪,他始终无法感觉到身体内有任何怪异之处。
看起来这个小东西很擅长隐匿,竟然连斗气也无法察觉它的存在。
不过话说回来,在用斗气搜寻灵种的过程中,宫浩到是又发现了斗气的一个作用--内视。
继内气的外放,收敛之后,宫浩先后体会到了元素感应,黑暗隐匿和内视三种斗气的运用方式。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元素感应难道不应该是魔法师的天赋吗?为什么自己能够在运用斗气时感应到?
他隐隐感觉到,由于缺乏指点,自己的武士修炼之路,很可能正在走上一条前人从未走过的道路。
一条完全由他自己开辟出来的武士之路。
这条路的前景既不明朗,道路也相当坎坷,没人知道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会是什么后果,但是他却没有选择的余地。
继内视之后,宫浩发现的斗气第六种运用方式就是斗气的外放与收敛的快速转换。他发现通过这种转换,先使用斗气外放方式聚力于双足,产生极大的动能,然后再迅速内敛气流,可以将自己象炮弹一样发射出去,产生瞬间加速效果。
如果在这个时候将斗气运用于双臂,就可以完成一次凶狠的突进刺杀。宫浩为其取名突刺。
斗气的运用,是一切武士技能的根本。随着宫浩对斗气运用掌握的越来越多,他开始意识到所谓的武技,其内核就是一种斗气运用的外在表现方式。
所有的斗气运用,其实都是为这些武技服务。斗气越充足,斗气的运用掌握越多,越熟练,武技发挥的效果也就越强大。
目前宫浩还只能做到使用一次突刺,然后就会因为气流运转过快,消耗过剧,就精疲力尽,不过随着时日增加,渐渐适应之后,他自信可以做到反复突刺。
由于他还领悟了一些黑暗隐匿的能力,如果配合了突刺用来刺杀,肯定会产生惊人的效果。
不过宫浩现在的主要精力还是用来查询体内的灵种。
他几乎看遍了藏书馆所有的藏书和记录,但遗憾的是没有任何关于这方面的记载。
由此可见,那些真正的顶级炼金术并没有放在藏书馆中。
找不到有关灵种的记录,又无法用斗气感应到它的存在,宫浩便只能等待时机。
这段时间,宫浩继续努力的工作,无论如何,只要活着就总有机会。而要想活下去,就必须让安德鲁认为,活着的修伊格莱尔,比死去后剖肠挖腹取出的那个灵种更有价值,如此,他才会继续任由宫浩留在这里。
宫浩才能有机会解除自身的危机。
要想做到这一点,就必须尽可能的做出多一些的贡献。
宫浩近乎疯狂地钻研着炼金术。总共六十处材料区域,几乎到处都能看到他忙碌的身影。
他研究一切可以提高产量的方法,费尽心血培育和挖掘每一种魔植,魔虫和魔兽的潜在价值,熟悉它们的习性,了解它们的习惯。
半年时间一晃而过,在宫浩的努力下,有好几种濒临绝种的魔兽或魔植竟然都被他培育成功。各区域的工作效率显著提高,材料供应能力也大大增强。
就连安德鲁都多次赞叹说:“这个小子简直就是个天才,他在这里所做的贡献比一个学徒还要大得多。”
在宫浩的剩余价值被榨尽之前,他不打算取出灵种。正如宫浩所预料的那样,灵种随时可以取出,但一个如此出色的仆役确是难得。
————————————
几滴斑花毒蟒的唾液滴在花盘的中央,狰狞的鬼面露出一线温柔。
成为仆役长后,洛特花就成了宫浩唯一专属照顾的物种,因为它需要斑花毒蟒的唾液才能成活。而这种毒蟒目前也只有宫浩能顺利取得唾液了。
洛特,是宫浩给这个不知名的物种取的名字,为的是纪念它的发现者兰斯洛特。这个马屁拍得相当有水准,当兰斯洛特得知修伊格莱尔用自己的名字命名了一个物种时,脸上的表情相当精彩。
宫浩说:“我只是想让以后的人们知道,曾经有一位伟大的武士,为了帝国的兴起,奉献了自己二十年的宝贵光阴。所有的巅峰武士,都在用他们自己的方式在这个时代留下烙印,但是大人您,却在默默无闻。这对大人是不公平的。我只是一个卑贱的仆役,没能力为大人做些什么。但至少我可以为大人培育一朵您发现的物种,如果有幸将它传播开来,那么至少可以随着它的传播,让大人的名字在后人中留下一些印象。当人们以后说起为什么它叫洛特花的时候,人们会说,曾经有一位天空武士,为了帝国将自己埋没荒岛,那是一位真正的。。。伟大的武士。”
当时的兰斯洛特什么都没说。
但是他却将有关斗气运用时需要注意的一些事项和窍门告诉了宫浩,这使宫浩在自我摸索的过程中,终于可以避免少走许多弯路。
很多时候,要打动一个人心,只需要对症下药,或许兰斯洛特这辈子最希望的,就是他能够离开这里,重返人类世界,用一身杰出的武技去征服人们的心吧?
宫浩觉得,在这个炼狱岛上,除了仆役们,唯一还有些良心的,或许就是兰斯洛特了。
他之所以选择住在湖边,或许就是因为他无法接受皮耶他们的那种残忍做法,将每一名少年当成实验品,进行各种残无人道的实验,却又碍于上命无法阻止。
所以宫浩要想延续自己在炼狱岛的日子,希望很可能就在兰斯洛特的身上,把和他的关系处理好,是很重要的。
当然,宫浩很清楚兰斯洛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为了自己去和帝国对抗,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在平时照顾自己一下。有他的照拂,可以让自己今后的计划更加顺利。
而之所以要说那样一番话,其用意不仅仅是为了让兰斯洛特高兴并教导他,最重要的,是激发他心中埋藏的那份渴望。
身为一个天空武士,兰斯洛特不可能甘心一辈子就这样埋没荒岛。
在现阶段,兰斯洛特的存在对自己有极大益处,既可以通过和他建立的良好关系让安德鲁在决定对自己下手时有更多忌惮,也可以通过他学习更多的斗气运用,甚至可以通过他来做到自己想做却没法去做的事。但到最后时刻,兰斯洛特的存在却可能是个极大的阻碍——他的存在本身也是城堡防卫力量的一部分。
所以不但要和兰斯洛特建立良好的关系,还要在必要的时候,帮助兰斯洛特走出这里。
这一连串的计划,被宫浩深深埋在心里,他只能每天提醒自己,小心行动,谨慎再谨慎。
滴完唾液后,“洛特花”开得欲发娇艳了。
宫浩后退几步,看着花自言自语:“你到底是什么?你有什么用?你知道炼狱岛上从不收留无用的生命。”
洛特花并没有回答他,只是花盘却微微低垂了下来。
是害羞吗?
宫浩有些好奇,走上前几步,好奇地端详着这花的反应。奇怪,以前没见过它这样啊。
难得自己的话给了它严重的刺激?
自从成功培育出血腥兰后,宫浩就知道,绝不能把魔植当成普通植物来看待。与魔兽不同,魔兽拥有简单的思考能力,顶级的魔兽甚至能和人类交流,但是魔植则拥有更强大的灵性。尽管它们不会说话,但它们能够分辨各种情绪,行为,知道哪些对它们有利,哪些对它们不利。
为什么坟墓总是荒凉一片,枯草败叶?就是因为即使是植物,也不喜欢充满死气的地方。
眼前的这株“洛特花”看样子是被宫浩的话刺激到了,低垂的花盘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宫浩走上前去,想通过抚摸花瓣安慰它一下,但是下一刻,他惊愕地发现,花盘上的鬼面消失了。
揉了揉眼睛,宫浩清楚地看到,不仅仅是花盘上的鬼面消失了,事实上洛特花所有的枝叶都突然回收,全部蜷缩回土内,甚至连花盘也开始萎谢。
所有露于泥土外的部分,纷纷向着土里收缩,就好象是将植物从破土发芽,到成长成熟,最后瓜熟蒂落的景象进行了一次倒带,宫浩亲眼目睹了生命发展过程的一次逆转行为。
他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还在惊愕之间,花盆里已只剩下光秃秃的泥土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宫浩想不明白。他快步走上前,扒开花盆的泥土。
土里面,一只雪色的蛹,正安静地躺在那里,放出洁白晶莹的光芒。
“我的天啊!”
宫浩终于明白了。
它根本就不是一株植物,而是一种魔兽!
就象是冬虫夏草一样,风鸣大陆同样存在一些奇特的魔兽,在幼生状态下是以植物的形象出现的。这类魔兽非常奇特,它们在出生时就是魔植,但在后期会转化成魔兽。
它们在植物状态时期是最脆弱的,任何弱小的生物都能对它们造成致命性伤害。
所以在这段时间,它们需要一些保护措施。
比如先将自己伪装成凶植鬼面花,再由高级魔兽对自己进行滋养和贴身护卫。
但是即便如此,它们也还是很容易受到伤害。
因为拥有这种形态的魔兽,大都是非常强大的魔兽幼体。在它们成长的过程中,总是会招致一些强大存在的觊觎。或是为了吃掉它们能得到好处,或是仅仅为了消灭潜在的威胁,原因不一而足。
炼金师称此为魔兽的蛰伏期,也称为幼生期或死亡期。许多强大的魔兽,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夭折的。而人们认为这是神灵为了平衡强大与弱小的存在而特别制订的生物法则。
生物法则让强大的魔兽在成长期间经历磨难坎坷,通过这种磨难来限制强大魔兽的存在数量。
根据炼金师的的发现,魔兽们的蛰伏期也分多个阶段,有些魔兽在经历过植物状态后,会立刻成长为成熟魔兽,但是还有一些则还要经历一些其他状态。蛰伏期时间越长的魔兽,其成长后也就越强大。
比如现在,看起来这只魔兽已经结束了植物状态,进入了化蛹状态,就象是化蛹成蝶一般。
不知道过了化蛹状态后,它会不会立刻成形,又或者还有新的阶段?
宫浩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碰上这样一个奇异的物种,所谓的洛特花根本就是一个玩笑,这根本是一种在成年以后将会变得强大无比的顶级魔兽的幼生体,难怪它的灵觉反应和情绪表现会如此清晰明显。
如果是换作以前,宫浩或许会考虑把这件事报告给安德鲁,但现在他可不会这样做了。
强大魔兽又如何?越强大越好,最好能把这该死的城堡捣他个天翻地覆。
下定决心,他轻轻在那只雪白大蛹上抚摸了几下:“我知道现在的你还很弱小。或许你在害怕,或许你早该化蛹,但却一直不敢。但是请放心,在你真正成长之前,我会一直保护你的。我不会让别人知道你的存在。”
那雪白的蛹晃了几晃。
宫浩又重新把土盖了起来。
看起来,这只蛹要在土里再待上一段时间了。
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他该如何解释洛特花的消失?
正在思虑中,芬克突然跑了进来,大叫道:“修伊,不好了,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