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四章 生死相随
章节列表
第十四章 生死相随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宫浩匆匆跑到56号区域时,看到安德鲁已经在那里了。
地上还跪着一名仆役,正被一名傀儡武士踩在脚底。看起来只要安德鲁一声令下,仆役就会人头落地。
为了更好的管制这些仆役,安德鲁不介意在必要时做一些资源上的浪费,杀死一两个仆役以警慑其余。
“安德鲁大人。”宫浩先跑过来向安德鲁鞠了一躬。
“格莱尔,你失职了。”安德鲁的口气极为不善。
宫浩心中一颤。
来的路上,芬克已经告诉了他发生了什么事。
56号区域大约关有十四种魔兽,全部是较为珍稀的物种。
其中最珍贵的,就数那对关在飞禽笼中的炽焰鸟了。
炽焰鸟天生拥有与魔法精灵沟通的能力,能够释放各种火系法术,是高等魔兽。由于它们体内充沛的元素能量,使它们的鲜血可以用来制作良好的魔力恢复药剂。魔力恢复药剂或许是所有药剂中最珍贵的一种,需要用到大量的材料,其中元素鸟类的鲜血就是必不可缺的。用炽焰鸟的鲜血制做的魔力恢复药剂,不仅能帮助法师恢复自身法力,更重要的是还能增加魔法师的火元素感应能力,元素感应能力可以说是法师安身立命的根本,由此可见它的用处之大。
百年战争中,炽焰鸟,极冰鸟等元素鸟类,被人类炼金师大量捕杀,用于制作各种魔力恢复药剂和元素感应增幅药剂。尽管它们非常凶猛,强大无比,但是再强大的魔兽,也不可能和善于组织和利用一切手段的人类相对抗。
在那之后,炽焰鸟等魔兽便渐渐消失了。尽管人们后来从其他魔兽身上找到了替代材料,但是从没有一种效果比元素鸟类的鲜血更好。更别说增加元素感应能力了。
半年前,兰斯洛特在炼狱岛中央区域带回来一对炽焰鸟,自己也是遍体鳞伤,险些死去。从那天开始,抽取炽焰鸟的鲜血炼制魔力恢复药剂和元素感应药剂就成了炼狱岛对帝国的又一大贡献。
由于只有一对炽焰鸟,因此海因斯下令对它们进行特殊看顾。每七天抽一只炽焰鸟的鲜血,下一周再换一只,如此轮流,半个月一次抽血,以炽焰鸟强大的生命力而言,是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
元素鸟类从来都是成双成对的出现,它们彼此忠贞于各自的伴侣,至死不渝。如果其中一只死了,另一只也绝不会独活。当初人类就是利用元素鸟的这种特性,才能成功设置陷阱,一次又一次的捕捉到元素鸟。
然而谁也没想到的是,这些伴侣彼此间的忠贞程度,已经到了人类根本无法想象的地步。当负责56号区域的少年仆役在给炽焰鸟抽血时,他做梦也没想到,整整三个月,他抽的其实都是同一只炽焰鸟的血。
如今,高大的鸟笼里,那只被抽血的炽焰鸟终于挺不住了。
它趴倒在笼中,火红的翅膀黯淡无光,生命在渐渐地消逝。它的伴侣,一只雌性炽焰鸟,正在一旁悲哀地守护着丈夫,不时地发出哀婉的嘶鸣。
她的眼神中充满悲伤。
“埃杰,我不是让你给它们挂上号牌做区分的吗?”宫浩问那跪在地上的仆役。
仆役颤抖着回答:“我挂了,但是我没想到那只鸟竟然会把号牌换掉。”
宫浩心头的怒气陡然升起:“可是我告诉过你要挂魔法号牌的,炽焰鸟是一种非常聪明的生物。”
“我……”可怜的埃杰哪里能想到,炽焰鸟竟然会如此聪明。他当时认为宫浩的命令只是多此一举,所以并未在意。由于它们长得一模一样,普通人根本分不出来。埃杰的一时疏忽,便导致了那只雄性的炽焰鸟每次都会偷偷更换号牌,也使得每一次被抽血的都是他。
埃杰这才想起来,为什么前段时间一直以忠贞和爱护伴侣而出名的炽焰鸟经常会在笼中发出打斗争吵的迹象。原来他们不是不爱对方,而是太爱对方。
只是雌性显然争不过雄性,所以才导致了这个后果。
这刻望着垂垂欲死的丈夫,那只雌性的炽焰鸟对着笼外发出了愤怒的吼声。
它呼地喷出一大口火焰,撞在魔法囚笼的牢壁上,却丝毫伤不到对方。
可能也知道自己的举措是无用的,雌性炽焰鸟放弃了攻击,哀伤地躺在丈夫的身体上。
宫浩甚至能看到,这只火属性的元素鸟的眼中,正闪烁出泪滴。
炽焰鸟,一生只流一次眼泪,那是为他们的伴侣而哭泣。
宫浩轻轻叹息了一声,他知道,如果这只雄性炽焰鸟死去的话,那么这只雌性也绝不会独活。
安德鲁长长吐了一口气,尽管知道了这不是宫浩的责任,他还是冷冷道:“格莱尔,很多时候下人们未必会完全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事。他们经常会偷懒,会耍些小聪明,会自以为是。如果你以为你考虑了,吩咐了,命令了,事情就算完成了,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不管怎么说,在这件事上,你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旁的另一个仆役长西瑟忍不住道:“大人,没有办法救活它了吗?”
安德鲁摇了摇头:“元素生物,不是我们能救的。而我们也从未进行过这方面的研究。”
那是,你们光研究杀人了。宫浩的心底恶狠狠道。
比起这些有着真挚感情的魔兽,也许人类才是真正的野兽!
然而不管如何,当前的危机总要解除。宫浩绝不希望这成为他下个月被送进山谷的理由。
必须想办法救活炽焰鸟。
然而怎么救?安德鲁都没法解决的问题,自己又如何解决?
心中越发着急起来。
突然间他想起了血腥兰。
眼前一亮,对,生命自有出路!
他大叫起来:“大人,我有办法能救它。”
安德鲁一楞,大喜道:“有什么办法?快说!”
宫浩咬了咬牙,终于叫道:“把它放走。”
“放走它?”安德鲁大吃一惊,只听宫浩已经快速说道:“我们没法救它是因为我们不了解它。可是做为有智慧的高级魔兽,我相信它一定有办法自己救自己。我们都知道一些魔兽在受了伤后会逃到一些特定的地方。它们对能够给他们生机之处总是有着天生的感应。我看过有关于百年战争的记录,在人类捕捉魔兽的进程中,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不是一次两次。魔兽们舔好伤口卷土重来,有时甚至给人类造成极大的伤亡。我相信炼狱岛上一定有能恢复它生机的地方或机会。可它不会告诉我们。只要放了它,它就会自己去救自己。”
安德鲁大怒吼道:“可是一只飞走的炽焰鸟对我们有什么意义?我情愿它现在死掉,至少它的身体里还有血液可以供我使用几次。一旦飞走,不就什么都没了?”
宫浩镇定回答:“您说得对,这的确是要冒风险的。但是我敢肯定,它一定会回来。”
“你说它会自投罗网让我们抓它?”安德鲁想笑,这小子不是疯了吧?
可是宫浩却说道:“对,它会自投罗网,自己钻回这笼子里去。”
“为什么?”
“因为这里有他最珍爱的,比他的生命更贵重的存在——他的妻子。”宫浩单手一指,指向那只正对着丈夫哭泣的雌性炽焰鸟。
安德鲁沉默了。
他没想到宫浩的思维竟如此敏锐,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没错,那只雄性炽焰鸟就算被放飞,也绝不可能从此离开。它不会舍得离开自己的妻子的。
“那么,如果它无法自己救活自己呢?”
“那么我们也不过失去一只炽焰鸟身体里的那一点血液,仅此而已。大人,他活着,就能为我们源源不断地提供好处,可他要是死了,我们只能从尸体上挖掘最后的遗产。如果可以,相信大人还是尽量赌一赌,试一试的好。”
安德鲁突然觉得,宫浩的这番话,其实不仅是在说炽焰鸟,同时也在说他自己。
活着的生命,总比死去的更有价值。
他点了点头,越发肯定了这小子的智慧。
“很好,就照你说得去做。不管这件事成不成功,格莱尔,我都不会再责罚你。如果炽焰鸟没能飞回来,那就算我们倒霉。如果它飞回来了,我会给你一些奖励。你可以先想想,要什么奖励为好。”
“多谢大人,还是先救活他再说吧。”宫浩不动声色地回答。
垂死的炽焰鸟被放飞了。
宫浩每天都在焦急的等待着消息。
一天过去,又一天过去了。
一连多日,始终没有任何结果。
甚至安德鲁都有些焦急起来,跑过来质问宫浩,是不是那只鸟已经死了,又或者根本就不打算回来。
看他那焦急的样子,就仿佛已经忘记了他曾经许诺过,就算炽焰鸟不回来也不会责罚宫浩的说法。
宫浩却指着笼子里的雌性炽焰鸟回答说:“从她的伴侣飞走的那一刻起,她就不吃不喝,一直在等待。直到前天,她突然恢复了吃喝,我想,那一定是因为她的丈夫已经康复了。今天,我甚至听见她放声歌唱,声音充满愉悦。我想……那是她的丈夫快要回来了。”
安德鲁有些迷惑:“她怎么会知道自己丈夫的信息?”
宫浩回答:“或许是心有灵犀吧。”
安德鲁于是叹了口气:“这世界总有许多事,是我们所不理解,不明白的。即便是炼金师,也不可能明白所有的存在。”
第二天,那只雄性炽焰鸟健康地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