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五章 初见海因斯
章节列表
第十五章 初见海因斯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治好了炽焰鸟,安德鲁对宫浩也越发满意了,他决定遵守自己的承诺。
“格莱尔,说吧你想要什么样的奖励,我都可以满足你。”
我想要你们统统下地狱……宫浩在心里说道。
然而现实终归是现实,安德鲁说得漂亮,却也未必没有试探他的心思。在他看来,修伊格莱尔太聪明了,聪明到他不得不担心这个小子有可能看破炼狱岛背后的秘密。
通过他的要求,也许能看出他的真实想法。
如果他敢提出离开这里,我就立刻杀了他。安德鲁恶狠狠地想到。
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宫浩却恭敬地回答说:“能够为帝国最伟大的炼金师工作,是我至高无上的光荣。身为仆役的我,又怎么可以向主人提出要求呢?对于主人的眷顾,仆役应当感恩,对于主人的赏赐,仆役应当惶恐。”
“很好,那么你是不打算索取奖励了?”
“大人。”宫浩给予安德鲁谦卑的回答:“能够在这里工作,就是我最大的荣幸,因为历史见证我们,我正在为帝国的荣耀而努力。如果说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或许就是来到这里半年多,我还未曾有幸见过海因斯大师。当然这不是我要求的奖励,只是我请求大人您能满足我一个小小的心愿。”
安德鲁呵呵笑了起来:“想见我的导师?有趣的要求,很好,我可以给你这个机会。我会报告导师你的情况和你工作,我想他也会很有兴趣见你的。”
宫浩大喜:“多谢大人的恩典。”
安德鲁拂袖离去。
三天后,宫浩得到安德鲁的传话,大炼金师帕得里克.海因斯,将在炼金塔的顶楼见他。
———————————————
帕特里克海因斯是一位须发都已皆白的老人。他看上去和宫浩想象得并无二致,一袭法师长袍,头上还顶着滑稽的尖角帽,手里拄着一根魔杖。
宫浩进来的时候,海因斯好象正在他的实验室进行某种大规模实验。
和宫浩想象得有所不同,并不是所有的炼金师都一定是和试管,溶剂,以及坩埚作伴。有许多炼金大师本身也有一定的魔法修为,他们所研究的方向也各不相同。如药剂这类物品的制作,自然是少不了坩埚,溶剂等物品,但也有一些却并不需要。
比如现在海因斯所从事的研究,就完全不需要任何这类东西。
空旷的实验室地板上,正划满了各种奇特的符号,一条条用特制材料做成的魔法丝线铺满地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图。
而在阵图的中央,则摆放着一枚小小的戒指。
看来起海因斯正在对这枚戒指做些什么,竟然要劳动如此大的阵势。
随着海因斯轻声吟唱着咒语,魔法阵发出巨大的光亮,所有的光亮在顷刻间集中到一点,凝聚成一个小小光团,最终后凝结在那枚戒指上。
在那一个瞬间,宫浩看到戒指上一个突然产生了一个细小的黑洞,将那团光芒全部吸收进去,随即又恢复平静。
魔法阵上摆放的各种晶石在一瞬间被吸尽能量,散成一地碎粉。
海因斯拿起戒指仔细看了看,叹息着摇头:“空间波动跟随能量增加而增大,每提升一倍空间,就需要增加十倍能量,空间稳定性下降百倍,维持时间……三秒钟,试验失败。”
几乎是本能,宫浩快速从口袋中掏出纸笔记录下来,突然想起这里不是藏书馆,海因斯的实验内容也不是他所能记录的,又悻悻地放下。
老头偏过头看了看宫浩:“我听说了你的事,小家伙,你想见我是吗?过来吧,到我这来。”
他看上去很威严。
“你挽救了我的炽焰鸟,培育出了一些难得的魔植,而且还担负多项工作,并将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尤其难得的是你对你的主人始终保持敬畏,这是一种难得而又极珍贵的品质。”
宫浩单膝跪地:“能够为海因斯大师服务,是我的荣幸。”
海因斯挥手让宫浩起来,晃了晃手上的戒指:“知道这是什么吗?”
宫浩摇摇头。
此刻的他看上去老实无比。
海因斯道:“是空间戒指。”
“空间戒指?”宫浩的眼神中充满惊奇,他此刻的表情象足了一个爱一惊一诧的大男孩,他惊叫道:“我以为它们已经失传了。”
“没错,空间戒指的制作方法的确已经失传了,现在流世的全是百年战争时期剩下来的,每一个都价值连城。不过这并不代表我们就不能重新研制它。”
“那么您成功了吗?”充满稚气的童音回响在实验室的上方。
海因斯遗憾地摇头:“不,没有。空间魔法一直以来都是最神秘也最强大的魔法,无论是魔法师还是炼金师都为它如痴如醉。要想在一个小小的饰物中开辟出一个独立的空间,那需要非常强大的法力和对空间能量足够深刻的理解。我们必须明白我们所处的空间还有我们想要创造的空间到底是什么,又为何存在。但是很遗憾,在这方面我们始终没有更进一步的发现。我现在可以做到给这个戒指开辟出独立空间来,但是那需要强大的能量。当能量消耗完后,空间就会消失。有时候我很怀疑我的研究方向是否错误,强行破开空间的做法并不可取,但是面对空间屏障,如果你不强行撕开它,难道你还打算用敲门的方式让它自己打开吗?”
“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了。您是在说,我们所处的空间之外还有别的空间,但它们和我们并不连接,天生就有一道屏障存在。而您正在做的,就是通过某个物体的内部,打通一条通向其他空间的道路,并将其进行隔绝,从而形成一片特殊的独立空间,是这样吗?”
“不,不是这样简单的,打通异空间所需要的能量远远大于空间物品的制造。但是空间物品的制作在能量精细度上的要求更高。这就好比两个相邻的没有道路可通的房间。如果要从一个房间前往另一个房间,就必须在封堵的墙壁中间开一个洞出来。那需要相当强大的力量才能做到。但是空间物品并不需要做到这一步,它只需要通过某个介质在那堵墙壁上挖上一个小眼,就等于有了自己的独立空间。值得注意的是,空间并不是平行的存在,所以你不能简单的把它认为是一堵墙……空间屏障无所不在,所以你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做这样的事。”
“听起来并不是很难。”
“是的,听起来并不困难,前提是相对于整个空间与人类力量的对比,那么那个房间中的人类,力量比蚂蚁都要渺小千万倍。”
宫浩有些明白了:“所以凭借人类的力量只能在空间物品上下功夫,但是要想破开墙壁,几乎是不可能的,对吗?”
“没错,除非是那堵墙壁上本身就有一个洞。”海因斯回答:“在风鸣大陆,我们称那样的洞叫异次元之门。”
“风鸣大陆有异次元之门?”宫浩瞪大了眼睛。
“没错,孩子。”
“它通往哪里?”
“深渊。”
宫浩不说话了。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还太少太少,不过同时他也意识到,假如把两个平行的空间比喻成两个相邻的房间,那么除了异次元之门,至少还有一种方法可以穿过被称为空间屏障的那堵墙壁。
就是灵魂,也就是自己来到这里的真实原因。
不过看起来这个世界更象是一个魔方,与它相连的空间也远不是一个两个。
“好了我们不要谈我的失败产品了,既然你已经来了,我也已经和你说过话了,那么如果没什么事,你可以离开了。我还要继续我的研究。”
毫无疑问,海因斯是一个疯狂的人,他的脑子里只有炼金术。即使是他的下人要见他,他竟然也会和对方聊几句关于炼金方面的知识,然后。。。然后就是请你滚蛋。
看起来这已经是他最客气的时候了。
对于这样的人,跟他饶弯子显然是不合适的,有话直说更好。
宫浩立刻道:“大师,我正好有件事要向您汇报。”
“说吧,什么事?”
“是这样的,您知道兰斯洛特大人一直以来都负责在炼狱岛丛林捕捉魔兽。”
“恩。”
“前段时间,兰斯洛特大人曾经送到我这里一盆花。”
“那株很象鬼面花的植物?我知道这件事,你有什么发现吗?”
“是的大师,我发现那根本就是一株鬼面花,但是没有任何毒性。”
“哦?”海因斯来了兴趣:“这是为什么?”
“我猜那朵鬼面花是发生了变异。很有可能鬼面花的种子是被某种不畏剧毒的鸟类衔走,然后一路飞翔,在经过炼狱岛时掉落在那里生长起来的。在运送过程中,种子受到了影响出现变异,所以才无法产生毒素。”
“有意思的推想,可那又怎么样?”
宫浩故意犹豫了一下,才喃喃道:“其实,我在第一天就发现那就是鬼面花了,只是我没敢说。”
“为什么?”
“因为兰斯洛特大人认为它不是鬼面花。”
“你是不想驳他的面子?”
“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并不止发生过一次。”宫浩继续小心道。
海因斯的眉头皱了起来。
宫浩看海因斯似乎没有什么生气的迹象,这才大着胆子继续道:“我并没有责怪兰斯洛特大人的意思,毕竟兰斯洛特大人是一位武士,他对各种魔兽魔植的理解有限是很正常的事。实际上,带错一些花草回来也没什么,只是我之所以要说这件事,是因为我很担心兰斯洛特大人会否因为同样的原因而错过一些珍稀物种……我是说兰斯洛特大人既然能带一些没必要带回的植物回来,那也有可能会放弃一些不该放弃的植物,大师。”
海因斯点点头:“完全有这个可能。不过这也的确怪不得兰斯洛特,他毕竟只是一个武士。魔兽还好说,形态各异,总能区分。植物嘛……总是有些难度的。”
宫浩立刻道:“所以我才要求见大师,为什么不派一位学徒跟随兰斯洛特大人一起去丛林呢?”
海因斯立刻摇头:“不行,别说那会浪费我这里的人手,而且他们对那些魔植的理解只怕还没有你多。炼金师不是猎人,没必要去研究魔兽魔植的生存形态,我们只考虑它们有什么作用,仅此一项就足以让人研究一生了。”
“那真是太可惜了。”宫浩一脸惋惜的样子:“做为大陆最后的资源富集地,也许还有许多炼金术需要却又尚未找到的材料呢。万一被错过……”
海因斯心中微动:“我听说你培育出血腥兰,又能看破那株鬼面花的变异,而且对藏书馆里的书籍读过很多,应该对魔植很了解了吧?”
宫浩立刻回答:“只要是我见过的植物,就一定能分辨出来。”
“很好。”海因斯点头道:“既然这样,那明天起,你跟随兰斯洛特一起去丛林狩猎。有你在,想必不会有什么错过的珍稀魔植了。”
“谨遵大师的安排。”
成功了!宫浩在心中欣喜狂喊。
从他请求见海因斯的那一刻起,他就一直在等这一天。
从这天开始,他将完全自由地出入城堡,在炼狱岛上的各个角落自由行走。
不过宫浩并不打算就此放弃现在的工作,对于宫浩的勤劳,海因斯也有些吃惊。
临走的时候,宫浩问海因斯,那朵变异了的鬼面花该如何处理,海因斯淡淡地回答:“没什么用的话,就扔掉吧。”
走下楼梯的那刻,宫浩捏紧了小拳头,在空中有力地挥打了几下。
太好了,一下子解决了两个问题。
只是如果兰斯洛特知道以自己的名字命名的洛特花最终竟落了被扔掉的下场,估计不会太舒服吧?
这样也好,反正这是海因斯下的命令,要恨就去恨海因斯吧。
————————————
关于更新,在这里说明一下。缘分和网站已经达成了协议,每个月更新字数不少于二十万字(完不成要扣钱钱的。)
所以这个月就是按照二十万字进行更新的。不过我不保证我下个月也能完成二十万字。因为大家都知道,天风结束没多久,我就开始上传炼金师了。尽管已经有了十万字存稿,但是事实上,这些存稿我并不认为足够。大家都知道当初天风也是有十万字存稿的,但结果还是到中期后存稿耗尽,那段时间我又回复到当天写当天传,质量有所下降的地步。尽管当时有家庭原因导致这一结果,但谁能保证将来不会有什么别的情况导致我写炼金也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所以我本意是要至少二十万字再上传,可惜编辑催促得紧。我争取这个月多写一些,如果达不到心目中的标准,我情愿放弃下个月的奖金,暂时先只发十万字。然后我会努力保持以后每个月二十万字的更新。
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质量, 缘分的文笔水平未必比别人高,但缘分肯定会很认真很努力地写作。每写好一篇,总是要反复去读,去修改。甚至往往写到十几章后了,再回过头去修改前面的内容。
如果大家有注意的话,或许会发现,天风早期的稿子,你基本找不到多少错别字,可后期的稿子错别字就明显增多,就是因为当天写了就传,基本没有多读几遍的机会。
而一但稿子发上去了,我基本就不会再作修改。
所以我的小说里永远不会出现什么大修一段时间,暂时停止更新这种事情,不会出现今天生病,请假一天,不会出现过于明显的前后矛盾。明明前面某人死了,后面又活过来。明明前面还是个初级武士呢,后面就能干翻圣域了。这种事在我的小说里是肯定不会出现的。但这都需要有足够的存稿保证。所以,下个月是我唯一无法确定更新字数的。不过无论如何,到了2010年,我都会努力争取月更二十万字。这一点基本就不会变了。(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如果有也只能是那件事最后的尘埃落幕了,但估计只要不走上法庭,就不会对我有多大影响。)
最后再说明一点,其实我在天风里也说过的:就是我本人很反感在一章结束后写点拉订阅拉收藏的话。不是我不想这样做,而是会影响阅读心情。所以我很少在故事结束后写这种内容。但我还是声郑重声明:希望大家支持正版,拒绝盗版,没有你们的支持,作者无法存活,只有饿死。
如果你支持作者,喜欢作者的作品,那么请用行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