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六章 只教一点
章节列表
第十六章 只教一点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时间总是过得飞快。
转眼又是数月光阴。
和兰斯洛特一起出去行猎,是宫浩最开心也最自由的时光。尽管兰斯洛特口口声声不会再教导他任何东西,但事实是即使是誓言都有违背的时候,何况这种随口而来的话语。
当然,兰斯洛特不会对宫浩再进行任何正式的教导,但这并不妨碍金发男孩用属于自己的特殊方法来学到他想要学习的东西。
比如有时候宫浩会在兰斯洛特的面前卖弄自己那一点小小的进步,他会对着兰斯洛特喊:“哦,大人,你看,我能劈断这棵小树了。”
然后他就会看到兰斯洛特那鄙夷不屑的眼神,接着用藐视的口气告诉他,劈断一棵小树实在不是什么值得自豪的事情。而且他在发力时不应该仅仅使用手臂的力量,而应该学会使用身体的力量去加重手部力量。斗气的运转不应该局限于某个部位,应该根据施力的变化进行全身性的分配,而不同的分配比例就会出现不同的效果。
于是,一向聪明的修伊格莱尔就会不失时机地笨起来,仿佛兰斯洛特怎么说他都听不懂。非要兰斯洛特说个详细甚至还要做些演示才能明白。他开始了解力量的调控同样属于技巧的一种。如何协调全身与四肢的力量,如何分配力量,如何变化力量。
等到解说过后,兰斯洛特又会后悔,好象自己说得太多了些。
不过说都已经说了,总不能让这小子再忘记吧?杀了他?那肯定不行。有这小家伙在身边,自己还真省了不少力气。就不说他每天给自己下厨做菜了,就是出去行猎,也能伺候得自己舒舒服服。他总会在兰斯洛特战斗过后,第一时间为兰斯洛特擦试沾染鲜血的盔甲,为他铺上华丽的地毯,避免他休息时坐在草地上,又或者为他摘下某颗好吃的果子。
丛林中的果子有很多是不能食用的,但也有味美甘甜的珍稀果实。兰斯洛特不知道其中的区别,不会轻易动用,已经阅遍藏书馆全书的宫浩却尽皆清楚。
他对周围环境的观察也很细腻,兰斯洛特有时会在遮天蔽日,雾气弥漫的丛林中迷失方向,小家伙却总可以找到路。
兰斯洛特觉得自从有了这个小家伙跟随自己一起出去行猎之后,他的工作都变得轻松多了。
这使他对宫浩的斗气学习便睁只眼闭着眼。
当然,为了从兰斯洛特那里掏到自己想要知道的东西,方法可不是只有献丑一种。
有时他们会在行猎的过程中遇到一些麻烦。
有一次兰斯洛特正在捕捉一只六级魔兽,宫浩则在后面仔细观察和学习这个家伙的动作。没想到身侧却出现了一只血猿。这是一种二级魔兽,战斗力到是一般,就是力气极大。
大概是对这两个长期出入丛林的人有所了解,血猿知道那个挥舞着长剑的家伙的厉害,所以就想对宫浩下手。
它刚一出现,就大吼着向宫浩扑来。宫浩本可以选择立刻使用突刺的能力逃脱攻击,但心念转动间,硬是放弃了躲避,被血猿一巴掌打飞。
这一巴掌下去,如果不是兰斯洛特及时来救,只怕宫浩再也别想活着站起来了。
事后,兰斯洛特认为这个小子太弱了,弱得简直没边了,连一只二级魔兽的偷袭都躲不过。
于是他决定,再教这小子一些东西,反正以他现在的身手,再提升十倍也不可能逃离炼狱岛。再说除非他发现岛上的秘密,否则也没必要逃离。
“我想我必须告诉你一些关于武士在战斗时应该注意的事项。一直以来,人们的思维都有一个误区,就是魔法师是智慧的象征,武者则只会使用蛮力。其实这是个大错特错的看法。事实上要想成为一个出色的武士就必须具备冷静和智慧这两种品质。要知道斗气的成长与运用仅仅只是武士能力的一个基础,战斗的技巧才是将这基础发挥出来的关键。这些技巧,全部都是无数先辈们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经验,是智慧的结晶。相比那些华丽而盛大的魔法,武士们才是真正用脑子去战斗的人。否则对上强大的敌人只知道冲上去,那等于是找死。”
“首先,要成为一个出色的武士,你必须了解你自己。你必须知道你能够做到什么,不能够做到什么。当威胁来临时,一个你能熟练使用的解决手段远比那些强大的但你却还不够熟练的手段要有意义得多。战斗中不允许有任何生涩的技巧,那会将你致于死地。”
“其次,你要了解你的对手。你必须知道你的对手是什么,然后才能做出针对性的选择。在丛林里,我们面对的是魔兽。而魔兽其实是最好对付的。要知道人类的强大不在于自身的力量,而在于我们能够总结经验,用各种手段来弥补不足,使我们进步,这正是我们区别于魔兽的最大不同,我们能够使用工具,会通过各种训练强化自己,发明各种有利于自己的武器,制造陷阱,甚至团结作战。但是魔兽不同。它们大多数都是依靠本能来行动,不管有多么强大,它们都是在凭借本能行事,它们不会用脑子来战斗,而且有着固定的习惯。即使它们明白这一点,它们也无法改变。它们的智慧更不足以让它们在战斗中使用各种技巧。”
“比如这只血猿,它在攻击敌人时,总会习惯性的大吼一声。这是它的习惯,也是大部分猿猴类魔兽和虎豹类魔兽的攻击习惯。如果他对你吼叫,那就意味着它要对你发动攻击了。如果它弯下腰半蹲在地上,那意味着它将腾空跃起,如果它的肩膀后缩,那就意味着它要出拳重击。即使血猿知道自己的这些习惯,它也不可能去改变这些。所以只要我们掌握了它的这些习惯,很轻易就有了对应的解决之道。”
“告诉我格莱尔,刚才这只猴子在进攻你时,它是怎么做的?”
宫浩立刻回答:“它蹲下了,然后收肩。”
“对,这就说明它要跳过来打你,那么你该怎么做?”
“我该在它跳起的同时就向旁边闪避,那样它就无法攻击到我。”
“但是你没有做到。”
“我被吓坏了大人。"
“冷静是在战斗中生存的最重要因素,高强度的训练只能让你熟练技巧,但是战斗中的冷静则可以让你避免犯错误。学不会冷静,在危险来临时你就只有死亡一途。”
“是的大人。”宫浩笑得很愉快,能够在那只血猿袭击时立刻放弃抵抗用以来换取兰斯洛特的教导,这可不仅仅是冷静就能够做到的。
“那么我现在告诉你第三点。在你了解了自己的能力,并掌握了对方的习性之后,你还要做一件事,就是反击。武士永远不会忘记应该如何反击。即使是再最困难的情况下,也不要忘记反击。因为没有反击,你就永远只能被对手压制着打。”
“我明白了,大人。”
“很好,记住我们是人类。人类的最大特点就是即使碰上再强大的生物,也总能找克制它们的办法。这是我们成为万灵之首的重要原因。人类的敌人……永远只有人类。”
人类的敌人,永远只有人类。宫浩品味着兰斯洛特送给他的这句话,看得出来,这位天空武士也曾经有过一段辛酸的过去。或许那正是他在炼狱岛上一守二十年的原因。
“好了,现在我再跟你说说战斗中有哪些技巧是你必须要熟练掌握的,有很多东西或许看起来并不华丽,但却非常重要。比如一个小小的侧身移动,这里面的学问就很多。记住,当你的对手挥舞右拳向你打来时,你一定要向他的右侧移动,对,就是向他的手臂外缘移动,因为那里是他的攻击死角,没有人能用自己的右手正面击中自己的右方向,毕竟胳膊肘总是往里拐的,除非是一些反关节生物。如果他想要保持对你的攻击,他就必须先转移身体,保持正面对你,但这样一来他的速度就会慢下来,并且丧失一次进攻优势。这个时候你如果能做出凶狠反击,你就已经胜利在望了。而你最佳的攻击手段,就是利用侧身闪避的同时,重击他的右手关节处。然后你会发现,面对一只伸直的手臂,如果从它的外缘关节处对它进行敲击,你只需要很小的一点力量就能把它敲断……”
“面对一些喜欢扑跃的魔兽,向两侧闪避远不如主动欺身上前,从它的下部和后方发起攻击,但是这很危险,你必须能够清楚地把握到它的跳跃距离,在它腾空的一刻迅速行动。记住,战斗中最忌犹豫,本能的反应远比想清楚再出拳要有价值得多,而这就需要大量的丰富的实战经验……”
“当你遇到体型巨大的力量型对手时,单纯的闪避并不是办法,游击战术只是说说而已,因为你的对手完全可以用地上的石子对你进行远程攻击。最好的办法是立刻找到一处障碍物隐蔽。体型巨大者通常转动都不会太灵便,利用对方转身慢的优势,迅速发动突击,绕到他的身后对准关节处下手,但是不要试图去踢他的膝盖。因为如果你想对他的膝盖造成致命性打击,就必须面对着他然后迎面踢去,那么在你踢中他的同时也很可能会被对手反伤。可如果你从后方踢他的膝盖,你的对手就可以通过腿部的弯曲动作来减少伤害,所造成的杀伤力就会非常小,这就是前面所说的从关节外下手。所以如果你成功绕到了他的背后,脊椎就是你最好的攻击区域,你必须看准要害,一击命中……”
兰斯洛特开始喋喋不休。
宫浩觉得自己就象是在挤牙膏。
只要他愿意,就总能从兰斯洛特的嘴里挤出点什么来。
尽管每一次教导过修伊格莱尔之后,兰斯洛特都会嚷嚷着:“哦,我又说得太多了,下次别再想我教你什么。”
但事实上要从他的口中掏出些有关于斗气的使用和战斗的技巧及经验实在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而且随着宫浩在丛林中生存经验的提升,他发现自己已经可以与一些二级的魔兽正面抗衡了。根据兰斯洛特的说法,论实力,一个初级武士和一只一级魔兽的实力相差不大。但是真要打起来,魔兽是必败的。
原因就在于它们有着固定的攻击习性和浅薄的战斗智商,这使得人类总能把握对方的弱点进行攻击。只有一些七级以上的具备高智商的魔兽,才能在某种程度上与人类同级武士相抗衡。
因此对魔兽来说,七级以上和七级以下,有着绝对明显的差距。这种差距不是体现在战斗实力上,而就在它们的智慧体现上。
这一天,宫浩与一只二级魔兽搏斗,正苦战中,突然感觉身体内斗气增长竟然大幅度增加,随手一剑劈出,竟将那魔兽一剑劈成两半。
他心中又惊又喜,对着兰斯洛特大叫道:“大人,你看!”
只见他斗气流转,身体四周竟隐现出金属色的光泽。
兰斯洛特笑道:“恭喜你,你进阶了。从今天起,你就是一个真正的初级青铜武士了。”
在七级武士以下,一到三阶武士的级别分别为青铜武士,黑铁武士和白银武士。
四到六阶的武士则分别为金刚武士,铁血武士和烈焰武士。
因此前三阶武士也被称为基层武士或普通武士,中三阶则被称为战争武士,也就是在战争中起决定性巨大作用的武士。后三级便是自由武士了。星辰武士为准圣阶,因此也称为巅峰武士。象宫浩对兰斯洛特一口一个“身为巅峰武士的您”,那是纯属马屁。不过话说回来,九级天空武士,确实也应该属于巅峰级别了,只是峰头大小有所不同罢了。
在每一次武士晋阶之后,斗气会有一次大幅度的提升,并导致肌体强化效果出现,同时产生类似金属般的色泽。
此时宫浩身体表现出来的,便是斗气溢满全身的表现,因此兰斯洛特一眼便看出他进阶了。
于是从这天起,路上凡是碰到一些弱小的魔兽,统统由宫浩来负责扫平,兰斯洛特他老人家便不再动手。
或许是发现自己又再度轻松了许多的缘故吧,兰斯洛特觉得或许可以再教导修伊格莱尔更多一些东西,这样以后三级魔兽也不用自己出手了。
不过过不了多久,他又觉得或许可以把四级魔兽的清扫工作也交给他,如此自己就更加省力。
人的惰性培养永远是飞速增长的,在宫浩还没成长到那一步之前,兰斯洛特已经觉得,如果能够把七级以下的魔兽清理工作全部交给他,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
不过那意味着修伊格莱尔至少也得成为五级铁血武士。
这可有段日子呢。
兰斯洛特决定好好培养培养这个小子。
反正海因斯的城堡里有二百多个傀儡武士,又有自己在,这小子就算能耐再大,也不可能翻得出的自己手心。
不知不觉间,兰斯洛特距离当初自己教导宫浩时定下的“只教一点”的标准越来越远。
—————————————————
今天要捕捉的魔兽不多,宫浩和兰斯洛特早早回来。兰斯洛特自是隐居小屋,宫浩则还要回来忙着藏书馆记录和检查各区域仆役的工作状况。
看看时间还早,宫浩决定先去看看56号区域。
“嘿,红,你又在假扮你老婆了?”宫浩笑着对那只雄性炽焰鸟“红”说。
红仰天长嘶了一声,显然很不服气。
尽管炽焰鸟在人类看来一模一样,无论羽毛,毛色都无二致,但是宫浩还是找到了他们的一点区别。
当他们高兴的时候,红与绿都会抖起翅膀仰天长嘶,在这个时候观察它们的眼睛,就会发现雄性炽焰鸟的眼珠会微微泛红,而雌性则有些泛绿。所以宫浩就为他们取名红与绿。
除了观察眼睛外,更简单的办法就是观察它们的行为。绿比较爱干净,经常有事没事就清理自己的羽毛。红则性情暴戾许多,总喜欢待在笼子口。
他知道那里是他唯一能出去的道路。
而每当到了绿抽血的时候,红就会把妻子赶到笼口去,然后自己做出清理羽毛的样子……即使到现在,红依然希望能够骗过仆役们,还好这次仆役们换了魔法号牌。
不过对于宫浩,红与绿的态度要好许多。
可能知道是宫浩救了红的缘故吧,红从不对宫浩发脾气。
这刻看到宫浩过来,红对着宫浩叫了几声,看那意思,我又没露红眼珠,你怎么还能知道我是红呢?
没道理他还没看号牌就知道自己是红的啊。
宫浩打开笼门走了进去,摸摸守在笼口的绿的脑袋,对红说:“你是不知道你守在笼口的样子有多吓人。绿可没你这毛病,你装绿装得很象,可绿装你就装得就不象了。”
原来是这样啊,红晃了晃脑袋,仰天叫了几声。对于老婆的“不合作”,他也很无奈。如果当初埃杰能有这样敏锐的观察力,也就不会出现红差点死去的事情了。
“好了,今天该把绿放出去玩玩了,你需要我在这里陪你吗?”宫浩说着,关掉第一层魔法屏障,把绿送出了笼子。
一出笼,绿立刻展开双翅,盘旋着铁笼飞翔起来,发出了欢快的啼鸣。
每天放一只炽焰鸟出去散散心,这是宫浩的提议。
自从红健康归来后,安德鲁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做法。
他到不是出于仁慈。
炽焰鸟能够得到更多的自由机会,心情愉悦,身体康复能力就更出色,抽血也可以多抽点了。
红看着笼子外的绿恋恋不舍的样子,对着绿叫了几声,看来是催促妻子尽情地出去开心一番。如果可以,他或许会希望妻子永远都不要回来。
宫浩走到红的身边,轻轻抚摸着它的翅膀。
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动作,炽焰鸟可是九级魔兽,当初兰斯洛特一个人面对两只炽焰鸟,在二十多个傀儡武士和海因斯给他的那些炼金道具的帮助下才勉强打败它们,并擒获回来,代价是所有的傀儡武士全灭,听说还损失了某个高级傀儡。
魔法囚笼会禁锢住炽焰鸟的大部分力量,但即便如此,靠近它也是非常危险的一件事。除了拥有强大的火焰喷吐能力,它们的钢爪,铁翼,还有那长而锋利的尖喙,每一样都能置人于死地。仆役每次抽取炽焰鸟的血液,都要事先将它麻醉。大炼金师海因斯的麻醉药剂非常强力,对绝大部分魔兽都能起作用,反到是那只七级毒蟒,抗毒能力超强,麻醉对它无用,所以才需要兰斯洛特亲自动手,并教导宫浩斗气的修炼方法。
不过对于红的恐怖,宫浩可不担心,因为红不会对他下手。
他轻抚着红的光洁火羽轻轻说:“我知道其实你也想出去。你很想和自己的妻子一起在天空飞翔,自由自在,对吗?而不是象现在这样,每天只有在牢中才能相聚……”
“是的,红,我和你一样,也被困在这个岛上了。我也想要自由,想要出去。相信我,红,再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的遭遇了。因为我们根本就是同命相怜。”
宫浩轻轻地诉说着,也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能说一些自己的心里话。他不知道红能不能听懂,但他知道红一定可以感受到他心中的悲哀。
红垂下了他高傲的头颅。
元素鸟是大型鸟类,站在地上,几乎与宫浩等高,不过下一刻,它开始收缩自己的身体,口中不停地喷吐着火元素。
随着火元素能量的喷发,它的身体渐渐变小,就象是一只普通的小鸟,停留在了宫浩的肩头。
宫浩从口袋里掏出一些红最爱吃的火榛,任由红的尖喙在他的手心叨啄。
宫浩曾经在记录中看到过,有些魔兽可以自由控制自己身体的大小,这使它们可以更加自由的来去一些特殊区域。这种将身体放大或缩小的过程,其实通过能量的吸收与释放造成的。
尽管宫浩并不知道对炽焰鸟来说,在这个时候缩小身体有什么意义,但从它停留在自己肩头这个行为来看,他显然是在表达自己的友谊。
尽管红不会说话,但这并不妨碍他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情感。
这是对宫浩的肯定,也是对他曾经帮助自己,并且到现在还在尽最大努力让他们生活的快乐的谢意。
宫浩开心地笑了。
就在这时,芬克突然急匆匆地跑了过来。托宫浩成为仆役长的福,也托他那天对芬克的劝告,芬克幸运的一直留到了现在没有被带走。
一看芬克那急切的样子,宫浩知道,怕是又出什么事了。
果然,下一刻芬克大叫起来:“修伊,修伊,一艘船,有一艘船来了!”
“什么?”宫浩大吃一惊:“这不可能!自由号还没到送货的时间。”
“不是自由号,是别的船。”芬克大叫道:“安德鲁大人去港口了,他要我告诉你让你也过去。看样子好象是来了什么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