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七章 大人物
章节列表
第十七章 大人物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艾薇儿.斯特里克扬起她那高傲的头颅,完全是用俯视的眼光看着前来迎接的安德鲁。
由于她的个子矮小,她不得不站在一名仆从的背上。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华丽长裙,上面镶嵌满了各种宝石,拖曳在地上,就象在平地上掀起的波浪。头上还戴着美丽的花冠,手里则拿着一柄同样镶满宝石的权杖。
用权杖在仆人的背上顿了几下,艾薇尔高傲地说:“告诉我,为什么海因斯没有亲自过来迎接我?我想我该说:对他的无礼,我非常不满。”
单膝跪地的安德鲁陪着笑回答:“尊敬的公主殿下,我的导师正在忙碌于实验。他几乎从不见任何客人,因为有太多太多的事情在等着他,需要他。”
“哦,是么?我以为我的存在应该比他的见鬼实验要重要得多。”
“那是自然,但是导师他并不懂得如何接待公主殿下。”
对于这位年纪还只有十二岁,就已经趾高气扬到好象全天下的人都应该趴在她的脚下,对她鼎礼膜拜的小公主,安德鲁也不能不陪着小心说话。
据说小公主是皇帝陛下最宠爱的女儿,为了她,斯特里克六世甚至曾经绞杀过几位大臣,因为他们没有按照公主的意愿向她跪拜。
该死的,这个刁蛮的,任性的,自以为是的公主,她千里迢迢跑到炼狱岛来干什么?
小公主很快就给了他答案:
“好吧,宽宏大量的我可以原谅他的无礼,反正我也不是为了他而来的。我听说炼狱岛上有一片尚未被破坏的原始丛林。正好我很想领略一下丛林风光,所以我就来看看了。我还听说这里有很多大陆现在已经绝迹的魔兽,我想我也许可以带走一只做我的宠物。安德鲁,你最好快点带我去参观一下我渴望的丛林风景,然后给我挑选我中意的宠物,因为我不会在这里停留太长时间。死亡之海又脏又臭,我可不想在这里弄脏了我的裙子。”
该死!安德鲁暗骂起来,炼狱岛不是风景胜地,这里的魔兽也不是人畜无害,可以让人随便玩耍的宠物。难道斯特里克六世搞不清这里是什么状况吗?竟然任由他的女儿跑到这里来作威作福?
上天保佑,如果她看中了某只魔兽而坚持要带走的话,少了某种实验材料的供应还只是小事,弄伤了这位公主殿下才是大事。
见鬼,我该怎么办?
安德鲁愁眉苦脸的样子引起了公主殿下的不满。
“嘿,你没听见我在说什么吗?我已经原谅了你的无礼,你应该立刻跪下来亲吻我的靴子。”
华贵的地毯顷刻间铺展开来,小公主走下地毯。
她比安德鲁矮了整整大半截,却用高傲的眼光扬头看着安德鲁,很显然,这种身高比例不利于她俯视对方,所以她很不满意。
“是,尊敬的公主殿下。”安德鲁无奈地跪下,亲吻了一下艾薇儿那珍贵的水晶鞋。
“好了,现在我们去你的城堡,我要看看那里到底有什么好玩的。”
公主顿了顿权杖。
一边走,她一边说:“我想要一只能骑的魔兽。它必须可爱,漂亮,它的毛色应该是白的,是那种纯洁的如银子一般闪闪发光的白,这样才配得上我的皮肤,它的血统应该是高贵的,至少要是七级以上的魔兽,因为它的主人是最高贵的斯特里克公主。最重要的是它必须听从我的命令,但我并不希望它的体型太大,因为我并不确定什么时候我会搂着它睡觉。我听说有些魔兽能自由地变大变小,我想要一只那样的。比如说独角兽。”
安德鲁无奈道:“公主殿下,独角兽这类魔兽,在炼狱岛并不存在,而且它们也并不能自由的变化体型大小。”
“这是为什么?”
“因为这类行动能力很强的魔兽,并不喜欢狭小的空间。炼狱岛虽然不小,却也不算太大。由于周围是死海,不利于独角兽这类魔兽的迁徙式生存。而且独角兽并非元素生物,而能够变换体型的,一般都是元素生物。”
“也就是说你们没有了?”
“是的,殿下。”
“那你们有什么?”
安德鲁沉思了一下,谨慎回答:“能够满足殿下需要的,我想并不是很多。而且它们大多很凶猛。”
“在皇室的威严面前,所有强大的存在都应该臣服。”公主高傲无比地说。
该死的,这个没脑子的公主,难道你还想让一只魔兽也跪下来舔你的靴子吗?安德鲁彻底为这位公主的刁蛮,狂妄和那已经极度膨胀的自大情怀所打败。
他觉得也许该换个人来伺候这位公主殿下。
至少象跪下来舔靴子这种事,他不想再做第二次。
安德鲁的目光停留在了身侧的修伊格莱尔身上。
或许这个小子能够解决问题。
他总是能够解决问题。
想到这,安德鲁说:“尊敬的公主殿下,其实我也不清楚这里到底有没有适合您的需要存在。要知道炼狱岛的生态环境我并不熟悉,毕竟我的工作是管理仆役而非捕捉魔兽。至于这里的珍奇生物,我同样不是最了解的。或许我可以为您介绍一位真正的专家,他应该可以解决您的问题。”
“我可以考虑接受你的推荐。”艾薇儿想了想说:“但我不希望那是个老头子。”
“哦,事实上他的年纪比您大不了多少。”安德鲁带着谄媚的笑回答。
他向宫浩招了招手。
宫浩很无奈地走了过来,从安德鲁说要为这位小公主推荐某位专家时,他就知道这份工作怕是逃不了要落在自己身上了。
不过与之前他总是努力争取的那些工作相比,宫浩觉得眼前的这份工作恐怕是最无意义的。
带一位公主去丛林里转悠,并挑选她看中的魔兽?这绝不是什么美差,对他的计划恐怕也毫无帮助。
尤其是这位公主看起来并不是好脾气,她似乎在认为全天下的人都该对她拜倒。
艾薇儿用轻蔑的眼神看着宫浩:“这个金发小男孩就是你说的专家?他看上去象个洋娃娃,长得很漂亮。我到是不介意收他做我的贴身仆人。”
安德鲁立刻回答:“他叫修伊格莱尔,是这里的仆役长。对于炼狱岛的很多魔兽都非常了解。不过我想他并不适合做您的仆人?”
“为什么?”
“因为他卑贱的身份完全配不上您那高贵的血统。您知道,象斯特里克这样高贵的姓氏,即使是使用仆从,也不可能使用这种有着卑贱血统的人,否则那会玷污皇族的名誉。”
“那真是太可惜了。”艾薇儿看看眼前的宫浩,她歪着脑袋想了想,然后指指宫浩:“你,带我去看看,有什么可以让我喜欢的魔兽。”
“是的,殿下,这就按您的吩咐去办。”宫浩将手放在胸前鞠躬回答。
有那么一瞬间,他曾经想过是否要借助这位小公主的手来帮助自己逃离炼狱岛,但他最终放弃了这个打算。
从虎穴跳到狼窝固然不是什么好主意,换一个不明是非的主子,其糟糕程度之怕更有甚于身体里潜伏的危机。
他不敢想象要是成为这位公主的仆人是否会遭遇到如“嘿,修伊格莱尔,我还没见过魔兽是怎么吃人的,你跳进笼子里让它吃给我看看。”这样的局面。
看这位公主盛气凌人的样子,那并非是不可能的。
还是继续留在这里吧,至少那样他还有报仇的机会。
————————————————
尽管修伊格莱尔曾经在南威尔镇的哈登男爵家做过下人,但是一位落魄贵族的生活方式显然不能用来参考皇族的。
这位年仅十二岁的小公主出行一次排场之大,完全令宫浩感到震惊。
整艘船上带来了大约一百二十名仆役,全部是用来伺候小公主殿下的,据说由于这次是前往死亡之海,所以小公主殿下已经把她能带的人选删减又删减了。
而在这位公主殿下的护卫人员中,至少有两位红袍法师,四位黑袍法师及同等人数质量的高阶武士。
魔法师的分阶并不象武士那样分为十级。他们一共只有七级,以金紫红黑白蓝青灰八种颜色为区分,其中灰色的为学徒。
不同的职业分等各自都有所不同,比如魔兽的分阶也不是十个等级,而是十二个等级。这主要是由于人类对魔兽的认识也是随着时间的增长逐渐加深。当某种被评定为十级的魔兽最终证实并非是最强大的存在时,迫不得已就必须再向上增加级别数字。即使到现在,人们也不敢说是否还有什么新的更强大的超等级魔兽存在。
不管怎么说,小公主身边如此强力的守护力量,足以迅速抹平一个城市。
据说这同样是人员精简后的结果。
这也难怪,在这片陆地上,兰斯帝国正在迅速壮大着,他们的敌人却在逐渐走向衰败。
帕得里克.海因斯为帝国建立的魔偶军团正在按照皇帝的意志征服各地,据说前不久在一次战斗中,兰斯帝国再一次获得了大胜,击败了北大陆三大帝国中的佛朗克帝国,消灭了他们的一支精英兵团。佛朗克帝国被迫与乔治亚帝国联手,共抗这个不知从何时起拥有了数量如此众多的傀儡战士的兰斯帝国。
如今的兰斯帝国,正处于如日中天的上升阶段。
据说艾薇儿.斯特里克出生时,当时还只是小国的兰斯王国正在进行一场至关重要的决战。胜利的消息与小公主出生的消息同时送来,当时的斯特里克五世认为是小公主为国家带来了幸运。
他因此确立了自己的二儿子的继承人地位。
斯特里克六世托女儿的福上位,因此对这位小公主百般宠爱,这使得这位公主殿下的显赫随着帝国实力的强大做着同步的上升。
华丽的地毯几乎是从港口直接铺到城堡,这些在他人眼中名贵无比的艺术珍品,在公主看来仅仅是她用来防止自己沾染污浊的工具。
由于丛林中的道路并不好走,也不利于地毯的铺设,因此这位公主殿下的扈从武士,魔法师和仆人们几乎是一起出手,抢在公主上路之前就把从港口到城堡地段的所有树木砍伐一空。
宫浩惊愕地发现,这位公主殿下的手下几乎是在一刻钟之内,就在复杂难行的丛林中清理出一条通途,地面上铺以地毯,两边的树木上竟然还挂满了彩铃与绸缎,将一条丛林小道顷刻间变成了一条星光彩道。
不得不说,权力永远比任何魔法都更加神奇。
或者说,权力本身就是一种禁咒级的魔法。
那些所谓的魔法师超脱于权力之外的说法,在宫浩的眼中被彻底颠覆,他可是亲眼看到有好几位魔法师一起使用法术,就为了让地面变得平整一些,干净一些。
这也是他第一次见识到魔法师们使用法术,他们看起来确实强大极了,只是轻轻地念动咒语,就能达到一些非常特殊的效果。他甚至能感应到这些法师在使用魔法时身边元素波动的迹象与自己的元素感应非常相象。
只不过他们能够控制和使用元素,而自己却只能感应罢了。
宫浩不无恶意地想到,以这位公主殿下的行事风格看来,假如自己带着这位公主在整个丛林中走上一圈,那么估计整个炼狱岛丛林也将随之消失。
看起来这位公主的到来,将会让海因斯和安德鲁好好头疼一阵子了。
或许该想办法留她多住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