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十八章 朋友
章节列表
第十八章 朋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对于艾薇儿.斯特里克来说,这是她第一次有幸见到如此数量众多,品种各异,形态奇特的魔兽与魔植。
从进入城堡的那一刻起,她便看花了眼睛。
“哦,这只白色的小熊好可爱,它是什么?”
“一只极地冰熊,还是幼生期,必须把它关在有冰雪结界的魔法囚笼中才能生存,否则它会中暑的。”
“那么那只彩色的鹦鹉呢?”
“那不是鹦鹉,公主殿下,那是一只七彩鸟,能变幻很多色彩,它的天赋能力就是和自己栖身的环境隐形。它的实力并不强,但它的逃跑能力一流。海因斯大师运用它身上的色囊发明了一种模拟药剂,可以帮助人暂时与周围的环境融合起来。”
“那么那只大猫是什么?”
“实际上。。。那是一只黑斑豹,公主殿下。”
在面对新鲜事物时,宫浩发现这位公主殿下的表现其实和普通的女孩并没有什么区别。她一样会好奇,一样会兴高采烈,一样会沮丧。只要不是在身份贵贱这个问题上太过纠缠,那么她至少并不是一开始表现得那么可怕。
唯一的问题是,这位公主的身边永远跟随着一大群人。每当她试图做些什么时,就会有一批下人过来劝说:“公主殿下,以您高贵的身份实在不适合过于接近这种低劣的生物。”
宫浩开始明白是什么让这位公主殿下如此盛气凌人了。
传说中的那些公主,温柔,大方,就象笼中的金丝雀,总在渴望着放飞。
但事实上这些全都是放屁。
一百个公主里可能才会出现一个温柔的,而且是相对性的温柔。
她们出生的环境注定了她们在阿谀奉承中长大,她们受到的教育告诉她们,她们天生就比别人高贵。她们想要什么几乎是张手就来,天长日久,使她们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她们或许会有抱怨,但那来自于对人性天生的不知足。让她们放弃公主的高贵身份与下人去谈平易近人?得了吧,这种自降身份的事不会给自己带来任何好处。恰恰相反,会有一些下人趁机以为主子好欺。
艾薇儿公主显然就是在这种环境下长大的,她受到的教育就是时刻被人们提醒着她的高贵,让她以为她什么都可以得到,并且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当然,在绝大部分情况下的确如此,可在某些情况下就不同了。
比如现在。
那只总要被磨牙的剑齿兽引起了公主的注意。她高兴的大叫起来:“看哪,它好威风!快把它牵出来,我要骑它!我决定就用它来当我的坐骑!”
一位红袍大法师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公主殿下,这是一种非常凶猛的魔兽,我想它并不适合成为您的坐骑。而且它也不适合被放出来。”
公主瞪着眼看那大法师:“克洛斯,我不需要你来告诉我该喜欢什么又或者不该喜欢什么,更不需要你来质疑我的决定!”
人小口气不小,老气横秋!
大法师一脸地无奈。
剑齿兽被牵了出来,套上粗厚的铁链,几名高级武士死死压制住它,不让它有发威的机会。不过尽管如此,这只难得自由一回的剑齿兽还是发出了惊天的咆哮。
吼声震耳欲聋。
公主用权杖指着那只剑齿兽大叫:“我命令你跪下来,从此听我的指令,成为我的坐骑!”
唉,命令一只魔兽向自己下跪,这种荒谬的行为果然是这位小公主干得出来的事啊。
宫浩心中暗笑。
他开始理解为什么古今帝王总会做出一些常人所不能及的蠢事了。
比如那位世界著名的罗马帝王尼禄会下令焚烧自己的帝都罗马城,仅仅因为他想证实他有任意处置自己财产的权力。又比如罗马尼亚的大公格拉克拉曾经因为中亚商人没有向自己行脱帽礼而将他们的帽子全部钉在他们的脑袋上。
甚至有某位教宗命令大山向自己走来,某位皇帝命令海水退潮,某位大将更是对空中飞射的箭雨下令,命令它们不许飞射自己……
极度膨胀的权力,让人的精神也随之疯狂,他们以为自己可以命令一切,指挥一切,并陷入到一种精神上的不正常状态中。相比这种令人匪夷所思的命令,纣王的酒池肉林,幽王的烽火戏诸侯,不过是再正常不过的行为罢了。
至少后者只属于行为上的奢侈,而不属于精神上的疯狂。
看起来这位小公主也是如此,十二年的生长环境令她以为她可以指挥一切,包括魔兽,但是很显然,剑齿兽并不吃她那一套。
它向着这位公主殿下大声咆哮着,如果武士们敢松开铁链,相信它会毫不犹豫地将这位有着“高贵血统”的公主殿下撕成肉末。
不过看起来这位公主殿下受到的荼毒并不是太深。
因为下一刻,她竟然并没有发怒,而是惊奇地望着那只剑齿兽,然后问宫浩:“为什么它会拒绝我?”
哦,我的天啊……原来根本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姑娘。
宫浩发现,在这位公主殿下盛气凌人的背后,隐藏着的竟是深深的无知。不过从她被忤逆后并没有象自己想象的那样下令杀死这只剑齿兽,反而是问询自己为什么这一点来看,这个小姑娘的本性至少不是那种嗜血残杀的一类。
她只是本能的以为从没有任何生灵会拒绝自己,却还没有学会在被拒绝后用她的怒气来抹杀一切反抗者。当权力无用武之地时,小姑娘的好奇心反而占据了上风。
或许她还有药可救。宫浩想。
“事实上……公主殿下,我想世俗的权力对它并不起作用。毕竟对于魔兽而言,您的高贵根本不是它们的智慧所能够理解的。”宫浩小心的回答。
小公主开始皱起了眉头,她喃喃自语:“如果是这样的话。。。或许可以签订魔法契约。这样我想让它做什么它就得做什么了。”
“……事实上,公主殿下,我想就算是签订契约也没有作用。”宫浩不得不提醒这位公主。
“为什么?”公主很诧异。
“魔法契约的核心在于一旦签订之后,主人对于自己的魔兽就拥有了生杀权力,可以随时随地剥夺它的行动能力,包括它的生命。一旦主人死去,魔兽也会随之死去。但是这也意味着,这是一种强行的束缚,并不是让魔兽心甘情愿的顺从。历史并不缺乏由于主人虐待魔兽,从而导致魔兽发动突袭,与主人同归于尽的事例。契约有时候并不是一种安全保证,处理不好的话反而会给自己带来危险。由于签订了契约而丧失了警惕心,最终死在自己的契约兽利爪下的例子已经太多了。因此,魔兽契约的签订,通常是建立在双方已经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上,契约本身只是一个保障,而非一种手段。剑齿兽是一种非常骄傲的生物,它轻易不会低下自己的头颅任人趋使。如果您强行签订契约。。。公主殿下,那是对你生命安全的威胁……没人能保证剑齿兽会不会为了自由与荣耀而选择同归于尽的道路。”
宫浩的说话,不仅引起了艾薇儿的惊奇,甚至连旁听的几位法师都大感诧异。
那个叫克洛斯的红袍法师忍不住问道:“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宫浩立刻回答:“我在岛上的藏书馆工作,您知道那里有很多关于魔法的记录。尽管炼金师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魔法师,但一些必要的魔法理解还是很需要的。魔法契约是一种普通法术,有所记载并不稀奇。”
“原来如此。”克洛斯点了点头,他发现眼前的这个少年仆役似乎有些不简单。
“这么说,我就拿它没办法了?”她有些泄气。
“请不用担心,如果您只是偶而想骑一下的话,或许我可以帮忙。”宫浩道。
众人同时一惊。
只见宫浩走向那只剑齿兽,微笑着看它:“嘿,暴牙,你又不乖了。”
剑齿兽看看宫浩,口中发出几声低低的呼噜声,然后无奈地趴在了地上。
宫浩走了过去,用手抚摸着它厚大的脊背,那剑齿兽竟然不反抗。
宫浩抬头看着艾薇儿说:“暴牙的脾气不好,但不是一点智慧都没有。它的牙齿一直以来都是炼金师需要的重要材料,可是每天给它磨牙,它也会很不舒服。前段时间我为它找了一种药物,可以暂时中断它的传感能力,让它在磨牙时感觉不到什么难受。它很感谢我,所以对我比较友好。”
“原来是这样。那么说你可以骑它了?”
“不。”宫浩立刻摇头:“无论是对魔兽还是对人来说,自由都永远是最可贵的。如果现在放开它的话,那么它或许不会伤害我,但一定会立刻逃跑。”
“那真是太可惜了。”
“不过要是有铁链牵着它,让它知道自己无法逃跑的话,那么骑着它走上一段却应该是可以的。”宫浩笑着回答。
小公主的眼睛亮了起来:“那么你可以帮我骑上它吗?”
“是的,但那并不简单。”
几名法师同时叫了起来:“公主殿下,不可以啊。”
“闭嘴,你们真没用,还不如一个仆役呢。”
“可是那很危险。”
“正因为有危险才需要你们。如果只能处在安全的环境中,因为有危险就不去做的话,那还需要你们做什么?”
宫浩苦笑,这位小公主到还真会强词夺理。
这就是强权者的逻辑吗?随意,任性,自以为是,自己闯祸,后果则由属下承担。
不负责任是对他们行为的最好写照。
这下可好,所有愤怒的眼神现在全朝自己射了过来。如果小公主有个什么闪失的话,估计他们会把自己大卸八块。
不过宫浩却无所畏惧:“公主殿下,如果你真想骑上它,那么至少要做到几件事。”
“你说。”
“首先,请放下权杖,然后再换一身普通的衣服。您头上的花冠可以保留,但是鞋子也必须换掉。”
“为什么?”
“公主殿下,华丽的装饰对魔兽而言没有任何意义,恰恰相反,那些东西让您和它的距离疏远了。如果你想骑上它,就要向它表示你没有任何敌意。尽管世俗权力对魔兽并没有意义,但它可以从这方面看出来您的地位。当您去除了这些东西时,意味着您正在为它做出牺牲。您让它理解到您为它放弃了您的高贵,您的荣耀,还有您对它的指挥欲望。对魔兽来说,行动永远比语言更有说服力。”
“可是我并不打算为它放弃这些。”
“公主殿下,这只是暂时的。重要的是如果您想得到一些,有时就必须失去一些。”
“我从不失去任何东西,除非我不想要了。”
“但是对于魔兽来说,只有这样才能证明您的诚意。公主殿下,我想它从未见过有一位公主为它放弃高高在上的地位,与它平易相处。这能感动它。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呢?公主殿下,你会发现仅仅是换掉衣服不会对您造成任何损失。您的扈从也绝不会因此而敢对您有丝毫不敬。”
艾薇儿有些犹豫,不过她最终还是照做了。
小女孩天性的好奇心和不服输的心态战胜了后天培养的高傲,宫浩那出色的口才也同样达到了理想中的效果。不过她嘴里还是嘟囔道:“如果它不让我骑,我会让你受到严厉的惩罚。”
换上了普通服饰,不再手持权杖的公主,看上去要顺眼多了。
“那么接下来,请您慢慢走近它。记住,把呼吸放匀,不要生气,不要愤怒,在魔兽的世界里,血统没有高贵之分,没有上下之别,只有朋友与敌人。现在对它说……我是你的朋友。”
“我是你的朋友。”
“不是用嘴,而是要用心,用心去说。”
“我……是你的朋友。”小公主微微说道,她皱了下眉头:“格莱尔,朋友是什么?”
“一种可以和你平等论交的人,不是你的下人,不是你的奴隶,不必向你下跪,不必向你乞求。”
“这不可能,除了我的父亲,母亲,兄长,没有人能和公主平等。”
“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有朋友的美妙。”
“有朋友是一件很美妙的事吗?”
“是的,公主殿下,或许有一天,你会需要朋友。”
“那么就从现在开始吧。”
小公主艾薇儿闭上眼睛,喃喃自语:“我……是你的朋友。我不会对你高高在上,不会对你下任何命令。你和我平等论交,不必向我跪拜,不必乞求我的恩赐与怜悯,宽恕与同情。你……就是我的朋友……”
她面对着那只剑齿兽轻轻说话,全然没注意到剑齿兽的旁边还有一个“卑贱的仆役”。
宫浩就那样静静地望着这位小公主。
他觉得这位公主真得不是一无是处。
她只是太缺乏正确的教育了。
一旁的剑齿兽,眼中对艾薇儿的敌意已然渐渐消失。
在宫浩的搀扶下,艾薇儿轻轻坐上了剑齿兽的后背。
尽管一众高级武士和法师都谨慎小心,随时准备出手救公主,不过事实上,没有发生任何危险。
到底是艾薇儿的话语起了作用,还是宫浩的安抚在引导一切,没有人说得清楚。
不过这一刻,所有人都惊奇的发现,似乎就是那么一小会功夫,那个高傲的,令所有人都头疼的公主殿下,突然间变得温柔起来了。
她看上去开始象一个真正的小姑娘了。
天啊,这个仆役到底是什么人?他怎么能让公主变成这个样子的?
所有人都震惊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