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章 爱情鸟
章节列表
第二十章 爱情鸟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宁静幽暗的丛林里,一对少男少女坐在一棵老树下,互相说着话。
这个时候,没有公主与仆役的区别,没有上下尊卑之分,只有一对半大孩子在品味朋友的乐趣。
艾薇儿惊奇地发现,眼前的这个“低贱的仆役”,丝毫没有她的扈从那样阿谀奉承的毛病。当她放弃了她那高贵的身份后,她发现与人平等论交原来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因为她可以听到许多别人从来不会在她面前说的话。而眼前的这个年纪和她差不多大的男孩,原来懂得竟是这样多,以至于他的说话生动有趣,总能令自己开怀大笑。
哦,天啊,自己这辈子笑得都没今天一天多。
“蛇蜥可能是大陆唯一的左眼不知道右眼是什么的动物。它的眼睛经常是左右眼互相对看,然后好奇地打量对方。偶尔还会对碰,左眼撞右眼,看看到底谁更强大。”
“真有意思,还有呢?”
“至于血猿,它们可能是最接近人类的生物。它们群居,有着属于自己的部落和领袖。族长拥有很多的妃子。”
“就象我爸爸?”
“对,就象你爸爸。不过和你爸爸有所不同,血猿的部落族长必须经常接受部落里年轻力壮者的挑战。如果它失败了,它就必须让位,包括把它的那些妃子全部转让出去。”
“那是篡位,是谋逆,是造反!该把它全家处死!”小公主叉起了腰,气鼓鼓地说。
宫浩笑了:“你说得对,不过你要是再这样,我可就不敢说下去了。”
“好吧,我知道我可以命令你说,但就象你说的,作为朋友,我应该尊重你选择的权力。我发现偶尔退让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你继续讲,我喜欢听你讲那些魔兽的故事。”
“那么我就再跟你讲一个关于炽焰鸟的故事吧。”
“炽焰鸟的故事?”
宫浩就把前些日子发生在炽焰鸟身上的事讲述给艾薇儿听。
当听到那一对炽焰鸟为了伴侣而相互争着让仆役抽血时,并且有机会逃离也不愿逃离时,她有些呆了。
“我不明白,它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那是因为爱情。”
“我经常听人们说到爱情,可是爱情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总是无法理解?”小公主有些迷糊。
“恩……这个嘛……就是有一种感情,会让一对男女,在经过相见,认识的过程中,先是成了朋友。然后他们彼此喜欢和对方相处,舍不得分开……如果分开了,就会想念对方,想到睡不着觉。”
“天天这样吗?”
“这个嘛……至少可以维持很长一段时间吧。”
“那他们会结婚吗?”
“也许。”
“那一定是很美好的事。”小公主的语气充满憧憬。
“是的,艾薇儿。”
宫浩想了想,肯定了这位公主的猜想。
“真是一个动人的爱情故事,修伊格莱尔,我喜欢这个故事。对了,你能带我去看看它们吗?”
宫浩想了想,点头道:“当然可以。我们过会回去就能见到了。但是炽焰鸟并不喜欢陌生人,我可以只带你去,但是带得人多了,它们恐怕不会给我面子。”
“没问题,我让他们全部都不要跟着我。”
“还有,在称呼它们的时候,要用他和她这个字眼,而不要用它,只有在群体称呼时才可以使用它们这个词。这是一种尊重,因为它们是有智慧的。”
“好的。”
下午回到城堡,宫浩果然如约带着艾薇儿去看炽焰鸟了。
此时被放飞的那只炽焰鸟已经回来了,笼中的一对炽焰鸟彼此依偎,看上去甜蜜之极。
“天啊,它们真美。”小公主痴痴地说。
“是的,公主殿下。”回到城堡,宫浩不再称呼艾薇儿了。不过艾薇儿依然叫他修伊,这个称呼令所有扈从都大跌眼镜。
看起来一个小小的仆役正在征服着这位骄横得令所有人都头疼的公主。
“炽焰鸟和极冰鸟都是元素鸟类中的稀有品种,它们都非常忠贞于爱情,所以也有人叫它们爱情鸟。相传如果有只爱情鸟落在某人的肩膀上,那就意味着他会得到美好的爱情。那是来自爱情鸟的祝福,灵验无比。如果有一对爱情鸟在一段时间内分别落在了某对男女的肩膀上,那么这对男女将来就会产生美好的,至死不渝的爱情。但事实上这只是个传说,因为人们需要的只是元素鸟的鲜血,而非它的祝福。所以元素鸟类也不会愿意去祝福人类。”宫浩不无遗憾地说道。这是昨天红落在他肩膀上后,他特别去藏书馆里查到的一个传说。
不过宫浩本人并不相信这点,红当时应该是在表达他的友谊。
“你说它们和你是好朋友?”艾薇儿问宫浩:“那你能靠近它们吗?”
“当然,它们只接受我的靠近。”
“我想看看。”
宫浩笑着打开笼子,走进笼中。
红与绿果然亲热地张开双翼,将宫浩包了起来。
宫浩抚摸着红那细长的脖颈对艾薇儿笑道:“尽管它们是很凶猛的生物,但它们一样会对朋友友好。所以说不要相信契约,要相信心灵,那比任何契约都来得有意义和有作用。”
“你真棒!”小公主眼中闪烁出崇拜的目光。
天知道在那之前这位骄横任性的公主从未崇拜过任何人,包括那位帝国皇帝。如果让她的父亲斯特里克六世知道自己的女儿用如此的口吻去评价一个仆役,恐怕会被气得生生吐血。
“在魔兽的世界,真诚与友情比权力更有魅力,比契约更有约束力。所以我喜欢和它们打交道,它们也喜欢我。”
“我能象你那样靠近它们吗?”艾薇儿羡慕地问:“我想喂它们吃东西。”
说着,她从口袋中掏出一把零食,都是自己平时最爱吃的:“它们吃这个吗?”
“不,它们不吃,但它们会感受到你的好意,只要你不再下命令对它们说这是公主的赏赐,你们必须接受和感恩。”
“我不会再那样做了,我发现这比下命令要来得有趣得多。”小公主俏皮地回答,脸上竟还抹上了一丝害羞的红云。看起来她也已经意识到自己昨天命令剑齿兽向自己下跪的做法有多愚蠢。
她试图走进笼子,靠近那两只体型庞大的炽焰鸟。
没想到红与绿同时仰天长嘶了一声,羽毛倒竖而起,现出狰狞气势。
这可把小公主吓了一跳。
宫浩连忙抚慰两只炽焰鸟:“不要急,别害怕,有我在它们不会伤害你的。”
“可它们不想让我靠近。”小公主很委屈,眼泪已经开始在眼眶中打转了。
宫浩想了想,突然叫了起来:“我明白了,炽焰鸟可不是剑齿兽,它们比那大家伙可要高等得多,仅仅是示好并不能轻易打动它们。”
“那该怎么办?”
宫浩连忙走了过来,拉住公主的手,这个无礼的举动吓了她一跳,宫浩却将手指竖在嘴边轻轻嘘了一声:“不要叫,炽焰鸟是尊重爱情的生物,当我向你有所表示的时候,它们就会象尊重我那样尊重你。”
就这样,宫浩拉着小公主的手,轻轻向炽焰鸟走近。
这一次,红与绿果然没有象刚才那样威风凛凛,恰恰相反,它们用好奇的眼神审视着宫浩和小公主。
看得出来,它们正在猜测,这两个人是不是也是情侣?
“我能摸摸它们吗?”艾薇儿问宫浩,她看着红与绿的眼睛眨都不眨,心情又激动又紧张。
“你可以试试,但动作要放缓慢,如果它闪避,你就把手收回来,千万不要硬来。”
小公主将左手缓缓伸了出去,被宫浩捏着的右手却始终不动。
绿没有躲避。
艾薇儿碰到了绿。
她轻抚着绿的羽毛,口中发出喃喃的迷醉声:“真棒……这是我第一次和没有签订过契约的魔兽接触,而且它们是那样的美丽。”
看起来,绿对小公主的善意并没有拒绝。她好奇地用自己的长喙顶了顶小公主,逗得她咯咯直笑。
这让她的胆子也稍稍大了起来。
“我能让她变小吗?”她问宫浩。
“你可以试试。”
于是小公主对着绿说:“你叫绿是吗?是修伊给你取的名字?你能变得小一些吗?”
只见绿仰天长嘶一声。
她向着天空吐出一道凶猛的元素火焰,击打得魔法囚笼直晃,也吓得小公主有些脸色发白。
随着元素火焰的喷吐,绿的身躯果然变小了。
就象一只彩色斑斓的小鸟,绿轻轻飞翔在空中,在小公主的头顶盘旋数圈后,落在了小公主的肩膀上。
“哦,她停在我的肩膀上了,你说过,元素鸟也是爱情鸟。它们要是停留在谁的肩膀上,就会祝福谁获得美好的爱情!”
公主兴奋地叫了起来。
宫浩也呆住了。
那一刻,他想起了昨天上午,这位公主来到的同时红也停在了自己的肩膀上的事。
就是因为这件事,他才去查了书,而就是因为他查了书,他才说出了爱情鸟的传说,却也正是因为这个传说,导致了绿降落到了艾薇儿的肩膀上?一切就象是冥冥中牵好的线,将天南海北的一对男女牵在了一起。
我的天啊,这……这不会真得就是爱情鸟的祝福吧?传说不会是真得吧?
去和兰斯帝国皇帝的女儿发生爱情?
宫浩从未动过这样的念头。
他只是想借着在稍稍改变一下这位公主的性格的前提下,能得到公主的友情,这对他在炼狱岛的生存绝对有着非常重要的影响,顺便再完成一下自己得到傀儡武士控制权的计划。
但他做梦也没想到,红与绿竟会分别落在了自己和艾薇儿的肩头。
这太可笑了。这位公主又刁蛮又任性,我怎么可能会爱上她?宫浩忍不住想。
再说我要是能活着离开炼狱岛,那么或许我这辈子最想做的就是摧毁斯特里克家族的统治!
可是现在,炽焰鸟却在祝福我们的未来会发生些什么?
不,我到宁愿认为这是一个诅咒。
想到这,宫浩有些哆嗦。
红用俏皮的眼神望着宫浩,仿佛是在告诉他,这不是诅咒,而是必然会发生的事。
即使你不认为那是一个祝福,也可以看成是一个预言。
宫浩大汗淋漓,现在就是打死他也不敢说出红曾经停留在自己肩膀上这件事。
—————————————————
一连三天,艾薇儿和宫浩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丛林中度过的,少部分则陪着红与绿在笼子里玩耍。
不知不觉间,那个原本骄横成性的公主受到一个仆役的影响,正在渐渐改变自己。
这些日子,她变得不再那么骄横,连带着整个人都显得美丽起来。她本就很漂亮,不摆出那套公主威风时,的确是个讨人喜欢的可爱小姑娘。
尽管目前的改变依然细微,渺小,尚远不能和十二年的熏陶相比,但是宫浩知道自己可以影响她,诱导她,让她知道在她已知的生活中,还有一些她从未接触到的,可以追求的美好事物。让她知道那远比无止境的追求权力与高高在上更有意思。
他已经在她的心灵中,成功地埋下了一颗温柔的种子。
自从那次停留后,绿就再没有停在公主的肩头上,这让艾薇儿有些可惜。不过从宫浩那里,她学会了人不可能永远被满足,有时候要懂得欣赏可惜,品味失落。
尤其是……炽焰鸟的爱情祝福如果被反复进行,那她的未来才叫恐怖呢。
不管怎么说,这位原本骄横无比的小公主在被宫浩用尽手腕剥除她的高傲地位后,终于感受到了一丝属于平民的快乐。
她可以自由地在丛林中欢呼跳跃,大喊大叫,说着各种天真的话,不用受管家,侍卫还有家庭教师的阻挠,不会有人告诉她这个不可以,那个不可以。
所有的礼仪全部废弃,所有的烦恼尽皆抛除,在这里尽情的感受自然,与丛林融为一体,与魔兽共同呼吸,观看雾气升腾,如潮海变幻,身边还有一个不以下人自居而以朋友自居,可以教训教导她却又不让她反感的聪明漂亮的小男仆。
她感觉开心极了。
只是每次回来,都要弄得一身泥土,害得一众扈从们抱怨纷纷,对宫浩大为不满,认为这个小子简直是要把公主给带坏了。不过只要公主开心,那就比什么都重要。
但是再快乐的时光也有结束的那一天。
艾薇儿终究还是要回去了。
临走的时候,艾薇儿对宫浩有些恋恋不舍。
她突然想起宫浩说过的话:有一种感情,会让一对男女,在经历相见,认识的过程中,先是成了朋友。然后他们彼此喜欢和对方相处,舍不得分开……如果分开了,就会想念对方。
她不知道自己离开后会不会想念宫浩,但是可以肯定,她现在舍不得离开这个金发男孩。
“如果可以,我真想带你离开。”她说。
炼狱岛上的一切,都由斯特里克六世直接指挥,他的女儿可以在这里放纵自由,但却绝不可以干涉岛上的行为。
安德鲁或许还要对这位公主殿下委屈一些,海因斯可不怕她。
直到现在,他连出来见这位公主殿下一次的兴趣都没有。
“我不能跟你去,但是你可以再来啊。”宫浩微笑道。
“是的,我会再来的。”小公主很肯定地点头。
然后她看向安德鲁:“安德鲁,我很满意这次你给我的推荐,我也很喜欢修伊格莱尔。明年我一定还会再来炼狱岛,因为我还没有得到一只我想要的魔兽,而修伊已经答应帮我物色一只了。所以我希望明年还是由修伊格莱尔做我的向导。”
安德鲁恭敬地低下头:“多谢公主殿下的厚爱,只是明年您要再见到格莱尔……”
他有些犹豫。
艾薇儿不满地问:“有什么问题吗?”
安德鲁连忙道:“不,没有任何问题,公主殿下,我向您保证,这绝不是什么问题。”
“那就好。”
宫浩暗中捏紧了拳头。
他再不用担心三个月后的危机了。
临上船的时候,小公主突然做了一件令人瞠目结舌的决定。
她举起一把身边武士的长剑,用剑鞘拍打着宫浩的肩膀:“修伊格莱尔,从今天起,你就是我艾薇儿.斯特里克的朋友。我任命你为我的守护骑士。任何人如果敢对你不利,都是对帝国威严最大的挑衅!”
这或许是最荒唐的,最不具备法律效力的任命。在未满十六岁,没有举行过成人礼之前,即使身为公主,她也没有权力自行任命守护骑士。不过这并不妨碍这位公主提前决定谁是自己未来的守护者。
所有人都看得发呆,那个小子到底有什么魔力,竟然能让一向都骄横得连太阳都要向她跪拜的公主提前指定一个“下贱的仆役”为她的守护骑士?
甚至连安得鲁都不得不认为,再大的苦差到了格莱尔这个小子的手中,都能让他变成美差,这个小子实在是太天才了。
反到是宫浩,在望着龙船的离开后,喃喃说道:
“希望再看到你的时候,你不再是初见时的模样。”
转头离去。
五天后,自由号来到,送来十八名仆役。
西瑟被送走了。
尽管他工作勤勤恳恳,但他已经干满了一年。
从来没有人能在炼狱岛上工作超过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