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一章 秘密交易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一章 秘密交易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死亡之海依然是那样的死气沉沉,除了每个月一次的自由号,这里再无别人进出。
宫浩抱着双膝坐在炼狱岛的港口,眺望着远处飞翔的海鸟。
小公主离开已经三个月了。
自从艾薇儿走后,宫浩明显感觉到了周围人对自己的态度变化。
如果说以前大家看自己,可能还只是带着一些欣赏或佩服的眼光的话,那么现在大家看自己的眼神竟多少带了些敬畏。
是的,是敬畏,仆役们对他投来的是敬畏的目光,这是其他的仆役长从来没有享受过的,甚至连安德鲁对他说话也客气了起来。
在那之前,尽管宫浩的工作一直令安德鲁很满意,但他又何尝对宫浩说过如:“今天工作的情况如何?”“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修伊,你是我见过的最出色的仆役。”这样的话?
他不再称呼宫浩的姓,而是直接亲热的叫起了他的名字。
除此之外,安德鲁甚至还特别允许在没有事情的时候,他可以自由走动。
所以现在宫浩才可以如此轻松地坐在港口眺望远方。
在那之前他想来港口一次,甚至还要向西瑟请求做送货员。
短短一年时间,西瑟已经不在了,自己却成了这岛上最有权力的仆役。
可是那又如何?
最有力量的蚂蚁依然只是蚂蚁,最有权力的仆役也依然只是仆役。
安得鲁对他另眼相看是因为即使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他也从没有放弃过自己的职责,认真的做好每一件本分内的工作。可如果他敢用一个并不符合法律名分的“守护骑士”名义来公开偷懒,甚至对主人不敬,他完全相信海因斯会毫不犹豫地把他扔进死亡峡谷,就算是艾薇儿再愤怒,海因斯也不会害怕。
斯特里克六世或许会为自己的女儿杀死一批大臣,可绝不会为了一个仆役而干掉对帝国兴起重要非常的炼金大师。
所以宫浩一如既往地敬业。
他每天早晨要跟随兰斯洛特一起去捕猎,中午回来就在藏书馆里度过。如今一些学徒需要寻找数据时,宫浩甚至已经不需要去翻书,而是直接就可以告诉他们答案了。
到了下午,宫浩就负责检查各区域仆役的工作,提醒他们要注意的事项,安排好各自的职责,监督并记录所有人的工作表现。
到了傍晚,他便总是一个人来到港口,在这里看海,尽管那海,是如此的毫无生趣。
每到那个时候,他便会扪心自问,做为一个仆役,走到他这一步,是否已经就算到了顶峰?
答案是否。
可问题是要想在目前的基础上再进一步,同样是千难万难。
他希望自己能够突破仆役的身份,进入到炼狱岛的核心圈子里去。但是他的身份束缚着他,安德鲁即使对他再器重,也不会就此将他提为学徒。
一天是仆役,一生是仆役!
等级观念根深蒂固,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改变的。
芬克匆匆从城堡那边跑过来,来到港口,看到宫浩后大叫起来:“修伊,修伊!”
宫浩转回头:“出什么事了?”
“他们要带我走,还有五天自由号就要来了。他们说从来没有人能在炼狱岛干一年,所以我必须走了。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安德鲁不告诉我。可是我不想离开你。”
“安德鲁没说我走不走?”
“他说你不会走,因为小公主说了明年还要见到你,而且安德鲁对你很满意,他说你将是唯一的例外。”
说到这,芬克有些辛酸,他看着宫浩:“修伊,我不想离开你。这一年来你照顾了我很多……我知道。你上次说你不能没有我……其实……其实是我不能没有你。我知道你是故意那么说的。”
芬克的嗓音有些哽咽了,眼眶里闪现出泪花。
宫浩呆呆地看向芬克,一时间也有些茫然。
他曾经跟安德鲁提起过,希望能把芬克也留下来,可是安德鲁当时什么也没说。
那时候他就知道情况有些不妙。
果然,今天坏消息来了,芬克要被带走了。
继西瑟之后,又一个朋友即将离去。
可怜的芬克,他还不知道他将面临什么样的遭遇,他现在的眼泪,仅仅是因为舍不得朋友。
宫浩走过去轻轻搂过芬克:“芬克,我的朋友,你相信我吗?”
“我一直都相信你。”
“那么我现在要给你讲个故事,你一定要牢牢记住。”
“哦,好的。”
“这个故事很简单,有一群兔子,即将被猎人带走。猎人要把它们杀了吃掉。他总是杀一只,再吃一只……杀一只……再吃一只……”
“我不明白,修伊,这个故事一点也不好听。”
“听我说芬克,在那群兔子中,有一只很绝望。它要想办法逃跑。可它没有机会。你说它该怎么办?”
“反抗?”芬克问。
宫浩摇头道:“不,是等待。对那些兔子来说,尽管活着是一种煎熬,但只要它还活着,它就至少还有希望。”
“你是说……等待?难道不应该去抗争吗?”
“不,不是抗争。抗争会让猎人更加的用力,而兔子的力气不可能大过猎人。所以必须沉默,装死,等待,想尽办法活下去,然后直到某刻猎人麻痹大意时,突然逃跑。就算做不到这一点,也要把时间拖下去。做为一只待宰的兔子,如果你不能反抗,那么至少也要让自己最后一个进入油锅。记住,在没有进入油锅之前,就总有希望。”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芬克迷糊道。
宫浩叹了口气:“我舍不得你,芬克。记住我的故事,但是不要告诉任何人听。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危险,我是说如果……那么就算你无法躲避,至少也要学会拖延。”
“然后呢?”
“祷告。”宫浩回答。
—————————————
芬克一脸迷糊地回去了,他根本听不懂宫浩在说什么。
宫浩没法说得太明白,如果他告诉芬克,所有被领走的仆役全都是被杀死的结局,他会被吓坏的。芬克不可能骗过安德鲁的眼睛,他还太嫩了。
依旧是一个人坐在海边,宫浩痴痴地望着天际。
西瑟走了,芬克也要走了。一个又一个朋友即将离开他。
昨天是西瑟,今天是芬克,明天,或许就轮到自己了。
只要还是仆役,就无法摆脱这种命运!
或许是时候该主动出击了。
必须要突破仆役的身份这个枷锁,否则他永远都摆脱不了死亡的威胁!
而现在出手,成功的把握或许不大,但却还有机会救芬克一命。
思考良久,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站了起来。
他向城堡走去。
“安德鲁大人。”
“什么事,格莱尔?”安德鲁正在他自己的试验室里做一些炼金实验,看起来象是在调治某种药剂。他头也不抬道:“现在是我的工作时间,我记得我告诉过你不要在这个时候进来打扰我的。”
“我很抱歉大人,这是这个月的汇报记录,它们有些多,我以为提前拿给您会好一些。”
“放在那边的台子上,我会看的。”
“是,大人。”宫浩捧着那些文件记录走过去。转头看看安德鲁没有在意,他轻轻将一份报告放到了一叠旧记录中。如果不去翻那堆旧记录,无论如何是不会发现那份报告的。
做好了这件事,他离开炼金塔,向湖泊边走去。
这个时候,兰斯洛特正在湖边修炼。
“什么?你说从今天开始你希望进行为期一周的极限训练?”兰斯洛特很惊讶。
“是的大人,我希望能够进行为期一周的极限训练,我觉得我还是太弱了。”
兰斯洛特想了想,终于点点头:“好的,我可以帮你,不过你有那个时间吗?”
“我可以在晚上训练。”
“那你第二天起来只怕会没有精神的。”
“不会有问题的,大人,并不需要象上次那样的高强度。”
“那么好吧,随你的便。不过我要告诉你,仅仅七天,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我明白,兰斯洛特大人,但我还是希望能够接受您的训练。对我来说,能接受你的指导,哪怕是只多一天,都是一辈子的幸运。”
“你总是那么会说话,小家伙。”兰斯洛特笑道。
告别了兰斯洛特,宫浩回到城堡。
他先到各区域去转悠了一下。
九号区域,那只剑齿兽看到宫浩的到来,兴奋的摇起了尾巴。
“伯克。”宫浩说:“暴牙看来很想我呢。”
“是的,仆役长。”新的仆役恭敬道。
“你出去一会,我想和暴牙单独说会话。你这里的事情,我帮你做了。”
“是。”
望着那名少年的离开,宫浩的眼神逐渐变得冷酷。
他把手伸向了魔法囚笼的能量供应晶石。
轻轻地,他重新换了一块即将能量耗尽的晶石上去。
走出9号区域,他向下一个区域走去,那里也有几只相当凶猛的大型魔兽。
如法炮制。
——————————————
五天后。
芬克被带走了,自由号则来了。
自由号的主要工作就是为炼狱岛输送各种炼制大型傀儡需要的矿石,一些岛上不出产的特殊材料以及仆役。同时每个月从这里带走海因斯的炼金作品。
这一年来,尽管宫浩已经成为仆役长,不过宫浩依然坚持每个月的这个时候亲自前去港口送货。
船上的守卫对岛上的那些炼金产品很感兴趣,要知道有许多产品正是武士能用到的,但它们都只属于国家。在炼狱岛,哪怕一片树叶,他们也不能轻易拥有,除非是有一位少年仆役偷偷为他们供应。
而对宫浩来说,守卫同样可以给他一些别人无法给他的帮助。
将货物送上了船,几名守卫和宫浩打了个眼色,其中一人大笑着道:“嘿,修伊,很高兴又见到你了。说起来你在这也干了有一年了吧?”
“是的,贝利,不过安得鲁大人看起来对我很满意,希望我继续干下去。”宫浩回答。他如今已经不用再称呼这几名守卫大人了。
那名叫贝利的守卫大笑道:“那可真是太好了。你干得真棒,修伊。我猜这和小公主有关对吗?我听说她可是封你做她的守护骑士来着。”
“也许是吧,但我更希望是因为我本人的辛勤工作。”
贝利好象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道:“哦,我想起来了,我在船舱里有一瓶酒,为了祝贺我们可爱的小朋友在炼狱岛上工作了一年,并且即将打破惯例继续工作下去,也许我们该庆祝一下。有兴趣喝一杯吗?修伊。”
“不喝太多的话就没有问题。”
“那就跟我来吧。”
两个人一说一唱,贝利向着几名同伴打了个颜色,然后带着宫浩向船舱走去。
路上,贝利小声道:“东西带来了吗?”
宫浩一笑:“当然,我要的东西呢?”
贝利把下巴一抬,指着船舱:“就在那里。”
小心地箱子中取出一小块如红色玛瑙般晶莹剔透的东西,贝利鬼鬼祟祟道:“这东西可不好搞,我说修伊,这一次我们可是为你冒了大风险的。”
“风险越大,回报越大,要知道这些东西的最终用途可是要回归到你们身上去的。”宫浩笑道:“真正冒风险的是我,为你们做事却什么好处都没有,还要冒着被安德鲁大人发现的危险。”
贝利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试图从口袋里翻找些什么,却被宫浩阻止住了:“贝利,你知道在炼狱岛,金钱是没有意义的。不要用钱来作为对我的感谢,好吗?”
贝利连忙点头:“好的修伊,对于你的帮助我们真是感谢极了。事实上我们也只是穷武士,也没多少钱,如果不靠这东西赚点小钱的话,我恐怕连我的那八个老婆十二个孩子都快养不起了。哦,知道吗?修伊,千万不要娶太多老婆,因为那不仅仅意味着你要养活八个女人和一堆孩子,还要附带着在养活八个丈母娘……后者才是最可怕的,她们有着可以吞下一座山的胃口。”
宫浩撇撇嘴笑了起来。
这就是穷武士和他们口中的一点小钱?
能够进入炼狱岛执行秘密任务的哪个不是身家丰厚的高级武士?炼狱岛上出来的东西又有哪一样不是价值连城?哪怕只是一些材料都可以卖出好价钱。
只是再多的钱也无法满足他们那的贪婪罢了。
这帮贪得无厌的恶棍。
自从第一次的交易之后,守卫们的胆子就越来越大了。从普通的能源晶石,到一些稀有的材料,他们什么都敢向岛上带。当然,带来的东西越好,宫浩的回赠也就越大。
而这一次,他们带来的是相当值钱的东西。
从怀里掏出几瓶药剂和一个小盒子,宫浩说:“我给自己身上弄了很多伤,才换来的治疗药剂。你们该明白为此我吃了多大苦头。还有一瓶魔力恢复药剂,那更是费了我很大的劲,我让安德鲁误以为他自己打碎了一瓶。至于这瓶毒药,可是用斑花毒蟒的毒液炼制成的,你该知道提取它的毒液有多危险,而且我还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至于盒子里的材料也是好不容易瞒过安德鲁的眼睛偷剩下来的。”
“真是太感谢你了。”贝利激动无比地接过那几瓶药水。
这些药和材料随便哪一种都能在地下黑市卖上好价钱,最值钱的就是魔力恢复药剂,有价无市。至于治疗药剂同样价格不菲,就是留给自己用也有着救命的效果。
这个金发小男孩真是太能干了!
“这是下次我需要的东西。看看能搞来吗?”宫浩递给贝利一张清单。
贝利看了看,随即撕碎:“没有问题。”他说。
“谢谢,另外还要请你帮我个小忙。”
“是什么事?”
“是关于海因斯大师以及三位大人的。”宫浩小心地凑到贝利耳边轻声说道:“我想了解一下关于他们家人方面的事。”
“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让我更容易拍他们的马屁,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建立和大人们之间的交情,这样如果……我是说如果有哪天我不小心犯了什么错误,大人们也可以原谅我。你知道,我只是想做得更好一些,活得更开心一些。我是说,万一我们之间的一些事被他们发现了,那么也许……我可以让他们睁只眼闭只眼。”
“的确有这个必要,不过那需要时间来搜集。”
“我等得起,不过最好每个月都有,我要最新情况。”
“你还真是谨慎啊,修伊。”
“那是成功的必要保证。”
“那么,下个月再见。”
“下个月见。”
宫浩走时,随口问了一句:“贝利,你不会说出这种事的对吗?”
“这可是掉脑袋的事,谁敢说?”贝利立刻道。
“没错,这可是要掉脑袋的大事。”宫浩玩味的说了一句,露出得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