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二章 准备工作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二章 准备工作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拿着贝利给他的那个奇特的物品,宫浩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他开始收拾东西。
万一计划失败,他将立刻跑路,尽管在这种情况下跑路,成功的可能性太低太低。
能携带的东西并不多,在这个城堡里本来就没有太多属于他的东西。
或者……还有一样?
宫浩的目光停留在了被他转移到自己屋子里的花盆上。
花盆上种着一株普通的植物,谁也不知道在那土壤之中,有一只蛹正在慢慢地积聚力量。
算算这东西化蛹已经有半年了,却始终未见动静。
宫浩决定把这奇怪的蛹也一起带走。
他实在很想知道经历过两种蛰伏状态的魔兽到底会是怎样的强大。
将那蛹取出来,宫浩用布包好,小心地放在身上,他甚至能感受到那蛹内传来的温暖,里面有生命在蠕动。
感觉就象有只毛毛虫在胸口爬来爬去。
做好这一切,宫浩向湖泊走去。
“兰斯洛特大人,有没有兴趣试一下我新发明的菜式?”
“格莱尔小子,你总是能给我带来惊喜。”兰斯洛特笑道。
“不过这种菜需要用到一些特殊的材料,做成后的味道美妙无比,但是却有一些不太好的后果。”
“什么后果?不会是有毒吧?”
“当然不是,大人,只是会有些轻微的头晕而已。因为它需要用醉熏草的汁液做调味料。”
“就是那种可以替代香草酱的香料?”
“是的。”
“我听说你的小公主曾经用过一次,当天晚上她就醉倒了。”
“恩……大人,她不是我的小公主。”
“哇哦,脸红了?”兰斯洛特笑了起来:“好吧,我正想尝尝曾经醉倒过一个小美人的香料到底是怎样的后劲十足呢。”
“也许会将您彻底迷倒,从此醉心美食,放弃修炼,每天成为一个醉醺醺的酒鬼。”
“听起来真可怕,格莱尔,你有没有发现你最近对我的说话越来越不尊重了呢?”
宫浩嘿嘿笑了起来:“恰恰相反,我从未象现在这样尊重您。”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望着渐渐睡熟的兰斯洛特,宫浩心中一片平静。
他下的醉熏草汁液不多,但全部是经过浓缩的精华,即使以兰斯洛特的体质也无法抗拒这强烈的醉意,以至于他纳闷为什么这草的后劲如此强烈,只是一点点就能让他昏昏欲睡。
尽管他可以用斗气来强行抵抗这种程度的醉意,但对他来说,那是毫无必要的,而且也失去了食用醉熏草的意义。
对宫浩来说,要想药翻一位天空武士绝不是容易的事,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自愿醉倒。
走出木屋,宫浩向着城堡走去。
此时各区域的仆役已经纷纷回屋睡下,只有笼中的猛兽依然在懒洋洋地看着天空,渴盼着自由。
9号区域的剑齿兽可能是闻到了宫浩的气味,发出了低微的咆哮声。
宫浩连忙竖起手指:“嘘,暴牙,别出声。”
这个奇怪的动作令剑齿兽感到诧异。
宫浩对着这大家伙微微一笑:“我猜你一定很想重获自由对吗?”
剑齿兽盯着宫浩,眼神里充满莫名其妙。
这个金发小男孩今天到底搞什么鬼?它想不通。
“放心。”宫浩说:“你很快就会自由了。”
说着,宫浩来到那块被替换了的晶石前。
宫浩轻轻拿出一瓶药剂,滴了一滴在晶石上面,只见那晶石立刻放出了强烈的光芒,连带着整个魔法囚笼都随之晃动。
宫浩低声道:“这是魔力激发药剂,可以将人身体里所有的魔力潜能全部激发出来,代价就是事后极度虚弱。如果用在晶石上,就会在极短时间内将晶石能量消耗一空。暴牙,魔法囚笼的防御力量会因此大大增加,对你的桎梏力也会加强,这或许会让你有些不舒服。不过没关系,这只是暂时的。当晶石能量耗尽后。。。”
宫浩微微笑了起来:“你就自由了。”
他如是说。
说着,他向剑齿兽挥挥手,转身离去。
完成了在城堡内的准备工作,宫浩再不停留,迅速向山谷跑去。
这是他自进入炼狱岛以来,第二次试图进入山谷。
与上次相比,这一次的他准备更充足,实力也更强。
兰斯洛特并不知道,如今的宫浩,或许在斗气修为上有所不足,但是通过技巧的运用和辛勤的钻研,他的实力差不多已经可以逼近一个二级武士了。他现在明显可以感受到,体内的斗气隐隐有再度突破的迹象。
根据兰斯洛特的说法,艰苦的训练可以迅速将自己提升到初级武士,经历一定程度搏杀,也可以较快将自己提升到二级程度。但是从二级再往上走,就会变得非常困难。自己只用了一年便即将突破到二级,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比较快速的。这里面既有自身的努力,也有明师的指点,但恐怕还有几分天赋在内。
通向山谷的那十四条岔道的走法,他从未忘记。借着夜色的昏暗,在来到最后一个路口后,他运转斗气,轻松越过了那个声音陷阱。
魔法灯依然在闪烁,在进入山谷后,宫浩宁神静气,将自己隐匿于黑暗中,感受着风的气息。风之精灵将谷内惶恐的喊叫声送到了他的耳边。
————————————
“啊!”凄厉而痛苦的惨叫在谷中响起。
“大人!大人!饶命啊!”哭喊声此起彼伏。
芬克颤抖着身体几乎已经瘫软在地上,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遭遇这样的场面。
一个个同伴被带到这禁地山谷中,把他们全身的衣物全部扒光,然后全部捆绑在柱子上。他们就象是待宰的生猪,看着对方在自己对自己肆意下手。
一名学徒将一根根尖细的刺针扎进他们的身体,针的另一端则连着神秘的丝线。
皮耶的口中念动着神秘的咒语,丝线跳动着,在少年们的身上撕扯出一道道血路。几名学徒将早就准备好的魔法材料沿着皮肤上的伤口涂抹,绘画,在他们的身体上刻出一道道魔法纹路,最后组成了一个微型的魔法阵。
身体上的法阵图刻不时地发出诡异的光芒,那些有着特殊效用的材料在黑暗中闪现出绿幽幽的光芒。
这些材料有着各种特殊的效果,其中有一部分只要沾上人的皮肤,就会给人带来巨大的痛苦。少年仆役们根本无法承受这种苦痛,一个个发出凄厉的哭叫。
整个山谷在一瞬间被惨叫声覆盖,仿佛一片人间地狱。
几名学徒仔细地观察着各个少年身体图刻的表现,不时的用纸笔记录着阵图变化,最后再得出各自不同的结论。
随着材料的消耗殆尽,皮肤上被刻绘的法阵渐渐消失,第一步的试验到此结束。此时,少年仆役们已经被巨大的痛苦摧残得奄奄一息。
“皮耶大人,魔纹试验已经全部完成,这是刚才的记录。”
皮耶拿起记录看了一会,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很好,看来我们距离完成魔纹材料组合配方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导师一定会非常高兴。”
“那是,这可是不次于巨魔神的伟大发明。”一名学徒也得意回答。
被绑在木桩上的少年愤怒大骂:“皮耶,你这个恶魔!神灵会惩罚你们的!你会下地狱的!”
皮耶眉头一挑:“神灵?如果天上真得有神灵,那么他也绝不会干涉我们的行为。就象人类不会干涉蚂蚁的生活一样。就算是神灵真要处罚我,那也有兰斯帝国,斯特里克国王和我的导师顶着,要轮到我,总还差上一截呢。既然你这么希望我下地狱,那么在此之前,就让你先见识一下真正的地狱吧。”
说着,他左手轻轻一挥。
那名愤怒的少年被从木柱上解了下来。
他被放进比勒曾经待过的药池中。
随着药水沁入身体,那少年明显感觉到了身体内部的变化。
好象有什么东西在身体中蠕动。
他吓得大叫:“不!我的身体里有东西!有东西!”
皮耶嘿嘿笑道:“你不是在诅咒我下地狱么?你身体里的东西,可是真正的地狱生物呢。”
又是一串神秘咒语念出,只听那少年发出疯狂而痛苦的呼叫。
“磁啦!”
少年的胸膛突然自动开裂,一根尖利的手指从他胸中钻出,就象一把锋利的小刀,将这层薄薄的皮囊割穿,又象那潜伏在海底的凶鲨,只露出水面的背鳍。
然而仅是看到那一根手指,一股令人望而生寒的感觉便已油上心头。
随着刀锋般手指的出现,一个通体鲜血的侏儒从少年的身体里站了出来。
他个头矮小,长相十分丑陋,身高还不到二十公分,但是在他的手臂关节,腿部关节等处,各自伸出一块锋利的刀状骨,在魔法灯的照耀下显出森冷的黑黢黢的寒芒。他的手指锋利无比,就连他的背部也长着刀锋般的鳍,浑身上下几乎到处都是天生武器。
这是一个为战斗而生的怪物!
“啊!”那侏儒对场中的众人发出狰狞的吼叫,露出满嘴锋利的钢牙。看起来他并不喜欢这些将他制造出来的人,只是刚刚出生,多少还有些顾忌。
一名学徒小心地扔过去一块生肉,那侏儒一把抓住,大吃特吃起来。
就在他吃食的同时,一个魔法囚笼突然从天而降,将那侏儒困住。几名傀儡武士直接将那在愤怒的在笼子中又跳又吼的侏儒带了下去。
“我的天啊……那是什么怪物!”几名少年吓得纷纷大叫起来。
皮耶微笑道:“哦,我都说了,那是来自地狱的生物,风鸣大陆可并不特产他们。怎么样?威力还不错吧?只可惜刚出生时还不是很听话,需要好好**一番。”
然后,他说:“下一个。”
眼看着一个个同伴被皮耶和他指挥的学徒们开膛挖肚,取出身体里那可怕的生物,然后再桎梏住带走,芬克吓得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神啊,救救我吧!”他向着上苍祈祷。
宫浩告诉过他的那个故事,突然在脑中想起。
如果你不能做那只逃脱掌握的兔子,那么至少也要做最后一只下锅的兔子。
只有活着,才能期盼奇迹。
修伊,他一定知道了什么!
是的,他一定知道了什么!
他正在过来救我!
是的一定是这样!
芬克突然明白了过来。
修伊格莱尔显然有了计划,但是他并不知道等自己来到时芬克是不是还活着,所以他才会希望芬克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大人!大人!我有个请求!”芬克大叫起来:“看在我一年来从来没有犯过错,没有偷过懒的份上,我有个请求,请您一定要答应我!”
皮耶懒洋洋地道:“芬克,你是个好孩子。不过很可惜,你知道这是没有用的。”
“不,大人!我不是企求你放了我,我只是希望你能把我放在最后一个。好吗?大人,求求您了!”芬克大叫起来。
皮耶微微眯了下眼睛,想了想,他点头道:“我知道修伊格莱尔是你的好朋友,好吧看在他的份上,再看在你自己也比较努力的份上,我可以答应你这个请求。”
他转头对自己的学徒说:“先把其他人身体里的灵种搞定,最后一个是这小子。”
“是,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