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三章 真相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三章 真相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栖身于黑暗之中,想象着自己就是一块石头,呼吸随之变得悠长,平缓,渐渐趋无,甚至连心脏的跳动也随之减慢。
宫浩觉得就象是这黑暗中的一部分,寂静,无声,一个如阴影般的存在。
不仅是气息出现变化,甚至连他的肌肤也随之变幻。
原本进入青铜初阶之后,随着斗气的运转,他的皮肤会显出淡淡的青色。但这刻,青色逐渐消退,代之而起的皮肤颜色的加深。
如果是兰斯洛特在这里,一定会惊呼,因为那是他即将进入黑铁武士阶段的先兆。
仅仅是躲藏隐蔽,都能让自己进阶,这小子也的确是有些天才。
不过这主要是因为宫浩此刻的行为,正符合了顺势一道。
武士十阶,分别代表着十个层次。初层次就是强身,说白了就是让自己力气大一些。就好象打工仔中力气较大的,干活也多,自然比力气小的受欢迎。而进入第二阶段,就是顺势。所谓顺势,就是开始理解事物运行的规则,学会按照规则行事。就好象打工仔中一部分头脑灵活的人,开始懂得怎么按章程做事,这比卖死力气,显然要有前途得多。
将自己隐匿于黑暗之中,正是顺应于天地之道,宫浩惟恐被谷中人发现自己,所以屏息静气,正符合了这一阶段的要求。这一年来他做事都是兢兢业业,小心谨慎,对顺势一道,理解的实在是再透彻不过,因此才能在短短一年时间里,甚至经历的修炼时间都比别的武士少的情况下,都能如此快速地突破到二级,皆因此理。
正所谓事半功倍,掌握了好的方法,顺应了修炼心体要求之道,速度自然会快上许多。
不过此刻的宫浩可没有心思去为自己的进阶高兴。
因为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城堡突然惊声四起。
“皮耶大人!”一名学徒指着城堡叫道:“你看!”
山谷里的人纷纷将注意力转向谷外城堡,看得出来,城堡此刻好象正在承受着某种程度的攻击。
这在炼狱岛上二十年的历史中还是第一次发生。
风送来了皮耶焦急的话语:“你们几个,立刻跟我回城堡。尼尔,你留下来守在这里,我把指挥傀儡武士的符牌交给你。在我们回来之前,先不要做什么,守好这里就可以。”
“是,大人。”那个叫尼尔的学徒回答。
几名人影匆匆从宫浩的身边掠过,宫浩却并不急着现身。
声音陷阱那边连续发出五道声响,那是皮耶和四名学徒经过时引发的。
数目正确。
宫浩微微笑了笑,这才黑暗中现出形迹。
他就象是一个漫步的旅人,光明正大的行走在山谷中。
“修伊格莱尔?你怎么会在这里?”留守的尼尔惊叫起来。
“尼尔法师,很高兴见到您。”修伊一如既往地彬彬有礼。
“修伊,修伊!我在这里!”不远处芬克发出了大声的呼救:“你真得来了,你真得来救我了!”
“真令人遗憾。”尼尔无奈地摇头:“看来你发现了我们的秘密。”
“那并不难猜,对吗?尼尔法师。”
“说得太对了,格莱尔,你比我想象得要聪明得多,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继续装下去?”
宫浩的脸上泛出了好看的微笑:“我的好朋友在这里,我必须来救他。”
“这真是愚蠢的行为。聪明人总是会做出一些傻事来。看来城堡里的混乱也是你造成的了?”
“只是放出了几只魔兽而已,他们太渴望自由了。”
“果然都是你策划的。修伊格莱尔,你死定了。”尼尔充满自信地从身上掏出那块可以指挥傀儡武士的符牌。
宫浩望着那一地破碎的血肉,就在白天,这些少年还是他的工作伙伴,而现在,却已经失去了生机。
除了芬克,所有人都死了。
然后他抬起头,看着那学徒说:“不,尼尔,这一切都是你们策划的。”
———————————
黑暗的山谷里,一名学徒和一名仆役长对峙而立。
“修伊格莱尔,我必须得说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却也最愚蠢的仆役。”尼尔的口气充满惋惜,他晃了晃手中的符牌:“安得鲁很欣赏你,我们也喜欢你,你甚至还受到了那位小公主的保护。如果你就这样一直沉默下去,你本可以不用这么快就死的。但是你却偏偏迫不及待地站了出来,这使我不得不杀了你。就算是让公主伤心,恐怕也是没办法的事了。”
“但是早晚要死,对吗?”
“灵种已经种下,这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我们本打算让你成为最后一个被取出灵种的人。”
“说得好,就象是一群待宰的羔羊,主人的仁慈就是把其中产奶最多的一只放在最后一个杀死。”
“你该学会知足,格莱尔。”
“那么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尼尔一脸惊奇:“你问我为什么?这还用问吗?要知道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可都是最伟大的发明!你以为什么样的试验都能用人来进行吗?你错了!都是伟大的试验!每一个都代表着炼金术上最伟大的成就!你知道什么是魔纹锩刻吗?你知道灵种是什么吗?你统统不知道。想想用他们的血肉,灵魂和骨骼炼制出的血肉傀儡和亡灵傀儡吧,这些都只是试验的副产品而已,你能明白我们正在铸造辉煌吗?这是在为帝国做贡献!伟大的贡献!你竟然还问我为什么?这太可笑了。”
“所以就杀人?还都是些未成年人?”
“哦,别用这种大人的口气跟我说话,难道你就是成年人了吗?要知道灵种需要健康而富有活力的生命,而少年也的确比成人要容易管理得多。他们的牺牲是一种必需的贡献,能够成为帝国最强大的武器之一,他们该为此感到骄傲。”
“我到是不介意让你成为那些武器的一部分,希望你也能为此感到骄傲。”
尼尔嘿嘿笑了起来:“格莱尔,你还是没有弄清楚现状。你以为炼金师是好对付的吗?不,你错了。或许我该让你看看,即使是一个学徒,也不是一个仆役能轻易对付得了的。”
说着,他单手轻挥。
不远处几名傀儡武士大踏步走了过来。尼尔傲然道。
有傀儡武士在这里,尼尔有充分的理由相信自己可以搞定这个暗中搞破坏的小子。
“格莱尔,如果还有遗言,就赶快说吧。在皮耶大人回来之前,我希望能把一切事情都解决。”
“只是有几个小小的问题。”
“那么你运气不错,正好我的心情很好。”
“灵种到底是什么?我不相信炼金师能够创造出如此邪恶的生命。”
“那不是我们创造出来的,我们只是发现了它。那是我们来到炼狱岛之后的事了。我们无意中发现在炼狱岛的中央区域有一个异次元之门。”
“异次元之门?”
“没错。”尼尔嘿嘿笑道:“没有想到吧?炼狱岛上就有一个异次元之门,它通往深渊世界。那是一个可怕的世界,到处都充满了毁灭风暴。整个世界都是一片焦土,里面的生命全部都强大无比。灵种就是在异次元之门附近发现的。我们认为这种东西很可能就是来自深渊的魔物。它们冷酷,残忍,嗜杀,重要的是它们强大。不过它们只能通过寄生这种方式才能成长,正好血肉傀儡与亡灵傀儡同样需要鲜活的生命,而魔纹试验也只能在人体上进行,所以海因斯大师就亲自制订了这个计划。让帝国每个月都送一批少年仆役过来,我们通过饮食将魔种偷偷放进你们的身体里,让它们在你们的身体里生长,直到某天将它们取出来。要知道它们可是比血肉傀儡更强大的存在,它们一出生就拥有三级武士的实力,但重要的是它们可以修炼。”
“可以修炼?”宫浩心中一骇。
“没错,我都说过了它们不是我们创造的魔偶,而是深渊特有的生命。我们称它为魔灵,魔灵既然是智慧生命,当然就可以修炼。它们天性残暴,酷爱战斗,只要稍加培训就可以成为最出色的杀人机器。他们对斗气有着天生的抵御能力,擅长隐匿和近身攻击,速度奇快,是最好的刺客杀手。只要它们愿意,就算是星辰武士也无法察觉到它们的存在。”
斗气竟然无法搜寻到它们?擅长隐匿的刺客型战士。难怪自己用斗气内视却怎么也找不到灵种的存在了,原来它们天生就拥有这种天赋。
不过最重要的是,根据尼尔的说法,每一个灵种从诞生起就是三级武士,再加以训练之后,就会成为更加强大的存在。
一支拥有五到六阶武士实力的刺客部队……宫浩太清楚那意味着什么了。整个大陆甚至都还没有一个可以用六级以上的武士组成的大规模军队,而现在,兰斯帝国拥有了,且是拥有比普通同阶战士更强大的刺客战士。
难怪他们可以横扫一切!
“不过可惜。”尼尔摇头道:“灵种已经不多了。异次元之门的能量风暴太过强大,没有任何生命能够轻易进出那里。当初只是搜集到了那些散落在异次元之门附近的灵种,如果能够进入深渊,或许还会有更大的发现。”
“那么它们是怎么出现在门附近的?难道是自己过来的?”
“没人知道。这世界有太多奥秘需要人类自己去探索。对兰斯帝国而言,这些灵种就是神灵的恩赐,是让帝国强大的砝码。否则的话……格莱尔,你以为兰斯帝国仅凭一些普通的傀儡武士就能轻易打败周边的国家吗?不,是因为这里有更好的武器提供。”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们不让任何人在这里生活超过一年以上?”
“还用问吗?”尼尔耸肩大笑:“当然是不想让你们发现问题了。住在这里时间长了,总有人会怀疑。他们起初只是怀疑,但到后来就会行动。要知道在你之前并不是没有聪明人。所以安德鲁后来制订了规矩,不允许任何人在这里留太长时间,以避免无谓的损失。你是唯一的例外,修伊格莱尔,但是你将会是最后一个例外。在今天我杀死你之后,我相信无论是海因斯大师还是安德鲁大人,都不会再对任何仆役手下留情了。”
说着,尼尔挥动手中的令符:“我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那么现在,你可以和芬克那个小子去死了。真可惜,在今晚之前,我还是很喜欢你的。尤其是你帮助我脱离了那讨厌的书记员工作。不过现在,我只能杀了你。希望皮耶大人不会因此让我重回藏书馆,那地方无聊透了。”
“杀了他。”尼尔下令。
令他诧异的是,傀儡武士竟然没有动作。
“我说杀了他!”尼尔对身边的傀儡武士大吼起来。
“不用浪费力气了,他们根本不可能照你说得去做。”
尼尔霍然回头,怒视宫浩:“格莱尔,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你知道我不可能一点准备都没有就来的。”宫浩淡淡地回答,他走过去解开捆绑芬克的绳索。
刚被放下来,芬克就扑在他的怀里大哭起来:“哦天啊,太可怕了。他们是魔鬼!他们杀死了基普,鲍曼,菲舍,杀死了所有人!所有人都死了。”
“是的,所有人都死了,包括撒克,西瑟,很多很多人。所有被他们带走的人都死了。芬克,你现在明白为什么我要让你好好做事了吧?”
“你该早些告诉我的。”芬克泪眼汪汪地看着宫浩。
宫浩叹息:“你才十二岁,芬克,我不想让你过早经历这一切。对一个孩子来说,这还太残酷。”
尽管他自己的年纪也不大,但毕竟那只是修伊格莱尔的身体,对宫浩来说,他的心态已是成人。宫浩轻轻拍打了一下芬克的背部:“我不想让你知道,这样至少在你这一年里的生活中,不用象我这样,每天每夜都小心谨慎。对你来说,那将是很痛苦的折磨。我只是想保护好你。”
芬克搂着宫浩,一秒钟都不愿意撒手。
宫浩轻轻道:“好了芬克,别紧张,你抱得我都要喘不过气来了。既然刚才你都没死,那么现在你就更不会死。听我说,过一会我会带你离开这,在港口不远处的密林里,我在那里造了一个木筏。木筏很简陋,只能坐一个人。我还放了些水和食物。你可以去那里找到木筏子把它推下海,然后你就朝着一个方向拼命划。记住,只要你不放弃,你就总能找到陆地的。只要到了陆地,你就能活下来。”
那本来是宫浩给自己准备的,一旦安德鲁并不打算为他破例,那么木筏将会派上用场。不过现在没有必要留下来了。
“那么你呢?”
“放心,你没必要担心我。”
不远处的尼尔大叫起来:“格莱尔,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竟然无法控制那些傀儡武士了。
宫浩微微侧过头,看了一眼尼尔:“很奇怪对吗?我明明不是炼金师,为什么能让你无法控制傀儡武士?”
他轻轻推开芬克,向尼尔走去:“还记得小公主来的那次吗?我曾经有幸暂时得到过傀儡武士的指挥权。我的确不是炼金师,不知道傀儡武士如何炼制,也不知道那种指挥令符到底怎么做的。但这并不妨碍我研究它的构成。”
“该死的,原来你早有预谋!就知道不能给你们这些下贱的杂役任何机会!”尼尔疯狂的大吼起来:“可是我不明白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根本不懂炼金术,就算是给了你你也不可能破解它!就算是皮耶大人都做不到这一点!”
“没错,我的确没法破解它,可我何必一定要破解呢?”宫浩笑着反问:“我发现指挥符是用一种特殊的材料制成,这种材料我在书上看到过,它能够建立通过能量建立连接。再通过令符上的魔法阵来进行具体命令的传达。”
宫浩看着尼尔,眼中露出一丝笑意:“于是我意识到,除了采用仿制指挥令符,抢夺控制权,又或者直接毁掉傀儡武士等手段外,还有一些方法也可以达到目的。我选择了最简单的一种,通过某种拥有强烈能量的物品来干扰空间的能量波动,这样就可以直接中断令符与傀儡武士的连接。你的命令传达不出去,他们当然就不会动手。瞧,这并不困难,破坏永远比建设更容易,对吗?做出某个发明需要在种种方面做出努力,而要破坏某个发明,就只需要破坏其中的一点就够了。就好象一架结构紧密的机器,用重力去击打它未必管用,但是拧掉它的一个螺丝却能让它整个散架……尽管能量干扰这种方法并不是尽善尽美,比如只能在控制者的附近使用,不适合于战场上,更不适合于有准备的人,但就目前这种状况而言,已经足够了。”
他的左手微微一翻,亮出那如玛瑙般鲜红透亮的东西。
“瞧,这是我托自由号的朋友给我带来的一种很珍贵的矿石,血玛瑙,它就能够做到这一点。”
就在刚才尼尔唤来傀儡武士后,宫浩便用这东西放出了强烈的空间能量干扰。除非尼尔和傀儡武士都离开他一定距离,否则他无法指挥傀儡武士。
“我就知道不该对你破例,你真是个天才,格莱尔,连这么简单的方法都能想到。”尼尔赞叹道:“从未学过炼金术的你,竟然自己发明出了对付傀儡武士的方法。如果给你机会,你也许会成为最伟大的炼金师。”
“可惜你们不给,所以我就自己来拿了。”
尼尔一楞:“你想学炼金术?难道你不是想要救了芬克逃跑吗?”
“谁说……我的目的是逃跑?”
宫浩微微抬起头颅,眼中露出一片森冷杀意,下一刻,斗气已经充盈了他的全身。
“我的目的,是杀光你们。”他冷冷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