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四章 第三形态
章节列表
第二十四章 第三形态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炼金师是最强大的。
炼金师是最弱小的。
如果给予炼金师足够的时间,他们甚至可以打造出一支无敌的军团。
可是炼金师自身的实力却薄弱得和普通人没有太多区别。
离开了魔偶的支持,炼金师拥有的战斗力其实相当低下。
当宫浩说出杀光你们这句话时,尼尔的脸色变了。
他迅速从怀里掏出一根法杖,开始诵念咒语。
不过可惜,别说尼尔本身就不是专业的魔法师,就算他是,也不可能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和一名武士做肉搏。
距离是法师安身立命的根本,失去了距离,再强大的法师都会变得脆弱,又何况是普通的炼金学徒。
突刺发动。
宫浩双脚猛一蹬地,身形快如鬼魅般逼近尼尔,一拳将尼尔砸飞了出去。
这一手突刺是他自己研究出来的战斗技巧,就连兰斯洛特都不知道它的存在。虽然简单,但是凌厉。
兰斯洛特说得没错,武士的战斗方式,就是简单,一击必中!
宫浩大踏步走上去,踩住尼尔的胸口,转头对芬克说:“芬克,如果害怕的话,你就别看。”
“必须杀了他吗?”芬克惊恐地问。
“是的,必须杀了他。时间不多了,芬克,我杀了他后送你去港口。”
“你不和我一起走吗?”芬克问。
“不,我要留下来,我还有很多事要做。我说过的,我要杀光他们。”
“可是尼尔死了,他们会杀掉你的。”
“不,他们不会。”宫浩笑了笑:“因为他们会认为是你杀了他。芬克,你愿意做我的替罪羊吗?”
芬克呆呆地看着宫浩,咽了一下口水:“是的修伊,我愿意。没有你我已经死了。就算不是我杀的,他们也不会放过我,对吗?虽然我没有你那么聪明,可我也不是一点道理都不懂。”
宫浩温柔地摸了一下芬克的头:“是的芬克。好了,时间不多了,城堡里被我放出的魔兽并不多,也许皮耶他们很快就会回来。早点解决问题,早点逃命。”
脚下的尼尔却吃吃笑了出来。
他竟然还笑得出来?
“格莱尔,你真让我吃惊啊。虽然我知道兰斯洛特曾经教过你斗气,但看起来你练得比我想象得要强。”
“那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你们谁都没放在心上而已。在你们看来,武士永远不可能是炼金师的对手。”
尼尔嘿嘿冷笑道:“难道不是吗?武士再强大,也只是一个人而已,又怎么可能和伟大的炼金术相提并论?怎么可能和神秘莫测的法术相比?格莱尔,你太小看炼金师了,你真得以为……没有了傀儡武士,我就没有办法杀你了吗?”
宫浩的瞳孔瞬间放大,他正要用力,只觉得胸口间突然一股烦闷感瞬间蔓延全身。
尼尔猛然一脚踢中他的胸口,这一脚,以宫浩的反应竟然无法避开。
他发现自己已经完全无法控制身体,一股巨大的疼痛感正在从身体内部的某处地方传来,就好象……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是灵种?那个早先植入他身体中的灵种!
尼尔哈哈大笑着站起来:“没想到吧,格莱尔。灵种并不是只有一种唤醒的方式,还有一种更简单更直接的方式,就是用咒语直接催醒它!这个咒语并不难,我很轻松就可以完成。不过可惜的是,用这种方式唤醒的灵种,缺乏能量的供应,出生之后就只能是个弱体。不过没关系,只要能杀了你,损失一颗灵种算什么。”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肚子很疼?而且斗气也无法运用出来?那是因为灵种正在吸收你的生命,等到它成长之后,就会从你的肚子里钻出来。我甚至不需要动手,就可以把你干掉。”
尼尔一脸的杀气腾腾:“修伊格莱尔,你竟然还想杀我?你这混蛋!我要看着你凄惨的死去!”
“啊!”宫浩再忍受不住体内巨大的疼痛感,大声叫了出来。
他的身体里就好象有东西在啃食他的内脏,那个贪婪的,血腥的,恶毒的侏儒,正在苏醒过来,并准备通过吸食他的血肉成长。
他大叫起来:“芬克,杀了尼尔!”
芬克惊慌地看向尼尔。
尼尔迅速转头看向芬克:“哦,对了,还有你,芬克。我记得你的身体里也有一颗灵种。”说着,他把法杖指向了芬克。
“不!”芬克大叫起来。
尼尔冷冷道:“不想死的话就赶快跑,我可以给你一次逃跑的机会。”
芬克转头就跑。
“不,芬克别跑!他是在吓唬你,他不是真正的魔法师,他也未必有足够的法力!”宫浩急得大叫:“不要跑,没有我你会死的!你逃不出山谷的!”
芬克恍若未闻。
宫浩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尼尔冷冷地看着芬克逃往谷口,喃喃道:“你说得没错,修伊格莱尔,我暂时没有足够的法力再释放一次咒语了。刚才要是芬克扑过来,我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你那一脚,踢得好重。”
他痛的玩下腰,吐出了一口鲜血。
宫浩充满斗气力量的那一脚,踢得他浑身都象散了架一般,他也是勉强忍着疼痛才完成那个咒语的。
他连忙从怀里掏出一瓶药剂喝了一大口。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从谷口传来。
是芬克的声音。
“芬克……”宫浩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尼尔再一次吃吃笑了起来:“你在为他伤心吗?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伤心。你费尽心血救他,他却抛弃了你。我以为你该恨他才对。”
他一边笑一边咳血。
“我为什么要恨他?”宫浩却反问,强忍住身体内巨大的疼痛:“他还只是个孩子……他害怕那是正常的。任何人面对这种情况都会害怕。他不想自己的身体成为一只恶魔诞生的温床,他只是本能的在生与死之间选择了生。可惜,他太过害怕,以至于他忘记了没有徽章他根本不可能独自一人走出这山谷……”
宫浩并不痛恨芬克,他完全明白芬克不是有意要抛弃他。对芬克来说,今天他所经历的一切,足以让这个孩子吓得发疯。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如宫浩那样坚强的意志,事实上绝大多数人在这种情况下会选择逃跑,而不是主动去战斗。
只可惜,逃跑的人往往比战斗的人死得更快。
宫浩只觉得遗憾,他遗憾自己终究没能救出芬克来。
那已经是他在这里最后的朋友。
“那么你呢?你害怕吗?修伊格莱尔。”
“我?”宫浩笑着看尼尔,两个人此时都瘫软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
宫浩摇摇头:“我没什么可害怕的。就算是死,我也会拉着害我的人一起去死。”
说着,他突然抽出一把锋利的小刀,向着自己肚子一刀扎去。
“磁!”宫浩甚至能清晰听到自己身体中发出的凄厉尖叫声。
那是刚刚成形的灵种被他一刀刺穿肚皮,扎在身上,发出痛苦的尖叫。
“不!”尼尔大叫起来,他做梦也没想到宫浩竟然敢这么狠,对着自己下刀。
由于灵种可以抵抗斗气的搜寻,宫浩之前始终无法察觉到灵种的存在位置。但当尼尔用咒语激发了灵种生长之后,他立刻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中异物的存在,这已经不需要用到斗气。
在找到它存在的方位后,宫浩毫不犹豫地给了自己一刀。这一刀固然是让自己受到重创,不过最倒霉的还是那个刚刚开始成形的灵种。这一刀下去,对任何婴儿形式的存在都是相当致命的。
那东西在他的身体里拼命地嚎叫,蠕动,带动着大股的鲜血从伤口流出。
令人惊奇的是这些血液流出后,并没有向四处扩散,而是诡异无比地流向了宫浩身上带着的那个蛹中。
雪白的大蛹被血液浸泡着,发出了奇异的亮光。
“那是什么?”尼尔惊骇地问。他是率先发现宫浩身体的异状的。
宫浩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不过下一刻,那只蛹突然炸开,一道金色的光芒出现,在宫浩和尼尔看清楚那是什么东西之前,竟顺着宫浩肚子上的伤口钻了进去。
宫浩之觉得体内一阵翻江倒海,旋即又恢复平静。
该死!
宫浩的心头再吃一惊。
他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
那只蛹竟然还存在第三种蛰伏期形态。
而这种形态不是别的,竟也是寄生。
在经历了植物和化蛹两种状态之后,这个东西竟然还有第三种寄生状态,这实在令宫浩惊异莫名。在此之前他从未听说过有哪种强大的魔兽拥有三种状态的蛰伏期。就算是目前已知道的最顶级的十二级魔兽,也只有两种状态的蛰伏期。
而这刻,两种寄生生物同时在宫浩的身体展开了一场争夺温床的大战。
不过很显然,体内原先的灵种由于受到重创,绝不可能是新的寄居者的对手,所以只是一瞬间,那颗灵种就被消灭了。
在消灭了灵种之后,宫浩的体内终于恢复了安静,看起来他身体中新的房客也同样再度陷入了沉睡之中。
杀死了一个,又来一个,连宫浩都觉得这种事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令他感到庆幸的是,他能够从身体中感觉到一股能量的溢出。这股能量并无敌意,恰恰相反,它在修补自己先前被那灵种破坏的身体内部。
宫浩知道,这绝对是新房客在搬家之后做出的整理房间的行为。想必它也不希望自己的宿主早早死去。
不管怎么说,这样一来,自己到是暂时又可以活下来了。
—————————————
望着这一连串事故的发生,尼尔也有些呆了。
不过下一刻他还是大笑着站了起来。
“修伊格莱尔,你是一个很出色的对手。不过可惜,和一个炼金师作对,你注定了只有失败的下场。你瞧,只是一瓶恢复药剂,我就已经全愈了,而你呢?你还有什么?”
宫浩冷冷地看着他。
他的肚子被自己扎了一刀,虽然死不了,但是伤得也绝对不轻。
新房客只负责打扫了内部,对于住房外的风暴与威胁,却是不会考虑的。
或许就算考虑了也无能为力,毕竟它现在依然只是处在幼生期。对于同为幼体的魔物,它或许很强大,但对于其他成熟体而言,依然只是弱小的存在。
尼尔则继续道:“钻到你身体里的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看样子你发现了某个新物种?难道那是蛰伏期的某种魔兽么?真是太有趣了。我要把你交给皮耶大人,他一定会剖开你的身体好好研究一下那东西的。”
他说着,一把揪住宫浩的衣领:“你这个可恶的家伙,害得我们损失两颗灵种。你知道那是多大的损失吗?!”
宫浩嘿嘿冷笑:“我想,我还能做出更大的破坏。”尼尔一楞,宫浩凑到尼尔的耳边轻声说道:“你不该靠我那么近的,傻瓜,要知道就算我受了伤,我也还是一个武士,一个二级武士!”
他飞起一脚,再度将尼尔踢飞出去。
“噢!”尼尔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叫,这一脚再度将他重伤。
宫浩缓缓站了起来,此刻的他看上去可怕极了,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可怕的压迫感。
“现在,轮到我给你一次逃跑的机会了,尼尔。”他冷冷说。
尼尔再顾不得杀宫浩,拼命向谷外跑去,同时他大喊着:“修伊格莱尔,你死定了,我发誓你死定了!你受了伤,你逃不出炼狱岛的!我要把事情告诉海因斯大师,他会亲手杀死你的!”
“啊!!!”
随着最后一声惨叫,一切又重新归于寂静。
宫浩的脸上凝出一丝微笑。
他捧着肚子上的伤口步履蹒跚地来到谷口。
那里躺着两具尸体。
一具是芬克的,一具是尼尔的。
芬克的身体被傀儡武士的重剑穿透,而尼尔的头颅则飞离胸腔。
尼尔那睁大的双眼显然怎么也弄不明白,为什么傀儡武士会对自己下手。
来到芬克的尸体旁,宫浩蹲了下去,轻轻为他合上了双眼。
“芬克,我的朋友……”他心中泛起一阵酸涩。
尽管他用尽心机,最终却还是没能把芬克救出来。
这是他自进入炼狱岛以来,经历的最大一次挫折,也失去了自己在岛上最后一个朋友。
回到尼尔的身边,从尼尔的身上掏出那瓶治疗药剂,喝了几口后再放回去,宫浩喃喃道:“在逃跑之前,你应该先检查一下自己有没有丢了东西,蠢货。”。
左手一翻,那枚在刚才接触时摘自尼尔胸前的徽章落在了地上。
他向着小湖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