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五章 海因斯的决定
章节列表
第二十五章 海因斯的决定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宫浩拼命地向湖边赶去。
兰斯洛特还在沉睡中,宫浩掏出一小瓶清醒剂给他嗅了一下,然后立刻跑出木屋。
外面的木桩已经被他事先做了手脚,他大吼一声对着那木桩连续打出十多拳,直打得双拳血肉模糊,然后飞起一脚将木桩踢断。
这一连串的大动作害得他刚刚被治疗药剂愈合的伤口再度迸裂,他再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无力地瘫软在地上。
体内一股暖流突然溢出,迅速恢复着他的体力,看来又是那位新房客的杰作。
感应到新房客的作为,宫浩不得不想到,这位新房客在将来离开自己的身体时到底是采取如魔灵般的那种暴力破开方式,还是会采取温柔一些的方法不伤及自己?
恩,这的确是个问题。
有一件事可以确定,新房客不象灵种那样可以躲避斗气的内视,它比灵种更强大,但却不具备这种躲避斗气的力量。宫浩很轻松的就可以找到它所在的位置。
要不要再给自己肚子上来一刀把它挖出来呢?
宫浩想。
他立刻感觉到脑海中传来一股恐惧的意识,应该就是来自体内的新房客。
这家伙能感应到我的思想?它看样子害怕了,而且它在向我求饶?
好吧,如果你保证你不会捣蛋,保证不会在出生时伤害我,那我会考虑饶你一命。
出生?该死,我怎么会用这个词?老子不会要象女人一样怀胎十月吧?宫浩感觉有些悲哀。
要不用孵化这个词?不,我不是母鸡!我情愿怀胎!
脑海中传来雀跃的欣喜和善意的调笑两种情绪。
看起来交易达成了。
宫浩松了口气,唉,如果可以,谁愿意往自己肚子上捅刀啊?
“看起来你果然很用功,没有在我睡觉的时候偷懒。”耳边突然响起了兰斯洛特的声音。
“兰斯洛特大人,您醒了。”
宫浩勉力地爬起来,他头顶的汗水证实了他的确是消耗过剧。
兰斯洛特用治疗药剂为他恢复,宫浩只觉得生命力又再度恢复旺盛,连带着身体里的新房客都有着喘口大气的感觉。看样子它真得非常紧张自己。
没过一会,一名学徒从城堡里跑了过来:“修伊格莱尔,你果然在这里?城堡里出事了难道你没有看见吗?安德鲁大人正在到处找你。”
“我很抱歉,休斯法师。”宫浩一脸惊慌地站起来:“我刚才在修炼斗气没有注意到,我这就过去。”
此时,他又变回了那个曾经的修伊格莱尔了。
匆匆赶到城堡,所有的仆役都已经醒来。
安德鲁还有皮耶都在,甚至连海因斯也从塔中出来了。
整个城堡如今已经是一片狼籍,到处都是被魔兽摧毁的房舍,有几处魔植园被魔兽践踏啃食,毁坏严重,甚至有一些珍稀魔植就此死去。
望着这一切,宫浩有一种复仇的痛快感。
“损失清点出来了吗?”海因斯低沉着嗓音问。
安德鲁颤抖着回答:“正在清点,不过已经证实的损失有大约七十三株魔植,其中有十二种已经绝迹。我想我们只能使用替代材料了。另外还有一些成品材料也受到不同程度的破坏。”
“太可惜了。”海因斯惋惜地摇了摇头:“仅仅因为看守的疏忽,导致了几只魔兽的跑出,就出现了这样的状况。要知道有些东西根本没有别的材料可以替代,而就因为一两种材料的缺失,有些产品恐怕就再也无法制作出来。这个月要想正常交货怕是做不到了。”
安德鲁怒视赶来的宫浩:“格莱尔,看看你到底是怎么搞的?魔力晶石没有了能量导致囚笼失去了魔法屏障,有几只大型魔兽打碎笼子跑了出来,造成了多么重大的损失!为什么你不向我报告晶石的事?”
对于安德鲁的怒火,宫浩丝毫不感觉奇怪,这本就是他早就准备好的。而现在,他准备启动下一步计划了。
他不慌不忙道:“安德鲁大人,魔兽越狱的事情,我也是刚刚听说。至于晶石的事,我向您报告了的。”
“胡说!”安德鲁大叫:“你什么时候向我报告的?”
“安德鲁大人,我在五天前给您送过工作汇报,当时您正在做试验,我就把报告放在了您的台子上。”
“我看过那些汇报记录了,可是并没有任何关于晶石能量不足的报告。”
“大人,我可以用性命担保,我的确向您交过了报告,可能是您一时繁忙,没有看到吧。您知道,没有您的同意,我是无法得到能量晶石的。所以我一直在等待您的答复,但是您却一直没有给我答复。”
海因斯立刻道:“皮耶,去安德鲁的房间看看有没有那份报告。”
皮耶立刻离去。
没过一会,皮耶拿着报告出来了:“导师,的确有这份报告,上面说得很清楚,有哪些囚笼的晶石已经出现能量不足……如果安德鲁早些替换晶石,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
“唉。”海因斯叹了口气:“安德鲁,你失职了。”
安德鲁也没有想到情况会是这样,一时间目瞪口呆不知道说什么是好,还是宫浩连忙道:“海因斯大师,这些天安德鲁大人一直很忙碌,我想他可能是没有看到报告,而不是忽略了上面的内容。其实这还是我的错,我应该再提醒大人一次。但是您知道,我自己也有很多事在做,所以……我很抱歉,大师。”
“算了。”海因斯挥挥手:“我知道你是个好孩子,看来你和安德鲁的感情也不错。但不管怎么说,安德鲁你失职了。这件事我会禀告陛下,他会做出处罚决定的。”
“是,导师。”安德鲁无奈回答。
“海因斯大师,那些死掉的魔植都是些什么植物?我想也许我有办法解决材料问题。”宫浩突然说。
海因斯和安德鲁都吃了一惊,望向宫浩。
海因斯微微眯起了眼睛:“你确定你能做到?”
“很遗憾我并不能确定这一点,我只能说我会尽我所能。但是大师,如果我真能做到,我还希望大师能够原谅安德鲁大人。”
对于宫浩的这个请求,海因斯和皮耶都有些吃惊,安德鲁则是感动了。
海因斯问:“你打算怎么做?”
“大师,您也知道,这一年来我一直在跟随兰斯洛特大人在炼狱岛丛林捕捉魔兽。我想我对炼狱岛丛林一带的情况已经基本掌握。死去的魔植我无法将它复活,但是我也许可以找到可以替代它们的植物。唯一的问题是。。。”
“什么问题?”
宫浩壮着胆子道:“我并不知道它们的具体功用是什么,您知道那属于炼金术的范畴。而只有知道了它们的作用,我才能根据它的作用来寻找我们需要的魔植。另外,在植物学上,我曾经听说一种方法,叫嫁接。如果给我时间,我也可以通过这种方法培育出一些符合炼金术需要的新品种。如果我找不到大师需要的植物,那我就争取自己培育出它来。但是无论怎样去做,都离不开对炼金术知识的需求。人总要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才能去追求什么,就好比总要先知道自己要吃什么,才能去种什么。”
海因斯陷入了沉思中。
宫浩的要求意味着什么他完全清楚。
就在这时,一名学徒匆匆跑了过来:“海因斯大师,两位大人,山谷那边出事了。”
—————————————
看着尼尔和芬克两个人的尸体,皮耶的脸色难看无比。
刚刚“失职”而险遭获罪的安德鲁,看着皮耶有些幸灾乐祸。
如果说魔兽的越狱是安德鲁的失职,那么山谷这边发生的事情就是皮耶的失职了。
看起来皮耶的疏忽所导致的错误比安德鲁更大。
一个学徒死了,另一个少年仆役也死了,而且还导致了一颗灵种的消亡——傀儡武士的那一剑直刺芬克前胸,将灵种也彻底摧毁。
从地上拾起那面徽章,炼金大师发出无奈的叹息:“看样子是尼尔犯了一个错误,他显然低估了人在遇到危险时所能够迸发的能量,结果导致了这名仆役的逃跑,并且在这里发生了打斗。尼尔的徽章在打斗中掉落,所以傀儡武士把他们两个人都杀死了。”
“看起来的确如此。”皮耶也赞同道:“不过导师,我总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为什么城堡一出事,山谷也就出事呢?这真得是巧合吗?”
海因斯回答:“也许不能算巧合,却更象是一种连锁反应——一个意外引发出的另外一个意外。如果没有城堡里魔兽越狱的事,你们就不会离开。你们不离开,也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是有那么一句歌谣吗?丢失了一个马蹄铁,就丢失了一个国王;丢失了一个国王,就丢失了一场战争;丢失了一场战争,就丢失了一个国家。很多事情是相互联系的,正如我们所研究的炼金术一样。如果我们不懂得研究事物存在的规律,我们也就无法利用它。而事物彼此间总有着很多甚至连我们都不理解的神秘关联。现在看起来今天晚上发生的这种事情,就属于这种情况。我们只能用偶然中的必然来解释了。否则,你还有什么更好的解释吗?”
皮耶想了想,自语道:“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这些仆役在之前都被进行过魔纹试验,力气都消耗得差不多了。芬克没理由能够从谷里跑出来,而且谷里就有傀儡武士,为什么尼尔不直接动用谷里的武士,而要自己追出来,并和他发生扭打呢?尼尔的药剂有被喝过的迹象,这说明他之前还受过伤。那个芬克又有什么本事能让他受这么重的伤,使他被迫动用药剂?既然是在打斗中受到的伤害,尼尔又怎么能有空闲喝药并还把药再放回去?”
安德鲁皱了皱眉头:“正如导师所说的,人在困境时有时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武士们修炼斗气时采用的极限训练法,不就是通过将自己逼迫到绝境时来催发那种能量吗?也许当时芬克就是爆发出这种能量来也说不定。至于尼尔之所以不动用傀儡武士就追出来,哼哼,这个小子一向自大,可能他根本就认为芬克跑不了,所以才直接追出来的。至于说药剂,或许是因为芬克在逃跑时扯掉了他的徽章,却也给了他重创,结果自己在逃出谷口时被傀儡武士斩杀。而尼尔看到芬克死了,就想去看看灵种的情况如何,是否还能挽回,顺便也就给自己喝了药剂。但是他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徽章被扯落,结果他也被傀儡武士杀死。”
“如果是那样的话,徽章掉落的地方似乎离尼尔的尸体太近了一些。”
“谁知道呢?或许是风吹过来的?”
“也可能是某个人杀了尼尔,故意伪造了现场。”
“哦?”安德鲁失笑:“那会是谁?”
“修伊格莱尔就有这个能力,他跟随兰斯洛特学过斗气,这一点你我都清楚,他有能力让尼尔受到重创。他还有徽章,可以自由出入山谷。”
“可问题是尼尔也知道这一点,他不可能连傀儡武士都不动用就任由格莱尔把他杀掉。只有芬克逃跑,他才可能会因为自大而不去动用谷内的傀儡武士,你总不会认为格莱尔有什么办法让傀儡武士不听使唤吧?而且事实证明他们两个也的确是谷口的傀儡武士杀的,傀儡武士剑上的血迹还没干呢。更何况兰斯洛特也说过,格莱尔只是一个初级武士,他根本没能力做到这一切,他连一个傀儡武士都打不过!”
“但他还是有嫌疑,别忘了城堡出事的时候他是最后一个来到的,他有足够的时间做这一切。”
“或许你觉得这种阴谋理论可以掩饰在这件事上你所犯的错误,但是你最好别把脏水泼到我最欣赏的手下身上。”
“就因为他刚才为你说了好话吗?安德鲁。”
“闭嘴皮耶,你死了一个学徒就一定要拉我的人下水吗?”
“够了,你们两个都别吵了!”海因斯突然叫道。他的手中亮出一颗水晶球:“我刚刚和兰斯洛特联系过了,今天晚上修伊格莱尔一直在湖边。已经连续好几天,格莱尔都在进行武士的极限训练法。根据兰斯洛特的说法,进行过极限训练法的人,连站起来都很困难,更别说跑到山谷里杀人了。而且……这对他也没有任何好处。”
“的确如此,导师。”安德鲁恭敬回答:“如果我是修伊格莱尔,就算是知道了灵种的事,我也只会选择逃跑,而不会来到这山谷里就为了杀死一名学徒。”
“也许他是为了救他的朋友芬克。”皮耶还有些不服气。
“可问题是他没有救他。芬克死了,而且是死在傀儡武士的剑下,他有徽章,他本可以带着芬克走。”
“也许是他没能救出来。”
“如果是那样的话,格莱尔自己也跑不了,别忘了尼尔还有启用灵种的办法,他有太多方法可以杀死格莱尔,而不是让他丢下芬克自己跑掉。”
“好了。”海因斯说道:“你们两个不要再争了,已经证实了山谷的事不可能和格莱尔有关,我们没有理由要怀疑兰斯洛特撒谎。而且我们是炼金师,不是治安署和律政署的那帮警犬。我们没有他们那样好的鼻子,可以嗅一下空气的味道就还原凶杀现场,也没有他们那种什么人都要怀疑,什么人都不信任的毛病。所以这件事没有必要再做争执,这就是一起简单的意外,事情就到此为止吧。要知道这里是炼狱岛,我可不认为一群半大孩子中有哪个人能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玩弄阴谋手段。而且我们不是阴谋理论家或者吟游诗人,不可能根据一点点线索就推测出无数种可能。炼金师应该永远只重视数据和事实,而非推理!修伊格莱尔是个好孩子,我一直都很欣赏他,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迹象证明他发现了我们的秘密,所以我们也没有必要因为妒忌或者别的原因而去陷害他。而且他早晚会死,如果真是他干的,那么处罚也只是或早或晚而已。”
“是,导师。”安德鲁和皮耶同时点头。
海因斯用上了妒忌和陷害这两个字眼,这说明他对皮耶的胡乱猜测已经很不满意了。
“那么现在我们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要解决。”海因斯道:“死了一名学徒,我们又失去了一批重要的魔植,今天晚上是炼狱岛有史以来损失最严重的一天。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解决人手分配和材料补齐的问题。”
皮耶道:“学徒的工作已经很繁重了,我们不可能给他们再安排更多工作。还是让自由号再带一名学徒过来吧。”
安德鲁立刻说:“可问题是自由号今天才刚刚离开,他们要到下个月才能来。而我们就算到下个月通知过他们这件事,他们也要再等一个月时间才能送来学徒。那么就是说还有六十天的时间,这段时间我们怎么办?这还不包括挑选合适的学徒需要消耗的时间,要知道学徒可不是仆役,现在想找一个知识全面,技术出色又肯为帝国守在荒岛而且能够接受我们的活体研究的学徒可不是那么好找的……另外还有那些魔植。”
皮耶哑然。
海因斯长长叹了口气:“看来只能先让修伊格莱尔顶上了。”
“他?”安德鲁和皮耶同时震惊:“他能行吗?”
“当然,他能行,我相信他一定能胜任这份新工作。这个孩子学东西向来很快,而且他还读过许多藏书馆的记录,有足够的理论基础,那么这件事就这么定了吧。皮耶,去告诉其他的学徒,修伊格莱尔将暂时加入炼金塔。把所有有关山谷的试验全部封存,保密,以后不许他们私下里探讨这件事,避免让格莱尔发现内情。然后就让格莱尔正式接手尼尔的工作吧,当然,魔灵等部分除外,我想他会是个好助手的。”
“是,导师!”两个人同时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