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六章 新工作(上)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六章 新工作(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假如说,城堡是炼狱岛的首都,那么炼金塔就相当于首都中的王宫。
在这个等级森严的小岛,如果说海因斯是至高无上的国王,安德鲁和皮耶是他的文臣,兰斯洛特是他的武将,大批的傀儡武士是他的士兵,仆役是他的平民,那么学徒就是他的骑士。
这是一个典型的中层阶级的代表。
走到这一步,可以说宫浩已经跨过了对他来说最为艰难的一个阶层。因为这是一个阶层式的跨越,从仆役长到学徒,可比从仆役到仆役长要难太多了。
第二天一早,安得鲁就宣布了新的任命——修伊格莱尔从今天起,将进入炼金塔接替尼尔学徒的工作,工作时间一直到自由号为他们带来新的学徒为止。
此外,修伊格莱尔将继续原来的工作,但将卸去仆役长一职,安德鲁将再挑选一个仆役长配合宫浩做事。
从今天起,修伊格莱尔将可以自由出入炼金塔。
这或许是青蛙变王子的最好写照,宫浩的提升,让所有仆役都心中雀跃。他们好象看到了一个可以晋升的希望,以至于工作起来也格外卖力几分。
“恭喜你,格莱尔,从今天起,你就是一个学徒了,你将学习到大陆最神秘也最强大的炼金法术了。”安德鲁拍着宫浩的肩膀说。
宫浩恭恭敬敬地回答道:“我相信这件事一定有大人您的出力。我还记得当初将我提升为仆役长,也是大人您的决定,而现在,又多亏了大人您。”
安德鲁笑道:“我的确是帮你说了些话,不过最终还是因为你自己的努力表现。导师很欣赏你,我相信你不会让他失望的。”
“我会尽我所能,大人。”
“恩。”安德鲁注意看了一下四周,轻声对宫浩说道:“但是你要小心皮耶,你进入炼金塔后,他就是你的新主管了。这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好东西,除了会讨导师的欢心外,心眼也特别多,他甚至还怀疑过昨天的事都是你搞出来的鬼,如果不是兰斯洛特为你做了证明,或者他就把你给……总之,修伊,别让他抓到你什么把柄,那对你我都不好,毕竟你曾经是我的人。”
宫浩的心中一跳,他望着安德鲁说:“大人,我以为我一直都是您的人。”
安德鲁一楞,宫浩已经说道:“难道我不是只在自由号送来新的学徒之前暂时替代尼尔的吗?既然这样,我也依然只是仆役,而非学徒。既然我是仆役,自然就仍归您的管辖,为什么要听皮耶大人的呢?仅仅只是工作的地方与内容变换,但并不代表我就属于皮耶大人了,对吗?除非他明确我是炼金塔的学徒,并不打算再使用新的学徒,否则我依然只是您的仆役。”
安德鲁的眼神眯了起来,他想了一会,赞赏的点头:“你说得没错,修伊,你依然是仆役,依然是我的人。我想皮耶不会给你一个明确的学徒身份的,毕竟一旦给了你学徒身份,就不能再轻易撤消,尤其是在你没有犯任何错误的情况下。”
“既然这样,以后仍要请安德鲁大人多多照顾了。”宫浩向着安德鲁鞠躬恳求道。
“那是当然。”安德鲁傲然回答。
————————————
从安德鲁的话语中,宫浩明白了两件事:
第一,皮耶对自己有怀疑。
第二,安德鲁对皮耶有所不满。
前者代表危机,后者代表机会。
宫浩不得不佩服自己当时的急智,第一时间用仆役和学徒之间的身份转换,将安德鲁套住。没有安德鲁在背后的支持,他恐怕很难应对后面的状况。
为人处事,有时候不仅仅要活干的漂亮,同样要懂得交好上级,借力用力,说白了,就是要懂得给自己找个靠山。转生之前,宫浩对办公室政治的学问就有所了解,要会做事,还得会做人,这是职场生存的不二法则。
而在炼狱岛,这种情况就更加直接--干得不好就会死,宫浩没有退缩的余地。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宫浩立刻选择了继续紧随安得鲁,也只有这样,才能保全自己。
当然,在炼金塔内的三大巨头中,真正一言九鼎的是帕得里克.海因斯,安德鲁和皮耶只相当于两个部门主管,一个负责技术,生产,一个负责人事,后勤,看起来技术主管的地位要比后勤主管的地位要高一些,这也完全符合企业中一线地位高于二线的标准,所以仅靠安德鲁就想对抗皮耶是不可能的,那么还要抓紧的一个人就是海因斯这位总经理了。
尽管看起来海因斯对自己的印象相当不错,但这个人显然是个炼金狂人,只要想想他能够整天足不出户,将自己关在塔中除了炼金术什么都不管就可以理解,要想彻底讨这样一个人的欢心,办法只有一个——在炼金术上做出足够的成绩。
最后,宫浩意识到自己还有一个靠山,就是那位董事长斯特里克六世的女儿,小公主艾薇儿了。
哦对了,还有那位负责采购的部门主管,光杆司令兰斯洛特,毫无疑问也会站在他这边。
看起来,在这炼狱岛上,真正势单力孤的,反而是皮耶才对。
至少短时间内,自己不用为皮耶担心。不过早晚有一天,必须解决这个心腹之患。
———————————————
以上的想法,都只是长远打算。宫浩不认为他现在就能干掉皮耶,如果炼狱岛上接连出事,海因斯一定会怀疑他的,即使他做得在巧妙也不行。
有两件事到是迫在眉睫,必须立刻解决。一件是必须立刻熟悉炼金塔的工作情况,做到尽快上手,而不是扯他人的后腿。另一件事则更加重要——无论如何,不能让新的学徒被送到炼狱岛来。
宫浩可不想在自己好不容易进入炼金塔后因为一个新来的学徒而被打回原形。
这个事情,恐怕最终就要着落在当初将自己买回来的那个金甲武士查克莱身上了。该死,自己这一年来没和查克莱套多少交情,光和贝利搞秘密交易了。
唔,也许贝利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不过要让这帮贪婪的守卫出手……看来就必须让他们知道,有一个可以和他们做交易的学徒,远比一个可以和他们做交易的仆役更有价值。
想到这,宫浩明白自己该怎么做了。
其实学徒的工作,并不是很复杂。
炼狱岛上的学徒,主要是两部分的工作。
一个是生产,就是对已经掌握的炼金产品进行生产,主要是按照每个月帝国送来的清单来完成。这部分清单包括药剂,卷轴,魔法武器和魔偶的制作。由于技术已经成型,因此学徒们只要按部就班即可。
另一个就是研究新的炼金术。这部分主要是海因斯,皮耶和安德鲁进行。其中海因斯负责的是最困难的那部分,而皮耶负责中层部分,安德鲁负责低层部分。学徒们的任务就是在给这三个人打下手,按照他们的要求来完成工作。
宫浩进入炼金塔后,说是顶替尼尔的工作,但事实上肯定不能真这么干。首先从已知的炼金术下手,要比钻研未知领域来得快得多。
“修伊格莱尔,从今天起,你就在这里做事了。”负责带路和引介的学徒正是当初跟兰斯洛特送花的伊沃。
“是,伊沃法师。”宫浩恭敬回答。
伊沃轻轻一笑:“没必要叫我法师,现在你也算是半个学徒了,直接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宫浩发现,在不杀人的时候,这帮学徒还算是比较可爱的。
“我明白了,伊沃。”
这里是炼金塔二层的一个房间。
炼金塔的一层,主要是摆放一些已经被提取过的原材料和制作好的成品,此外还有就是藏书馆。
而炼金塔二层,则主要以药剂制作为主。
不同的房间是用来制作不同的药剂的,从二层到四层,每层各有两名学徒,十名傀儡助手。而在五到七层,则是海因斯,皮耶,安德鲁的实验层,其中安德鲁在第五层。除海因斯一人配备两名助手外,皮耶和安德鲁各一名学徒助手及十名傀儡助手。
傀儡助手是海因斯发明了专门用来协助炼金试验的,他们的智慧相对傀儡武士较高,不过基本没有什么战斗力,只能根据吩咐做一些简单的粗重活,而且指挥他们也不需要特制的符牌,只要穿上学徒袍即可。
炼金塔的第二层是药剂制作,顺便也制作一些空白魔法卷轴。三层则是给武器附上魔法的地方。四层则用于制作已知的魔偶,比如傀儡武士就是在那里制作而成。
根据宫浩的估计,那个什么魔纹的研究,很可能就是在六或七层,而魔灵则估计在六层。安德鲁由于精力还要放在管理仆役上,经常不在五层,估计那一层多半是属于空占的。从已知道的材料进出情况来分析,也可以看出安德鲁那一层基本是没什么需要的,由此也可推论出他拿不出什么贡献来。
对于炼金狂人海因斯来说,这或许正是安德鲁地位不如皮耶的重要原因。而自己将来最有机会的入主目标,应该就是这里了。
此刻伊沃带他来到的房间,满是一些瓶瓶罐罐,上面贴满了纸条,注明了各种药剂的名称。
在房间的另一侧,则是仆役们提供的各种材料,被乱七八糟的放在一起,中间是多个型号的坩埚,魔法火焰随时可以点起加热。
这地方看起来又脏又乱。
“其实炼金术最大的奥秘在于未知,对于已经掌握的炼金术来说,它并不是那么复杂。”此刻伊沃给他解释他即将进行的工作。
伊沃从台子上拿下一瓶药水:“比如这个吧,一瓶治疗药剂,最常用的药剂。需要的材料配方,制作顺序,以及需要注意的事项,全部都已经记录完善。接下来做的,就是按照记录好的内容进行制作就可以了。格莱尔你在藏书馆里做过,看到过许多炼金术的记录,知道这东西怎么做的吗?”
宫浩立刻回答:“是的我知道,它需要十七种魔植和六种魔兽,三种魔虫提供的材料,需要经过至少三十道工序完成。如果使用大型坩埚的话,一次可以制作出十瓶左右。”
“但是你从来都没做过,对吗?而有很多东西并不是看看书就能学会的。我现在做一次给你看。我希望你不会需要我教你两次以上。”
“我会尽我最大努力学好。”
“很好。”伊沃开始一边工作一边为宫浩讲解各方面需要注意的问题。
他点起魔法火焰,在一个小型坩埚中注入一种奇特的胶质液体。
“这是用蛇蜒草的茎汁和海牛胶制成的原液,用一倍的水稀释后制成。加热到液体表面出现气孔后开始投放材料……”
“我记得还要不挺地搅拌?”宫浩问。
“对,但记录上不会告诉你,只能朝着一个方向搅拌,千万不能左搅搅,右拌拌。而且搅拌的过程中必须注意用力均匀,否则会出现某处凝结的迹象,千万不要让原液凝结,否则就等于是失败了。”
“是的我明白了。”
“投放材料的时候要注意掌握变化。原液在加热过程中由于水分蒸发会变得浓稠,这个时候要注意少量添加一些水,否则它们就不是药水而是药块了。在添加水的过程中务必注意让水分融进原液中去,否则毫无意义。但是千万不要为了偷懒而一次加太多。”
“是因为温度的原因吗?”
“对,温度不够,材料之间的反应不足,就无法达到应有的效果。但是温度太高的话,也会破坏药性。”
“那我们该如何确定温度?只能用目测吗?我记得有很多时候目测得出的结果并不准确,而且也不是每种药物都会有所反应。”
“那就只能凭经验和推断加热的时间了。所以说学会制作药剂很容易,可要想做好它却非常困难。”
宫浩笑了笑,没说什么。
看起来自己在这里还是很有机会的,制作一个温度计并不是很难,而且不用担心玻璃的问题,因为炼金师本身就懂得如何制作玻璃,炼金塔里也并不缺玻璃,只是很明显缺乏对玻璃的成熟运用,因为他们制作玻璃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制作一些承放液体用的器皿。比如治疗药剂的瓶子就是用这种玻璃制造的。那么现在就只缺水银了。
恩,这里虽然没有水银,却有可以替代水银的物品。宫浩记得有一种四季草就对温度的变化有着明显的反映。或许自己可以用制作出属于自己的温度计,未必要精准,甚至不需要以摄氏度为单位,只要符合试验的需要即可。如果是那样的话,应该不会太难。
“嘿,格莱尔,你走神了。”伊沃的叫声唤回了沉思中的宫浩。
“我很抱歉,伊沃,希望我没有错过什么。”
“还好吧,反正我总要看着你熟练之后才能放手交给你。”伊沃说。
“那么投放材料时的用量也只能是凭借经验了?”
“当然。这正是炼金师和学徒最大的区别。看起来我运气还不错,这瓶药剂有很大希望获得成功。”
伊沃手中的药剂已经快要制作完成了。
熄灭魔法火焰,伊沃轻轻从坩埚中取出药剂装瓶同时说道:
“药剂的制作,看似简单,但在完善配方之前,经过的是炼金师们无数次的试验。这其中最需要重视的几件事是:温度的掌握,材料投放的顺序与材料的投放量。必须做到精确,否则你做出来的可能不是一瓶治疗药剂,而是一瓶毒药。格莱尔,如果有人问我仆役和学徒之间的最大区别是什么的话,我不会说学徒比仆役高贵,我会说,一个仆役犯了错误,死的只会是他自己。可要是一个学徒犯了错误,死的很可能是一大批人。所以按照规矩,每一个学徒在完成自己的作品之后,都必须对它做最后的检查。”
说着,伊沃向宫浩眨眨眼睛:“知道该怎么做吗?”
宫浩心中升起一股不详的感觉。
果然,伊沃一扬头,将那瓶刚炼好的药剂喝了一大口下去。
然后他回头看看宫浩:“成品的治疗药剂,是透明无色的,但会有少许的沉淀物,有淡淡的香气。如果你发现自己制作出来的药剂颜色有问题,或者清纯度不够,你最好立刻把它扔掉重新炼制。但是象这种就表面看来已经看不出什么问题的药剂,如果你打算把它列为成品,你就只能用最后一种方法来证实它没有问题,就是喝一口。在你毒死别人之前,先毒死自己,这是规矩。”
“是的我明白了,伊沃,但是没有更好的检验方法了吗?”
“格莱尔,很多事情你可以取巧,但很多事情你不可以。即使你有一百种方法可以证明药剂的安全性,你也不得脱离这一关。”
“我明白了,这是最简单也最让放心的办法,对吗?”
“没错。”说着,伊沃在药瓶上贴上自己的名字。如果他制作的这瓶药剂出了问题,那么帝国就会第一个根据名字来缉捕制作人。
“那么伊沃,学徒如果做坏了药剂会怎么办?”
“这里不是仆役区,炼金试验做坏了是常有的事。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分别使用不同的坩埚的原因。如果你没有把握,就用小型坩埚,失败造成的损失不会太大。如果你有把握,就用大坩埚,成功一次就是十瓶,失败了也同样损失惨重。可惜啊,我本可以使用中型坩埚的,但我以为我一边教你一边炼药有很大几率失败,没想到却成功了。早知道就用中型的了,那可是一次五瓶。哦对了,在你没有足够的把握前,不要使用大型坩埚,失败一次,损耗的材料是相当惊人的,而且难度也会相对增加。一般只有三年以上经验的学徒甚至是大师才会使用它。”
说到这,伊沃喘了口气。他把手里的那瓶治疗药剂放好说:
“要知道在炼金方面,材料的消耗更是经常性的十倍于它们所能够产生的成品。如果说八成消耗是用于研究新的炼金产品,一成为成品,那么还有一成就是在出错时导致的消耗。因此炼金术允许出错,但不鼓励出错。修伊格莱尔,你可以连续十次制作药剂都出错,毕竟数十道工序不是那么轻易就可以掌握的,但是如果你总是无法进步,你也就无法成为合格的学徒,更别说成为炼金师了。”
“是,我会努力的。”
“所以,对学徒来说,出色的标准有两个。一:制作出更好的产品。二:用更小的代价制作出更多的产品。这两点都很重要。”
“明白了。”
“目前炼金术已经掌握的药剂有一百十三种,其中三十二种是用于恢复的,包括法力恢复药剂,魔力激发药剂,各种治疗药剂等等。另外还有二十种毒药剂,以及与它配对的十九种解药剂。”
“十九种解药?”
“对,是十九种,有一种毒药,到现在为止还没有能够发明解药。因此是禁药,但是在这里,我们同样需要制作。不过你放心,短时间内你接触不到它。”
“我还以为只要把治疗药剂炼坏了就会成为毒药。”
“那并不是个好主意,格莱尔,第一成本太高,第二毒性不够,甚至未必有毒,可能只是让你拉几天肚子。真正的毒药,是可以立刻致死的。”
“开个玩笑而已。”宫浩笑笑。
伊沃也笑了起来,他继续道:
“另外还有十一种增益药剂和十一种诅咒药剂,它们的效果也是对应的,最后还有二十种其他方面的药剂。而你的工作就是把所有这些药剂根据帝国送来的清单在一个月内全部制作出来。哦对了,还有,我会和你一起做的。当然,我顺便还要做一些空白的魔法卷轴。”
说着,伊沃扔给宫浩一本书:“拿着它,从今天开始,按照书上记录的每天冥想一个钟时。”
伊沃给他的,竟是一本记录如何培养元素感应能力的魔法书。
宫浩大奇:“炼金师也要冥想吗?”
“当然,炼金师也是魔法师的一类,只不过凡是成为炼金师的,大都是头脑聪明,但又缺乏元素感应天赋的人。没有元素感应天赋,并不代表不可以学习魔法,只不过效果会差很多,注定不会有什么前途。但我们同样还是要学会冥想。因为有很多炼金产品并不仅仅需要材料,也需要法术的支持。比如那些卷轴。知道为什么炼金术只能制作空白卷轴吗?”
“因为我们无法使用大威力的法术。”
“问题就在这。所以魔法卷轴明明是炼金师发明的,但最后由于炼金师自身体质限制,却只能制作出一些低级卷轴。最后就演变成了由炼金师制作空白卷轴,而由一些稍懂炼金术的魔法师自行制作魔法卷轴。这一点可以说是炼金师最大的无奈。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能够成为魔法师,谁会愿意天天守在试验室呢?”
伊沃的说法,充分说明了他对炼金师这个职业的无奈。
炼金师就算再强大,到头来所有的成果依然只能是为他人做嫁衣,当然,或许帕得里克.海因斯并不这么想,他或许是真正疯狂地热爱这门学问,所以才能有如此成就。
而如今,宫浩其实也非常喜欢炼金术,或许那正是他为什么放弃逃跑,毅然选择留在这里的原因。
对宫浩来说,复仇未必是冒险的最好理由,强大自己才是。
从这一天起,宫浩就算是彻底在炼金塔工作了,他很快就发现,即使是在这个新的陌生领域里,自己同样有着可以大显身手的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