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七章 新工作(下)
章节列表
第二十七章 新工作(下)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安德鲁大人。”出现在安得鲁的实验室前时,宫浩表现得非常稳重。
“哈,是格莱尔啊,快进来吧。”安德鲁很满意即使到现在,修伊格莱尔依然对自己非常尊重,这可不象其他的学徒,他们只听皮耶的。
“对新的工作感觉如何?”安德鲁问。
“还不错,伊沃教了我很多东西,我发现在这里我大开眼界。打开知识之门的感觉真得是非常美妙。”
“说得好,知识是炼金师最锋利的武器,告诉我你学到了多少?”
宫浩回答:“三天时间,我已经学会了差不多二十种药剂的制作方式。”
“不算很多。”安德鲁皱了下眉头。
“我是指可以独立制作的那部分。”
“哦,那就不错了。我就知道你从不让我们失望。照这么说,再过些天你很快就可以独立制作所有药剂了对吗?”
“恐怕还差得很远。”宫浩回答:“如果只学一样还算好,但是随着药剂品种的增多,很多时候我们需要用到的材料就会在脑子里产生混淆。如果只是材料问题也就罢了,毕竟总还可以事先看一下资料。可是涉及到温度用量等方面的掌握,就不太好办了。毕竟记录不可能如此详细,需要我们自己去掌握和理解,尤其是面对一些特殊的药剂,经常会有不稳定的现象。面对这种情况该如何处理,就需要我们有着绝对丰富的经验。我想我距离真正全面掌握制作这些药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唔,你很清醒,格莱尔,你一直都是头脑清醒,这正是我最欣赏你的地方。好吧既然你来找我了,那么我想也许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地方?”
“是的大人,我希望我能够得到一些玻璃和四季草。”
“哦?你要那个做什么?”
“只是想做一些比较顺手的工具而已。”
“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应该去找皮耶。”
“大人,我还是您的仆役对吗?”宫浩笑着看安德鲁。如果让自己去找皮耶,那么皮耶一定会追根究底地盘问为什么。
暂时宫浩还不打算让皮耶知道自己的工具。
所以这时候就有必要恃宠生骄一下了。只有借助安德鲁,他才能完成自己想要的工作,还不用担心任何人察觉。
果然,安德鲁同意了,要些玻璃只是小事,四季草更不是什么珍贵材料。
———————————————
风鸣大陆的炼金术,从未在民用中下过力气。
这是等级社会的特性所决定的。
魔法世界里,由于魔法天赋的存在,使得血统有了高下之别,这促成与巩固了制度方面的阶层化,而由于社会阶层贵族化制度的存在,也使得科技的发展主要是为上层而非基层服务。
这是封建制度的基本特性——一切为贵族服务。
然而正因为如此,高端的炼金术往往就缺乏来自基层民间的支持。
这使得社会的发展有着极大的缺陷:人们并不理解,基层科技其实是高端科技的奠基石。很多高端技术往往是建立在足够发达的基层技术上的。假如说高端科技是基层技术的领航者,那么基层技术就是它发展的助推器,没有了这个助推器,高端科技就是想发展,也会举步维艰。仅靠着前面的这个领航者去拉动整个社会科技的发展,是非常非常困难的。
很有可能你做试验时很好用的一支笔,一张纸就是来自于民间技术,但是由于民间技术的不发达,也就导致了高端技术的受限制。
而风鸣大陆的炼金术,其实就是处在这样一种畸形的发展状况中。
因此你完全可以想象,炼金术可以制造出如傀儡武士这样的尖端存在,却造不出一个温度计。
这不是因为他们做不到,而是他们根本就没想去做到。炼金师不是发明家,不可能什么都去发明。既然没人发明温度计,他们就只能自己用头脑和经验去替代。而即使他们想到了,他们也未必会去发明这东西,因为一旦出现,炼金师很可能就变得不值钱了。
这就好比卓别林最反对的就是有声电影一样,正因为有了有声电影的发明,卓别林才无法再用他擅长的肢体语言来表达他特有的艺术思想。很多新技术的出现,会使一批有着高超技术的老工人下岗,却让一批年轻人冒出头,道理皆是如此。
炼金师同样如此,明明是作为受益方的他们,最反对的,恰恰也是这些东西。这使他们就更不可能去想着发明制作这些基础工具了。
不过宫浩可不考虑这些,他只要自己能干得好,你们不去发明,我自己去发明,自己用,岂非更好?
宫浩几乎是非常轻松的就做出了温度计。
一根小小的密封玻璃细管,几滴四季草的汁液就算成功。
这个温度计甚至没有明确的刻度,因为宫浩无法完成精确的温度分布。但是没有关系,当加工的药剂进行到目标温度时,宫浩直接就在温度计的刻度上做一个符号,然后做上标记,比如写上某某草的字样,就意味着当温度达到此指数时,就可以进行材料的投放了。
这就意味着一个恒定的标准出炉了。
不同的药剂可以制作不同的温度计,其中有许多药剂可以共用一根或多根。这样一来,一百多种药剂,只需要十多根温度计就基本把所有的药剂温度变化掌握全部一网打尽。
宫浩更是直接把温度计做成了搅拌棒,这样使用起来就更方便了,同时也不用担心让伊沃看出什么来。
基本上有了这东西,他就绝不会再出现温度上的计量误差,当然,在这之前必须进行反复试验,以确定所刻录的温度是最佳标准。这需要他付出大量的失败代价。
好在新晋学徒失败是很正常的,宫浩的失败不会让大家觉得惊讶。
在完成了温度计后,宫浩又制作了量杯。同样的道理,宫浩也不知道该怎样确定量杯的刻度,不过没关系,根据药剂的使用自行编排就是了。
量杯主要是用来确定投放的材料量的,以往学徒们投放材料时,总是根据经验来投放,不过现在可好,宫浩直接用量杯来取代手感,这使得精准度大大提高。
他再在量杯和温度计的外面刻上一些他自己才懂的特殊符号来取代容量,就使得谁都看不懂了。当然,最佳符号就是汉字。
在这种情况下,原以为宫浩至少要经历一个月才能大致掌握,一年才能完全熟悉的药剂制作,宫浩只用了半个月就解决了所有问题。
这一方面得益于他自身的努力,一方面得益于他发明的温度计和量杯,还有一方面也受益于他在藏书馆的日子。
在藏书馆的时候,他基本就看过所有关于药剂制作的记录,对于材料配方比例,用量,下料顺序等方面早就完全熟悉,只是缺乏实际动手的经验罢了。有了理论基础再结合理论进行实践,对于本身就是化学实验室的导师助手的宫浩来讲,做这一切实在是再轻松不过。
因此当别的学徒要用一个月才能渐渐掌握的东西,到宫浩手里如此之快就熟练运用,看上去到好象是已经学习了数年之多,就连海因斯都诧异无比。
尤其令人惊奇的还不是宫浩的上手速度,而是宫浩的成功率。
除了一开始的时候为了确定药剂的标准温度和用量而导致出现的连续失败外,到后来,宫浩的出错率就大大降低了。
一般来说一个手法熟练的学徒成功率只有三分之一,而一个炼金师的成功率最好也不过只有三分之二。
但是宫浩的成功率却已经达到了二分之一,至少在药剂制作上,他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已经接近了大师水准。
这令皮耶都觉得非常惊奇,想不通他是怎么做到的。
当然,他并不知道这已经是宫浩故意多报了一些出错记录,实际上他的出错几率还要更小,若是全部实报,他也就别想私藏药剂了。
要知道炼狱岛所制作的药剂,可都是整个大陆都少有的,基本没有配方在外流传。如今外面可以制作的药剂,大都是些低成本,粗制滥造的东西。一瓶治疗药水喝下去,未必能帮你恢复多少伤势,让你头痛脑热个几天却是完全有可能的。
毕竟药剂的制作,不仅仅是需要配方,还需要珍稀材料,放眼大陆,如今也只有炼狱岛才有这个条件。伊沃所说的一百一十三种药剂,其实都是标准高级药剂,放眼大陆,到有不下数千种低级药剂,和炼狱岛出品完全无法相提并论。
有了这个机会,宫浩若不好好把握一番,就当真是对不起自己了。
成功率的提高带来的是工作效率的提高。宫浩可以自由使用大型坩埚,每一次都可以炼制十瓶药剂,使得他炼药的速度大大加快。同时由于失败率低,也使他可以免于重复工作,进一步节约了时间。
只用了二十天时间,宫浩以一个新进仆役的身份就完成了一个学徒所有的标准工作量,还大大节约了材料用量,这还是在他继续担任书记员和捕猎魔兽的工作下完成的,这样的工作进度令所有人都大感诧异。
即使海因斯知道这个家伙是个小天才,也没想到他能掌握得这么快。
当然,这其中贡献最大的还是他制作的温度计和烧杯。有了这两样东西,在制作药剂方面,宫浩完全不用发愁。如果时间允许,他打算再搞个小小的试验台,制作一些以前化学试验室里用到的更加精密的工具。
不过两个月时间恐怕无论如何是不够的。
而要想让海因斯留下自己,他就必须做出更多更大的贡献。
仅仅依靠制作药剂显然不行。
药剂做得再好,也不过是熟练工种而已,要想因此就让海因斯放弃被宫浩发现秘密的可能,从而将他长期留在炼金塔,并随他做他想做的事,就必须让海因斯认识到他真正的价值。
不可替代的价值!
宫浩记得自己在转生前,曾经碰到过这样一件事:
有一位工人抱怨说,自己总是干很多的活,但是工资收入却是最低的。但是一些技术员不需要做什么事,却收入要比他们多好几倍。那个时候自己对那位工人说:人的价值不是依靠付出多少劳动力来判定的,而是看你的不可取代性有多少。如果你现在离开这个岗位,后面有一批人随时可以接替你,你的不可替代性是最低的,所以你即使付出再多的劳力,其回报也有限。
可如果你有把握在自己离开后,有很多只有你能做的事,别人无法做到,那么你就有了叫价的资本。
是的,不可替代性,必须让海因斯认识到自己有不可替代的价值!这样他才会冒着风险将自己留下来。
而仅仅依靠制作药剂的熟练度是无论如何达不到这一点的。对海因斯来说,他每天挥霍掉的材料远远超过宫浩所能省下的,他不会在乎这个。对于象他这样的炼金疯子而言,只有未知的,神秘的,尚未有所成就的东西才有价值。
谁能做到这一点,谁就是不可替代的。
改良药剂配方!这是宫浩唯一能想到并且自己有可能做到的事。
———————————
“皮耶大人。”
宫浩来到皮耶的试验室,恭恭敬敬地向他致礼。
“什么事?”
“是这样的,帝国送来的药剂需求清单,已经全部完成,我想请问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吗?”
皮耶放下了手中的试验。
他颇感兴趣地看看宫浩。
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这是一个令他有些捉摸不透的小子。
这个小子太聪明了,聪明到他几乎可以将所有的工作都迅速学会,聪明到他总是能比别人预期的表现更好,聪明到让你想抓住他的错都难,聪明到你几乎可以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他,然后自己放手不用过问。
听说伊沃在教过修伊格莱尔一次之后,就再没有过更多的教他的机会。在那之后不久,伊沃就专心于自己的工作,而不用理会修伊了。
而现在,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修伊甚至比伊沃更早地完成了工作,然后来找自己索要新的工作了。
不仅聪明,好学,而且勤奋。
他做得甚至比尼尔更好。
照理说对这样的人自己该满意才对,可为什么心里就总有种不放心的感觉呢?
他想不通。
低下头想了一会,皮耶说:“那么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吗?”
“是这样的大人,如果大人不打算安排我做新的工作,那我想尝试着用手里省下来的材料看看能不能进一步强化已有的药剂配方。”宫浩回答说。
“你想修改现在的药剂制作配方?”
宫浩立刻回答:“配方是人研究出来的,后人总是在前人的基础上进行更多的创新。既然前人能够研究出来,后人为什么不可以做出更好的呢?另外我觉得我也许可以帮助其他的学徒做些什么,但是您知道我不可以随意去别处。”
“你不觉得自己心太大了吗?”
宫浩立刻一脸的诚惶诚恐:“大人,我只是想尽力为大师和大人您多做一些事而已。”
“既然这样,你就做好你自己吧。好了我还有事要做,你去吧。”
“是,大人。”
宫浩悻悻地回来。
这是第一次,宫浩在希望得到更多的工作时被皮耶拒绝。
他果然对自己有戒心,这该死的混蛋!
回到自己的试验室,宫浩皱起了眉头,在这么一个时时提防自己的家伙手下做事,可比在安德鲁的手下要困难多了。
要不要去找安德鲁呢?
不,不好,为了这种事去找安德鲁,只会让皮耶对自己更加反感。这太不值得。
可是要想接触炼金术更深层的机密,就必须让皮耶意识到自己的价值。
或许,海因斯可以帮助自己。
宫浩的眼睛亮了。
对,在炼金塔,真正话事的人是海因斯。就象自己当初在仆役圈子中依靠安德鲁的帮助成为仆役长,进入藏书馆一样,他也可以去找海因斯。
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