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八章 改良配方
章节列表
第二十八章 改良配方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转眼就到了自由号来到的日子。
安德鲁带着宫浩前往港口送货。
其实如今的宫浩早就可以不用去送货了,不过他还是以“誓死追随安德鲁大人”为理由,坚决跟随安德鲁前往港口。
“嘿,修伊,真高兴又见到你。”当宫浩再度出现在自由号上时,贝利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然后他看着宫浩的一身学徒袍诧异道:“瞧我看见了什么?你成了一个学徒了?”
“哦是的,上个月发生了一起不幸事件。”宫浩叹息道:“一个学徒死了,听说是因为无意中掉落了徽章被傀儡武士杀死了。这真是个悲剧。”
“哦,的确太令人遗憾了,不过修伊,这么说是你顶了他的位置?”贝利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宫浩耸了耸肩:“总得有人做事不是?海因斯大师看得起我,让我暂时接替了尼尔学徒。不过只是暂时而已。”
“原来是这样,不管怎么说,这对你来说是件好事。”贝利看看不远处,安德鲁与查克莱正在说些什么,安德鲁甚至还指了一下船头这边,好象就是在指宫浩,看来也是在说这件事情。于是他转过头:“好吧,既然这样,我想我们应该庆祝一下你的高升,虽然只是暂时的。我的舱房里有酒。”
宫浩笑笑,即使没有高升,贝利也总能找到理由拉他去舱房,看他那暧昧的样子到象是两个情人之间的偷偷幽会。
到了贝利的舱房,贝利把一个小盒子交给他道:“这是你要的东西,但是只有关于安德鲁的,其他人的要过段时间才能弄到。怎么样?这次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宫浩接过盒子,不慌不忙地拿出包裹,从里面一瓶一瓶地开始取药。
贝利的双眼立刻发直了:“哦我的天啊,魔力增幅药剂?你是怎么搞到这玩意的?还有豁免药剂?天啊,怎么这么多?还有……这是驻颜药剂,我的天啊,那些贵族夫人可是爱死这东西了,它能卖出天价来。修伊格莱尔,你小子不会是把炼狱岛的库房给打劫了吧?”
宫浩不慌不忙道:“你忘了我现在是学徒吗?我就是负责炼制药剂的。”
“原来是这样。”贝利恍然大悟:“这可真是太棒了,修伊,我一直就相信你是个出色的人才,我一点都没看错。瞧,你不光突破了一年的限制,现在还成了学徒,你注定了不同凡响。”
看在钱的面子上,就算是四级武士也会对一个学徒大拍马屁。
“我恐怕我没你说得那么伟大,而且象这样的东西最多也只能维持到下个月。”宫浩不无遗憾道。
“为什么?”贝利心痛的问。
“因为下个月查克莱很可能就会再带一名学徒来顶替我,你知道我毕竟还只是个仆役,不是学徒。我只是暂时进炼金塔做事而已。如果你想得到和现在一样多的药剂的话,只能去找学徒们做交易了。”
“原来是这样……”贝利沉思起来:“不,我们不能冒险再和别的学徒做交易,知道的人越多风险越大。而且修伊,我知道你是个聪明小子,但这不代表别的学徒也可以象你这样把事情做得漂亮,不留痕迹。”
“这正是问题所在,我毕竟不是学徒。”
“不,不,不,修伊,你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或许这件事上我们可以帮你。”贝利嘿嘿笑道:“我向你保证,查克莱不会带任何学徒上岛。”
“你打算怎么做?”
贝利的眼中露出一丝狠色:“这还不简单?他看中哪个,我们就杀了哪个。”
宫浩想了想,点头道:“尽量把事情做得漂亮些,最好是制造些意外,否则查克莱会怀疑的。只要再给我两个月时间,我相信海因斯绝对会彻底放弃要新学徒的想法。”
“那就这么说定了。”
“一言为定。”
———————————
从港口回来后的第三天。
宫浩前去找海因斯。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海因斯的声音一如往常般沉静却带着一点阴冷的味道。
他从来都不喜欢别人无缘无故的打扰他,除非是有什么重要事情。
“是这样的,海因斯大师,我记得当初您吩咐我进入炼狱岛,除了要顶替尼尔法师的工作外,还要负责为那些损失的魔植找到替代品。”
“我希望你能给我好消息。”
“很遗憾大师,我还没能做到。”
“那你来找我干什么?浪费我的时间吗?”海因斯霍然转身,愤怒地看着宫浩。
这是宫浩第一次看到海因斯愤怒的模样,这个杀人如麻的老头平时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可一旦真正发起怒来,宫浩甚至能够感觉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烈杀气。
宫浩连忙说:“我只是希望您能给我一份授权?”
“授权?什么授权?你还想要什么权力?难道你不知道在这个城堡里,你已经是权力最大的仆役了吗?”
“是的大师,我非常清楚这一点,可我更清楚如果我想要解决魔植的问题,就需要有一些新的授权。”
“什么样的授权?”
“允许我自行制造一些合手的工具,并对药剂配方进行研制。”
海因斯盯着宫浩看了一会,良久才说道:“我听说皮耶拒绝了你对研制新配方的要求。他认为做为一个学徒,你有些过于意想天开了。要知道这里的每一个配方,都花费了无数优秀的炼金师大量的心血。”
“是的我知道,我只是想针对由于缺乏材料而无法制作的药剂进行研究。我是说,如果我无法找到适合的替代材料,至少可以通过改进配方来完成您的要求。”
海因斯冷冷看着他:“是么?我喜欢我的墙壁的颜色,我希望你能把我的马桶涂成和墙壁一样的颜色,可是你却找不到那种颜料。然后你就决定把我的墙壁也粉刷成马桶的颜色吗?是这么回事吗?”
宫浩不慌不忙回答:“很好的比喻,海因斯大师,的确如此,但是我保证,我可以让新的颜色更加美丽,更加让您喜欢。”
“那可有些难度。”
“我想我能做到。”
“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在你的工作间做任何你想做的事,一个月后你至少要拿出一样改良后的配方,或者某种可以被替代的材料,否则……你就死!”
“是,大师。”
宫浩匆匆退下。
该死,宫浩意识到自己违犯了一个有关于“第一印象”的大错误!
第一次和海因斯的见面,还有后来在城堡的见面,海因斯给自己的印象一直都是一个温和长者的形象。这使他在潜意识里淡化了海因斯的凶残。
但是这一刻他看到了海因斯的狰狞一面。宫浩这才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事实——海因斯才是炼狱岛上所有少年死去的罪魁祸首,此时此刻的海因斯,才是他的真面目。
———————————————
“什么?你还需要更多的玻璃?”安德鲁对宫浩的这个匪夷所思的要求感到极为诧异。
他要这么多玻璃干什么?
“是的,安德鲁大人。”宫浩回答:“您还记得魔兽越狱时导致的那些魔植损失吗?”
“当然,这正是导师交给你的工作之一。尽管你把药剂做得很好,但是仅靠节省材料并不能解决问题。我们必须想办法补充这些魔植。”
“是的,我一直在努力寻找。但是我同时希望能够更进一步研究它们的作用和成分。当然,我是说,我的目的是为了尽快了解这些材料的作用,这样我才可以找到能够替代它们的魔植。”
“唔,这样么?这和玻璃有什么关系?”
“我需要质地非常好的玻璃,最透明无暇的那种,用于制作一些特殊的镜片,它可以帮助我观察到更细微的东西。”
安德鲁的眉头皱了起来:“我从未听说有这种镜片,就象是魔镜那样吗?”
“不,先生,这种镜片不需要填充魔力。它只是可以通过一些简单的物理手段来增加人的观察能力。”
“有意思的想法,你从哪学会的制作这种东西?”
“事实上我并不会制作,我只是大致知道它的原理,所以我需要您的帮助,大人。这种镜片存在于民间,您知道民间几乎是与魔法绝缘的。这使他们有时不得不采用一些取巧的手段来解决问题。而这种镜片就是其中之一。真可惜,如果我能学会微视术,也许我可以不必借用这种手段了。”
“我可以帮你这个忙,不管怎么说,那些魔植都属于我的工作范围。你要是能解决这个问题,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不过除了镜片外,你还需要什么?”
宫浩拿出一张清单递给安德鲁,安德鲁看得大皱眉头:“移液管,洗瓶,锥形瓶,滴定管,集气瓶……这些都是什么东西?”
“都是一些辅助工具而已,对于拥有法术的您来说,它们全无作用,但是对我来说,它们可以帮我很大的忙。”
“都是来自民间吗?为什么我从没听说过?”
宫浩微微笑了笑:“安德鲁大人,您有多少年没离开过这个岛了?”
安德鲁张了张嘴,终于笑了起来:“好吧,我可以按你的要求去制作这些东西。但是你要保证把替代材料尽快地给我弄出来。”
“事实上,海因斯大师已经给我下了最后通牒,他给予我足够的权限,但同时要求我在一个月内至少解决一种魔植的问题。”
“导师总是这样心急。好吧,你还有什么别的需要我帮助的吗?”
“的确还有一些东西,不过我自己能解决。”
“那就好。”安得鲁说,他晃晃清单:“知道吗?格莱尔,你是第一个以一个仆役的身份要求一个炼金师为你做事的人。”
宫浩嘿嘿笑了:“那是我的荣幸,也是您的恩赐,安德鲁大人,我深明您对我的爱护与照顾,修伊格莱尔对此永远都充满感激之情。”
“你总是那么会说话,我想我明白为什么兰斯洛特那么喜欢你了。”安得鲁感慨道:“还有那位小公主。”
宫浩的脸微微胀红了一下。
安德鲁却附在他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查克莱告诉我,似乎你的小公主经常向他打听关于你的事。她对你很在意呢。”
宫浩的脸越发红的厉害了。
安德鲁哈哈大笑,挥挥手让他离开。
三天后,安德鲁把宫浩需要的东西给他送了过来。
这些东西都是进行试验时必须的工具,相比温度计和量杯,它们的要求更高,也更难制作,尽管宫浩已经一再根据目前的条件调整精度和各种基本要求,但他最终发现自己还是无法以个人能力制作出它们,所以不得不求助于安德鲁。
好在安德鲁不愧是海因斯的徒弟,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到算不上什么难事。
至于其他的试验需要的材料,如硫酸,纯水等,宫浩就只能自己找东西代替了。总有一些材料可以替代它们的作用。而且纯水可以用最简单的蒸馏法提炼。
就这么着,一个最简陋的试验室在宫浩的手中渐渐成型,宫浩终于可以开始对药剂及材料方面的分析。
———————————
45129070,这是本书群号。有喜欢的朋友可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