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十九章 命运的选择
章节列表
第二十九章 命运的选择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对材料进行分析研究是一项长期而枯燥的工作,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有成果的。不过宫浩相信,如果致力于某个方面,那么在短时间内取得突破还是完全有可能的。
尤其当这种研究在整个炼金术领域里完全处于一片空白时。
他现在致力于研究的就是用于制作腐蚀药剂的龙须草汁液。
这种龙须草是当初他在13号区域中培育过的。暴牙等魔兽越狱后,13号区域是受损最严重的。宫浩怀疑所有的魔兽可能都去那边转了一圈,其原因嘛……八成是去找他表示感谢的。
结果就是13号区域受损最严重,龙须草彻底完蛋,用于制作腐蚀药剂的材料缺少了重要的原材料,只能暂时停滞。目前只有库房里有少许提炼出来的汁液,用完之后就彻底没有了。
通过研究,宫浩发现龙须草之所以可以成为腐蚀药剂的主材料,并不是因为它的效果有多好,也不是因为它与其他材料的契合度有多高,完全是因为龙须草本身的根茎可以用于制作防腐蚀药剂。
宫浩早在藏书馆的时候就知道腐蚀药剂的应用向来都是双面性,不但要制作出高效腐蚀药剂,还必须制作出能够防腐蚀的保护膜。否则无法涂抹在自己的武器上——没把别人的盔甲腐蚀掉,先把自己的武器烂掉了。
由于龙须草能够提供良好的隔离膜制作材料,所以才成了最合适的腐蚀药剂的主材料。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用别的材料替代龙须草其实并不难,难得是如何找到合适的隔离膜。
抗腐蚀的隔离膜……
宫浩记得自己当初在试验室的时候就曾经从事过隔离膜抗酸碱性的研究,对于其中的配方和加工手法他完全熟悉。
太棒了!宫浩几乎要呼叫出来。
如果能够做成的话,不仅能够重新恢复腐蚀药剂的生产,而且他有把握将腐蚀药剂的药效进一步提高。
尽管条件简陋,宫浩还是立刻说干就干起来。
他每天跟随兰斯洛特前往丛林,到处寻找可以替代的材料。回来之后再进行各种化学材料的提炼。
尽管魔法大陆与物质大陆有着很多方面的不同,但也有着很多方面的相同。在很多方面或许他们落后于物质科技,但在很多方面却也超前于物质科技。
宫浩充分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在空余时间尽可能的将所有需要的材料都制作出来。
别人看他如此发疯,也不知在捣鼓些什么,只是海因斯既然给了他这个权限,众人也都不好说什么。
二十六天后,他终于完成了第一张隔离膜的制作。
拿着这张隔离膜,宫浩的心情之激动可想而知。
当天,海因斯听说宫浩完成了新的腐蚀药剂,亲自前来实验效果。
望着那出色的腐蚀效果,海因斯的表情吃惊得简直可以吞下一个大鸭蛋。
“我不得不说,格莱尔,你的确是个出色的天才。你让腐蚀药剂的效果更加出色,而所需要的材料和制作工序却减少了,考虑到你从事学徒的工作仅仅两个月时间,这实在令人难以想象。”海因斯又恢复了那副和蔼老人的形象。
但是宫浩永远不会忘记一个月前这个老混蛋给自己下最后通牒时的那副狰狞表情。
他就象是有着两张脸,一张是笑脸,在你表现出色时给予一个肯定的表情,一张则是凶脸,而那张脸则是用无数人的鲜血和人皮织成的。
“这一切,都多亏了您的教导,还有安德鲁大人的帮助。”宫浩恭敬地回答。
“安德鲁吗?我知道他很欣赏你。他在炼金术上的天赋有限,但他管理下人的能力不错。”老头拿着腐蚀药剂点头道:“那么,我期待你更好的表现,格莱尔。”
“很抱歉,海因斯大师,我恐怕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为什么?”
“因为明天自由号就要来了。我想这一次,他们会送来新的学徒。到时候我将重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
海因斯微微沉默了一会:“这真让人遗憾,格莱尔,其实我并不舍得让你走。”
———————————————
第二天一早。
自由号入港。
他们带来了一个不幸的消息。
在自由号出海两天后,查克莱为炼狱岛挑选的学徒不小心掉进了海里。等他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只剩下骨架了。查克莱告诉海因斯,再想找一个优秀的学徒会非常困难,因为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找到这么一个,最后竟然因为一个意外死掉了。
当天晚上。
海因斯的实验室里。
“导师,我觉得应该让修伊格莱尔继续留在炼金塔。他是个天才,他可以帮助我们解决很多问题。在他过来的这两个月里,每个人都看到了他的表现。他做得比一个真正的学徒还要出色。”说话的是安德鲁。
皮耶反对道:“我不这么看,导师,修伊格莱尔正在越来越接近我们的秘密。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他会发现这一切。”
安德鲁冷笑:“皮耶,我尊重你是一个出色的炼金师,在炼金的造诣上比我强,但是你很显然不懂得如何管理和如何用人。修伊格莱尔是个天才。而我们需要这样的天才。”
海因斯问:“安德鲁,你真得认为那孩子能对我们有所帮助?”
“是的,导师。我们在巨魔神上的研究已经停滞了很多年,陛下很不满意。但我觉得他或许可以给我们带来希望……我们需要一些新鲜的思路。而炼金师同样需要新鲜的充满活力的血液。看看他的成就吧,仅仅是两个月的时间,他就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不,或许应该说在他还是仆役还在摆弄那些花草的时候,他已经证明过自己了。哦天啊,如果换了是别人,那么仅凭他一年前的表现就足够让他成为一名学徒。他付出了比别人多十倍的努力,也做到了别的仆役和学徒根本就做不到的那些事。他甚至改良了配方!”安德鲁叫道。
皮耶瞪着眼看安德鲁:“安德鲁,你不该对导师大吼大叫。”
安德鲁一缩脖子:“我很抱歉,导师。”
海因斯挥了挥手表示不介意:“那么你的意思是……”
“开放四层以下的炼金塔,允许他自由出入和学习。”安德鲁道。
皮耶怪叫起来:“我们在讨论的是是否应该让他继续留在炼金塔,而你却想给他更大的权力?”
“我们可以把血肉傀儡,亡灵傀儡还有魔灵的资料抽走,所有制作全部放在山谷里进行,其他的可以交给他。也许他能做出不需要活人也可以炼制的血肉傀儡呢?”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需要给他那个东西了……”海因斯犹豫道。
皮耶叫道:“绝不能给修伊格莱尔,他只是个仆役!”
“我们可以先把血肉傀儡和亡灵傀儡的那部分资料抄录一份给他,如果他能还原出伊莱克特拉的技术,制造出真正的血肉傀儡,那不妨考虑一下让他加入到巨魔神的研究中去,甚至魔纹的锩刻,空间戒指以及传送阵等等。”
“我的天啊,安德鲁,你疯了吗?你的做法是在给自己培养未来最强大的敌人。甚至可能是整个帝国最可怕的敌人。我无法想象一旦他得知自己身体里灵种的时候,会对我们做出怎样的报复。”皮耶摇头说。
“皮耶,你总是那么危言耸听。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可以第一时间把他杀死。别忘了正因为他的身体里有灵种,他的生命就捏在我们的手里,他没有反抗的权力。我只是希望在他发现真相并决定背叛我们之前,尽可能的发挥出他的潜力来。”
海因斯止住了两个徒弟的争执,他说:“先让查克莱继续寻找新的学徒再说吧。”
对于海因斯没有采纳自己的意见,安德鲁很是气馁。
一个月后,自由号再度进港时,查克莱一脸的无奈。
他告诉安德鲁,他费尽力气找到的第二个学徒,在路上病死了。
——————————————————
“海因斯大师,您找我?”
宫浩在门口恭恭敬敬地叫道。
海因斯颇为玩味地看着宫浩:“我不得不说,你很幸运,小家伙。”
“是的,大师,能遇上您并跟随您,是我终生的幸运。”
“不,我指的不是这个。”海因斯摇摇头,他让宫浩过来坐下,就坐在自己的身边。
然后他望着宫浩说:“这个月你又改良了两种药剂的配方,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你已经做到了绝大部分学徒都做不到的贡献。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努力,海因斯大师,兰斯洛特大人教导过我,再没有比勤劳更重要的天赋。我想即使是用在炼金术上也是如此,当然,还要加上一点点小小的运气与明师的指导。”
“说得好,你真让我惭愧了,因为我几乎没有教过你任何东西。”海因斯站了起来,他说:“我听说你拜托安德鲁做了一些有趣的工具,并利用这些工具做到了那些事,是这样吗?”
“是的大师,那都是来自民间的做法,一些取巧的手段。不过大师要是感兴趣的话,我可以拿给您看。”
“没有那个必要,我不会对它们感兴趣,它们对我也没有任何意义。”
宫浩有些疑惑地看向海因斯,海因斯道:“我想我是该教你些东西了。格莱尔,你知道炼金师存在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吗?”
宫浩摇了摇头。
“是的你不知道,因为你一直以来都从没想过自己其实已经是一个魔法学徒了对吗?”
“魔法学徒?”宫浩有些惊讶。
自己什么时候已经是魔法学徒了?这简直就是一个玩笑。
即使当初伊沃扔给他那本魔法师的冥想手册,他也并未真正努力去修炼过。对他来说,当务之急是先在工作上取得成果。但是现在,海因斯却告诉他自己已经是一个魔法学徒了。
“是的,一个魔法学徒,只是你从未意识到这一点。你把自己看成了一个工匠。修伊格莱尔,炼金师并不是建筑师,不是工匠,不是任何普通的职业。它和魔法师一样,高贵,伟大,神秘莫测。事实上,它就是魔法。所以说,炼金师不是工匠,炼金师运用的也不是普通的力量,而是魔法的力量。你所使用的方法,只适合于民间,而非魔法领域。你或许可以在药剂上通过某种取巧的方法取得出色的成就,但你也很可能就这样止步于此。要知道炼金术的领域非常博大,几乎每一处地方都要运用到魔法的力量。而你无法把魔法装到瓶子里进行研究。”
“无论是药剂的炼制,武器的附魔,还是傀儡的制作,甚至包括空间戒指等高等物品的制作,都离不开魔法的力量。炼金师尽管无法象魔法师那样可以自如的使用各种魔法,但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炼金师只是通过不同的手段来达到魔法师想要达到的目的。想一想吧,一个土系的魔法师能够掀起一场沙尘暴,能够让一块土地只长杂草而无法出产粮食,但他们无法象水系法师那样制造出惊涛骇浪。而水系法师却又无法象火系法师那样做到自如地操控火焰,下起漫天的火雨。对于炼金师来说,我们无法做到是象他们那样挥手即来的能力,但同样的,我们可以通过我们制作的物品来达到我们的目的。所有的魔法师能够做到的事情,我们炼金师都可以做到,只是手法有所不同,效果有所不同。这就是炼金师和魔法师的最大区别。你以为为什么我们要制作药剂?因为炼金师渴望能够象光明牧师那样拥有治疗的能力,但我们同样喜欢诅咒法师的可怕诅咒。他们可以通过法术来完成这一切,而我们可以通过药剂来达到同样的目的。”
“所以炼金师所追求的,其实是魔法的力量,而不是做出一个个有效的工具。与其发明一种可以代替微视术的镜片,我更愿意去发明一种方法让我去拥有或者使用微视术,这就是区别,也是炼金师存在的意义。如果你不能把魔法作为你追求的目标,那么你永远都不可能达到炼金术的巅峰领域,充其量只是一个不错的工匠。”
宫浩听得大汗淋漓,他做梦也没想到,原来炼金师存在的真正意义在于此。看来以前他对炼金术的许多想法都有误区。而现在海因斯告诉他的,恰恰是宫浩所忽略的。
只是他不明白,老东西今天怎么会有心思教他这些呢?
他可不认为海因斯有大发善心的时刻。
他突然想起自己刚进门时海因斯说的那句:“你很幸运。”
明白了。
他一直以来为之付出的努力,各种冒险,如今恐怕已经开花结果,正式回报他了。
果然,海因斯说道:“当然,我对你在药剂方面所做出的表现还是非常满意的,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总能用与众不同的思路来解决问题。这正是我们目前所缺乏的。查克莱送来两次学徒,但却都死了。这三个月来,一直都是你在这里顶替尼尔,我觉得你已经完全可以胜任学徒的工作,所以我让查克莱不必再费心寻找新的学徒,从今天起,你就是炼金塔学徒中正式的一员。炼金塔四层以下,将会对你开放,你可以学习任何你想要学习的东西。如果有什么不懂,也随时可以过来问我。我希望你能继续发挥你的天才,也许要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我的得力助手。”
这句期待已久的话语终于响起在宫浩的耳边。
那一刻,他心中长长地吐出了一口闷气,他恭敬道:“非常感谢您,海因斯大师。”
“谢命运吧,想想那两个新学徒的死,还有尼尔的死,这或许就是命运的选择。命运注定要让你在这里继续工作下去。”海因斯回答。
是命运吗?宫浩微微笑了起来。
那么命运如果注定要让你们这群杀人狂下地狱,你也会接受吗?
他一身轻松地走出炼金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