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章 元素共鸣
章节列表
第三十章 元素共鸣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阴森幽暗的原始丛林里,宫浩一个人静静地站立。
仿佛一尊泥塑木雕,一动不动。
他在冥想,感受着属于魔法的世界。
海因斯对他的开导,正式将他引入了这个大陆最最神秘的核心之处,也使他明白了自己所忽略的地方。
这里是魔法的世界,魔法才是这里的本源力量。
也就是从那天起,他开始真正专心于研究魔法。
与宫浩印象中的魔法不同,魔法并不是完全不可琢磨的存在。
事实上,它们就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无所不在。
魔法的诞生,来自于这个世界特有的元素——魔法元素。
魔法元素到底是怎样的存在,一直以来在风鸣大陆都是众说纷纭。绝大多数普通人认为,魔法元素是神灵的创造物。是上天的恩赐,人类是不可以探究它的存在的。
魔法师则认为,魔法元素是最伟大最神奇的生命,它就是组成这个世界的本源力量。
武士们则认为,魔法元素是这片大陆自出现以来就存在的生命,是真正的始祖生命,并且一直延续至今。因此魔法元素才是这片大陆的真正主人。他们甚至认为,斗气的存在,就是魔法元素的另一种形式体现。
而炼金师们认为,魔法元素并不是生命,但它们显然是世界出现真正生命前的过渡性存在。它们就象其他的物质元素一样,是组成这个世界的基本物质。只是与这些元素有所不同的是,它们并非单纯的物质,而是介于物质与生命之间。就象铁元素,镁元素,碳元素等等,同样是可以列在元素周期表上的一种,但是又独立元素周期表之外。
因为魔法元素同时拥有元素与生物的两种特性。
物质组合与意识接收。
魔法元素可以与任何元素组合成物质,形成普通物品,又或者魔法物品,同样也可以单独存在形成生命,比如魔兽,元素精灵。它们存在于任何地方,空气,大地,海洋,火焰,无所不在。
就认识而言,不得不说炼金师对力量本源的探索能力是最强大的,其认知也是最具全面性的。
魔法元素本身并不具备智慧,但它们能够通过一些特殊的波段接收指令,并本能的去执行指令。而这,就是魔法出现的源头。
所有的魔法,都是在通过魔法元素的聚集组合来完成的。
也正因此,在风鸣大陆,魔法在当地语言中的本意,并不是魔法,而是“沟通与变化”,魔力在当地语言的本意,也不是魔力,而是导引之力。
魔力的真正作用,就是导引出天地间魔法元素的力量,通过种种方式下达指令,完成一个个不可思议的效果。
与斗气不同,斗气是人自体产生的存在,是一种人体自我程度的极限开发,而魔力则是向天地借力,所以任何人出生时其实都不具备魔力。
人人都必须通过冥想来与周围的魔法元素进行沟通。
当沟通进行到一定程度时,人们会与魔法元素产生亲和度。亲和度越高,魔法元素的吸拢能力就越强。随着这种亲和度的不断提升,就会有一些魔法元素响**唤,凝聚于魔法师的体内,从而形成魔力。
在魔法师需要释放魔法时,会通过体内的魔力向外界发出呼唤,建立共鸣,从而形成魔法效应。而所谓的咒语,其实就是这种沟通时需要使用的手段,就好象彼此间的暗号,我说红,你就放把火,我说绿,你就加把柴,如此而已。因此法咒的最初使用,其实是各人各效,不同人使用相同的魔法,咒语未必相同。就好象手段不同,目的一样。
然而随着岁月流逝,人们渐渐发现,魔法元素对不同的咒语也有着不同的理解,有些咒语的使用效率更高,有些则相对较低,在经过大量的实践后,人们逐渐整合出一套完整的咒语,应用于不同的法术需要,从而才催生出完整的法咒系统。直到后来,人们渐渐忘记了魔法的本意,认为好象无此咒语就无法释放该魔法,其实是大错特错。只是一条经过实践证明的咒语,在使用起来时,效率更高罢了。
此外,魔法元素并不只有一种形态,而是具备风,火,水,木等多种形态,它们的本源内核相同,却以不同的形态表现出来。不同的法师在吸纳元素力量为魔力时,通常只会选择一种形态的魔法元素进行吸纳,因为不同形态的元素化成的魔力由于并不同流,在体内会形成多道旋流。多道魔法旋流在体内互不融合,交相奔走,极易形成魔法旋涡。这种旋涡轻则让魔法师魔力反馈,散失法力,重则魔力激荡,引发魔力之源的爆炸,将自己变成一颗人肉炸弹。
这就是为什么魔法师极少出现多系法师的原因,因为那不但艰难,而且极为危险。
而宫浩此刻所在做的,就是在感受风的元素,并试图与风之元素产生共鸣。
这刻,风徐徐刮过茂密的丛林,摇动着粗壮挺拔的大树,发出“沙沙”的声响。
此起彼伏的“沙沙”声,汇聚成一股波涛声,那是树叶构成的“巨浪”拍打着枝杈形成的“礁石”所发出的声响。
静静得站立在那里的宫浩,好像能够听到周围很远很远地方的声音,那是风为他带来的信息。
这种感觉美妙极了。
在第一次去探那禁地山谷的时候,宫浩就有过一次那样的体验,但是那一次与这次完全不同。
那个时候的他,还停留在借力的基础上,他只是在努力感应着风之元素的流动,去捕捉它们送来的那一点点细微的声音。
而这一次,他要利用魔法师们传下来的冥想方式,去主动与风元素沟通。
他并不知道这种特殊的物质或者说是生命是怎样的存在,但是冥想的方式告诉他,平心静气,去感受自然,远比把自己缩在房间里一动不动,效果要好得多。
魔法师的冥想随处可行,但是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心境下冥想,效果却大有不同。
在这炼狱岛的原始丛林里,魔法的气息浑厚浓郁,尤其是风土自然三种元素充斥空间,无所不在。
借用冥想,宫浩能够听到风的呼吸,大地的呻吟,还有远处传来的阵阵魔兽的吼叫声。
他能感觉到周围的植物花开,草长,生机盎然,能感觉到一只只细小的魔虫在辛勤飞舞,拼命爬行,寻觅食物。
他能听到自己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声,还有血液在血管中流淌的声音。
这便是魔法的力量了。
宫浩微微笑了起来。
他身周刮起了一股小小的旋风,以宫浩的身体为中心,仿佛一个空心的龙卷风不时盘旋,与风元素的共鸣甚至激起了整个丛林的合唱,整个炼狱岛的上空,雾气逐渐飘散,血日当空。
—————————————————
海因斯的眉头突然皱了一下。
“是谁引起了这么大范围的风元素的共鸣?”
安德鲁匆匆走了进来:“导师,有人在丛林里冥想。”
“会不会是皮耶?”海因斯问。
安德鲁摇头:“他没有离开炼金塔。”
海因斯微微一怔,他掏出水晶球,慢慢抚动水晶球上的画面,最终定格在丛林中那个被龙卷风包裹着的金发少年身上。
是他?修伊格莱尔?海因斯和安德鲁都张大了嘴。
半响,海因斯突然吐出一句:“这个小家伙,进入炼金塔有快半年了吧?”
“是的,确切地说是四个半月。”
“他开始真正专注于冥想,是在一个半月前吧?”
“是的导师。”
“一个半月……”海因斯叹了口气:“一个半月的时间,就能引动如此大范围的风元素共鸣……这个孩子,他拥有修习魔法的天赋啊。”
安德鲁也苦笑了起来。
这或许是这世上最大的笑话了,一个炼金学徒,竟然拥有学习魔法的天赋。
要知道每一个炼金师其实都是在无法成为魔法师后又无法放弃对魔法的热爱,才转成炼金师的。尽管在炼金术最辉煌的岁月,炼金师远比任何法师都来得强大,但是魔法师们始终都称炼金师为‘魔法师的失败产品’,指的就是他们不具备成为魔法师的能力,从而转道他途。尽管炼金术强大无比,但是炼金师却是普通人就可以从事的职业,这使得很多魔法师不屑于去学习炼金术——魔法师的高傲就在于物以稀为贵。
魔法师的高贵,骄傲,即使是最强大的炼金师也羡慕不已。他们尽管可以打造出无敌的军团,制作让人人都求之不得的各种药剂,物品,但是他们始终都不具备象魔法师那样的力量,无法象他们那样可以自由的与魔法元素沟通,导引元素之力,而只能借助于物质的手段来迂回达到自己的目的。
但是谁能想到,一个小小仆役,却在阴差阳错的情况下成了炼金学徒,并到这刻,才显露出他的魔法天赋?
要知道修伊格莱尔在之前没有进行过任何魔法师天赋的测试,谁也不知道,也谁都不认为会如此巧合,当一个仆役成为学徒之后,竟恰恰还拥有学习魔法的能力。
这实在是太……令人意外了。
只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就引起了大范围的风元素的共鸣,这意味着修伊格莱尔在风元素魔法上的修炼将会象一个真正的魔法师那样顺畅,他的天赋即使是在那些魔法师中也是相当不错的。尽管风元素的共鸣只代表了契合度与潜力,代表了他的修炼速度,就目前而言,宫浩的实际能力连安德鲁都不如——他连一个最基础的魔法咒语都不会呢。但只要给他时间,他很有可能在未来成为一个真正的风系大魔法师,掌握呼风唤雨的力量。
可问题是,他现在是一个仆役。尽管成为了学徒,本质上他依然是个仆役。
不会有哪个学徒在身体里有一枚索命的灵种的。
“我们该怎么办?”安德鲁迷惑地问导师。
海因斯微微沉思了一会,缓缓道:“兰斯帝国并不缺少风系法师,少一个未来的法师,也并没有什么了不起。哪怕以他的天赋,将来有可能进阶到风系大魔导的地步也是一样。即使是生命力再强的魔植,也不能缺少雨露的灌溉,仅仅拥有天赋,没有明师的指导,同样只能是蒙尘的明珠。就把这一切当作是从未发生过,让他就此埋没吧。”
安德鲁惋惜地叹了一声,却也知道只能如此:“那么导师,他的风元素契合度,对我们的试验……?”
“是的,对我们的试验很有帮助,这些日子,他对各方面炼金术也掌握得很快,是时候把那东西给他学习一下了。”
海因斯转头要离去。
安德鲁叫道:“导师,您真得认为,没有魔法师的指导,他就不会有所成长了吗?”
海因斯顿了一顿,沉声道:“至少不可能成长到对我们有威胁的存在。”
“如果他做到了呢?”
“那么……消灭他。”
“是,导师。”在这个问题上,安德鲁也不敢和自己的导师打马虎眼。
———————————————
宫浩并不知道自己无意中的突破,已经引起了海因斯的注意,这给他带来了机会,也给他带来了更多的危险。
他这刻正沉浸在刚才与风元素大范围的共鸣之中,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深刻地接触到这些风之元素。在那之前他做梦也没想过自己能如此大面积地与风之元素产生共鸣,事实上这种共鸣的程度到底算好还是坏,连他都不清楚。
别说他不清楚,就连海因斯都不清楚。海因斯只知道任何一个修炼风元素的法师,都拥有一定程度的风元素共鸣,但他也不清楚风元素的共鸣范围有多大,只知道天赋越高的人,共鸣的范围就越广。而随着实力的增长,共鸣的范围也会不停增加。
元素共鸣的范围,关系到魔法师的施法距离。你能影响多大范围内的元素,你的施法距离就是多少。象宫浩这样能够引起大半个丛林的风元素共鸣的现象,海因斯并不是没见过,每一个风系大魔导师几乎都有这样的,甚至于超出于此的实力,毕竟风系法术本身就是以范围性攻击法术出名,元素共鸣范围广是很正常的。这导致海因斯忽略了一件事——宫浩还只是个初入门的学徒。
这刻宫浩正清楚地感应到有一股亲和度最高的风之元素正化成丝丝魔力进入他的体内,只要他愿意,他或许现在就可以释放出一个风系法术出来。
可惜的是他做不到。
他只是学会了凝聚魔力,与风元素建立更进一步的感应,却还没能学习如何使用魔法。
他不知道该如何向周围的魔法元素下达指令,完成某个他想要完成的目的。这种指令就好象是一种特殊的语言,其目的是让魔法元素能够理解并迅速有效的执行。如果说无处不在的魔法元素,是一支雄伟浩荡的军队,那么魔法师就是负责指挥的将领,而魔力则是传令兵。可惜的是,如今宫浩这位将领,有军队,有传令兵,却没有兵符,更不懂得传令旗语,不懂得魔法世界中的击鼓进攻和鸣锣收兵该如何演示。
他只能看着自己空有魔力却无法使用,并为此感到发愁。
可惜,炼狱岛上并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魔法师。就算是海因斯,所懂得的魔法也极为有限,而且他也不懂风系魔法,海因斯擅长的是自然法术。当然,他的“擅长”在真正的自然法师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唉,看来只能先继续修炼魔力,建立共鸣了。除此之外,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宫浩不无悲哀地想到。
回到炼金塔的时候,安德鲁向他招了招手。
“修伊格莱尔,你过来一下。”安德鲁说。
“有什么事吗?大人。”
安德鲁微笑着拿出一卷手册,交到宫浩手中:“这个东西,你拿去好好研究一下。”
“这是什么?”
宫浩好奇地翻开手记,只见上面画着一些奇怪的符号和复杂的说明,那些图画赫然是一个个人偶形象。
耳边响起安德鲁低沉的声音:“这就是三百年前,最著名的炼金大师伊莱克特拉的炼金笔记。这上面有关于他对魔偶制作的一些心得,我们的血肉傀儡,亡灵傀儡,都是根据这本笔记得来的。”
伊莱克特拉?
这个名字象一颗炸雷一般轰响在宫浩的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