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二章 寻找失落的友情
章节列表
第三十二章 寻找失落的友情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把摘录自伊莱克特拉的笔记交给宫浩后,安德鲁去见了海因斯。
“东西给那小家伙了?”
“是的导师。”安德鲁笑着回答:“看得出来他很兴奋。”
皮耶忍不住问:“导师,您真得认为一个学习炼金术还不到半年时间的小子能够对我们的研制有所帮助?”
“哦,皮耶,不要小看天赋的力量。既使炼金师们并不需要修习魔法的天赋,但在智慧上的要求却有过之而无不及。看得出来修伊格莱尔是个非常聪明的小家伙,对于这样的人,你大可以把压力加给他。没错,他对炼金术的理解依然浅薄,但是知识并不是炼金术的唯一。伟大的伊莱克特拉就曾经说过,仅仅追求知识本身,会令人丧失创造能力,这样做的结果,只能够令你成为一个出色的助手,而并非是一个伟大的发现者。要想成为一个出色的炼金师,知识仅仅是我们需要的基础,创造力才是我们上升的泉源。”
说到这,海因斯叹了口气:“我已经老了。我相信在我几十年对炼金术无尽的探索中,已经掌握了所有可以掌握的有关知识,但是我却并没做到重现伊莱克特拉的辉煌。我想安德鲁说得没错,炼狱岛需要新鲜的炼金师之血,研制巨魔神和魔纹的工作也同样需要非同一般的思路。看看那个孩子在药剂试验室里所做的吧,尽管他发明的那些稀罕小玩意我并不放在眼里,但是从他的身上,我看到一些与众不同之处。他拥有成为一个出色的炼金师最重要的两大法宝——旺盛的求知欲和敢于突破一切旧有方式的思维习惯。这正是我们所不具备的。”
皮耶尊敬地对导师低下了头:“伟大的导师,我想这正是我永远也及不上您的地方。您的睿智令我叹服。”
抛开为人不谈,无论是海因斯还是皮耶,他们对炼金术的执着,都是真正的狂热与敬业。
通过水晶球,海因斯观察到修伊格莱尔已经开始了对笔记的研究,他看起来认真极了。
海因斯满意的点点头。
————————————
从这一天起,宫浩以一种疯狂的状态陷入了对血肉傀儡的研究中。
伊莱克特拉的笔记很显然是一种随笔式的存在。上面记录的绝大多数是他试验失败时的一些随想。
从这些随想中可以看出,伊莱克特拉是一个思维非常活跃的人。在他研制血肉傀儡的同时,他还同时进行着数十种炼金术的研究。这种研究方式令宫浩大感诧异,想不通他是怎么做到的。
炼金术是一门深奥浩大的学问,几乎每一个分项都可以穷尽人的一生。就好象科学中分有物理化学等分支,而物理中还有高等物理,数学物理,试验物理等等分支,其下又有无数分支一样,炼金术同样如此,每一门炼金术都有属于自己的庞大知识,仅是其中一样,就可以让人钻研一辈子。
而伊莱克特拉,他的笔记却充斥了各种各样的炼金术随笔。
只是这些随笔根本不全,完全是想到哪就记到哪。
它们看上去杂乱无章,也许上一句说得还是有关于血肉傀儡的制作问题,下一句就直接跳到了药剂该怎样炼制上去,而且两者之间毫无关联。
宫浩严重怀疑,伊莱克特拉的这些笔记到底有没有翻阅的价值,只怕就是伊莱克特本人在记录完这一切后,再想寻找到他所记录过的东西,都会非常困难。
这其中甚至有涉及到空间魔法,巨魔神等方面的思索,也就是说早在伊莱克特的学徒时期,就已经开始准备对这方面的研究和探索了。
根据伊莱克特拉的笔记所言,他最初创造巨魔神的动机,仅仅是因为他需要一些更强大的魔偶来保护自己,至于横扫天下,那根本不是他感兴趣的事。
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炼金狂人,比海因斯还要疯狂的疯子,这是宫浩从他的笔记上唯一能确定的东西,但是如何再现出真正的血肉傀儡,宫浩却完全没有头绪。
这些笔记太杂乱,太随意,根本难以理解,即便如此,还只是安德鲁从中摘录的一部分,而非全部内容。
这让宫浩深感头痛。
不过从那些随笔中,还是可以看出,伊莱克特拉认为,真正强大的傀儡武士,应该是拥有智慧的。他最初创造血肉傀儡的动机,是想制作出一个拥有智慧的魔偶助手。
在伊莱克特拉长达数十年的研究生涯中,从未有人跟随过他。他完全就是一个人在进行炼金术方面的研究。而之所以会如此,就是因为伊莱克特在后来的确成功发明了有一定智慧程度的魔偶助手,尽管这种助手的制作技术已经失传,无法想象其智慧程度有多高,但是可以看得出来,伊莱克特拉的成就在任何地方都闪跃着令人羡慕的光芒。
而血肉傀儡,不过是他研究魔偶助手时的一个副产品罢了。当时还年轻的他试图在普通的傀儡武士中嵌入一个成型的灵魂,以一种叫灵魂法珠的道具为载体,完成赋予智慧的使命。
但是伊莱克特拉后来发现,脱离生命而存在的灵魂最终会渐渐消亡,就象冰溶解于水一样,即使是灵魂法珠也无法阻挡这种情况,因此伊莱克特拉使后来用某种方法最终保留了一丝灵魂记忆,用以与魔法元素产生共鸣的能力,而将其他的一切全部放弃,从而成就了血肉傀儡。通过这种蜕变,他使得灵魂可以长时间保留在灵魂法珠内。
而海因斯和安德鲁他们一直以来在寻找的,就是伊莱克特拉到底用什么办法,使灵魂在寄居于法珠之内后,依然能够与周围的元素产生共鸣,从而使用出魔法。
他们最终选择了智慧强度最高的人类,通过大范围的抛弃与剔除,才勉强保留住了那么一丝共鸣能力。
这就是目前的血肉傀儡的由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非常复杂而深奥的课题,宫浩发现海因斯也的确是一个天才。灵魂的保留存在,一直以来都是灵魂法师的专长,只是这方面与亡灵法术一样,都是禁忌性的存在,从来没人敢公开研究它。在完全不了解灵魂法术的情况下,海因斯能做到这一步,完全得益于他在炼金术上的非凡能力,但是相比伊莱克特拉所做到的用一只普通魔兽的灵魂就制作出可以释放三种法术的血肉傀儡,却依然相差太远。
海因斯就好象一个糟糕的厨子,穷尽研究后,也只能用最好的东西做出最糟糕的菜点,而伊莱克特拉信手拈来的能力,即使给他最差的材料,也能制造出精美的美食。
这两者的差距之大,就好比如今的宫浩之差别于海因斯。
宫浩对此也摇头不已。
在这种情况下,要想破解出伊莱克特拉的血肉傀儡制作之迷,完全可以想象它的困难程度。
接下来的日子,宫浩日复一日的研究,几乎不眠不休地扑在血肉傀儡和那本笔记上。
即使曾经担负再多工作也能让自己显得从容不迫的宫浩,第一次开始分身乏术了。
时光荏苒,只有当全身心投入工作中去时,才会发现时间过得如此之快。转眼间,又是三个月过去了。
与三个月前相比,宫浩完全是垂头丧气地发现,自己在血肉傀儡上的研究毫无进展。
它几乎浪费了自己所有的宝贵时间,却没能让他在这方面有任何进步。
所有可能的想法,做法,全部试过,却无一能通过。宫浩甚至开始怀疑,伊莱克特拉到底是不是最后完成了他笔记上所描述的那种血肉傀儡。他会不会是通过别的手段来完成的?比如魔纹?
但是历史告诉他,那个时候的伊莱克特拉还没有发明魔纹,伊莱克特拉的笔记上更是明确表明,通过在人体上锩刻能够与魔法元素产生共鸣的法阵,在那时还仅仅是一个构想,尚未付诸行动。
而且魔纹很明显也不适用于魔偶。
那么这个该死的天才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他揉着脸痛苦不已。
————————————————
“格莱尔。”走进宫浩的试验室,安德鲁呼唤他。
“大人。”宫浩站了起来。
“依然没有任何进展是吗?”
“是的大人,伊莱克特拉的确是个非同一般的天才人物,我很难想象他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我在血肉傀儡上的研究完全没有丝毫头绪。”
安德鲁笑呵呵地拍着宫浩的肩膀:“导师和皮耶对血肉傀儡进行了长达二十年的研究,才勉强制作出能够释放出一种法术的血肉傀儡。你成为学徒还不到一年,对炼金术的理解也只是刚刚入门,完全没有气馁的必要。记住,对学问的探索,应该是循序渐进的,千万别想着一步登天。在血肉傀儡的研究上,我们不会催促你,因为我们能够看到你的努力。”
“是,大人。”
“好了,辛苦了这些天,出去放松放松吧,休息些日子再回来,也许能让你那已经过度用脑导致僵化的思维重新活跃起来。”
“安德鲁大人,我的思维没有僵化。”宫浩苦笑道。
“哦,你已经开始学会反驳我的话语了吗?”安德鲁并不动气。
宫浩笑道:“那正是您对我疼爱的表现。”
“说得好。”安德鲁哈哈大笑,他拉着宫浩的手:“来吧孩子,你才十三岁,你还有很多时间可以用来研究。现在我们去港口,去转一转,也许在那里你会有什么好的发现也说不定。”
“去港口?”宫浩有些迷惑:“可是今天不是自由号来到的日子。”
“哦,并不是只有自由号才能来炼狱岛。我以为在经过了去年的那件事后,你应该明白这一点了。”安得鲁向宫浩眨眨眼睛。
宫浩一怔,眼前立刻浮现出一个久未出现的女孩形象。
难道是……
安得鲁笑得很诡异,他说:“好了小家伙,还不快点换衣服,打扮得精神一些,然后准备跟我去接船。我们的那位尊贵客人……可是只有你能降服的哦。”
“她是为你而来,来寻找她那失落的友情。”他向他眨眨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