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七章 重归于好
章节列表
第三十七章 重归于好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混蛋皮耶,我要杀了你!”兰斯洛特疯狂而愤怒地呐喊。
吓得城堡里所有人都纷纷四避。
从丛林中回来,兰斯洛特一身是伤。
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城堡,直接冲进炼金塔找皮耶的麻烦。
面对一位刚刚晋升到星辰武士级别的超级强者的怒火,就算是皮耶也不敢直接面对,只能由海因斯出面劝阻:“兰斯洛特,你没有必要发这么大的火。”
“哦,如果不是格莱尔救了我,我差点就死在那条魔龙的嘴巴里了!”兰斯洛特大吼道:“我早说过,那条魔龙就快苏醒了,这段时间我不可能去地狱之门取灵种。可是你们偏要我去。差点就让我再也回不来!”
灵种?原来是为了灵种。
宫浩记得很清楚,尼尔说过,灵种不是风鸣大陆的产物,而是来自深渊。
在炼狱岛的中央区域,有一个通往异世界的空间之门,那里的周围散落有大量的灵种。
看起来当初就是兰斯洛特从空间之门的附近得回了这批灵种,不过空间之门的附近有强大的魔龙存在,所以他只能在魔龙沉睡时前去搜寻。
宫浩还记得皮耶说过,灵种不多了,如今看来,灵种果然已经不多,所以才会要兰斯洛特冒险一再去寻找。只是这次他显然是捅了马蜂窝——那只魔龙醒了,而且要不是自己及时放出魔法,利用炼狱岛那浓密的雾气将战斗区域变成黑暗一片,只怕兰斯洛特就得永久停留在那里了。
黑暗对逃逸的好处永远大于追击,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这显然比一两个攻击法术要来得有效果得多,宫浩相信自己当时如果不是使用了元素凝聚,而是试图用风刃冲击去攻击那头魔龙,只怕后果就不是两个人都出来,而是一起葬生在那里。
他再次领悟了至关重要的一个道理——有效的使用魔法,远比单纯地学习更加强大的法术,要来得有意义得多。
而魔法书上记录的魔法使用方法,也未必就是一成不变的。
谁能想到元素凝聚这种提升冥想的方法竟会被宫浩用来救人呢?
到是海因斯颇为惊讶地看看宫浩:“格莱尔,他怎么会有能力救得了你?”
宫浩心中一惊,连忙上前一步道:“海因斯大师,我只是在后面分散了魔龙的注意力。那只魔龙因此而失去了杀死兰斯洛特大人的机会。事实上后来还是大人把我救了出去。”
这番话基本符合实际情况,就连兰斯洛特都说不出什么,只是皱了下眉头。既然宫浩不愿意表功,他也没必要一再强求。何况现在兰斯洛特心里的火气相当大,正有要把皮耶一剑砍死的打算。
好在还有艾薇儿带来的一帮高级武士和魔法师从旁劝导。克洛斯更是对兰斯洛特道:“兰斯洛特,对灵种的需要是陛下的要求。不过陛下显然也不太清楚那头魔龙的强大与可怕,至于皮耶,你还是放过他吧。说起那头魔龙,你觉得,如果我们和你一起去丛林,有办法消灭那只魔龙吗?”
兰斯洛特摇头道:“没有那个必要。地狱之门的附近我四处都看过了,基本把所有能带回来的灵种都带回来了。那只魔龙非常强大,它甚至超过了十二级,我想我可以把它列为十三级的强悍存在了。如果大家一起去,也许能干掉它,但损失也一定会非常惨重。魔龙出不了中央区域,大家没必要如此冒险。把宝贵的战斗力浪费在这方面……不值得。”
克洛斯点了点头。
他回过头来,看了宫浩一眼,眼神中颇含深意。
他对宫浩说:“你不打算问问我,小公主的心情现在如何吗?”
宫浩苦笑:“克洛斯大师,我猜那一定是很糟糕的结果。”
“是的。”克洛斯笑道:“她发誓她再也不愿见到你了。”
宫浩低下了头。
兰斯洛特有些诧异,问他是怎么回事,宫浩这才把刚才的事情大致说了一下。
兰斯洛特没想到宫浩为了救他,竟然丢下公主不管了,表情到是十分的精彩。
心中对宫浩的感激到是又加了几分。
—————————————
“修伊,为什么要丢下公主去救我?”
回到小湖边,身边都没有人了,兰斯洛特终于问道。
宫浩想了一会才回答:“有很多原因。一来,我想救你。你是我的老师,尽管你不承认这一点,但你的确教过我斗气,还救过我无数次。怎么说我帮你一次也是应该。”
“还有呢?”
“公主正在长大,正在有属于自己的感情。她是帝国皇帝的女儿,不该喜欢不值得她喜欢的人。”
“很好,这也是一个理由。我还一直以为你想娶公主呢,看来你始终清醒。那么还有吗?”
“还有就是我想让她知道,世上不是什么事都能顺着她的心意来的。如果她要把错误的感情继续下去,那么她就得有承受这一切的准备。”
兰斯洛特有些呆滞了。
他做梦也没想到,宫浩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他很古怪地看着宫浩,良久才道:“修伊,你看上去一点都不象个十三岁的少年。”
“我快十四了。”
“依然还太小。”
宫浩没有回答。
兰斯洛特拍拍宫浩的肩:“我猜她一定很伤心,但是还好,她并没有下令捉拿你,杀死你。这说明她并不是象她表现得那么恨你。去吧,去看看我们的公主殿下,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你不会希望被一位公主恨上吧?那可是相当麻烦的。就算你不想让她喜欢你,至少也别让她恨你。”
“她发誓不再见我的。”
“女孩子的誓言是最靠不住的。相信我,修伊,这是真的。不要去相信女孩子发过什么誓言,她们是情感动物,只根据自己的感觉来。有时候你只需要一两句好话,就能让她们忘记和放弃一切不美好。我知道你对哄小姑娘很有一手,你能做到的,对吗?”
宫浩无奈苦笑,说得自己就象个吃软饭的。
“好吧我试试。”他说。
“这就对了。”兰斯洛特大笑道。他今天虽然经历生死,但也因此而大获丰收,突破长久以来未能突破的瓶颈。武士经历生死的次数远多于突破的次数,因此在那一番危急过后,他心情上却是高兴大过愤怒。
他这刻心情良好,自然对宫浩有说有笑,反复地催促宫浩快些去找小公主。
临走时,宫浩突然对兰斯洛特道:“能问您一个问题吗?兰斯洛特大人。”
“说吧。”
“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
“说吧,说吧,看在你今天救了我的份上,我会回答你任何问题。”
宫浩的脸上现出促狭的笑:“大人您对女人这么了解,是不是吃过女人出尔反尔的亏呢?”
兰斯洛特一怔,随手一拳打去:“小混蛋敢笑话我?”
早有准备的宫浩大笑着躲开,快步向城堡跑去。
—————————————————
艾薇儿正在自己的房间里大发脾气。
“滚开,全都滚开!一帮没用的混蛋,我不要你们伺候!全部滚开!”
下人侍女们吓得纷纷退避。
艾薇儿坐在香樟木雕成的凤凰花椅上,眼泪忍不住哗哗地流了下来。
“该死的格莱尔,你这个混蛋,大混蛋!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你竟然抛弃了我!呜呜呜……”
小公主哭得甚是伤心。
多少年来她从未经历过这样的事情,一旦有任何风吹草动,总会有大批的武士法师包拢过来保护她。难道武士不就是用来保护他们的吗?为什么修伊格莱尔竟然会为了一名武士而放弃保护公主?
尤其是在那之前他还答应过会一直守护自己的。
这该死的混蛋,我再也不想和他做朋友了,做朋友一点都不好玩。
她哭的眼睛红肿,看样子是伤心透了。
一块手帕递了过来。
艾薇儿看都不看就接了过来擦眼泪,想想不对,愤怒道:“我不是说过都滚出去的吗?”
身后响起那个令她难忘的声音:“是的,艾薇儿,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为你滚出去。我是说如果你想看我在地上打滚的样子的话。”
艾薇儿愕然回头。
只见宫浩正一脸无奈地看着她。
“你是怎么进来的?”她惊叫道。
“我向你的下人们保证,只要他们让我进去,那么我会还他们一个高高兴兴的公主。”
“你休想,格莱尔。”艾薇儿连修伊都不叫了,纤手一指大门:“立刻给我滚出去!”
“你是在用公主的身份在向我下命令吗?”
“是的!”艾薇儿毫不客气道。
“真可惜。”宫浩摇头:“当你的朋友没有听从你的意见时,你就不再把他当朋友,而是把他当成下人了?是这样吗?你懂得什么叫真正的友谊吗?”
艾薇儿微微一怔。
宫浩走上前去,扶住她的双肩,轻声道:“艾薇儿,你是个好女孩,只是你从来没有过朋友,你不知道朋友的真正含义什么,所以你也不懂得该如何去珍惜友谊。友谊的可贵就在于,它并不总是顺从于你,它和你是平等的。它会让你开心,欢笑,但也可能会伤害你,让你伤心,失望。友谊不是顺从,朋友不是仆役,你必须明白这一点。”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为什么还需要朋友?”
“因为朋友能给你的,是你的仆役们无法给你的。还记得我说过吗?有一些东西,总是要在失去之后才能得到。”
“可我现在不觉得有朋友有什么好了。”小公主抽泣道。
“是么?你真得确定需要让修伊格莱尔变成和你的所有仆役一样吗?对我来说那不是什么难事,我现在就可以做到。我可以向你下跪,向你乞求,将你照顾得无微不至,就象一个小丑一样对你说,哦我的公主,请你原谅我的无礼,从今以后我都会对你惟命是从,然后做出一脸卑躬屈膝的模样。但你会喜欢吗?而且我不可能再给你讲故事,我们之间也不会再有那些只属于朋友的欢笑。我不会再对你开玩笑,因为你需要我怕你,而只有朋友才能对你开那些玩笑,逗你开心。你将依旧孤独,你将依旧不知道这世界还有哪些更美好的事。我们不会再在一起玩耍,不会在一起漫步在丛林里,不会去感受对方,关心对方……你真得愿意那样吗?”
艾薇儿怔怔看着他,摇摇头:“不,修伊,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我有很多仆役,但只有一个修伊格莱尔,我不想你变成那样。”
宫浩笑了:“是的我也不想。你是那么可爱,就象一个天使。在我的眼里你不是公主,你就是一个天使,是最美丽最可爱的女孩。可如果我变成了那样的仆役,那你就只是公主,其他什么都不是。”
艾薇儿的声音变得低微下来:“真奇怪,为什么听你说话,我会觉得……心跳得好厉害。”
“是的,那就是友情,是一种彼此间的关心。当对方开心的时候,你会和他一样开心,可当对方不开心的时候,你会和他一样不开心。”
艾薇儿的眉头皱了起来:“听起来不象是友谊,到更象是爱情。”
宫浩的心剧烈地跳了一下:“哦,总有相似之处。”
艾薇儿迷惑地看他:“你确定我们之间的是友谊?不是别的什么?”
“是的我确定。”宫浩很干脆地回答。
这个回答让艾薇儿有些失望。
她觉得问题好象变得复杂了,自己好象忽略掉了什么。低下头想了一会,她突然想起什么,大叫起来:“哦,该死,格莱尔你对我施了什么魔法,我让你出去的!”她纤手再指房门:“立刻出去,我说过我不会原谅你的,无论你说什么都没有用!我不想再见到你!”
她终于想起自己打算不再原谅修伊格莱尔的,自己是要赶他离开的。
宫浩苦笑着摇头:“既然你这么坚持,那么我离开就是了。”说着,他轻轻走出了房门。
艾薇儿看着他离开自己的房间,一时间有些愕然。
不知为什么,她感觉心好痛,很难受。
非常难受!
为什么会这样?她不明白。
可她感到自己不希望那个金发男孩离开。
她打心眼里不想他离开自己,她喜欢他在自己的身边,听他对自己说那些话,就好象聆听世界上最美好的声音。
“修伊!”轻轻地,她忍不住叫了起来。
哦,他走了,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我没有朋友了,我什么都没了。
艾薇儿再克制不住,低声哭了出来。
门开了。
宫浩重新出现在门口。
艾薇儿再克制不住扑了过去,扑到宫浩的怀里。
她说:“修伊,你是个混蛋!”
然后张口狠狠咬了下去。
“恩。”随着宫浩强忍的闷哼声,艾薇儿所有的不满在这刻烟消云散。
宫浩却在心中叹息。
看起来自己做得很糟糕,非但没能和艾薇儿趁机拉开距离,恰恰相反,两颗心又靠得更近了。
这该死的,变了质的友谊!
还有那该死的爱情鸟的祝福!
远处红与绿的耳朵微微发热,一起仰天得意地长啸了几声。

————————
推荐一下小鱼同志的《傲世灭天》,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