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十八章 危机
章节列表
第三十八章 危机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艾薇儿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正在被人俘虏。
她喜欢和宫浩待在一起的感觉,她的情绪因为他而变化。这是她第一个去关心的男孩,会去关心他的想法,他的感受,为他欢笑,也为他流泪。
她的情绪因为他而波动起伏,完全受制于这个金发男孩。
她以为这是友谊,是因为他是她唯一的朋友。
但是宫浩知道,艾薇儿对他的感情已经大大超出了朋友的范围。
尽管她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但女孩的心是孤独的,她从没有一个在心理上可以依赖的人。一个可以让她相信,寄托,并为之着迷的人。
在艾薇儿的心里,宫浩就象是一个父亲,哥哥和情人的最佳综合体,尽管身份低下,却是一个可以依赖依靠的对象。她可以向他倾诉心事,而对方就会安静地听。
有时候宫浩也会给她讲一些故事。
于是艾薇儿就会惊叹,天啊,他的脑子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故事可讲?而且一个个都是如此精彩动人。
他就象是个吟游诗人,身上有着数不尽的故事,并总是那么富有哲理。
“……国王对使者说,这场战争让我的国家消耗了很多力量,你们必须支付赔偿。于是那个傲慢的使者就回答:是的国王陛下,我们会赔偿您土地的。然后那个使者拿出一块兽皮来说,我们会赔偿给您和这块兽皮一样大的地方。这对国王是一个非常大的羞辱,但是那个时候,国王那美丽而睿智的王后却笑着说,哦,是这样吗?那我要感谢贵国的慷慨。然后你猜她怎么做了?”
“怎么做了?”艾薇儿问。
“她把那块兽皮拿起来,用剪刀把兽皮剪成又细又长的一条条绳子。然后把所有的绳子联在一起,用它去圈了对方的国家好大一块地方。”
“哦,天啊,她真是太聪明了。”
“好了故事讲完了,我的小公主,你该睡觉了。”
“我还想再听一个。”艾薇儿忽闪着她的那对大眼睛说。
宫浩有些苦恼地抓头皮:“恩……你还想听什么?”
“你还有多少?我都想听。”
“哇,那可就多了。我的左手捏着一千零一个故事,右手则抓着更多。要不我再给你讲个阿拉丁神灯的故事?”
“那个听过了。”艾薇儿躺在华丽的象牙床上,背靠着柔软的小圆枕,披散着一头长发,旁边的锦凳上还放着两碗仆人送来的甜点。
一碗是给自己的,一碗是给宫浩的。
夜色早已昏暗,房间中的灯火依然闪亮,小公主听故事听得着了迷,怎么也不肯放宫浩离开。
“那你还想听什么样的故事?”
“我想听王子和公主的故事,要很浪漫的那种。”
“好吧,那要不我再给你讲个灰姑娘的故事?”
“好的。”
等灰姑娘的故事讲完后,宫浩又给她讲了一个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
天知道这位小公主殿下从未听到过如此多的有趣动人的故事,以至于越听越兴奋,怎么都不愿睡。
“我还想再听一个。”这句话是她今天晚上说得最多的一句。
“这是最后一个故事,听完后必须睡觉。”这是宫浩今天晚上讲得最多的一个。
“那么,我再给你讲个睡美人的故事吧。如果你答应乖乖听话,我明天就还给你讲特洛伊的故事,野兽与美女的故事,还有绿野仙踪的故事,艾丽丝漫游仙境的故事,好多好多,怎么样?”
“好吧,好吧,最后一个,就最后一个了。”小公主扭捏着身体说。看来今天晚上是不可能听完所有的故事了。
难道他真有几千个故事?艾薇儿很是好奇。
当讲完睡美人的故事后,艾薇儿眨着眼睛问:“为什么每一个公主睡下去后,都需要王子的亲吻才能醒来?”
“哦,这个嘛……”宫浩想了想,这可真是个复杂的问题:“有时候吻具有一种魔力,它能做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就象魔法那样神奇?”
“哦,比那个神奇。这世上最神奇的永远是人类的情感,无法理解,无法捉摸,你不会真正了解自己的感情,你也无法控制它,只能跟着它的感觉去走。魔法至少是可以学习和掌握的,而感情……你永远无法学习和掌握它。”
就象是自己在轰赶修伊离开,却又忍不住要唤他回来那样吗?艾薇儿有些明白了。
艾薇儿偏着脑袋想了一会:“修伊,你接过吻吗?”
宫浩摇了摇头:“不,没有。那是很神圣的事。”
“我也没有。”艾薇儿不无遗憾地说。
她突然发现自己很羡慕白雪公主和睡美人,因为她们能得到让她们一生都幸福的吻。
自己好想拥有。
她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她低下头,小手紧紧抓住被子,用蚊子般的声音轻声说:“修伊,吻我。”
这话象一个霹雳打在宫浩的脑袋上,差点惊得他蹦了起来。
艾薇儿有些不满:“你没必要表现得那么害怕。”
宫浩看看左右,还好,房间里只有自己和公主两个人。
“快点,吻我一下。”艾薇儿催促他。
宫浩轻声问:“你确定?”
“当然。”艾薇儿不满的瞪他。看样子不得到这个吻,她是不打算放过宫浩了。
宫浩硬着头皮凑上去,轻轻在艾薇儿的脸蛋上印下了一个吻。
这个吻很轻,就象蜻蜓点水一般,却在艾薇儿的心里也点下了一个深刻的烙印。
艾薇儿只觉得自己的脸烧得发痛,天啊,那是什么感觉?自己生病了吗?为什么心跳得这么厉害?
她的小脸涨得通红。
“这个……艾薇儿,你知道这种事不能说出去的对吗?”宫浩有些不放心,该死,自己刚刚吻了一个公主,她的脸蛋火热,不过这感觉还真是不错。
“是的我知道,这是我们的秘密。”艾薇儿羞红着脸回答。
“那么,乖乖做个睡美人,明天见。”
“恩,明天见。”
宫浩起身离开。
他推门出去时,艾薇儿缩在被窝里用蚊子般的声音轻轻道:“修伊,如果有一天我也长眠不醒的话,你会象白马王子一样跑过来救我,用你的吻救醒我的,对吗?”
“……是的我会的。”犹豫了一下,宫浩肯定地回答。
“不会再抛弃我?不会因为任何原因?”
“我发誓不会了,再也不会。”
“那就好……”艾薇儿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宫浩轻轻叹息着打开房门。
————————————————————
夜,深沉寂静。
宫浩一个人站在城堡的中央。
他有些茫然。
总有一些东西不在控制之内,总有一些情感游离于理智之外,艾薇儿的热情,天真还有对自己的依赖,正在迅速升温,照这样下去,或许有很多事情很快就会出现自己始料未及的变化。
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
自己和艾薇儿之间有一道天然的鸿沟,不仅仅是巨大的身份差异,更重要的是自己对兰斯帝国的刻骨仇恨。
他忘不了死去的撒克,西瑟,比勒还有芬克他们。
忘不了每一个死去的少年。
忘不了即使依靠自己的努力走到现在这一步,他也依然没有摆脱死亡的威胁。
可是自己能怎么做呢?
也许,是该为下一个计划做些准备了。
——————————————————
艾薇儿这次的停留时间比较长,理由是宫浩还没有为她找到她所需要的魔兽坐骑。
尽管人人都看得出来,艾薇儿唯一需要的坐骑就是那个金发小男孩,而不是什么根本不在计划内的魔兽。
或许艾薇儿在希望这辈子都别找到她的坐骑,这样她就可以一直拥有这个金发小男孩。
可惜的是在这件事上她没有发言权,海因斯拒绝了她要把宫浩带走的愿望,气得她几乎要当场大哭。
老头连安慰这位公主殿下的心思都没有,只是淡淡说了一句:“炼狱岛上有很多事情你并不明白。回去问问你的父皇吧,如果他同意,我不介意把格莱尔送给你。”
皇帝当然不可能同意,他知道种下灵种的人无法再被安全的取出,就算不考虑血统贵贱的问题,他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做寡妇。
两天后,自由号来了。
这是炼狱岛第一次有两艘船同时靠岸。
宫浩决定去找贝利,他向艾薇儿告了假,好话说了一箩筐,并许诺今天至少给她讲十个好听的故事才终于成行。
“嘿,修伊格莱尔,我的好朋友,真高兴又看到你了。”贝利大声喊道。
他给了宫浩一个热情的拥抱,并且按“老规矩”请他去船舱喝杯酒。
进去的路上,贝利对宫浩说:“我看到王船了,好象我们可爱的小公主又来炼狱岛找她的坐骑了,告诉我她找到了吗?”
“不,还没有。”宫浩回答。
“我到觉得她已经找到了。”贝利促狭地用眼神挤兑宫浩:“我听守船的士兵说,小公主对你很着迷,她几乎每天都要和你在一起,甚至在她上床睡觉时都要你陪着她哄着她才肯入睡。哦我的天啊,你让她的侍女失业了。而且你甚至还让小公主为你生气,为你流泪了,是吗?令人惊讶的是你竟然没有受到任何处罚。”
“流言总是传得飞快。”宫浩淡淡地回答。
“放心吧,只是在同行之间传递,守在这里难道不是很无聊?那些家伙可没有你给的树叶,他们肯定天天熏都被熏死了。我猜他们现在恨不得你早点得罪小公主然后把公主从岛上气跑回去。”
“不,我给了他们树叶,你知道和公主有交情未必是好事,这能给你带来很多麻烦,比如妒忌,那是最可怕的一种,所以我帮了他们一把,我没有必要给自己树敌,对吗?”
“哦,知道吗修伊,我最佩服的就是你这一点。你永远冷静,理智,会做人,从不轻易得罪任何人。我很怀疑以你这样的聪明才智怎么可能会没有发现有关于岛上的一些小秘密呢?”贝利嘿嘿笑道。
宫浩心中一惊,他看看贝利:“你想说什么?贝利。”
贝利呲了呲牙:“好了修伊,别跟我装傻了。你知道我们之间有很多秘密交易,我不可能会出卖你。你不过就是想活下去而已,对吗?你在这里干了快两年了,你是唯一一个突破这里的规矩留下来的人,并且成了学徒。我可不相信以你的努力和智慧会看不出一些奇怪的名堂。”
宫浩呆了呆:“就因为我的表现出色,我就应该看出些什么吗?”
“至少应该有所怀疑。但你从没问过这方面的事,所以我猜测,你也许早就有了答案。所以你做出种种努力……”贝利向宫浩眨了眨眼睛:“你并没有做错什么,你该知道即使向我承认,也不用害怕我会揭发你的。”
宫浩向四周谨慎地看了看:“你还知道些什么?”
贝利得意地笑了:“果然如此。放心吧,我没必要知道更多,瞧,你给我们好处,我们也会帮你一些忙。只要你不捅大漏子,我们才不会管你会做什么想做什么呢。”
“很好,我会在下个月给你们更多的好东西,但是你和你的朋友最好管住你们的嘴。顺便感谢你的提醒,我想我明白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是的,宫浩终于明白皮耶为什么一直对自己的态度不冷不热?他到底为什么始终不相信自己?该死,我早该意识到这一点的。他想。
尼尔说过,随着少年们在这里工作的时日加深,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导致的心智渐渐成熟,总有一些聪明人会发现其中的问题。
宫浩在炼狱岛上的表现太出色,出色到每个人都相信他是一个天才。
没道理这样的天才对发生在眼前的事情视而不见,丝毫没有怀疑。私下里甚至也曾经有过仆役们议论到底那些被带走的仆役去了哪里,但在这个私下议论的群体中,宫浩却总是不参与。
然而事实证明这并非远离猜忌的好办法。
这正是为什么皮耶不信任他的缘故。
他们现在之所以敢继续用自己,或许是一方面需要自己的出色工作,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有把握能够控制自己。
看来以后自己要更加小心了,该不该有意无意间显露一些对这一切有所怀疑的意思?
可那样做会不会太过明目张胆了呢?会不会因为挑明一切而把事情弄得僵化呢?
不,不能挑明。有些事情彼此心里明白也比挑明了要好得多。
那么该怎么做呢?或许该先搞清楚到底是有多少人因此而怀疑自己,除了皮耶,还有没有其他人。先查清楚这一点,然后才能做出决定。
宫浩陷入沉思中。
贝利拍拍他的肩头:“好了,别想这些了。先完成我们的交易吧。这是你要的关于海因斯和皮耶的资料,至于兰斯洛特,奇怪,这个人好象很神秘,我们怎么都找不到关于他的情况。不过你放心,我们会继续寻找的。我有个朋友在法政署做事,他们的鼻子向来灵得很,没有他们查不到的信息。”
“有多厉害?”
“即使是最普通的猎犬也可以根据一些蛛丝马迹查到他们想要查到的一切。还有一些水平高明的法师,他们可以通过某样物品还原出这件物品在一段时间内所经历过的所有事件,他们称那叫时间逆流。哦,想想真可怕,如果落在那帮人的手里,你什么秘密都保不住。”
宫浩的心微微一跳:“这种人不会很多对吗?”
“当然,而且使用时间逆流的消耗很大,限制也很多,比如他们只能回溯一天内的时间,至少需要三个黑袍以上的法师一次性耗光所有法力,还需要一些非常贵重的媒介……除非是一些大案子,否则他们不可能随意使用。兰斯洛特的事情,只要我那个法政署的朋友肯帮忙,绝对没问题。”
宫浩伸手接过那些资料,贝利却一把抓住他的手,他很认真地提醒道:“我希望你明白,无论是已经打听到的消息,还是尚未打听到消息,都要花费很多钱。”
“你会得到回报的,远远高出你投入的回报。”宫浩镇定的回答。
宫浩回答说,他随手拿出一个盒子,里面都是贝利他们需要的可以赚大钱的东西。
然后他拿出一张清单:“照理说我该给你免费的待遇。但是我很抱歉我还是要希望你帮我找到这些货物和我所需要的信息。那对我来说很重要。没有它们我无法做出更大的贡献,无法更进一步获得大师的信任。既然你知道了,那么你就该明白,我所做的一切仅仅是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而已。我不可能去反抗整个帝国的对吗?”
“当然,我会为你把东西搞到的,我把你的需要理解为材料上的制作成本,而不是人工上的加工成本,对吗?”贝利笑着回答。
然后他扫了一眼清单,不由皱起了眉头:“魔法书?你要关于灵魂魔法的魔法书?你要那东西干什么?要知道那可是禁忌。”
“对炼金师来说不是。海因斯大师一直在研究血肉傀儡的制作,我也参与其中了。我认为要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使用到灵魂魔法,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如果我能帮海因斯大师解决这个问题,我想大师会让我去接触那些他都没有解决的炼金术课题。你知道那些最高端的技术意味着什么对吗?”
“更多的钱!”贝利的眼睛亮了。
“没错。”
“那么好吧,我会给你搞一本过来的,尽管那不太容易。”
“那么下个月见。”
“不留下喝一点?”
“不了贝利,你今天给我的冲击很大,我要回去做些准备工作了。”
“不管怎么说,修伊,你都是个天才,我和伙伴们都很欣赏你,我们希望你能一直活下来,并活得健康。”
“但愿如此。”宫浩笑笑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