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章 记录
章节列表
第四十章 记录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这是艾薇儿第一次偷偷摸摸的行动。
天知道自她出生以来,就再没有过脱离众人视线的时刻,没想到认识了宫浩后,先是象个野孩子每日里在丛林中奔跑,然后又干脆做起了小偷,来偷炼金师的东西。
这使得这位已经习惯了高高在上的公主有着一种分外的刺激——在不用担心后果的情况下,她将这看成是一种有趣好玩的游戏。
“嘘。”宫浩向身后做了个手势,艾薇儿立刻屏住呼吸,她知道前面一定是有某个学徒正好走过。宫浩的全身上西似乎都充满了神奇之处,他一点都不象个仆役,却象个高明的武士,总能事先就察觉别人的到来,从而迅速做好提前躲避。
皮耶的试验室是在六层,他们一路上行,小心躲避着那些学徒,至于那些傀儡武士——躲和不躲都是一个样,在没有指挥的情况下它们只是一个摆设。
眼看着到了六层,宫浩倾听四周的动静,确认没人后向艾薇儿点点头,两个人迅速打开试验室的门,溜了进去。
“哦,真是太刺激了。”艾薇儿捧着胸口想要哈哈大笑:“修伊,跟你在一起真好,总是有各种各样我从没有过的经历。我从没想到做贼竟然也会这么好玩。”
宫浩急忙用手捂住她的嘴:“小声点,我的公主,做贼就要做贼的觉悟。”
他这一捂,只觉得手心一片酥软,这才意识到眼前的是位公主,自己的行为好象有些……
果然,艾薇儿睁着惊恐的大眼望着自己,眼神还不时地瞟向自己的手。
她从没被男人这样轻薄过。
“我很抱歉。”宫浩讪讪地收回手。
艾薇儿的脸胀得通红:“没……没关系。”
是啊,的确没什么关系,只是心跳得越发厉害了。
她咬着牙齿轻声说:“如果让我爸爸知道你带我来偷东西,还敢捂我的嘴……”
“我猜陛下他人家会发疯的。”宫浩淡淡道。
小姑娘捂着嘴轻笑,丝毫没有在意宫浩口气中的无礼。
宫浩快步来到一处试验台前,掀开一块黑布,露出里面的一个水晶球。
“艾薇儿,过来帮我一下。”
“我该怎么做?”艾薇儿连忙跑过来。
宫浩迅速转动水晶球:“城堡里被设置了一共四十八个观察节点,城堡外有七十六个。通过这个水晶球,就可以联系到所有的观察节点,看到各个角落的情况。我需要你帮助我查看这里,这里,还有这里三处地方。如果你看到皮耶回来了,就立刻通知我,我们也好及时离开。”
“好的。”艾薇儿立刻点头。
这些设置都是宫浩老早就注意观察并留心记下的,他带艾薇儿到这里来的一半目的,就是帮他注意外面的动向,另一半目的,则是万一行动被发现,也可以用公主做挡箭牌,声称自己只是来找一些制作烟花需要的材料。
有帝国公主为他做眼睛和最后的挡箭牌,他终于可以放心地在皮耶的房间里寻找他要找的东西。
皮耶的试验室并大,除了一些必要的设备工具外,所有的东西几乎都清晰可见。
不过宫浩的注意力全然不在他所说的那些材料上,恰恰相反,他把注意力集中在了一些常人难以注意的地方。
偏僻的角落,储物柜的背后,都是他观察的方向,甚至不远处的那张小床,他也会跳上去敲打一下床板,听听是否有什么暗格存在。
在不远处的墙壁上有一幅画,引起了宫浩的注意。
尽管他对书画并不是很精通,他还是一眼看出这是一幅普通的油画,并不值几个钱,画得也只是普通山水。令宫浩感到奇怪的是,从皮耶的试验室布置风格和他对皮耶的了解来看,这个人崇尚简朴,高效,做事极有规律。
他不象是喜欢种东西的人。
他心中一动,轻轻掀开那幅画,果然后面有个小洞。
宫浩探手进去,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盒子。
盒子的里面放着几个药瓶。
那几个药瓶里的东西让宫浩的心剧烈地跳动了一下,那正是他想要找的东西。
几个猩红的小肉块在防腐药剂的作用下,即使过了二十年也依然鲜活如生。
回头看到艾薇儿尚在尽忠职守,宫浩连忙把药瓶重新放回盒中,然后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
虽然只是一眼,他已看得清楚,那里面放的是一些女性的性器官,未发育完全的**及生殖器。
没错,贝利在资料中的描述中记录了这样一件事,就是在皮耶担任魔法学院炼金课教师的那几年中,魔法学院曾经接连发生少女失踪事件。所有失踪的少女都不满十四岁,而且找到她们后发现她们都已凄惨地死去,她们死前经历过**,身上的几处重要部位亦被人割除。
其后不久,法政署介入了调查。据说调查在起初颇有成果,但后期不知为何,却突然销声匿迹,而皮耶则失去了他成为核心导师的机会,甚至连任课教师的工作都没了。
可以想象,皮耶一生艰苦,最终靠自己的奋斗出了美好前程,但代价却是心理渐趋变态。这个家伙最后很显然是被法政署的人查出了问题。他之所以没事很可能和海因斯有关。而被迫辞职后,他不久便跟随海因斯背井离乡来到炼狱岛。
对他来说,自己的一辈子或许已经完了,而他在这岛上生活的这二十年,只怕早压抑得要发疯了。
很可能折磨那些少年仆役,聆听他们死去时的挣扎和求饶,已经成为皮耶的最大享受。
或许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皮耶就会抱着这药瓶里的东西沉沉睡去……
一想到这,宫浩就觉得一阵恶心。
他正要把盒子放回去,却注意到药瓶的下面竟然还有东西。
一时好奇,宫浩随手把下面的东西拿出来,却是一卷薄薄的小册子。
翻开一看,宫浩顿时被吸引住了。
————————————
“修伊,我看到皮耶了,他好象正要回来。”艾薇儿轻声呼唤道。
“知道了,就快好了,现在不要打扰我。”宫浩头也不抬地回答。
他正在拼命地抄写那小册子上的内容。还好他有随身带纸笔的习惯。
“你到底在做什么?”
“我说过了,不要打扰我。”
艾薇儿撅起了小嘴很不满意,不过内心深处,她却很喜欢此刻宫浩那认真的表情还有酷酷的味道。
宫浩匆匆抄完最后一部分内容,把小册子塞回盒子,然后把盒子放回画后的洞中。
“我们走吧。”他说。
“可是你什么都没拿,你说过我们是来找材料的。”
宫浩随手拿起一个药瓶道:“这就是。”
“可是修伊,那里面放的是一瓶清水。”
“有我在,清水也会变得甘甜,不对吗?艾薇儿宝贝。”
这一句艾薇儿宝贝叫得小公主满脸通红,顿时忘记了清水和甘甜与制作烟花有什么关联,更忘记了宫浩此刻的反应为何如此古怪。
她低着头跟在宫浩的P股后面,老实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天啊,心都快跳出来了。
脸好烫!
走到二楼的时候,宫浩与皮耶正好打了个照面。皮耶看到艾薇儿也来了,微微一楞,看小姑娘的眼神放出贪婪的光芒。
如果是以前,或许宫浩不会在意,不过现在宫浩完全明白了那眼神背后的含义。
他轻轻拉了一下艾薇儿的身体,对皮耶道:“小公主想见识一下我们的工作场所,我就带她四处转转。”
皮耶点点头:“希望公主殿下玩得愉快。”
艾薇儿把小脖子一扬,露出下面那一大片雪白,傲慢道:“如果不见到你,我想我会玩得更开心。”
说着,跟随宫浩向楼下走去。
皮耶望着艾薇儿那婀娜的背影,只觉得自己浑身的欲望都在燃烧。
二十年了,二十年来,他只能和那些药瓶里的“宝贝”相伴,再未有机会碰过任何一位少女。
他渴望那充满着火热青春的美好胴体,渴望着听女孩们临死前的呻吟与呼叫。
而现在,他感到身体中久违的躁烈已再一次充盈全身。
最后狠狠瞪了一眼艾薇儿那摇曳的臀部,皮耶才缓缓向楼上走去。
不管怎么说,这位都是公主,是不能轻动的。
——————————————
离开炼金塔,宫浩对艾薇儿说:“刚才的事情从现在起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要先回我的房间。”
“你不陪我了吗?”艾薇儿有些失望。
“不,艾薇儿,我要回去准备一下为你制作的烟花。在我工作的时候,你就每天放着烟花,想着我,还有我给你讲的那些故事,好吗?”
艾薇儿轻咬嘴唇:“好吧,修伊,可是晚上睡觉前,你要过来陪我。”
“放心吧我会的。”宫浩给了艾薇儿一个郑重的承诺。
离开艾薇儿,宫浩回到自己的房间,然后他开始重新整理刚才急匆匆抄录的内容。由于抄录得太急,很多内容来不及誊写,只能记忆一部分,抄录一部分,并尽量压缩语句,现在他要再把这些内容尽可能的全部还原——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皮耶的私藏里竟然会有关于顶级炼金术的记录。
这还真是想偷小鸡却抱出个金蛋来。
这些记录几乎囊括了所有关于顶级炼金术的试验数据,包括了许多已经完成的,也包括了许多尚未完成的。其中未完成的部分就有如魔纹镌刻已经被证实有效的配方材料配比清单,巨魔神的研制数据,空间戒指和传送法阵的研究等等等等,甚至还包括了魔灵和那本伊莱克特拉的记录抄本……
宫浩这才明白原来之所以要为岛上的少年规定一年时限,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灵种在进入人的身体后,寄生满一年,即使不用催生的方法也会自己破体而出。毕竟它们是生命,自有瓜熟蒂落的一天。
为此,海因斯甚至特别为宫浩研制了一种药剂,抑制了灵种的生长,使得魔灵在满一年时间之后也无法破体而出。当然,一旦他停止使用药剂,灵种会立刻成熟。
海因斯当然不知道宫浩的身体里已经没有了灵种,魔种强大的规避搜寻能力,使得海因斯根本无法证实它是否还在宫浩体内。到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不过最大的福气就是海因斯因此而相信,即使宫浩发现了秘密,也绝不敢背叛自己。
想到灵种,宫浩忍不住又想到了自己身体里现在寄生的这位新伙伴。
不知道自己现在身体里寄生的这个小东西又要寄生多长时间呢?算算也已经过去大半年了。
尽管这位新房客已经答应了会用比较“温柔”的方式诞生,但是宫浩每一想到灵种那令人心寒的出场方式,心里就总有种发毛的感觉。
“希望你明白,遵守诺言是一种美德。否则就算你再强大,我也有把握在杀死我之前杀死你。”
脑海中传来一股令人心安的意识感觉,看来是新房客做出的回应。
小东西这么乖,宫浩也放心了许多。
令他遗憾的是,皮耶的那本伊莱克特拉笔记抄本他并没有来得及抄录。
不过或许要不了多久,他就不需要去抄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