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一章 魅力药剂(上)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一章 魅力药剂(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那个孩子突然叫了起来,皇帝原来根本没有穿衣服嘛。于是就这样,骗子的伎俩被揭露了……”
温暖的房间里,每天晚上讲故事的戏码依然在上演。
讲完“皇帝的新衣”,按惯例是要讨论一番,回答艾薇儿提出的那许多为什么的。
不过这一次,艾薇儿没有立刻提问,而是躺在柔软的大床上,陷入了长长的思考中。
“修伊,是不是每一个有权力的人,都会被下人欺骗?”
“……是的,只是程度不同罢了。”
“这就是你说的得到与失去吧?”
“是的,当你高高在上的时候,权力就会蒙蔽住你的眼睛,让你无法看清许多东西,你会受到蒙蔽,欺骗,被谎言所包围。一个好皇帝和一个差皇帝最大的区别,或许就是他能够分辨什么是谎言,什么是真实。”
艾薇儿沉默了下来。
仿佛是想起了什么,她喃喃道:“我的母亲,是帝国的皇后,她总是认为自己是最美丽的女人。而她身边的侍女下人们也总是这么说。可是父亲却对她始终很冷漠。她拼命地打扮自己,试图让父亲能关注她再多一些,但结果……”
艾薇儿闪动双眸,如水晶般的泪珠滴落:“其实她已经年纪大了,不可能再保持美丽了,对吗?”
“是的。”宫浩点头。
“那些侍女下人们都在撒谎,对吗?”
“……是的艾薇儿,他们在撒谎。他们不敢说出事实,因为他们怕你的母亲会接受不了自己已经老去的真相。”
“我觉得心里好难受,原来我一直都生活在谎言之中。”艾薇儿难过的钻到被窝里,用被子把头蒙起来。
宫浩轻轻掀开被子,看着那张挂满泪水的小脸蛋,温柔地说:“你比你的母亲要幸福许多,因为你至少有个朋友,他不会欺骗你。”
艾薇儿眨动着明亮的大眼睛,死死盯着宫浩:“你是说你永远都不会骗我吗?”
宫浩想了想回答:“艾薇儿,你必须知道谎言有很多种。有些是善意的,有些是恶意的,有些是为了自身的利益,有些则是被迫无奈。如果你问我是否永远都不会骗你,那么我只能回答你,我会尽力地去保护你,不伤害你,或许将来我会对你有所隐瞒,或许会有善意的欺骗,但无论如何,我不会象你的下人们那样因为畏惧你而让你生活在谎言之中。”
艾薇儿叹息:“我现在觉得当公主没什么好了。”
“恩,做为公主,你或许会失去一些平民的快乐,但同样也不会有平民的烦恼。你不可能得到每一样东西,这是必然的。当你明白这个道理的时候,你就已经长大了。”
“是的,我明白了。”
艾薇儿偷偷地笑,看起来她是想起了当初自己刚上岛时的表现。
宫浩觉得,现在的艾薇儿,比起初见时,真正已经好上许多。
“修伊,你觉得我好看吗?”
“是的,你很美。”
“真话?”
“我到是很想说你长得丑陋,以证明我敢于说出事实。可面对这神灵最杰出的造物,我实在无法去亵渎。而且那才是真正的谎言。”
“你的马屁功夫比那些下人们强得多了。”小公主嘻嘻笑了起来。
“即使是真话也可以说得很好听的,当然,只为你而使用。”
小公主吐了下舌头,看来她刚才的难受有一半是因为她怀疑下人们对她美貌的赞扬都是谎言,而现在从宫浩的嘴里得到证实,感觉自然不同。
她有些扭捏起来。
“好了不要难过了。”宫浩笑道:“我想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是什么好消息?”艾薇儿知道宫浩的好消息总能让她兴奋起来。
“也许我可以让你的母亲多受到一些你父亲的宠爱。”
“你是说……”
“驻颜药剂,你知道的。不过它只能延防衰老,并不能让女人进一步增加魅力。我想也许我可以研制出更好的药剂来,我叫它魅力药剂。当然,这都是为你而做,我希望你能保守秘密……”
艾薇儿死死咬着下嘴唇,用略微上斜的眼神看宫浩,这个眼神充满诱惑。她轻声说:“修伊,你真好。”
宫浩拍拍她的小手:“不过我需要有人帮我。借我一个侍女怎么样?我得把药剂用在她的身上以验证效果。你知道炼金的结果也许是美好的,可是过程却总是残酷的。我可不想在你的身上做试验。”
艾薇儿拼命的点头。
她摇了摇铃铛。
一名姿色不错的侍女走了进来。
“伊莎多拉,修伊格莱尔的炼金试验需要一个侍女。我暂时把你借给他,从今天起,你听从他的指挥。他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听明白了吗?”除了对宫浩温柔,艾薇儿在绝大多数时候面对其他下人,都是充满威严的命令,根本不许下人反抗她的意志。这种悬殊极大的差异让宫浩感觉有些怪怪的。
“是,公主殿下。”那侍女跪地回答,然后匆匆退下。
“好了故事讲完了,你早点休息吧,我也要回去睡觉了。明天还有许多事要做。”宫浩对艾薇儿道。
“哦,修伊,我舍不得你走。”艾薇儿拉着宫浩不愿放手。
“好了,艾薇儿,我必须走。在睡觉前我还得为你做一些烟花。天知道你在一天内竟放完了所有的烟花。我说过你在寂寞无聊的时候才可以放它们的。”
“没有你的时间,我一直都很寂寞。”
艾薇儿的回答让宫浩有些感动。
他捏了捏艾薇儿柔软的小手,起身离去。
他能感觉到背后那不舍的目光。
轻轻关上房门,那个叫伊莎多拉的侍女还在门口等待。
宫浩对她道:“明天早上到炼金塔我的试验室来。到时你会知道你该做什么的。”
“是,大人。”
那侍女回答。
大人?好新鲜的称呼,宫浩不由一楞。
什么时候起,自己竟被称为大人了?
他注意看了一下四周,这才发现,同是下人,几乎所有的仆役侍女们望自己的眼神,都有些非同一般。
再没人敢把宫浩看成是一个下贱的仆役,或普通的学徒了。
摇头苦笑了一下,宫浩迅速离去。
——————————————————
回到自己的房间,宫浩收敛心神,重新投入到工作中去。
不过不是为艾薇儿制作烟花,而是进行关于血肉傀儡的研究。
在那天见过巨魔神带来的幻像后,他意识到伊莱克特拉很可能是利用元素震荡的方式来完成血肉傀儡的制作。
他必须通过反复的试验以证明自己的猜想。
今天晚上是第二十八次试验。
小心地将一团灵魂能量移入到灵魂法珠中,宫浩开始了冥想。
通过冥想激发元素感应,在产生共鸣后对灵魂能量进行调整到元素震荡的层次,然后通过某种炼金手段将法珠内的能量固定在同一个节奏上。
伊莱克特拉是在用魔法师的手段去完成炼金术,就某种意义上讲,这完全背离了当初炼金术发明的初衷,也就难怪炼金师们无法重铸伊莱克特拉的辉煌。
毕竟从没有一个炼金师拥有修炼魔法的天赋。
法珠内的灵魂能量在冥想的作用下,开始出现如巨魔神的那颗珠子中的震荡反应,仿佛煮沸的水,不停地在珠中沸腾翻滚。
宫浩小心调整着自己的节奏,感应着法力变化,他能明显感觉到,在这种炼金的过程中,自己对元素感应的能力显著增长,一丝丝魔力进入身体,带给他前所未有的愉悦感受。
成功了!
宫浩心头狂喜。
他终于明白了伊莱克特拉为什么会以一个魔法师的身份从事炼金术。
原来他不仅仅是在炼金,同时也是在修炼魔法。
通过对灵魂能量产生共鸣,不仅可以制造出强大的魔偶来,甚至对自己的元素感应能力也能大大增强,这竟是一举两得的做法!
伊莱克特拉,你真是个天才。他毫无疑问等于是发明了一种类似武士的极限锻炼法的修炼魔力的方式。
而且效果更加出色,且不会因为过度的疲劳而导致终止。
法珠中的能量,在经过剧烈的元素震荡后,渐渐平息下来,丝丝的灵魂气息开始向外围逃逸。宫浩知道,那是他还没有发明能够有效桎梏灵魂能量的方法,很显然,这一部分属于炼金术的范畴。
不过这方面的解决问题应该不难,海因斯估计就能做到。
只要解决了灵魂强度提升的问题,也就等于解决了血肉傀儡战力提高和灵魂选择的问题,通过元素震荡提高灵魂强度,这样天才的方法,大概也只有伊莱克特拉才能做到的。
尽管这只是他的第一次成功,还必须反复试验才能确认可行,但是宫浩相信,这已经不再是什么问题了。要不了几日,他就可以向海因斯汇报成果了。
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宫浩只觉得一阵头痛欲裂。
原来用这种方法提高魔力锻炼灵魂强度,也是会有一定的后遗症的,不过还好,只要睡上一觉应该就没事了。
这是他自研究血肉傀儡以来,睡得最轻松甜美的一次。
梦里,他发现自己拯救了所有的少年,然后带着他们飘然离开炼狱岛,过上了自由自在的生活。
或许是童话故事说得多了,宫浩自己都觉得这一切仿佛就是一个童话。
—————————————————————
第二天一早,伊莎多拉来到宫浩的试验室。
“大人,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吗?”
“把这瓶药喝下去。”宫浩拿出一个药瓶对伊莎多拉道。
“这是……”伊莎多拉看着那瓶子里的蓝色药水,心中有些惶恐。
“不用担心,这不是毒药。它是一种可以刺激人体荷尔蒙的激素……恩,怎么跟你说呢?”宫浩想了想,然后道:“这是一种可以帮助你散发出吸引男性注意力的药物。我用媚惑草和其他一些特殊的东西制作而成,它能刺激你的身体,使你的身体会自动释放出一种特殊的气味,对男人有着致命的诱惑。你本身就长得不错,再喝了这东西下去,我估计会有很多男人对你着迷。”
伊莎多拉的脸红了红:“可是大人……”
宫浩止住她:“我答应为小公主炼制一种药剂,这种药剂可以让女性增加她的魅力。你很幸运,成为这种药剂的第一个试验品,如果成功了,我会感谢你,并送给你几瓶这样的药剂,相信我,有了它,你将来一定会找到最棒的男人。”
伊莎多拉低下头去,只觉得心脏砰砰直跳。
“为了试验药剂的效果,我需要你帮我做一件事。”
“什么事?大人。”
“很简单,你今年多大了?”
“十四岁。”
“那好,以你的年龄,一般来说更容易吸引同龄人的目光。但是有了这瓶药剂,我需要你的吸引力范围加大,甚至让比你大几十岁的人都能为你着迷。”
“您的意思是……”
“喝下这瓶药剂,然后去炼金塔六层皮耶大人的试验室。我不管你怎么做,总之我要你保证皮耶大人对你有所注意。如果你能做到,这说明药剂管用。如果你做不到,那么我只能在你的身上再试验一些别的什么方法,那可不一定比喝药水轻松。哦对了,你学过勾引男人的技巧吗?”
伊莎多拉慌忙地摇头。
“那么我会教你一些。记住,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测试,你并不需要担心害怕什么后果,只要能让皮耶大人关注你就够了。不过你要是反过来让皮耶大人知道了你的目的,那就说明不但药剂无用,而且你也很没用。你没能吸引他,却被他给打败了。”
伊莎多拉有些惊慌:“可不可以……换个人试试?”
“不行。皮耶大人是我见过的最有定力的男人。要确认药剂的效果,就必须在他的身上做试验。不过我警告你,如果你让皮耶大人知道了我的试验,我想他一定不会高兴。那么后果就是我或许可能会因此受到处罚,而药剂也无法成功,至于你的下场……你们公主的脾气并不是很好对吗?我猜她不会接受我的试验因为一个侍女的无能而失败。那么你觉得她会怎么对你?”
伊莎多拉打了个冷颤:“是的大人,我一定不会让皮耶大人看出任何问题。”
“很好,你有一个月的时间去勾引皮耶大人,在这段时间里我会一直调治药剂,争取效果最佳化。你必须每天向我汇报他的动向,包括他看你的眼神,动作,和你说了些什么内容。”
“是的大人,可是我该怎么接近他呢?”
“我自然会为你创造借口。”宫浩拿出几瓶药剂:“喝了那东西后,你把这几瓶药剂送到皮耶大人那里,就说是你是公主派来做我的助手的,帮我送些成品,拿些材料,做些需要跑腿的活。因为公主希望我早点完成工作好去陪伴她。至于东西送过后你怎么留在那里,就看你的本事了。你可以假装摔倒,也可以假装对那些炼金的过程充满好奇。如果某天你可以在他的实验室里接受他的邀请留下至少一个钟时的时间,那就说明你和我都成功了。”
“是的我会努力的,大人。”
听伊莎多拉说这句话,宫浩的感觉越发奇怪起来。
这一年半来,他说得最多的可能就是这句话,而现在,却有人对他这样说了。
微微笑了一下,他把装着蓝色药水的药瓶放到伊莎多拉的手中。
“喝了它。”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