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三章 化装舞会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三章 化装舞会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皮耶大人。”
正在忙碌于试验中的皮耶抬起了头。
“修伊格莱尔?”皮耶微微皱了下眉头:“怎么会是你?”
“是的大人,我是来送今天完成的药剂的。”
“为什么不是伊莎多拉?平时不都是她来吗?”
宫浩仔细地观察了一下皮耶的反应,看得出来,他的内心深处有种急躁。
然后他回答:“艾薇儿公主在炼狱岛已经逗留了将近两个月。她觉得她应该回去了,所以今天她把伊莎多拉叫了回去。”
“是么?那真是太遗憾了。”
“是的大人,伊莎多拉聪明美丽,而且非常可爱,我有些舍不得她离开。一想到她离开,我就觉得好象失去了些什么。”
宫浩的说话简直就是对皮耶的心情而发,完全说中了他的心事。
这一个月来,这个迷人的充满诱惑的小妖精,几乎每天都要在他的面前出现几次。
她是那么的美丽,令人神魂颠倒,她的一举手一投足都让皮耶无法自拔。
如果这里不是炼金塔,而是在温灵顿魔法学院,皮耶也许早就把她强行奸污并杀掉了。
“她们什么时候走?”皮耶问宫浩。
“三天后。事实上我看到伊莎多拉在得到这个消息后流泪了。”
“她哭了?”
“是的,她一个人偷偷哭了,看得出来她舍不得离开这个地方。大人,我觉得这个事有些古怪,一个侍女没有理由会因为要离开炼狱岛而哭泣。事实上我觉得她最近好象有什么反常。”
“你是指什么?”
“我觉得她有可能陷入了爱河。您知道,炼狱岛上有很多出色的少年。尤其是学徒们,他们聪明,风趣,知识渊博。伊莎多拉不帮我的时候,经常会去和其他的学徒混在一起,相比他们之间相处的时光,反而是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最少。我觉得她可能偷偷喜欢上了某个人。”
“有这种可能吗?”皮耶皱起了眉头,心中一股无名的火气升起。不,她是我的,她怎么能喜欢别人?混帐!
宫浩继续道:“昨天晚上我做完试验离开的时候,注意到她好象说了一句什么明天晚上小丛林里见。”
“你是说伊莎多拉在和人偷偷地约会?”
“我想是这样的,大人。不过我不能确定,您知道这也可能是我听错了。而且在我出来之后,她就没再说什么,我也没有看见她是对谁说的。”
“但是你并不能否认今天晚上她有很大可能离开城堡和人约会对吗?”
“是的大人,这正是为什么我要跟您说这件事的原因。您知道成就来源于努力,而爱情是最分散一个人注意力的东西。学徒们如果有谁和某位姑娘发生了感情,那么后果很可能就是他们将不再努力工作。我很担心,如果这样下去,会不会造成工作上的重大失误或者别的什么不良后果。”
“你的担心很正确,炼金术不允许分心。”
“那么如果您同意的话,我希望今天晚上能让我去小树林看看,我希望能知道到底是哪位学徒在那里秘密幽会。”
“不。”皮耶断然拒绝道:“这不合适,格莱尔。要知道伊莎多拉是公主的侍女,象这样的秘密幽会一旦被察觉,对公主的颜面也不好看。这会影响皇室的声誉。”
“是的大人,您说得很正确,我相信公主也不会喜欢这类事情的发生。”
“这件事你还告诉过别人吗?”
“不,大人,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很好,从现在起你不要过问伊莎多拉和那个学徒的问题。毕竟还有三天她们就要走了,就让这一切过去吧,希望那个学徒能恢复理智,专心工作。”
“是,大人,那么我先退下了。”
“去吧。”皮耶挥挥手道。
望着宫浩离开的背影,皮耶的眼中喷吐出愤怒的几乎要焚烧尽所有理智的火焰。哦,伊莎多拉,我的爱,你怎么能够背着我和别的男人在一起鬼混?
不,我绝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发生。
今天晚上……是的今天晚上,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很好,修伊格莱尔,非常感谢你的消息,这给了我天赐良机。那个该死的学徒会做我的替死鬼,修伊格莱尔则将是我的证人,不过为了不让导师发现这一切,看来是不能割除她的那些美妙部位了。
但不管怎么说,今天晚上,都将会是令人兴奋的一晚。
是的,真令人期待啊!
皮耶闭上了眼睛。
———————————————
公主的寝室中,宫浩继续给艾薇儿讲故事。
“化装舞会的起源,到目前有很多说法。有一种说法,是表明冬天要结束了,春天要来了,各样邪恶和鬼怪都要回深山老林不再危害人间了。为了不让他们暴露身份,悄悄的离开,因此特定举办这种游行来欢送他们。还有一种说法,则是来自于宫廷上层。在一些国家,每当遇到重大庆典的时候,君主就总会和自己的臣子一起在宫殿中跳起欢快的舞蹈。由于君主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所以臣子们在和君主们同乐的时候总是会非常小心在意,这就使得欢乐无法尽兴。”
“是的,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和你在一起的原因。”艾薇儿打断宫浩的说话插口道。
“所以后来有一位聪明的王后想出了一个办法,就是让君主和臣子共同换掉代表身份的服装,然后每个人都带上一个面具。这样在他们欢庆的时候,由于你看不清对方的脸,就不用担心自己面对的是君主,而导致无法尽兴的说话。尤其是君主在一开始不会介入欢庆之中,而是在半途偷偷插入,他不会向任何人表明自己的身份,只为了能够痛快的享受一次平等的乐趣。”
“哦,的确是个不错的方法。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和自己跳舞的也许就是自己的国王陛下。不过我的父亲很胖,就算他带上面具,别人也能从他的肚子上看出他来。”
宫浩笑了起来:“是的,其实这种方法并没有太大的效果,许多人有属于自己的方式辨认出谁是他们的君主,而且即使君主不在,他们同样不敢随意地大声言论,谁都害怕自己的说话被可能就在旁边的某个探子听到。它并不能让贵族们的舞会因此完全放开顾忌,但是它还是流传了下来。因为在民间,这种庆祝方式很有趣。想一想吧,每个人都带着面具走到街上,你并不知道你会和谁跳舞,也许那面具下的某张脸正是你所期待已久的,却同样可能是你所憎恶的。但是在你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你放下了一切,尽情的欢笑。你甚至可以走到民间,听一听人们对国家的议论,对皇室的议论。由于你带了面具,没人知道你是谁,所以你就可以听到很多真话。人们通过掩饰外表而敞开内心,这就是化装舞会的最初意义,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这的确很棒。等我回到温灵顿,我要让父亲通过化装舞会的庆典活动。然后我就偷偷的跑出来,和平民们在一起,听他们说那些有趣的事情。当然,所有的人加起来都不如你,修伊。”
“你喜欢这个主意?”宫浩问她。
“当然,我非常喜欢。我恨不得现在就试试。”
“哦,化装舞会只能晚上进行。在篝火的照耀下,两个人戴着面具,就好象彼此在面对着陌生人。然后他们会一起坐下来互相倾诉,说任何自己想说的话,而不用担心任何后果。他们可以一边喝着美味的果酒一边聊天,谁也不摘下面具,就那么只用心灵去沟通……这是一种很有趣的体验。未必要有很多人才能尝试。”
“那么今天晚上我们去试试好吗?”
“我担心你的管家还有仆役们会阻拦你。”
“我们可以偷偷地出来。你能做到的对吗?我很喜欢那种感觉,就象上次你带我去炼金塔。”艾薇儿很兴奋。
“是的艾薇儿。”宫浩点头:“既然你坚持,那么我建议你在之前先准备好一套侍女的服装,然后我再给你准备一张面具。对了,你喜欢什么样的面具?”
艾薇儿很认真的想了一会,然后肯定道:“要那种张牙舞爪的,看上去很凶恶的那种。”
“哦,不,艾薇儿,那可不行,要知道那是在晚上,会吓坏别人的。”
“哦,反正也没人会看到。”
“可我觉得你还是戴可爱点的面具比较好。”
“好吧,修伊,你喜欢我戴什么,我就戴什么。”
“那么,我要先回去给你做面具了,回头给你送来。”
“恩。”艾薇儿缩着小脖子回答,捂着嘴偷偷地笑。
“我想这会是非常美好的一个夜晚。”宫浩别有意味道。
——————————————————————
傍晚到来的时候,宫浩给艾薇儿送来了面具。
一只可爱的小兔子。
到了夜深人静时,艾薇儿换上侍女服装,戴上小兔子面具,然后蹑手蹑脚地从一旁的窗户中爬出去。
她跳出窗口,砰,正落在宫浩的怀里。
窗外原本是有武士把守的。不过却被艾薇儿事先以“你们遮挡了我最喜爱的月光”这个不可思议的理由全部调走。这使得在宫浩和艾薇儿的里应外合之下,把偷偷溜出城堡变成一件轻而易举的事。
刚刚跑出城堡,艾薇儿就已经忍不住笑得前仰后合起来:“哦,修伊,这真是太有意思了。我们就象是一对偷情男女。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每天都是如此精彩。”
宫浩也笑道:“那么你想要更好玩一些吗?”
“你还有更好玩的?”兔子面具下,艾薇儿的大眼睛闪闪发光。
“当然。”宫浩说:“有一种娱乐形式叫戏剧,是一种美好的艺术形式。它诞生于民间,并流传数个世纪,让人们为之怀念。在戏剧中有很多美妙动人的故事。人们在平常的庆典中就会使用到这些故事,让化装舞会变得更加精彩。”
“说说该怎么做?”
“还记得我跟你讲过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故事吗?”
“哦,那是个悲剧,该死的修伊,你骗走了我好多眼泪。”艾薇儿用小拳头捶打宫浩,样子象极了撒娇的情人。
“是的,一个非常经典的悲剧,一对相爱的男女因为身后背景的原因而无法走到一起。人们有时候会在化装舞会上点起篝火,然后一对男女就会在篝火旁默念着罗密欧与朱丽叶中的对白,就好象他们就是那悲剧中的主人公。那是一种很投入的表演。通过这种表演,他们可以体会爱情的甜蜜滋味,去感受各种感觉,包括喜悦,甜蜜,美好,也包括了痛苦,忧愁还有烦恼……你想要试试吗?”
艾薇儿心动了。
她轻轻点头。
宫浩拿出一瓶药水给她。
“喝下这个。”他说。
“这是什么?”
“一种变音药剂,它可以让你的声音暂时变得浑厚一些,增加说话时的感染力。”
“哦,你做事情总是那么投入,而且考虑得很周到。”
艾薇儿把药剂喝下。
然后她轻声问:“我们来哪一段?”
“月下诉衷肠的那一幕以及最后生离死别的那一幕,那可是最精彩的两段剧情,这是剧本,过会把它背熟了。哦对了,在这两段内容里,我们要称呼对方的爱称。”
“爱称?你之前没有告诉过我他们有爱称。”
“那是我的疏忽。”
“那么好吧,修伊,我该怎么称呼你?”
“叫我伊沃。”
“伊沃?城堡里那个学徒的名字?”
“只是个巧合而已。”
“那么朱丽叶的爱称是什么?”
“伊莎。”
“哦,这还真是太巧了,伊莎多拉也叫伊莎。”
“巧合成就故事,艾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