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四章 皮耶的末日
章节列表
第四十四章 皮耶的末日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踏在落叶满地的丛林里,不发出一丝声响,皮耶轻轻地靠进那片小树林。
一小堆燃烧的篝火旁,一对男女正在互诉衷肠。
风,送来了他们热恋中的话语。
“谁叫你找到这儿来的?”是伊莎多拉在说话。
这句话吓了皮耶一跳。
随后男人的声音随之传来:“爱情怂恿我探听出这一个地方;他替我出主意,我借给他眼睛。我不会操舟驾舵,可是倘使你在遥远的海滨,我也会冒着风波寻访你这颗珍宝。”
见鬼,原来不是在说我。皮耶在心里骂。
远处的女孩说:“幸亏黑夜替我罩上了一重面幕,否则为了我刚才被你听去的话,你一定可以看见我脸上羞愧的红晕。我真想遵守礼法,否认已经说过的言语,可是这些虚文俗礼,现在只好一起置之不顾了!你爱我吗?我知道你一定会说“是的”;我也一定会相信你的话;可是也许你起的誓只是一个谎,人家说,对于恋人们的寒盟背信,天神是一笑置之的。温柔的伊沃啊!你要是真的爱我,就请你诚意告诉我;你要是嫌我太容易降心相从,我也会堆起怒容,装出倔强的神气,拒绝你的好意,好让你向我婉转求情,否则我是无论如何不会拒绝你的。俊秀的伊沃啊,我真的太痴心了,所以也许你会觉得我的举动有点轻浮;可是相信我,朋友,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我的忠贞远胜过那些善于矜持作态的人。我必须承认,倘不是你乘我不备的时候偷听去了我的真情的表白,我一定会更加矜持一点的;所以原谅我吧,是黑夜泄漏了我心底的秘密,不要把我的允诺看作无耻的轻狂。”
伊沃……原来是你。
“哦!”男孩的声音响起:“凭着这一轮皎洁的月亮,它的银光涂染着这些果树的梢端,我发誓——”
“啊!不要指着月亮起誓,它是变化无常的,每个月都有盈亏圆缺;你要是指着它起誓,也许你的爱情也会像它一样无常。”
“那么我指着什么起誓呢?”
“不用起誓吧;或者要是你愿意的话,就凭着你优美的自身起誓,那是我所崇拜的偶像,我一定会相信你的。”
“要是我的出自深心的爱情——”
“好,别起誓啦。我虽然喜欢你,却不喜欢今天晚上的密约;它太仓卒太轻率、太出人意外了,正像一闪电光,等不及人家开一声口,已经消隐了下去。好人,再会吧!这一朵爱的蓓蕾,靠着夏天的暖风的吹拂,也许会在我们下次相见的时候,开出鲜艳的花来。晚安,晚安!但愿恬静的安息同样降临到你我两人的心头!”
“……”
多么美妙的词语,多么动人的表白,多么令人神魂颠倒的倾诉,皮耶长长地吸了一口气,这对狗男女,竟然如此肆无忌惮地表现出自己的爱欲。神啊,让这堕落的人们落入你愤怒的火焰中去吧!
而我,就是执行惩罚之人!
皮耶有一种要仰天欢笑的冲动。
————————————————
艾薇儿从来未想过她会亲自和修伊格莱尔出演这样一场月下倾诉的戏码。
在那之前她只有看别人表演,从未经历过自己的表演。
但是当她念诵着朱丽叶对罗密欧倾吐爱意的真情告白时,她突然觉得,那仿佛就是她自己的心声。
她的口中轻轻念到:“快快跑过去吧,踏着火云的骏马,把太阳拖回到它的安息的所在;但愿驾车的法厄鞭策你们飞驰到西方,让阴沉的暮夜赶快降临。展开你密密的帷幕吧,成全恋爱的黑夜!遮住夜行人的眼睛,让伊沃悄悄地投入我的怀里,不被人家看见也不被人家谈论!恋人们可以在他们自身美貌的光辉里互相缱绻;即使恋爱是盲目的,那也正好和黑夜相称。来吧,温文的夜,你朴素的黑衣妇人,教会我怎样在一场全胜的赌博中失败,把各人纯洁的童贞互为赌注。用你黑色的罩巾遮住我脸上羞怯的红潮,等我深藏内心的爱情慢慢地胆大起来,不再因为在行动上流露真情而惭愧。来吧,黑夜!来吧,伊沃!来吧,你黑夜中的白昼!因为你将要睡在黑夜的翼上,比乌鸦背上的新雪还要皎白。来吧,柔和的黑夜!来吧,可爱的黑颜的夜,把我的伊沃给我!等他死了以后,你再把他带去,分散成无数的星星,把天空装饰得如此美丽,使全世界都恋爱着黑夜,不再崇拜眩目的太阳。啊!我已经买下了一所恋爱的华厦,可是它还不曾属我所有;虽然我已经把自己出卖,可是还没有被买主领去。这日子长得真叫人厌烦,正像一个做好了新衣服的小孩,在节日的前夜焦躁地等着天明一样。”
她口中虽然念着伊沃的名字,心底里却浮现出修伊格莱尔的影子。
眼前的那个戴着小鬼面具的男孩正在退去。
根据剧本的安排,他们将直接跳到下一幕——朱丽叶与罗密欧的互诉衷肠和共同死去。
那将是整个剧本的最高潮,充斥着对现实的绝望和对美好爱情的眷恋。
艾薇儿痴痴的想着下一幕的台词,心海中却一次又一次的将自己和宫浩连在一起,仿佛即将在最后一幕死去的,不是罗密欧与朱丽叶,而正是他们自己。
那一刻她终于明白了朱丽叶为什么会如此的伤感。
她终于明白了,自己对修伊格莱尔的感情,绝不是单纯的友谊。
那是一种深深的,刻入骨髓中,让你永远都无法忘记的爱!
是的,是爱。
她想。
她望着修伊遁离处带来的那片黑暗,一个人站在火堆旁,终于念出了那最后的词句:“你为什么依然如此迷人?这儿,啊,我要在这儿永远安息。从我这厌恶人生的躯体上。挣脱厄运的奴役。眼睛,最后再看一次。手臂,最后拥抱一次!嘴唇,最后再热吻一次!啊!你就那么走了吗?我的伊沃。从此不再有光明,我将……永堕黑暗。”
“是的,你将永堕黑暗。”
背后响起了皮耶冷酷的声音。
———————————————————
“皮耶?”艾薇儿不可置信地看着身后突然冒出来的这个家伙,惊叫了出来:“你这个混蛋,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哦,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来听你那无耻的言辞,然后代表愤怒的神灵将你这亵渎爱情的女人送下地狱的。”
“我的天啊,皮耶你疯了,你竟敢对我无礼?”艾薇儿没有注意到她此刻穿的是侍女的衣服,戴着面具,甚至连声音都被改变过。
“何止是无礼。”皮耶嘿嘿笑了起来。
他仰面向天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多么动人的告白,多么皎洁的月色,老实说我从未听到过如此令人心醉的话语。你就象个诗人,宝贝,我从未想到你竟然能说出如此富有诗意的情话。”
“谁是你的宝贝,你这该死的混蛋,你竟敢如此侮辱我,你会受到惩罚的!”艾薇儿愤怒的大吼起来。她的反应如此高傲,如此暴烈,以至于皮耶微微一怔,这完全不象是伊莎多拉应有的反应。
不过他还是狰狞着笑道:“哦,是吗?还是让我来惩罚你吧。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痛苦,什么叫欢乐,我会让你在死前进入人生最后的高潮,我美丽而可爱的小婊 子。你已经挑动了我的**!哦天啊,我觉得我的全身上下都在燃烧!”
皮耶高叫起来。
他大踏步向艾薇儿走去。
“不!”艾薇儿大叫起来:“你疯了,你这个混蛋!”
眼看着皮耶满面凶恶地向自己走来,一把抓住自己的小手,开始撕扯她的衣服,她再顾不得一切,高叫起来:“修伊,修伊救我。”
“修伊?”皮耶微微一楞。
不是伊沃吗?
还有眼前的女孩,为什么身形上与伊莎多拉有些不同?
他急忙掀去艾薇儿的面具,那张充满惊恐的,却只属于公主的容颜出现在眼前。
是艾薇儿?这个巨大的冲击一下子让皮耶清醒了过来。
怎么会是这样?怎么不是伊莎多拉?
他正在惊愕与恐惧中徘徊时,突然觉得身后一股魔法能量轰的向他冲击而来。
“噢!”皮耶暴吼一声,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轰的升腾起一股欲望的火焰。
欲望燃烧?灵魂冲击?
那是皮耶在保持清醒前最后的思想。
下一刻,他只觉得自己全身上下都已经被一种灵魂的本能所支配。
**她!杀死她!割下她身上的器官,与自己永远相伴!
管她什么公主,侍女,我都必须这样做!
我已经忍耐了二十年!
整整二十年!
“吼!”皮耶仰天狂吼,惊动了整片丛林,也惊动了城堡里熟睡的人。他的神智正在迅速消散,原始的本能冲动正在压过一切。
他抓住艾薇儿的手,不顾她的反抗疯狂的撕扯她的衣服,他现在只想狠狠地**这个女人。
“修伊,快来救我!”艾薇儿绝望的大喊。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在皮耶看到自己的脸后竟反而更加疯狂的想要**自己。她当然不可能比一个男人更强大,尽管炼金师的体质普通,但也足以制服她一个还不满十四岁的小女孩。
她身上的侍女衣服被撕成碎片在空中中飞扬,只剩下薄薄的亵衣,露出大片的雪白嫩肉,却刺激得皮耶越发疯狂。
就在他要将艾薇儿按倒在地上的一刻,丛林里窜出一道身影,飞起一脚将皮耶踢了出去。
正是宫浩。
“皮耶大人,请你冷静。这是公主。”已经摘除面具的宫浩沉声喝道。
他转身将自己的学徒长袍披在了已经半裸的艾薇儿身上,遮挡住她那外露的雪白肌肤。
“就算是公主也一样!我要干她!我要杀了她!敢挡我者,死!”皮耶发出低低的怒吼,他现在整个人都已被自己压抑了太久的深沉欲望控制了理智。
他再度向艾薇儿扑了过来。
宫浩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
他注意到不远处的一个观察节点突然亮了一下。
这说明在炼金塔里,海因斯已经听到了动静,并在用水晶球查探这一带发生了什么事。
“皮耶大人,您知道我是不可以向您动手的,但是如果您执意侵犯公主的话,我也绝不能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去死吧!”皮耶高声怒吼,他挥拳向宫浩打来。
宫浩使用的这两种法术,可以说是正中了皮耶的软肋。
灵魂法术本身就有无视等级的特殊效果,中招者要想抵抗,只能凭借自身意志。意志强的人,就算是自己是个瘫痪在床,卧病不起的废物,中了一百个欲望燃烧对他也没有丝毫效果,但是那些有着强烈欲望又不懂得克制的人,若是中了这一着,却往往会因此癫狂。
皮耶本身就对美貌少女有一种变态的占有心理,被欲望燃烧击中后,心中**立时高涨,迅速吞没了他的理智。尤其他还中了灵魂冲击。灵魂冲击法术其实对皮耶同样无法造成什么伤害,毕竟宫浩是新学初练,就象刚学会吃饭的小孩子,能把米粒扒拉进嘴里已经是了不起的事,你就不用指望他能扒拉多少进去,又有多少掉外面了。
但是宫浩的灵魂冲击术虽然弱得完全可以忽视,可他选择的时机却最是精妙不过——皮耶在发现对方不是伊莎多拉而是艾薇儿时产生的心神大乱,使得他在那一瞬间的灵魂守护能力降到了最低。
宫浩在这个时候释放出灵魂冲击,就象是火星跳到酒精上,立刻造成了他的思维紊乱。
这两种法术本身并不强大,却因为正中皮耶的要害,从而可以发挥出百倍的威力。
思维紊乱再加上原始欲望高涨,两者相辅相成,彼此作用,互相影响,别说现在站在皮耶面前的是他朝思慕想的美少女,就算是他亲妈来了,他只怕也不会放过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自然就不顾一切地想要**公主。
这个时候的他看上去和平时的严肃完全相反,正在迅速蜕变成一只由本能支配的野兽。
只是宫浩毕竟是兰斯洛特亲手**过的武士,而且是已经晋阶到二级的武士,如果他愿意,当真可以用一只手将皮耶打得满地找牙。
但是他此刻却表现得狼狈不堪,丝毫不对皮耶还手,任由皮耶的拳头疯狂的落在自己的背上,自己却死死抱住艾薇儿大叫道:“大人,请不要这样做!你不能这样对待公主啊!”
他的声音又高又响,就算前面皮耶的狂吼没能惊醒城堡里的人,这刻被他这么一喊,也要个个醒来了。
观察节点上的小眼睛不时地发出点点光亮,若在白天自然无人注意,但到了晚上,在有心人的眼里却显得如此清晰。那是海因斯正在疯狂推进观察的画面,并试图听到更清晰的声音。
宫浩死死地抱着艾薇儿,用身体阻挡皮耶的暴拳。
他甚至还主动撤掉了一些斗气的保护。
皮耶的一阵疯狂乱拳打下来,打得宫浩口喷鲜血,吐了艾薇儿满头满脸。
“啊!”她发出凄厉的尖叫:“修伊!修伊!”
“不……不要伤害……公主。”宫浩用颤抖而呻吟的语调发出求饶的信号。
他看起来已经不行了,毕竟在外表上,他此刻只是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被一个成年男人如此狂殴,自然是被打得奄奄一息。
但他就是死死抱住艾薇儿不放手,不给皮耶丝毫侵犯艾薇儿的机会。
这也使得皮耶的暴怒越发强烈,下手也越发凶狠。
他被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激扬。
“修伊……”艾薇儿伤心地痛哭起来:“你为什么这么傻?你可以自己跑掉的。”
“不。”宫浩艰难地对艾薇儿道:“我发过誓,就算是牺牲我的生命,也要……保护你。”说着,他又咳出一大口鲜血。
绝望与无助自然是假的,可皮耶的重拳还有身上的痛苦,以及此刻的吐血却是实打实的。宫浩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几乎都要被皮耶震碎了,再这么被他打下去,只怕真要被他给活活打死了。
他终于有些支持不住了,那一刻,他轻轻放开手,望着艾薇儿,无力的滑向地面,眼中露出绝望的神色。
一如罗密欧看到朱丽叶的尸体时那最后的绝望神情。
这是一个完美无缺的版本,一个男孩为了保护自己的公主,被邪恶的法师活活拳殴至死,绝对比英雄救美,大发神威更令人感动,更令人心神震撼,更令人永世难忘。
“修伊!”艾薇儿发出撕心裂肺的尖叫。
皮耶仰天发出得意的咆哮,向着艾薇儿再度抓来。
“不!”
一声不字突然响起。
克洛斯!
这个艾薇儿身边最强大的红袍大法师在发现丛林中有动静且艾薇儿不在房中后,终于在第一时间迅速赶到,他的土系法术可以帮助他进行短距离的传送。
克洛斯的这一声“不”,蕴含着强大的精神能量,一下子将原本已经精神入魔的皮耶叫得微微清醒了过来。
他眼中露出一片茫然,正奇怪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克洛斯已扬手一个冲击术狠狠打在了皮耶的身上。这一道冲击术并不算太强,因为克洛斯还没打算杀死皮耶,不管怎么说,当务之急都是先救下公主,然后再好好审问皮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以皮耶的为人而言,实在没道理做出如此自取灭亡的事情。
然而他没有想到,冲击术刚一出手,躺在地上的宫浩也突然猎豹般窜起,大叫着“不要伤害公主!”,就象是绝死的斗士最后时刻的回光返照,他用尽所有力气狠狠撞向了皮耶。
在冲击术打中皮耶的同时,宫浩也一下将皮耶扑倒在地。
一股巨大的斗气能量迅速从宫浩贴着皮耶前胸的右手逸出,在皮耶的内部爆裂……
“大人,安心上路吧。”
那是皮耶最后听到的声音,即使到死,他都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