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五章 沉默
章节列表
第四十五章 沉默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丛林中的风,哗哗吹过,带起漫天的肃杀。
小丛林里已满是后来赶到的众人。
海因斯面色阴冷地看着皮耶的尸体,好半响才说道:“克洛斯,你不该杀他的。”
克洛斯苦笑:“我并没有想杀他,事实上我只是用了一个最普通的冲击术,但我没想到……”
“炼金师长期守在试验室里,与毒药等各种材料为伍,身体极易受到侵蚀,看起来你忽略了这一点。”
克洛斯张了张口,想说自己并没有忽略这个,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刚刚哭泣结束的艾薇儿愤怒地大吼起来:“海因斯,你终于肯出来见我了吗?你竟然还认为克洛斯不该杀皮耶?没错,我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他该死一万次!”
“他竟然试图强/奸帝国公主!”艾薇儿几乎要歇斯底里了。
在有宫浩陪伴的日子里,她绝大多数时候都显得很温柔,但是现在宫浩为她受了重伤,她本人又险遭**,心痛之极,却是破天荒第一次说出要杀人的话来。
海因斯的脸色有些难看。
他到不是怕艾薇儿,虽然是堂堂帝国公主,他到也未必就放在眼里。只是试图**公主这样的事情竟然会由皮耶做出来,这实在是令人太过难堪。
尤其皮耶与常人不同,海因斯是深知自己这个弟子的嗜好的,他的习惯可不仅仅是**……
糟糕的是,他的这个习惯好象不是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艾薇儿的侍卫长,八级大地武士亚历山大·帕吉特就知道有关于皮耶的一些事情。
这刻公主遭遇的危险让他很是恼火:“海因斯大师,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在二十多年前,皮耶就曾经做过这样的事情。我的朋友拉舍尔曾经亲手抓到过这个混蛋,因为他至少奸杀了六名少女。”
“哦,我的天啊。”艾薇儿惊呼出声:“既然这样,为什么他竟然会没事?”
帕吉特无奈道:“因为皮耶在炼金术领域上的确有着过人的才能。海因斯大师亲自为他求情,才换来了他活命的机会。然后他就跟随大师来到这里。我本来以为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有胆量对公主动手,但是我没想到,他竟然还是这么做了。”
克洛斯叹息:“长久的压抑,有时的确可以让人的欲望冲破理智,这并不稀奇。”
海因斯有些迷惑道:“可这也正是我所不明白的地方。公主殿下你为什么要在晚上来到这片丛林?皮耶又怎么会知道你在这里?还有修伊,你又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也在这?”
宫浩慢腾腾回答:“大师,您知道在公主殿下停留炼狱岛的这段时间,我的主要工作就是让公主开心。所以我为她设计了一个小小的节目,就在这丛林里,享受一下篝火晚会的乐趣,让她感受一下这自然的美好。事实上公主是很喜欢的。”
“这本可以是我最美好的夜晚……如果不是有那个恶棍出现的话。”艾薇儿怒气冲冲道。
她现在身上还披着宫浩给她的学徒袍,地上被撕裂的衣物已经充分证实了皮耶的所做所为,事实上来不及赶来的海因斯也是通过水晶球看得清清楚楚,只是这刻装糊涂罢了。
“当时皮耶打你的时候,你为什么不还手?”
“因为他是我的大人,我是不可以对大人动手的。即使他是在侵犯公主,我也只能去阻挡他,而不是攻击他。”
宫浩的“谦恭”令所有人叹息,这个孩子太守“本分”了。
“那么皮耶怎么知道你们在这里的?”海因斯继续问。
宫浩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不过现在看来,他可能早有准备,早就盯上了公主。”
海因斯看看地上的衣物道:“我注意到公主你穿的是侍女的衣服,会不会他起初想下手的对象并不是公主你?”
“哦,侍女衣服只是我增加乐趣的一种方式。如果你说皮耶只是认错了人,那么他后来看见我的脸了,为什么还要向我施暴?”艾薇儿怒叫道。
海因斯微微叹了口气,这个情况他也是看到的。他不是不愤怒皮耶的混帐,只是他的死,给炼狱岛带来了难以估量的损失。
所以他也只能道:“是的公主,我明白了,不管怎么说皮耶都是不可饶恕的。但是公主殿下,我希望事情能够到此为止。皮耶已经死了,我觉得公主殿下回到温灵顿以后,还是不要声扬这件事的为好。”
艾薇儿无法置信地盯着海因斯看:“哦我的天啊,海因斯你这个老家伙。你的徒弟曾经触犯过帝国的法律,你却包庇了他;他想要**一位帝国公主,你却视而不见,然后在这里对我不停地审讯;当罪名已经被证实的时候,你却想让这一切就这样结束?神灵在上,你竟然让我不要去告诉我的父亲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真是个老混蛋!”
这是海因斯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骂成老家伙老混蛋,他的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却半点都没法解释。
或许是看出了海因斯的尴尬,宫浩轻轻抓住艾薇儿的手:“你没必要这么生气,我相信海因斯大师是一番好意。”
“你竟然还帮他说话?”艾薇儿瞪起了好看的大眼珠。
宫浩不慌不忙向地上吐了一口鲜血。
艾薇儿的心立刻软了:“哦,修伊,你的伤很重。你们这些废物在干什么?还不快点拿药过来。”
一大群人纷纷上前给宫浩用药,最好的治疗药剂不要钱般地给宫浩灌了下去。
宫浩很不客气地把所有药剂往自己怀里一塞,然后用充满深情的眼神望着艾薇儿说:“艾薇儿,你知道我最在意的人是你对吗?”
“是的,修伊,我看到了你豁出性命来保护我。修伊,你是真得关心我。”
“那么我希望你能原谅和理解海因斯大师,不要生气了,好吗?”
“为什么?这个混蛋包庇他的学生,皮耶早该死的。而现在他还在试图狡辩,推卸责任,甚至想把事情瞒过去。”
“他起初只是想搞清楚情况而已,而且压下这件事也的确比较合理。”
“我不明白,修伊,这有什么合理的?皮耶该受到整个帝国的谴责和法庭的审判!”
“事实上,我想你不会认为帝国公主险遭**这样的事情成为兰斯帝国茶余饭后的笑谈是一件美好的事吧?”
艾薇儿微微一滞。
是的,如果让整个国家的人都知道自己险些被一个该死的不良大叔**,那么这种丑闻一定会对她产生极为不利的影响,也会因此让皇室蒙羞。
克洛斯和帕吉特对望了一眼,老实说,他们也不希望这件事传出去。
公主险遭**,首先遭殃的就是负责保护她的人。尽管当时她是自己偷溜出去的,但是人们可不会这么考虑,只会认为是扈从们的失职。
宫浩又道:“何况要是让大家知道你偷偷溜出来是和一个学徒在一起,别人会怎么想?知道的人当然明白我只是在带着你享受月光,篝火和美好的夜色,可不知道的人呢?他们会以为我们在幽会。谣言会到处传播。也许陛下会大发雷霆,然后下令杀死我。你的扈从将被解职,海因斯大师也将受到惩罚,所有的人,都将为此承受磨难。你真得希望那样吗?艾薇儿。”
“哦不,修伊,我不会让他们那样对你的。”
“那么就听我一句,接受海因斯大师的建议,让这件事就此过去吧。以后再也不要提皮耶,反正他已经死了,没人会知道他是怎么死的。就说他是……病死的吧。”
艾薇儿深情地看着宫浩,终于点头:“好的修伊,我听你的,你说什么都行。你知道我不想让你受到牵连,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我开心。”
艾薇儿终于答应了海因斯的请求,这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看向宫浩的眼神又分外充满了感激,到是不再介意他带小公主出来幽会的事情了。
而对宫浩来说,他这样做的最大目的,一方面是讨好了海因斯,另一方面也是给贝利一个交代。如果贝利知道,自己两个月前刚给过宫浩有关皮耶的资料,皮耶就因为试图**公主而死,并且当时有宫浩在场,只怕他一定会猜到些什么。
而现在,让皮耶病死,他就没法去怀疑宫浩了。
在贝利的眼里,宫浩就是一个偷偷的发现了炼狱岛上的死亡秘密,然后拼命工作,讨好主子,试图多活一段时间的可怜虫罢了。他所想要的,就是借这个可怜虫的手为自己争取足够的利益。
如果让他知道这条“可怜虫”自始至终都在思考着如何反击,只怕给他一座金山,他也不敢去搬。
当然,最后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如此悄无声息地解决,可以使得帝国法政署的人不会介入到调查之中。毕竟**公主这样的大事,不可能不令那帮猎犬注意。而他们可不象武士和魔法师那样对阴谋与算计毫无经验。
这帮猎犬,绝对不是好糊弄的主,仅是从皮耶的死因上都能查出许多名堂来。
万幸这里不是大陆,法政署的手轻易不会伸到这里来。
——————————————
把皮耶的尸体交给下人们处理,艾薇儿气咻咻地走到海因斯的身边:“老头,你最好给我记住,你的学生糟糕到足以将你毁灭的地步。如果不是你还有一个好学徒,那么我可以保证,我父皇的怒火会将整个炼狱岛烧成一片灰烬!”
海因斯无颜以对,只能灰溜溜地离开。
面对骄横跋扈,现在又处于极度愤怒的帝国公主,就算是帝国皇帝都颇为倚重的大炼金师也只能选择退让。
克洛斯则拍打着宫浩的肩膀道:“我本来应该责骂你不该带公主偷溜出来,但是现在想想这实在不是你的过错。你只是在尽可能的让公主开心。事实上你用自己的生命捍卫了公主的贞洁,不过我真正想感谢的,还是你说服了公主殿下,让她决定不上报此事。好小子,看在这一点的份上,你在魔法上有什么难题,尽可以向我提问。这一次你不必再通过公主,我一定有问必答。”
大地武士帕吉特则望着远处冷眼瞧热闹却始终不发一言的兰斯洛特一眼,然后对宫浩说:“我听说那个家伙教过你一些关于武士的修炼之道,但是看起来他并不是一个好老师,否则你不该被皮耶打得如此凄惨。我想你知道学问与教育能力有时并不是划等号的。并不是圣域级别的武士教导出来的学生就一定是天下最强的学生。老师们拥有多少实力对学生而言未必重要,重要的是他能教给学生多少东西。那个小气,自私的家伙,由于他的吝啬,差点把你害死。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可以向我求教。我和克洛斯一样,有问必答。”
一位高级魔法师和一位高级武士同时向自己递来友好的橄榄枝,这恐怕不仅仅是因为他为他们说服了艾薇儿,更重要的是他们发现这个金发小男孩对公主简直有着无与伦比的影响力。
以艾薇儿的性情脾气,在遭遇了这样的事情之后,就算是她最敬重的母亲,也未必能劝服她不上报此事。她之所以肯答应不上报皇帝,只怕多半还是宫浩那句“我也会跟着倒霉”的缘故。为了不让宫浩受牵连,艾薇儿才终于压下了这口气,结果就是宫浩没跟着倒霉,克洛斯和帕吉特却幸运地逃过一劫,当然,同样幸运的还有海因斯。
对克洛斯和帕吉特来说,他们若再看不出交好修伊格莱尔的重要性,也就不必再在诡谲危险的官场上混了。
混迹官场的人永远都明白一个道理——就是不要和强者做对手,而是要和他做朋友。
在这里,强者的意义并不仅仅只是武力,也包括其他方面。比如修伊格莱尔,他现在就是某种意义上的强者。
远处的兰斯洛特听到帕吉特的说法后,冷冷哼了一声,飘然离开。在教育徒弟的能力上,长久隐居的兰斯洛特的确不可能和名满天下的帕吉特相比,哪怕现在三五个帕吉特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但是教育徒弟需要的能力和个人实力的确不同。
有帕吉特为宫浩做指导,那么宫浩在武士的修炼道路上再不用担心犯什么错误了。
艾薇儿带来的人,正在纷纷讨好宫浩,安德鲁则用复杂无比的目光看过皮耶的尸体后,最终发出了一声长叹。这声叹息有为皮耶的,也有为自己的。多少年来,他一直被皮耶压在身下,没有出头之日。
如今皮耶死了,海因斯失去了一个最出色的助手,自己将来就是这炼狱岛上真正的第二主人了。这让他有些高兴,又让他有些惆怅。
高兴的是自己的地位上升了,惆怅的是他不是通过自己的努力工作争取得来的。
想到这,他又忍不住看了宫浩一眼,这个小子,不出意外的话,看来是要接替自己的位置了。
他到是表现神勇,不到两年时间里,就从一个最低等的仆役,一跃而成为公主身边的红人,且即将成为炼狱岛上的第三号人物了。
一想到宫浩身体里的灵种,他又感觉矛盾了。
该不该想办法彻底研究一下取出灵种的方法,好让修伊格莱尔真正摆脱死亡呢?可是如果他知道有关灵种的真相,是否还会一如既往的支持自己和导师?
没有了灵种,就失去了对他最大的控制,会不会等于释放出一个可怕的对手呢?
可如果他能够接受,并从此成为导师的学生的话,以他的智慧很可能会早日破解那些炼金术上的不解之迷,那么自己离开炼狱岛的日子也就不再遥远了。
生存?还是死亡?
安德鲁仿佛哈姆雷特,同样也找不到答案。
至于伊莎多拉,当看到那一地的侍女服装时,她可能是唯一对这一切有所怀疑的人了。但是在她看到艾薇儿深情款款地望着宫浩,还有宫浩向自己送来的那冰冷的充满警告的眼神时,她立刻意识到,也许闭嘴就是自己最好的选择。
事实上,她也的确没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这一切是个阴谋,毕竟连她自己都无法确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说出皮耶可能是冲着自己来的这一事实未必能证明什么,却肯定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她的明智获得了回报。
事后宫浩给了她几瓶魅力药剂,这个女孩在回到温灵顿后不久,便找了个伯爵嫁了出去,成了一位伯爵夫人。而皮耶的事情则被伯爵夫人彻底抛在了脑后。


——————————————————————
说两件事:一,我今天又睡过头了,所以迟更了,抱歉抱歉。
二:马北田你在不在?龙空我去了,帖子我我也看了,对你发表的文章及表示希望发表其他关于我的说话的事情我没有意见。问题是那让我痛恨的龙空万恶的回帖制度——我没法回帖。
所以一直拖到现在在书里跟你打招呼了。
所以……这个……暂时我只能继续沉默,一如本篇主题。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