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六章 我的奥菲利娅
章节列表
第四十六章 我的奥菲利娅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解决了皮耶,就好象在山谷中解决了身体中的灵种一样,宫浩去除了一个大隐患。
而且随着皮耶的死,炼金城堡里出现了巨大的权力和技术真空。
海因斯迫切需要一个能够帮得上忙的助手。
不出意外的,宫浩成了最好的选择,无论是从他和公主的关系来看,还是他这次帮了海因斯一个大忙势必要有所表示来看,又或者从他自身的能力与智慧出发,他都该得到这份回报。
当然,宫浩替代的是安德鲁的位置,正如他当初所料想的那样,从这天起,仆役的工作就全部交给他负责了。而安德鲁则将接替皮耶负责对学徒的管理。
尽管还有许多顶级的炼金术海因斯并没有对宫浩开放,毕竟海因斯不可能象信任安德鲁与皮耶那样信任宫浩,但是对绝大部分人来说,这已经是千倍的恩典了。
做为一个低贱的仆役,在成为学徒后,又成为助手,能走到这一步,对所有人来说都已经是一件非常了不起的事。
只是对于宫浩来说,有了皮耶秘密私藏的记录文本和那本伊莱克特拉的笔记,他已经不用考虑顶级炼金术这个问题了——皮耶死后,宫好光明正大的来到他的房间,把那些东西取了过来。
所以他现在只需要把精力放在空间魔法的研究上即可。
夜深人静时,他会秘密研究风系和灵魂法术,他要抓紧时间在艾薇儿离开前多了解魔法的奥秘,否则克洛斯跟随离开后,他再想获得指点就难了。至于帕吉特那边,他直接找这位大地武士要了一些武士修炼的基本心得和一本手册,打算以后再修行。
在克洛斯的指点下,他如今已经可以熟练掌握风系的四种基本法术和灵魂系的两种基本法术。
当然,除了兰斯洛特,没人知道他会魔法。就算是兰斯洛特,也只知道他会那么一点基础法术,恩,这不是每个炼金师都应该掌握的吗?
对宫浩来说,魔法没有好坏之分,只有使用它的人才分善恶。在这生命朝不保夕的岛上,别说是禁忌法术,就算是让他天天搂着亡灵傀儡睡觉,让千夫所指,被天下追杀,他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令他惊喜的是,炼金术的确对他提高魔力有着相当明显的作用。当他有意识地运用魔力去融入到炼金术中时,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自己魔力的明显增长。
这种魔力的增长未必比冥想更快,但是对于不具备魔法天赋的普通人来说,却等于真正拥有了成为魔法师的捷径。宫浩在灵魂法术上并不具备天赋,但是他完全可以通过制作血肉傀儡所需要的灵魂法珠来锻炼自己的对应感应能力。
由于他的主要精力集中在炼金上,结果就导致了,虽然他拥有风系元素的感应天赋,但事实上他后期在灵魂法术的提升反而更进一步的快于风系法术。
宫浩觉得再这样下去,恐怕自己还没有成为一个风系法师,到先成为一个灵魂法师了——尽管他在风元素的天赋上远远强于灵魂天赋。
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这样的情形实在令人有些啼笑皆非。
皮耶死后的第六天,艾薇儿终于到了要离开的日子。
尽管她已经明白了自己对宫浩的感受,可她终究没权力带走宫浩。皮耶的死使宫浩的地位更重要,海因斯也因此而无法承受再失去一个优秀的学徒兼新助手的代价,帝国也同样不能承受这样的损失。
而宫浩告诉她的那一个个寓言,童话,还有传说故事,也使得这位公主渐渐明白了人心是非,懂得了许多道理。使她不再轻易发火,任性——至少在宫浩面前是如此。
临走前的那个晚上,艾薇儿躺在床上,床边则靠着宫浩。她半偎在宫浩的怀里,听宫浩给她讲最后的故事——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是莎士比亚后期的作品,尽管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名气或许比它更响,但是就艺术价值,哲学角度和对社会的认知等各个方面而言,哈姆雷特却是更为杰出。
故事其实很简单,单纯的复仇王子,阴险的篡位国王,无辜的痴情少女,还有那些心怀叵测的大臣们,一个个宫廷角斗的戏码上演出一幕人生悲喜剧,到最后,所有人都同归于尽,成就了一出史上最著名的悲剧。
莎士比亚用一种最简单明了的方式表达了冤仇相报永无止境的想法。
他认为宽恕是一种美德。
“宽恕人家所不能宽恕的,这是一种多么高尚的行为!”
这正是莎士比亚的原话。
——————————————————
“生存或毁灭,这是个必答之问题;
是否应默默的忍受坎苛命运之无情打击,
还是应与深如大海之无涯苦难奋然为敌,
并将其克服。
此二抉择,究竟是哪个较崇高?
死即睡眠,它不过如此!
倘若一眠能了结心灵之苦楚与肉体之百患,
那么,此结局是可盼的!
死去,睡去……
但在睡眠中可能有梦,啊,这就是个阻碍;
当我们摆脱了此垂死之皮囊,
在死之长眠中会有何梦来临?
它令我们踌躇,
使我们心甘情愿的承受长年之灾,
否则谁肯容忍人间之百般折磨,
如暴君之政、骄者之傲、失恋之痛、法章之慢、贪官之侮、或庸民之辱,
假如他能简单的一刃了之?
还有谁会肯去做牛做马,终生疲於操劳,
默默的忍受其苦其难,而不远走高飞,飘於渺茫之境,
倘若他不是因恐惧身后之事而使他犹豫不前?
此境乃无人知晓之邦,自古无返者。
所以,理智能使我们成为懦夫,
而顾虑能使我们本来辉煌之心志变得黯然无光,像个病夫。
再之,这些更能坏大事,乱大谋,使它们失去魄力。”
房间里,宫浩轻轻默念着这段哈姆雷特中传唱百年的经典台词,托大学生涯的福,这是当代少数闷骚大学生用来求爱中经常使用的经典段落,宫浩也未能免俗,才能在此刻将它重现出来。与其相同的就是小丛林中那几段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对白。真让他把所有的对白都完整记录下来,那他是万万做不到的。
“真是个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修伊,人为什么要报仇?”艾薇儿问。
“因为他们心中有恨。”
“那人们为什么又要有爱情?”
“因为他们心中也有爱。”
“到底爱和恨哪个更重?”
宫浩微微犹豫了一下,他摇头说:“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无论是爱,还是恨,都不是没原由的。一切的发生,自然有它的因果存在,只是我们无法发现罢了。”
艾薇儿想了一会,偎依得宫浩更紧了:“我不喜欢这个故事,修伊,太悲伤了。至少罗密欧和朱丽叶还是为了爱情而死,他们至少还死在了一起。可是哈姆雷特和奥菲利娅却没能在一起。他把她逼疯了,他让她死去了……我恨他,我恨哈姆雷特,他是一个只知道复仇的疯子,忽略了身边爱人的可贵。”
“你说得对,艾薇儿,没有人可以这样伤害自己所爱的人,但是有些事总是要做的。或许,只是限度多少的不同吧。”
“那么如果你是哈姆雷特的话,你会坚决报仇吗?”
“哈姆雷特坚持复仇,是因为克劳迪想要杀死他,永绝后患,而他本人也曾经犹豫过复仇的问题。如果我是哈姆雷特,为了我所爱的女人,我可以不去向克劳迪报仇,但前提是他必须保证不会向我动手。”
艾薇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她并不知道宫浩今天之所以要给自己讲这个故事,并不是为了宏扬宽恕,提倡仁慈。
因为在真正的哈姆雷特故事中,哈姆雷特的未婚妻并不是那个他要报仇的对象克劳迪的女儿,但是这刻在宫浩的述说中,他特意改成了奥菲利娅是克劳迪这个篡位国王的女儿,这使得故事和宫浩与艾薇儿之间的情形越发相象起来,只是小公主自己暂时是不会明白的。
但是在将来的某个时刻,她会明白所有的一切。
而这才是宫浩想要告诉她的。
一个答案,一个预支给艾薇儿的答案。
宫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潜意识里,他以为自己并不会爱上这个小姑娘,他只是一直在利用她,但是内心深处,他又总有一种隐约的不安。所以他才讲述了这个加以改编的故事,以期到时候艾薇儿能够有所理解。
换句话说,自己是在乎她的感受的?宫浩有些不确定。
讨论结束后,宫浩说:“好了,艾薇儿,你该休息了。早点睡吧。”
“好吧。”小公主心不甘情不愿地躺回了被窝里。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珠。
这个时候的眼泪,还是为奥菲利娅流的,一个在爱人与父亲之间的争斗中无辜牺牲的少女。
第二天一早,艾薇儿回到了龙船上。
上船前她再次流泪,此时的眼泪,是为即将离开自己已经真正爱上的男孩而流。
在她上船前的那一刻,她突然冲动宫浩的怀里,在他的脸上狠狠地印下了一个吻。
一个湿漉漉的,充满少女火热柔情的长吻,印在宫浩的嘴唇上。
这个吻令所有人吓得低下头去,再不敢抬头去看。
去年的离别,小公主用守护骑士震慑了所有的人。
今年,这位小公主则用她的初吻宣告着,自己的心已经完全被修伊格莱尔占据了。
她离开的时候,所有的仆役,武士,侍女,法师,还有管家们,看修伊格莱尔的眼神已经是充满了神奇色彩。
惟有宫浩自己,丝毫不为所动。
他已心如磐石。
望着远去的王船,宫浩喃喃说道:“一路走好,我的……奥菲利娅。这或许将是我们最后的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