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七章 查克莱
章节列表
第四十七章 查克莱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3        返回列表
没有了艾薇儿的日子,生活重新变得忙碌。
辛勤的工作与努力的研究成为宫浩的全部重心。
从接替安德鲁的那刻起,宫浩不再跟随兰斯洛特出去行猎,同时也不再担任藏书馆的记录员。
对宫浩来说,这两种工作如今已经不太可能带给他更多的收获,事实上连仆役的管理工作他都不太介入,而专心于炼金实验中。
在海因斯的所有炼金术研究中,有关于空间魔法的进度是最慢的,这可能和空间魔法本身属于顶级魔法有关。而炼金师在魔法最深领域里能达到的成就总是有限的。
这一部分目前就是宫浩的主要课题。
他必须在剩下的时间内,尽最大努力完成传送法阵的研究,只有这样他才有自由离去的可能。
然而这显然并不容易。
历史上曾经有无数著名的炼金师在空间魔法的研究进行过一次又一次次的实验,无数空间系的魔法师,炼金师纷纷投入其中,狂热的试图建立起一个可以自由连通各空间地点的空间通道,但结果却毫无例外地失败了。
直到七百年前,一个叫博伊德·韦特的炼金师成功地制作出自己的第一枚储物饰品,这才使得空间魔法炼金术上的研究出现一线曙光,然而随着博伊德·韦特的突然离世,这份技术也随之消亡。其后不久,也曾经有人先后完成过各种程度的发明,只是最出名的那位,却依然是伊莱克特拉。
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完成传送法阵的人。
传送法阵与储物饰品及超距离通讯一样,都是在利用强大的能量打开空间屏障,制造一条人为的空间通道,然后通过这条通道来完成实体或信息的传送或储藏。
对于已经在这方面研究了很久的海因斯来说,利用强大的能量打开通道已经不是什么不可能的困难之事,毕竟空间系的法师就能做到这一点,真正困难的是,他该如何维持这个通道。
这一点,无论是魔法还是炼金术,都始终未能达到过。
这就好比海因斯已经制作出让可以直升飞机飞起来的螺旋桨叶,但却始终没有办法解决发动机后续能源提供的问题。
而这份能源提供,由于是用以打开空间屏障所需,所需要耗费的能量,远远大于让几十吨的钢铁重物飞起。
事实上象这样的实验,海因斯一年也只能做上几次,因为消耗实在太大。
这也正是为什么空间魔法停滞不前的原因,巨大的试验成本,不是什么人都能承担得起的。
宫浩在接受这个新工作之后不久就意识到,这三种技术,最终全部是因为“能量支持”这同一个原因而停滞发展。其他所有的问题,几乎都已被解决,惟有能量持续支持这个问题,始终无法解决。
宫浩所面临的考验,也只有这一个。只要他能解决能量持续支持的问题,则所有难题立刻迎刃而解。
然而该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呢?宫浩再一次陷入了长期而艰难的探索之中。
——————————————————————
“砰!”随着一声轰然炸响,炼金塔五层的窗口冒出滚滚浓烟。
然后是宫浩满面焦黑,一脸阴沉地走了出来。
他的袍子被烧成了一个个破洞,样子看上去狼狈之极。
几名学徒嘿嘿笑出了声,只有呆板的傀儡助手机械地送上毛巾给宫浩擦脸。
这些日子,自从宫浩埋头钻入炼金试验以来,这样的事情就不止一次地发生。
每一次,都是以宫浩灰头土脸的被炸出试验室而告终。
如果不是他修炼了斗气,已经是一个二级武士,又兼修了风系魔法,能够释放出空气护盾,就凭如此频繁的爆炸,也足以让他重伤不起。
这些日子的他的空气护盾术到是越用越纯熟了。
“怎么?又失败了?”安德鲁从楼上下来,看着宫浩的窘相笑道。
宫浩无奈地摇摇头:“知道吗,安德鲁大人,尽管我已经在心理上做好了足够的失败准备,可每一次的失败依然会给我很大的打击。这真是太让人颓丧了。”
安德鲁摇了摇手:“修伊,我说过的,你没必要再叫我大人了。”
“除此之外,我已经没有别的可以向您表达尊重的方式了。我想如果没有您的支持,我不会在今天能够穿上这身衣服,在炼金塔的五层进行我最热爱的试验。”
对于宫浩的“恭敬”,安德鲁非常满意。“我知道你非常努力,这些日子你几乎是不眠不休地进行试验。但是炼金术从来都不是可以一蹴而就的事业,它需要耐心,还有恒心。休息休息吧,这对你有好处,可以让你的头脑清醒一下,让你的思维保持活跃。”
“除了工作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宫浩一脸迷糊。
安德鲁哈哈大笑:“哦修伊,你最大的优点就是专注,可你最大的缺点也是这个。为什么不出去走走呢?今天是自由号来到的日子,按规矩,你也正好要去送货了。”
“啊,自由号。”宫浩立刻反应了过来,原来今天是自由号来到的日子。这段时间的辛苦钻研的确让他忘记了时间。
“好的,我这就去准备。”他说。
自由号来了。
曾经的二十年里,接待自由号的,一直都是安德鲁。
而现在,却成了一个还不到十五岁的少年。
每一次看到宫浩,查克莱都会觉得这个少年的身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奇之处。
他突破了仆役们不可能在岛上生存超过一年的时限。
他成了一个学徒。
而现在,他更是成为了一个助手。
这一切都是不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完成的,修伊格莱尔正在用飞越般的速度完成他人生的三级跳,这令当初送来这个男孩的查克莱也觉得唏嘘不已。
直到现在,他还记得当初面对即将背井离乡时的修伊小男孩,他那哭哭啼啼的样子,再看如今,却已意气风发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了。
“三十个傀儡武士,二十个血肉傀儡,亡灵傀儡和魔灵,其他的也都在箱子里,还请大人点收。”宫浩彬彬有礼对查克莱道。
“修伊格莱尔,我听说你现在被海因斯大师委以重任,负责起对空间法阵的研究了?”查克莱没有去点收那些货物,这种事自有下面的人去做,他反而和宫浩开始了热切的攀谈。
“是的查克莱大人,这都是导师的欣赏和栽培。”
“也不乏你自己的努力。”
宫浩没有接口。
查克莱回头看了看船上,那里,贝利等几名武士正守候在船头。
“你和贝利他们的关系不错?”然后他淡淡道。
“贝利大人向来很照顾我。”
“照顾到以前你每次送货都要请你去喝几杯?”
“……是的大人。”
“修伊格莱尔,贝利在上个月结婚了,你听说了吗?”
“我没听说,大人。”
“这是他在最近一年里的第三次结婚,自从你来到岛上后这两年,贝利前后娶了五个老婆,他现在有十三个女人了。”
“贝利大人可真幸福。”
“令我惊讶的是他怎么养得起这么多女人?”查克莱看看宫浩,别有意味地说道:“也许我该问问海因斯,他的城堡里材料用料是否用加大的情况出现。”
宫浩镇定自若的回答:“绝对没有这种情况,查克莱大人。当然,如果查克莱大人需要的话,其实您也可以娶很多老婆。”
“哦?”查克莱挑了挑眉头:“修伊格莱尔,你要知道做为首领的人,有时候对下人不能管得太过严厉。该睁眼的时候需要睁眼,该闭眼的时候也需要闭眼。挡人财路的,总是不受人欢迎。可是如果因为我的大度,而让帝国蒙受损失,这又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你说我该怎么办?”
“这是我的疏漏,查克莱大人,不过我可以设法弥补。”
“很好,我的房间你是知道在哪的。”
“是的,大人。”宫浩笑笑。
查克莱转身离开,宫浩向着船头走去。
上了船,贝利大笑着迎向宫浩,抱住他叫道:“嘿,你们来瞧啊,这是修伊格莱尔吗?吼,他已经成为一个伟大的炼金师助手了。我的天啊,你简直要让我疯狂了。我听说皮耶病死了,是这样吗?”
“是的,贝利,不过那并不该成为你娶这么多女人的理由。该死的,你让查克莱怀疑我们了。”宫浩真想给这帮家伙一拳。查克莱可不是什么吃素的主,自己的手下和炼狱岛上的人暗自勾结,趁机发财,他怎么可能会无动于衷。
一个叫鲍斯的武士插口道:“和结婚无关,那只是借口。上个月,贝利在拍卖场买下了一个精灵女奴,你知道他花了多少钱吗?这该死的狗娘养的贝利,他用整整一千个金维特买下的。这是一个让贵族们都舍不得的数字!”
“她让我销魂!而且我是委托了朋友替我去买的。”贝利反驳道。
“可是她出现在了你的家里,你这蠢货。”鲍斯骂道:“而且你还让查克莱看见了。”
然后鲍斯对宫浩道:“结果查克莱去查了我们所有人,他发现最近两年我们个个……”
“花钱如流水?”宫浩冷冷问。
鲍斯很无奈地耸肩:“钱不就是用来花的吗?”
“那么恭喜你们,现在你们多了一位跟你们分钱的伙伴了。我恐怕要把这个月所有的东西都送给查克莱,才能平息他心中的怒火了。”
“哦,不!”几名武士同时叫了起来。
“我很遗憾,诸位,除非你们打算让事情败露。”宫浩无奈道:“你们得了两年的好处,而查克莱什么都没得到。他是长官,必须弥补他。”
“狗日的贝利,早就提醒过你,女人是祸水!”几名武士同时对贝利骂道。
贝利无奈道:“好吧,好吧,我回去就把她给卖了,反正我也玩够了。我会补贴大家的。”
“贝利,我要的东西呢?”宫浩阻止了他们的吵闹,这种事也实在不适合吵。
“送来了。”贝利回答道,他掏出一叠资料:“终于知道兰斯洛特到底是怎么回事了。见鬼,这个家伙竟然是个皇族。”
“皇族?”
宫浩一楞。
“是的,不过不是荣耀一族。”
“是南方家族的一员?”宫浩明白了。
“没错,南方家族。”贝利很肯定地回答。
宫浩微微点头,他掏出新的名单:“这是下个月我需要的。”
“你要的东西永远都是那么古怪,而且很麻烦。我想查克莱大人不会为此奔波的,该死的,我们出力,他却光拿好处。”贝利开始发牢骚。
宫浩则不客气的回道:“而且出了事还会由你们来背黑锅。查克莱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和我有半句废话,他自始至终没和我谈过一点关于钱的问题,却得到了所有他想要得到的东西。真要出了纰漏,他最多也就是个御下不严,而你们却得上绞刑架。就这样,你们还得感谢他的慷慨,仁慈和大度。瞧瞧你们,再看看你们的长官,这就是差距。建议你们别再愤怒于查克莱的贪婪了,如果他不贪婪,你们全都会死。反到是我,未必就会出什么事,因为炼狱岛需要我。”
对宫浩的讽刺,众武士哑口无言。
不知不觉间,那个曾经的,一口一个大人的金发小男孩,如今已经可以随意地教训他们了。
这种地位的改变是如此自然,却又如此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