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八章 南方家族
章节列表
第四十八章 南方家族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安德鲁并不知道,对宫浩来说,炼金试验其实才是他放松的时候。
生活在炼狱岛的这两年,为了生存,他每天都必须绞尽脑汁,为了反抗,他更是殚精竭虑。即便如此,种种风险也总是伴随着他。
杀尼尔,杀皮耶,甚至和贝利他们做交易,每一件事都充满了巨大的风险。
他之所以能活到现在,不仅仅依靠智慧与努力,同样也有运气的成分。
假如杀尼尔的时候不是有那个化蛹的新房客帮他彻底清除体内的灵种,那么他已经死了。
假如没有小公主的喜欢,没准他同样过不了一年期限,而只能被迫坐着木筏子去逃亡,并最终死在死亡之海上。
假如自己的灵魂法术没能起到预想的效果,皮耶未必会中计,那么所有的计划都会成空。
假如查克莱没有选择收取好处,而是选择了揭发他,那么自己现在面对的同样是一场灾难。
有太多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任何阴谋与诡计都不可能是天衣无缝的。
无论是计划上的缺漏,还是执行上的瑕疵,都可能将自己掀翻在地。
对宫浩来说,这是一场战争,他必须一个人打败一支军队,一支精英级别的军队。
他不仅要把每一项工作都做好,要辛苦地修炼,还要不时地寻找敌人的弱点,然后进行致命的一击。
如果说在这个岛上,还有什么要能让他感到庆幸的东西的话,那或许就是他对魔法的理解日益加深,能力也日益提高。
这段时间来,他通过炼金术不停地加深对灵魂法术的修炼,隐隐已经有了要突破的预兆,而他的风系能力的进展竟同样超出自己的预料,也有了要突破的先兆。
这时他才想起克洛斯说过的话,拥有元素震荡能力的人,意味着他在这一系上,有着极强的天赋。
难怪自己在风系魔法上都没用多大力气,竟然也能渐渐走向突破了。
虽然兰斯洛特口口声声勤劳是最重要的天赋,但是有些时候天赋本身也的确可以让人事半功倍。
想到这,宫浩轻轻叹了口气,翻开了关于兰斯洛特的情报资料。
——————————————————
南方家族,可以说是兰斯帝国最古老的家族,他的历史甚至比帝国本身更加悠久。
说起南方家族,或许很多人还不了解这个名字的含义,但是要说到另一个名字——玫瑰家族,或许很多人就会明白了。
当年兰斯帝国的开国君主,伊迪.斯特里克就是玫瑰家族中最为出色的一员。他以伊迪·莫尔茨特的名义建立起的玫瑰军团,曾经横扫北大陆,打过无数次胜仗,并最终建立起兰斯王国。
南方家族因此而名声大噪。
但是兰斯王国的建立和伊迪.斯特里克的辉煌成就,对南方家族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事实上,那几乎是一场灾难。
因为伊迪.斯特里克是南方家族一个被抛弃的私生子,莫尔茨特是他那可怜的女仆母亲的姓。
从他出生的那一天起,他几乎就和南方家族没有任何瓜葛。在他的意识里,南方家族是他的仇人,而非亲人。
也因此,在伊迪.斯特里克建立起兰斯王国之后,南方家族并没有因此而显赫起来,反而遭受了他无情的打压。
这种打压直到伊迪因为旧伤复发死去才告终结,南方家族重新获得了崛起的机会。
伊迪.斯特里克的死,让南方家族的人看到了一丝机会。因为这位兰斯王国的开国君主,一直都没有子嗣流传。但是他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叫丹.斯特里克。
在伊迪死后的当月,丹以伊迪斯特里克的弟弟的身份要求上位。
但是这个结果并不获得大众的认同。
伊迪斯特里克的部下大将查尔斯直接指称,丹不够资格继承王位。
查尔斯与南方家族之间因此展开了一场大战,最终却谁都没能取得胜利,因为就在那个时候,一个叫乔治亚福兰的人冒了出来,他自称是伊迪的私生子,并以这个身份,同时击败了两支队伍,登上了王位,成为斯特里克二世。
事后人们发现,乔治亚福兰和伊迪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但他到的的确确是伊迪收下过的干儿子。
就这样,乔治亚福兰更名为乔治亚.斯特里克,展开了对兰斯王国的统治,而南方家族,这个名正言顺的皇族却受到了无情的冷遇。
尽管乔治亚福兰在表面上承认南方家族的王族地位,但南方家族除了名誉上的认可外,得不到任何实质性的好处。
事实上乔治亚福兰对南方家族始终提防,不允许他们的家族中出现任何一个可能危及自身的存在。
这或许是大陆上地位最糟糕最尴尬的皇族了。
南方家族的人从未以此为荣过。
在乔治亚福兰后来统治王国的过程中,他渐渐有了自己的后代,自己的家族,尽管在名分上还是属于南方家族的,但实质上则完全不同。
后人称之为荣耀家族。
这是兰斯帝国特有的,一个国家,两个皇族。
而南方家族则从此放下政治,专心商业。为了重新光大家族,他们放下贵族的身份与地位,重新建立家族管理机构,同时大肆吸纳商业人才。一个个有着商业天赋的年轻人走进南方家族,成为他们的栋梁骨干。
当荣耀家族的血液正在越来越纯粹的同时,南方家族却因为大量新血的加入,而变得驳杂而庞大起来。
这些外来人重新成就了南方家族的辉煌,却也使南方家族不再是单纯的斯特里克姓氏的天下。
其中有一个姓——洛特,就是南方家族如今最重要的一个姓。
这个姓原本与斯特里克八秆子是打不着的关系,如今却在南方家族地位显赫。
看到这里,宫浩的心中也有些唏嘘不已。
这完全可以说是一个家族成长的血泪史。
为了重振家族也好,为了生存也罢,南方家族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们放弃了斯特里克这个姓氏的高贵,通过大量的联姻手段与外来的优秀年轻人结合,才成就了这个巨大的商业家族。
至于兰斯洛特,他简直就是伊迪斯特里克的翻版。他的父亲伯特洛特是南方家族的代理总长,也是实际掌权者,但兰斯洛特本人同样是伯特洛特的私生子。而南方家族对别的都很仁慈,惟独对私生子痛恨异常,这或许就是因为那位玫瑰君主造成的后果。
结果就是伯特洛特的妻子,现任南方家族族长安妮塔斯特里克,坚决不允许兰斯洛特进入家族。
南方家族虽然已经有许多外姓人进入,族长也不再是实际掌权者,但是斯特里克这个姓氏在南方家族的地位依然不可动摇。
于是,兰斯洛特就成了一个孤儿。
至于兰斯洛特到底因为什么具体原因而来到炼狱岛,根据贝利的资料,他好象是为了一个女人而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个时候的兰斯洛特还没有现在的实力,那位大人物只是挥挥手就把他发配过来了。
结果到也成全了兰斯洛特,他如今应当是兰斯帝国最为年轻的准圣阶了。
假如他现在出去,估计斯特里克六世对他也得客客气气。
就是不知道南方家族对待这位准圣阶又会如何呢?
宫浩到是颇感兴趣。
毫无疑问,现在的兰斯洛特,一定非常想回家。
——————————————
“兰斯洛特大人。”来到小湖边,宫浩笑着看一脸狼狈地从木屋里走出来的兰斯洛特。
他全身上下都在冒着烟。
“该死的,修伊,为什么做菜就这么难?”兰斯洛特的咆哮令大地都为之颤抖。宫浩成了海因斯的助手后,兰斯洛特再没机会品尝到宫浩为他制作的美食。迫不得已,他只能继续自己做菜,然后继续失败。
“我想……或许是因为它并不能让您获得您所期望的荣耀。”
“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吗?”
宫浩耸了耸肩:“对一个星辰武士来说,还有什么比回到自己的国家,在那片广袤的土地上自由地行走更美妙的呢?”
“那么你呢?你想要吗?”
“对我来说,知识的海洋无穷无尽,它们是如此美妙,不仅能让我成长,还能让我感受乐趣。在我对炼金术厌倦之前,我不会想要离开这里。”
“但是对我来说,这里就是牢狱。你说得对,我每天都想离开,但是我不能。”
“为什么?要知道您已经是星辰武士了,这可是巅峰武士,是自由武士,即使是皇帝陛下看到您,也要对您客客气气。”
“力量并不代表一切,武力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修伊,这是我在炼狱岛上生活了二十年才明白的。我明白了仅仅拥有强大的力量并不代表就能获得美好的生活。你一样需要面对生活,需要面对种种武力解决不了的难题。你不可能依仗武力去抢劫,做强盗,匪徒,去挑战国家法律,即使你拥有再强大的力量,除非你想和整个世界作对,否则你依然必须在规则下行事。这就是为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可以成为国家的君主,而我们这些强大的武士却只能为人卖命的原因。我们空有力量,却不具备生活的本领,我们只能臣服于他人,然后出卖自己的武力。”
“总有一些人认为自己会是例外。”
“哦,是的,比如那个梦魇法师。他曾经创造无数杀戮,他以为自己可以凭借自己的强大来解决所有问题。他杀死了数以万计的人,他的名字甚至让人们不敢提起。可是那又怎么样?他终究是个逃犯。他终究不可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去掀翻一个国家。如果他能做到,那就不是人类,而是神明了。尽管他的名字可以让出生的婴儿都颤抖,但是他还是只能躲在某个偏僻的角落,而不能光明正大的出来见人。”
“您说得对,兰斯洛特大人。可是您觉得您现在和那个梦魇法师有什么区别吗?您不同样是在某个阴暗的角落里无法见人?梦魇法师至少可以想走出来就走出来,想杀人就杀人,他至少还是自由的,可是大人您呢?”
兰斯洛特微微楞了一下。
是啊,自己现在不同样是如此吗?不,甚至还不如一个逃犯。
他想了一会,终于苦笑道:“不,不一样的,修伊。梦魇法师没有牵挂,可是我有。”
“女人?”
“……是的,修伊。”
“我猜她已经嫁人了,也许已经有孩子了。”
“那并不能让我失去爱她的权力。”
“可她却让你失去了自由。”
兰斯洛特霍地站了起来,身上的气场一瞬间放大,囊括了宫浩整个身周,将他包拢住,他大吼道:“你说什么?!修伊格莱尔,你到底知道了什么?不要以为你现在是海因斯的助手就可以对我如此无礼!”
宫浩并不慌张:“兰斯洛特大人,我以为我已经是你的朋友了,但看来我错了。我并不知道什么,这只是一个最简单的推理。在二十多年前你喜欢上了某个姑娘,但看起来你遭遇了挫折,我猜您可能是碰上了一些绕不过去的阻碍,比如某个大人物,这使你不仅失去了自己的最爱,还让自己来到这个岛屿。这样的故事,世界上每天都在发生,您并不是唯一的一个,也不必认为自己是天下最不幸的人,更不用认为这样的故事需要花费我多大的精力去探索。”
气场消失。
兰斯洛特叹了口气:“修伊,你永远都是那么聪明。既然你都猜到了,又何必问我。”
“我只是想问您,如果有一天,您有机会离开炼狱岛,您会去做吗?”
兰斯洛特犹豫了。
他想了一会,终于道:“是的我会的。”
“那么也许我可以帮你。”
“怎么做?”
“传送法阵,您知道那正是我目前的课题。”
兰斯洛特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没错,有了传送法阵,自己以后就可以自由出入炼狱岛了,兰斯洛特眼中的升起希望的亮光:“这太好了,修伊,你确定你能做到吗?”
“不,我并不能确定,您知道传送法阵是所有炼金师的难题。不过如果你肯帮我的话,也许我可以做到。”
“你要我怎么做?”
“空间之门。兰斯洛特大人,我需要你带我去空间之门的所在地。我要看到它的存在,它的构成,它的运行原理。就好象你要打造一把兵器,总得先看到原型,那是对我最有帮助的做法。“
兰斯洛特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小子,胆子也未免太大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