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十九章 深渊魔龙
章节列表
第四十九章 深渊魔龙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通过兰斯洛特去空间之门,是宫浩早已有之的想法。
当然,他也知道这样的行为有多危险。
但是他没得选择。
宫浩不认为凭借自己的智慧,可以超越千百年来无数优秀的炼金师的组合。他们都没能完成的能量维持问题,自己又如何去完成?
所以他需要去亲眼看一看空间之门的运作原理,理解这其中的奥妙。
空间之门本身并不危险,但是这道门的旁边沉睡着一只深渊魔龙。
一个让兰斯洛特也不得不落荒而逃的可怕家伙。
要在它的身边欣赏一扇门……实在是不太容易。
“我真是疯了,修伊,你也疯了。我们竟然要去招惹那个大家伙。我的天啊,你的脑子到底是怎么转的?就为了看看那扇门?这值得吗?我完全可以告诉你那扇门是什么样子。”
一路上,兰斯洛特喋喋不休的抱怨着。
他抱怨自己怎么会答应宫浩的请求带他去中央区域最深也最危险的地方,仅仅为了让他看一眼那扇门。
“我并不是一个画匠,兰斯洛特大人,我要知道的不是它长什么样子,而是它存在的意义和运行的原理。”
宫浩笑道。
“你是个疯子,修伊。”
“炼金师都是疯子。乔吉兰伯恩就是个疯子,否则他不可能发明炼金术。伊莱克特拉也是个疯子,他把炼金术推上了巅峰。甚至我的导师海因斯大师也是个疯子,所以他才能在这里埋首二十年钻研炼金术。哦,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敢当着导师的面这样说他,而他一定会认为那是对他的褒扬。人们常说,天才总是疯狂的。为了探查那未知的秘密,我们愿意去冒险,包括付出自己的生命。所以,我也希望自己是那样的疯子。”
宫浩意味深长道。
炼狱岛森林的中央区域,大约为二十平方公里。
尽管以前兰斯洛特曾经多次进出中央区域,但是他从没有真正深入过内部。
上一次为了灵种,兰斯洛特去了一次最深处,结果他差点没能活着回来,而这一次,他又不得不和宫浩一起再度进入这片区域。
兰斯洛特希望那只魔龙如今已经重新进入了沉睡之中,尽管看起来这种可能性非常渺小。
随着一路的深入,原本茂密的树林渐渐稀松,四周渐渐出现荒芜的景象。丛林的深处,听不见什么鸟叫声,也很少有魔兽在这一带生存,那只来自深渊的可怕家伙几乎独占了整个中央区域,也令这里变得分外的阴森诡谲。
踏着落叶,走在兰斯洛特的身后,宫浩能清楚地看到兰斯洛特的表现已经越来越谨慎。
他不再开始那样随意地行走,而是尽可能的挑选空地落脚,尽可能的不发出声音。
这说明危险正在临近。
宫浩隐隐感觉到身体里的那位房客好象开始躁动起来,在沉寂了这许久之后,它终于开始不安分了。
那是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强烈呼唤。
新房客的情绪正在变得激烈起来,却不知是兴奋还是恐惧。
宫浩立刻明白了,这个不知名的生物显然是感受到了不远处那个强大的存在,做出的本能反应。
“兰斯洛特。”
“嘘!”兰斯洛特立刻回头做了个闭嘴的手势。
宫浩轻声道:“我只是想说,你可以留在这里,前面的路我自己可以走。”
兰斯洛特的眼中露出愤怒的火焰,看起来他很不满宫浩的说法,这是对武士尊严的侮辱。
“不要误会,兰斯洛特,我认为你守在这里比带我进去更好。”
兰斯洛特惊奇地看着他。
宫浩轻声道:“那只魔龙很强大对吗?”
兰斯洛特点点头。
“你不是它的对手?”
兰斯洛特很无奈地继续点头。
“那么你看,你跟我进去和我自己进去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我们加起来也不是它的对手。而你曾经和它交过手,我猜它对你没有好印象。可我不同。我很弱小,但正因为我弱小,它未必会对杀死我感兴趣。就象人类不会见到每只蚂蚁都去踩死一样,他们只会对那些拥有反抗能力却又不是自己对手的家伙感兴趣。”
兰斯洛特明白了。
宫浩继续道:“你让我独自进去,你就守在这。相信我,相信我和魔兽们打交道的经验。就算是吃人的猛兽,在吃饱了肚子的时候也会有休息的时候。没有好处的事它们不会去做,人类如此,魔兽也是如此。你的前往会让它感到威胁,而我很可能会遭受池鱼之秧。所以,听我一句好吗?你不是抛弃我,你是保护我,只是你的保护任务到此为止了。”
“好吧。”兰斯洛特点点头。
宫浩笑了笑:“相信我,兰斯洛特,我会没事的。我有一种感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就好象那里有什么东西在召唤我,就好象我的灵魂深处有个声音在回响,那个声音告诉我,我是安全的……这种感觉在我的脑海里已经盘旋了许久,我相信这份感觉,而现在它越发的强烈。所以兰斯洛特,记住无论发生任何事,你都不要进去。”
话毕,他向着丛林深处走去。
——————————
在那幽深阴暗的最深处,一道红色的光门正在吞吐着火焰一般的能量,那便是通往深渊之境的空间之门了。
它看上去并不象一扇门,而更象是一个巨大的能量黑洞,又或者是一条火焰通道,仅仅是远观,便能感受到通道内部那巨大的能量风暴。
令人惊奇的是,巨大的能量并没有从通道中冲出来,而是始终在通道内肆虐张扬,就象是一只被围困的野兽,永不停歇地撞击着四方,却始终无法逸散,从而得一始终维持着这条沟通两个世界的通道,代价就是通道固然是建立起来了,却没有人可以轻易进出此地。
宫浩并没有看到那只所谓的强大魔龙在附近,看起来它好象不知道在哪里沉睡着。
这让宫浩的胆子又大了几分。
他小心翼翼地靠近那空间之门,站在那能量外逸的所能够到的最远端,就好象是有一团火在面前燃烧,却始终只差毫厘无法碰到他。
宫浩轻轻抬起了手。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去碰那东西。”一把低沉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
宫浩霍然转身。
然后他看到了一只硕大的龙头。
那是一个头上长着狰狞的尖角,身躯足有数十米长,仅是牙齿就堪比兰斯洛特的魔法长剑的超级恐怖的家伙。
宫浩完全有理由相信,这只魔龙只要轻轻抬起它那只巨大的爪子对着自己踩下来,自己就会化成一滩肉泥。
真难以想象兰斯洛特是怎么从这个大家伙的手下跑出来的。
它的呼吸就象是飓风,吹得宫浩身体摇摆,令人震惊的是它来到自己身后时,竟然还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这说明这只魔龙果如其名,并不仅仅是依靠肉体力量来证实自己的强横。
而且它有足够的智慧,它能说人类的语言。
如果说这个大家伙还有什么问题的话,那恐怕就是它那只剩下半截的一对翅膀了。
但是在面对这样一个突如其来的可怕大家伙时,宫浩却笑了出来。
虽然在这之前,他从没和龙打过交道,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和任何智慧生物的交流。
在他看来,强大的对手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强大而又愚昧的对手。
这条龙会说话,有智慧,而且没有一上来就杀了自己,甚至还友情地提醒了自己那扇门的危险的性,那么这就意味着他们之间完全可以有一个良好的开端。
“我希望我没有打扰您的睡眠,尽管我已经尽量放轻脚步。”他用这句话做开场白。
魔龙的巨大眼珠中露出诧异的色彩。
看起来它很惊讶这个少年的镇定。
尤其是他把秘密的潜入说成是好心的不打扰,这种转换是非的能力到是颇令它欣赏。
魔龙说:“事实上我当时的确是在沉睡,只不过打扰我的不是你罢了。”
宫浩微微一楞,魔龙的说话令他突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他看向自己的身体,那个新房客此刻正在他的身体里发出强烈的情绪波动。
那只魔龙则好整以暇地把他那只巨大的龙头靠近宫浩。
巨大的威压把宫浩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那只魔龙却很认真的警告他:“不要后退,否则通道里的能量会把你撕成粉碎的。”
宫浩向旁边走了几步,这使他可以不用面对那只魔龙,同时背后也不用面对那个仿佛巨大的生命陷阱般的空间之门。
尽管他也知道这样的做法其实毫无意义,但至少能让他感觉舒服许多。
“我想您指的让您醒来的那个生命,是目前正在我的身体里寄居的那位房客对吗?”宫浩小心地措辞用句,在还没有搞清楚这只魔龙和自己身体里的那只生物的关系之间,他并不打算立刻套交情。
“房客?”魔龙的眼中露出一丝戏谑的表情:“你就是这么称呼我的孩子的?”
孩子?宫浩的脑子嗡的蒙了一下。
自己身体里的那只生物竟然是这只魔龙的孩子?
该死,我早该想到的!
宫浩突然想起,一个拥有三种以上蛰伏状态的强大生物,至少也是十二级以上的强悍存在,而整个炼狱岛上,唯一超越十二级的强大存在就是眼前这只深渊魔龙。
这位房客是魔龙的孩子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难怪当他走近这里时,那寄生在他身体里的小家伙会发出如此强烈的情绪波动,因为它知道自己回到家了。
难怪这只魔龙会在自己来到后立刻醒来,却又好心地提醒自己不要触碰空间之门……它显然不是为了保护自己。
“哦,我很抱歉,魔龙大人,我并不知道它是您的孩子,而且也不是我把它带离了您的身边。”
“我知道,是外面那个混帐小子干的,这正是为什么我要追杀他的原因。你以为我会对他搜集的那些弱小生命的种子感兴趣吗?还是仅仅因为有一只蚂蚁在我的身边转了一圈我就无聊到非要踩死它?我是想要回我的孩子!可恨的是这个家伙竟然在和我战斗的时候突破了,竟然还成功的逃了出来。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当时是你帮了他,对吗?”魔龙的声音有些阴森。
宫浩大汗淋漓:“是的大人,我希望您不会因此而责备于我。毕竟……我的肚子里有您的孩子。”
该死,这话听得这么别扭!
那只魔龙却突然嘿嘿怪笑了起来,就象是海上台风刮过时海啸发出的声音,令人浑身打颤。
然后它仰天长啸了一声,这一声龙吟,鸣动九天,震的兽走鸟飞,甚至连城堡内的海因斯都听到了声音。
兰斯洛特更是面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