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章 伊莱克特拉的囚徒(上)
章节列表
第五十章 伊莱克特拉的囚徒(上)
发布时间:2019-08-15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丛林里,中央区域。
伴随着那声巨大的笑声,宫浩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几乎都要飞离出胸膛。
他能感觉到身体里小家伙正在意识上对那头魔龙作出回应,不过很遗憾他并不知道他们在交流什么。
笑声过后,眼前的那条巨大魔龙浑身上下都冒出大量烟雾,待到烟雾消散过后,魔龙已经消失,站在宫浩眼前的却是一个有着绝妙姿色的女人。
变形术是一种相当高级的自然法术,宫浩没想到一只魔龙也能掌握如此的力量。
考虑到这只魔龙过来时的无声无息,也就是说,这只魔龙至少精通自然和空间两个系列的法术。
不过见鬼的是她竟然没有顺便给自己变身衣服出来——这个魔龙变成的女人浑身**。
宫浩低下头道:“我没有想到大人您拥有变形的能力,早知如此我该带身衣服过来的。”
那条魔龙化成的女人发出高傲笑声:“你很会说话,修伊格莱尔,你可以直接说我应该穿上衣服,对我来说那并不困难。哦,不要奇怪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的名字。”
她随手一招,无数树叶飞舞盘旋着将她包裹起来,遮住了她身上的几处要害。
只是她身上的大部分地方依然露出大片的空白,肉光致致,看上去到是诱惑之极。
这只魔龙自言自语:“我记得人类的女子都喜欢这样打扮。”
“仅是在面对她们的情人的时候,魔龙大人。”
“原来是这样。”那只魔龙点点头,看来她对人类世界的认知其实有限,不过下一刻她用戏谑的眼光看着宫浩时,柔声说道:“你的身体里有我的孩子,从人类的角度考虑,你也可以算是我的情人了。我想你不会介意我这么穿着对吗?”
宫浩无奈地叹息:“是的,我不介意,不过我要声明的是,男人是不会生孩子的。事实上我一直在发愁,您的孩子到底打算以何种方式离开我的身体,我是说……我缺乏可以生下它的那条通道。”
“通常我们使用比较简单的方式。”女魔龙伸出一只手,她纤细的手指在空气中那么轻轻一划,一道空间裂缝也随之出现,随即再消失。
果然没错,真得是很强大,很暴力。
宫浩只能继续道:“但是您的孩子答应过我会采用更加温柔一些的方法。”
“是的他告诉我了。”女魔龙点点头:“他告诉我你和这岛上所有的人都不同。你对魔兽非常珍爱,你照顾它们,就象是对待朋友一样。你甚至帮助炽焰鸟挽回了生命。哦,对了,炽焰鸟也经常跟我提起你,它们很感谢你,它们说你是这岛上唯一的好人。”
宫浩恍然大悟:“原来是你帮助红恢复了生命?”
那只魔龙点点头:“红只是失血过度而已,修养一段时间自然会好,我只是加速了这个进程。我听说红和绿这两个名字是你起的?”
“是的,但我从没想过它们和你是朋友。”
“孤单的生命会寂寞,我被困在这里已经太久了,久到我需要和一些弱小的存在去交朋友,以打发清醒时那无聊的时光。炽焰鸟是少有的灵性生物,虽然它们不会说话,但它们能够理解绝大部分语言与意志,所以在我清醒的时候我也会和它们聊聊天。不过这些小家伙也真过分,红竟然敢背着我去偷偷向你发出警告,他知道我不会伤害你,但是却很担心我伤害那个小姑娘。要不是我无法离开这里……哼!”
看起来这只魔龙对红当初对宫浩的报警非常不满,不过她终究还是原谅了红的行为。如果当初红没有报警,没准那只魔龙要是看见艾薇儿和“怀着她孩子的男孩”在一起,就会吃醋也说不准。而雌性魔龙的脾气,历来都不是很好,让她们吃醋是一件很可怕的事。炽焰鸟是尊重爱情的存在,红绝对不会希望被自己妻子祝福的女孩丧生在魔龙的利爪下的。宫浩这才明白为什么那一次红会如此焦急地催促艾薇儿赶快离开。
“这正是我感到奇怪的地方。”宫浩想了想,终于还是忍不住说道:“我想不通以您这样强大的存在,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能够让您无法离开这里,甚至……”
“甚至受伤,翅膀被折断,再也无法飞翔,对吗?”
宫浩低下头:“希望这个问题不会让您生气。”
“如果不是我的孩子在你的身体里,我也许已经撕碎了你。”
宫浩心中叹息,果然如此啊。
揭人伤疤向来是大忌,对人如此,对魔兽也是一样。
“是一个人类。”女魔龙突然回答。
人类?宫浩大吃一惊,什么样的人能有如此强大的力量将这只魔龙困在这里?他又为什么要这样做?
“不要惊讶,修伊格莱尔。世上从来没有无敌的存在,如果有,那就只能是一种——智慧。尽管魔龙一族非常强大,但是面对人类的智慧,很多时候我们依然无能为力。那个将我关押在这里的人,他的名字叫……伊莱克特拉。”
——————————————————————
伊莱克特拉,几乎每一次听到这个名字,伴随而起的都是一连串的赞叹与无奈。
人们有时候会惊奇,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能够做出那样的惊天动地的事情,会无法理解,为什么一个人可以拥有如此强大的智慧,拥有这许多令人仰望的成就。
而伊莱克特拉,他很显然就是这样一个永远都让人赞叹与惊奇的人。
根据女魔龙的说法,这里的空间之门,的确是通向深渊的。而魔龙一族本身就是深渊生物。
没有人知道伊莱克特拉是怎样通过充满能量风暴的空间之门来到深渊的,但是他在那里打败了无数强大的生物。他不仅是一个优秀的炼金师,同时也是一个强大的法师,拥有至少两个系别的顶级法术—神圣法术和灵魂法术。
宫浩对此到是一点都不奇怪,他亲眼看到伊莱克特拉使用神圣结界挡住了陨石,而血肉傀儡又正好和灵魂法术有着密切关联。
这只女魔龙就是被伊莱克特拉打败后带到炼狱岛的。
她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伊莱克特拉需要有一个强大的存在为他守住空间之门,不允许任何人轻易靠近。当然,伊莱克特拉向她承诺,在自己再度回来时,就会彻底释放她。这使得无法逃离这里的魔龙只能甘心守候在岛上。
“他是我见过的最强大的也最可怕的魔法师,我很难理解人类怎么能够将自己提升到如此的高度。我听说你们把人类魔法师分成七个等级,在那之上属于圣阶。那么我要告诉你,伊莱克特拉在个人魔法能力上的成就,绝对已经达到了圣阶标准。我不是他的对手,即使没有他制造出来的那些高级魔偶和各种炼金产品的辅助,我也同样不是他的对手。这正是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的原因。他让我明白,人类是最难以理解的生命,你们本应该是食物链中的底层生命,却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与修炼而达到巅峰强者的程度……这太可怕了。幸运的是,象伊莱克特拉这样的存在并不多。”
“很抱歉大人,我以为当您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您会恨他,可现在听起来,您却对他充满尊敬?”
“是的,我当然恨他,他让我失去了长达三百年的自由。可是同样的,是他让我远离了深渊。要知道那里可不象这里充满生机。没有去过那里,你永远无法想象要在那样的地方生存下来需要付出怎样的代价。”
说到这,魔龙充满柔情的目光在宫浩的肚子上瞥过,看得宫浩浑身发麻:“如果不是伊莱克特拉把我带到这里,我想我的孩子不可能活下来。所以不管怎么说,我尽管恨他,却也感激他。除了无法自由的飞翔外,我已经没法过得更好了。在这里的三百年是我最孤单的三百年,但同样也是我最平静最安宁的三百年。而这个孩子也得以在我的身体里诞生成功……我们魔龙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生出一个孩子,而且还未必能成活。”
“原来是这样。”
“当然,我也要感激你。如果不是你,我的孩子未必能走到现在这一步。这已经是他最后的关口了。只要能度过这一关,他就将真正成形,尽管依然只是个孩子,但至少可以不需要依靠你的保护了。”
“希望到时候您不会过河拆桥。”
女魔龙吃吃笑了起来:“我完全能够理解你的担心,不过我的孩子为你说了很多好话,他很喜欢你,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
说着,女魔龙突然伸手向宫浩的小腹摸去,一股暖流从宫浩的身外之入体内。
宫浩只觉得身体里个东西在蠕动,并随着这只女魔龙的手开始缓缓向上升去。耳边传来女魔龙的声音:“我的孩子本该在半年前就出来的,但是他不想伤害你,所以他一直在等待。他相信总有一天,你会来到这里,来到我的身边,所以他不停地用自己的意志来影响你。”
“怪不得我的潜意识会告诉我,来到这里其实未必危险。甚至当初你追杀兰斯洛特的时候我也毫不惧怕。”
“是的,只可惜他没法传达给你更清晰地意思,所以只能用暗示的方法消除你对我的存在的恐惧,让你相信你不会遇到危险。他努力了半年时间,现在终于成功了。上一次你没有进入这里就救出了兰斯洛特,使我错过了一次机会……讨厌的红,他太小看我的气量了,尽管我的确不喜欢那女孩和你在一起。”
宫浩很是无语。
随着女魔龙的说话声,宫浩只觉得身体里的异物渐渐停留在了胸口。
女魔龙用手指在宫浩的胸前戳了一个小洞,令宫浩惊讶的是,洞口既没有血液流出,也感觉不到丝毫疼痛。
“别担心。”女魔龙笑着说:“你会受到一些小伤害,但是很快就会恢复。只是有点疼而已。”
宫浩亲眼看着自己胸前的那个洞不断扩大。
一个黑黑的象只小狗一样的脑袋从洞里挤了出来。
令他惊讶的是,这只黑色的小狗的头骨是软的,它竟然可以自动变形,象根面条一样被拉出来,暴露在空气中又恢复成了原状。
还真是一条黑色的小狗,一只可爱的好象吉娃娃的圆头大耳的小狗狗。
女魔龙把自己的孩子拿了出来,右手轻轻一挥,放大的洞口又重新缩小,变回成一个小血洞。
这一下疼痛来了,血液也从宫浩的身体里流了出来,看起来他象是心口上被人捅了一刀。
该死的,这可不是一点点的小疼痛!
那条女魔龙右手再挥,手心中白色的光芒闪过,血洞重新恢复了平整,疼痛消失了。
“空间通道?你在我的身体里建立了一条空间通道?”宫浩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这条女魔龙竟是用这种方法将她的孩子在不杀死宫浩的情况下取出来的。
“看起来你对空间魔法的了解不少啊。很可惜我的能力有限,必须在你的身体上先打个洞做为定位。否则我的孩子很可能在我把他拿出来的过程中,一不小心从你的身体里飞到其他空间去。”女魔龙温柔地看着手心中小狗般大小的孩子,脸上充满了慈祥,温柔,与关爱。
无论怎样强大的存在,对自己的孩子总是有着天生的护犊之情。
“那正是我来这里的目的,我想看看空间之门,想明白它的运作原理。”
“这也是我佩服人类的原因,魔龙可以释放出强大的魔法,但却无法解释它们为什么会存在。对我们来说,这就象呼吸一样自然。但是人类不同。你们不具备这种能力,却可以通过研究和学习来达到目的,甚至让自己变得比我们更强大……”
“那么我可以随时过来看这扇门吗?”
“当然,你可以,就象你在外面对你的那个朋友说过的那样,就算是人类也不可能整天没事就踩蚂蚁玩。在你达到伊莱克特拉的成就之前,你在我的眼里就和一只蚂蚁一样没什么区别。而且我的孩子也喜欢你,他希望你能来经常看看他。”
“我同样希望您能饶恕兰斯洛特曾经对您的不敬。”
“如果他以后不再来打扰我的安宁,并且不会再一次在我沉睡的时候带走我的孩子的话。”女魔龙摸着自己儿子的小脑袋说:“他现在正是调皮阶段,最糟糕的是他并没有受到伊莱克特拉的桎梏,他可以随时走出中央区域。可是离开了这里,我没法保护他。”
“请您放心,我可以担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您的孩子会是安全的。说起来,兰斯洛特之所以会到这里来,是为了收集那些灵种。我想请问灵种到底是什么?”
“哦,你是说那些弱小而肮脏的锯齿兽吗?”
“锯齿兽?”
“是的,我们就是如此称呼它们的,一群下三烂的混帐生命,永远只会偷偷摸摸的出手。即使是在深渊,它们也是那样的不招人喜爱。”
“它们使用寄生的方式生长?”
“是的,深渊的环境非常恶劣,没有去过那里的人很难想象那里是怎样的地狱般的景象。寄生是一种有效的保护幼体的方式。弱肉强食的世界里,谁会在乎别人的生命呢?只要自己的孩子能成活就够了。”
听这只魔龙的口气,象寄生这种生长方式,在深渊世界里是常有的,深渊中的生命通过这种方法来躲避恶劣的自然环境,以渡过最为危险的幼生期。
“它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伊莱克特拉并不只是带了我回来,同时还带来了一些其他的生物,因为他去深渊的其中一个目的就是寻找新物种,在他带来的生命中,有一只锯齿兽的母体。那只锯齿兽同样在身体里怀有了生命的种子,只不过和我们不同,魔龙一次很少能同时拥有两个孩子,但是锯齿兽一次就可以诞生上万个小生命。只是在深渊的环境下,真正能够存活下来的,往往只有千分之一。尽可能多生一些孩子,是锯齿兽种族延续的一种方式。而我们,则依靠我们的强大来完成后代的繁衍。事实上就繁衍后代的成功性而言,锯齿兽这种低等生命做得其实比我们更出色。毕竟我们输不起,而它们输得起。只是伊莱克特拉并没有注意到他带出来的那只锯齿兽有了生命的种子,所以在那之后不久,他就重新返回了深渊,并把那只锯齿兽丢弃了。”
宫浩只剩下苦笑了:“那只锯齿兽可能是最幸福的母亲了——我的导师他几乎把所有能收集的种子都收集了,并且让它们成功的繁殖了出来。”
“对于人类来说,那的确是一种好用的武器。”
“它们需要多少年会进入繁殖期?”
“和人类差不多,二十五年。”
“也就是说再过两年,只要兰斯帝国愿意,他们就将拥有数不尽的这种武器……”想到这,宫浩抬起头道:“可以给我几颗那样的灵种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