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二章 传送法阵
章节列表
第五十二章 传送法阵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炼金塔的顶层,海因斯正在倾听着宫浩的描述。

他深锁的眉头渐渐解开:“我必须说你是幸运的,孩子。能够从魔龙的利爪下逃脱的人并不多,你的胆大令我吃惊。”

“是的大师,事后我一想起这事,就浑身颤抖。我真惊讶自己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我怎么会想到前往中央区域的,这简直不可思议。”

“哲人说过,能够用生命去探索未来的人,每一个都是天才。你在炼金术上同时具备了疯狂与天赋两种潜质,如果给你时间,也许你会成为又一个伊莱克特拉,看起来这并不奇怪。那么告诉我孩子,你在那扇门前发现了什么?我是说,你发现伊莱克特拉是用什么方法禁锢那些逃逸的能量,使它们可以永久的维持住空间通道的?”

“事实上那是一个非常巧妙的方法。伊莱克特拉只是使用了一个法阵就做到这了一切。这种法阵并不那么难以看破,我几乎一眼就看明白了。它是一个力量汲取法阵。”

“力量汲取法阵?”海因斯很惊讶:“这并不是什么很难制作的法阵。他用那个法阵来维持空间通道?”

“是的,伊莱克特拉的智慧非常强大,他让我真正明白了合适的方法才是最有效的方法。他并没有强行使用蛮力来对抗空间能量,恰恰相反,他通过力量汲取法阵来禁锢空间能量。法阵吸收这些能量,然后再反过来困住这些能量的外逸。看起来整个能量通道好象是被一股庞大的外力所束缚,但事实上,困住它们自己的,是它们自己的力量。”

“真是太精彩了!”海因斯惊呼出声:“这等于它们是自己困住自己。”

“是的大师,这就是伊莱克特拉所使用的手法,当然,那个汲取法阵要比普通的汲取法阵更精妙,更细致,也更繁复。我想即便是要做出那样的法阵出来,同样需要消耗大量的精力和时间来研究。”

海因斯看看宫浩:“那么你打算通过这种方法来突破空间魔法能量维持的障碍吗?”

“不。”出乎意料的,宫浩摇头道:“这个力量汲取法阵的确很不错,但它显然没有解决另一个问题,那就是能量风暴在空间通道的疯狂肆虐。对于传送法阵和空间戒指这样的研究来说,这显然是不合适的。我怀疑伊莱克特是故意采用这种方法,这样他就不必担心随便谁都可以进出那里了。”

“说得有道理。”海因斯连连点头:“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更不能让别人轻易接触那扇门了,也许有一天,伊莱克特拉会从那里回归。对炼金师来说,再没有比见到这样一位伟大的人物更令人心神振奋的了。”

宫浩没有想到海因斯会这么说,看得出来,海因斯在心中对伊莱克特拉有一种疯狂的崇拜。这使他可以不顾一切,哪怕伊莱克特拉的回归有可能给这个世界带来灭顶之灾,他也全不在乎。

他有些理解海因斯为什么会如此疯狂的用人的生命来做试验了。他就是一个炼金疯子,除了他的炼金术,他什么都不在乎。

“大师,您认为伊莱克特拉还活着?毕竟已经过去了三百年。”

“我不知道他能否挺过如此漫长的岁月。但如果有人告诉我他真得还活着,我不会有半点惊讶。象他这样出色的人物,就算是发明出一种可以让自己永远不衰老的方法,也并不稀奇。”

说到这,海因斯道:“好了孩子,那么现在告诉我,你打算用什么方法来完成你目前正在研究的课题?我是说既然你不打算采用伊莱克特拉使用的手段,你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方法吗?”

“是的大师,伊莱克特拉让我明白了很多道理。他让我意识到能量就象水流,它们不是无形的,而是有质的。它们可以被利用,而且可以通过利用它们做到很多我们原本无法做到的事。这是能量的本质,明白了这一点,很多事就不再困难。”

“说得具体一些。”

“我打算采用能量循环的方式。”宫浩回答。

“能量循环?”海因斯有些诧异地听宫浩说起这个新名词。

什么叫能量循环?他从没听说过。

“是的,大师,能量循环这个词是我发明的。我听说在温灵顿有一座美丽的喷泉,它有一千三百四十二个喷水口,每天可以向空中放出高达三万升以上的水流,并在空中组成各种绚丽的图案。我想请问大师,那个喷泉哪来的这么多水用于挥霍?”

“哦。”海因斯挥了挥手:“那是一个工匠的杰出发明,我听说他制作了一种特殊的小玩意,可以把喷出的水流通过水池重新收集回来,然后重新喷射,这样一来,整个喷泉的耗水量其实并不多。这就好象是列兵的方队一样。第一波人走过去,第二波人上来。然后是第三波,第四波,当走到第五波时,其实是第一波的人通过另一条通道又重新走了回来。这给人一种连绵不绝的感觉。一些战争统帅在作战时经常使用这样的伎俩用偏师来冒充主力部队,用以欺骗对手。”

说到这,海因斯皱了皱眉头:“格莱尔,你想告诉我什么?”

“是这样的大师,在我对空间之门观察的过程中,我发现在能量冲破空间屏障的同时,它们会形成一股巨大的能量旋流。这股能量旋流在空间通道中始终保持一定的形状,但当它进入到空间之后,就会消散。事实上那并不是消散,而是逃逸。就好象水流从喷口中喷射,原本在管中成形的水流在进入巨大的外在空间后,会迅速化成无数水滴,消散于无形。”

“哦,你的意思是说,你打算把外逸的能量通过某种方法重新收集回来,然后通过另一条通道让它们进行回流。这样一来,我们只需要使用一次足以打通空间屏障的能量输送,就可以让它们源源不断地在其中流动,从而可以保持通道的畅通?这样我们就可以始终保持独立空间或者通道的存在了。”

“没错,大师,而且能量循环的方式可以将能量最大限度地减免,因为它并不需要过于强大的能量支持,这就使能量风暴无法形成。这样一来,人类就可以通过这种方式建立起传送法阵,并自由通行了,也可以通过同样的方法制造出空间戒指。”

海因斯的眼睛眯了起来,在经历过刚才巨大的激动后,他的心中显然也对这个答案有所准备。

他想了想,点点头说:“很有趣的想法,格莱尔,你似乎总是习惯于用工匠的思维方式解决问题。”

“我来自民间,大师,民间没有魔法。”

“说得对,那么你确定这个方法能成功?”

“事实上,我查阅过以前的储物饰品记录和传送阵记录。我发现在炼金术最辉煌的时期,所有可以用来封印出一个独立空间的储物饰品几乎都具有一个共同的特性。”

“什么特性?”

“圆。”

宫浩蹲在地上,随手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圆:“圆的特性,就是起点即为终点。它们从哪里来,最终就回归到哪里去,循环往复,永不停止。从最开始在某一个点上用强大的能量冲击打开屏障,到最后采用某种方法造成能量的循环流动,都是根据此点而来。戒指是圆的,手镯是圆的,而且没有任何接口,当某种能量从这个圆上的某个点出发之后,它会沿着物体自有的轨迹行进,直到回到起点。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的储物物品都是戒指,手镯等圆形物品的重要理由。能量禁锢也好,能量循环也罢,无论是哪种方法,它都超脱了一件事,就是完全没有必要在源源不断的后续能量供应上下功夫。很多东西看起来或许代价很大,但只要有一种很技巧的方法,其实它的成本未必高昂。”

这一段说话,彻底震惊了海因斯,他站了起来,在地上反复地踱了几步,然后他抓住宫浩的肩膀说:“我的孩子,你真得是个天才。你说得没错,这完全是可能的。一直以来我都从未怀疑过为什么以前的那些储物物品总是用戒指和手镯做载体,要知道我们完全可以在其他的物品上应用,但是我始终认为那是由于携带方便的缘故。可是你从另一个角度告诉了我那是为什么。没错,圆形,循环,我的天啊,孩子,你解决了最最重要的能量持续供应问题!历史已经证实了这是正确的,只是我们一直没有发现而已!你真是个天才,修伊!”

说到后面,海因斯完全是用喊的方式吼了出来。

宫浩神色如常道:“大师,恐怕并不是那么简单。这只是理论上的成功,要想控制住能量的流动同样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这只是技术上的问题,那么你有信心完成它吗?”

“是的大师。”

在得到宫浩肯定的回答后,海因斯满意地点点头。

他想了一会,终于还是犹豫着说道:“那么格莱尔,在你和那头魔龙对话的时候,她有没有告诉你其他一些东西的事情?”

“我不明白您指得是什么?”

“灵种。”

宫浩低下头想了想,然后摇头道:“如果大师您指的是当初兰斯洛特大人去寻找的那种东西,很遗憾我并没有得到任何关于这方面的讯息。您知道要和这样强大的生物打交道其实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我当时吓坏了,如果不是那只魔龙有求于我,我想我已经被她杀死了。即使如此,当时我也只想尽快远离她。天啊,我真不知道我当时怎么有勇气和她对话,甚至去观察那道门的。现在想想,这完全是出于对于知识的渴求。可是对于什么灵种,我完全没有探索的心思,而她显然也不打算和我多做交流。”

海因斯点了点头:“那么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那么冒险了。这不值得,修伊,我不希望你出事,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是的大师,我非常明白这点。而且那头魔龙也明确表示不希望我再度前去打扰她的休息。如果在我下一次去找她的时候不能给她带来好消息,那么她会毫不犹豫地把我当点心吃掉。”

宫浩斩钉截铁的回答。

毫无疑问,海因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来提醒宫浩,假如你已经知道了灵种的秘密,那么你至少该明白老老实实是唯一的生存之路,假如你不知道,那么就把这理解为我对你的关心吧。

而宫浩的回答同样如此。

从顶层回来时,宫浩也捏了一把汗。

这一次他实在是太冒险了,但他却又别无选择——去空间之门的事情不可能隐瞒海因斯,他只能挺而走险,主动交代。

这是一场赌博。

赌的不是海因斯是否有足够的智慧发现问题,而是海因斯是否愿意相信自己。

这是一个很微妙的心理变化,只要海因斯身体中流动的那狂热的炼金之血依然占据主导地位,那么他就会主动说服自己去相信宫浩所说的一切。

这是一种典型的自我欺骗,原因仅仅在于宫浩给他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大到让他愿意去冒险,愿意去相信。

就好象世上很多的骗子,其骗术并不高明,仅仅是因为那份诱惑实在令人无法不心动,很多人情愿冒着受骗上当的危险也要尝试一番。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是,海因斯到目前为止还相信灵种在他的身体里,他没有反抗的资格。

—————————————————

从这天起,海因斯毫不犹豫地给予宫浩全权,将整个空间魔法方面的所有试验工作全部交给他负责。同时他也拥有了全权使用城堡所有材料的权力。

随着宫浩贡献的日增,他的地位,权力,能力,也不断地在上升着,如今即使是安德鲁看到宫浩,也要客气许多。

而宫浩也的确不负海因斯的重托。

他几乎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了对空间能量的数据测试,然后开始对应的解决之道。

凭心而伦,这是一项庞大的工程,如果让他白手起家来做,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在前人已有的基础上进行,又有充足的后勤支持,宫浩几乎是疯狂地进行试验。他差不多每三天就要进行一次,这个试验频率,使得炼金城堡二十年来积聚的大批材料迅速地消耗。自由号从这时起,几乎每个月都要往炼狱岛送来大量的能源晶石以供宫浩挥霍。

不过这样的浪费,无论是对海因斯还是对斯特里克六世来说,都是一个好消息。

因为随着试验的频繁进行,宫浩的进展也同样突飞猛进。短短半年时间里,他在空间魔法炼金术上的研究,已经大大超出了风鸣大陆上任何一个同国家的炼金师。

其中最明显的,就是长距离通讯已经开始进入最后的测试,信息的传送与进入明显比实物所需要的能量要小得多,因此是第一个接近成功的。

当远在温灵顿的斯特里克六世与海因斯成功进行了一段为时十二秒的通话之后,整个温灵顿皇宫都几乎为之欢庆起来。惟有得到消息匆匆赶来的艾薇儿对此愤怒不已——她没能和宫浩说上话,信息传输就中断了。

为了保证宫浩的研究不受打扰,斯特里克六世亲下严令,不许女儿再去炼狱岛。

又过了一年,宫浩在能量循环上终于获得了巨大突破,此时,距离他来到炼狱岛已经整整三年半。

一个月后,在宫浩的坚持下,第一次传送阵实体传送实验开始进行,距离为城堡炼金塔七层到兰斯洛特的小湖泊边。

在传送过三只恐狼,并确认它们安全后,按规矩,宫浩作为发明者,是第一个进入传送阵的,所有的危险,或者荣耀,都将由他负责担当。

大量的能源晶石再度拼命地向早已刻画在地上的传送法阵拼命输送能量,在所有能源晶石因为能量耗尽而化成一堆粉末的同时,传送法阵中央的阵眼闪耀出火红色的光芒。

巨大的红色波浪形成一道涡卷的气流,狂暴地涌出阵眼,在喷薄出一片巨大的波涛后,瞬间又恢复平静。

红色的波光如镜面般平滑,闪烁着诡异的光弧。

下一刻,宫浩要做的,就是踩在这阵眼上,由它带领自己前往指定的目标地点。

“知道吗,大师,只要这一脚踏出,风鸣大陆的人类历史,或许就将彻底改写。”在踏上传送法阵前,宫浩突然对海因斯道。

“那同样是我们的期待。”海因斯与安德鲁道。

“那么,我或者永远迷失在空间通道之中,或者完成这份辉煌。”

说着,宫浩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他向着传送法阵上那片斑斓的红光中踏去。

启动法阵。

轰,宫浩平空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