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四章 逃出炼狱岛(中)
章节列表
第五十四章 逃出炼狱岛(中)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炼金塔五层,宫浩开始收拾东西。

手指在那些坩埚,试剂,材料上一一划过,宫浩的心中升起了几分唏嘘的感慨。

不知不觉间,在炼狱岛已经生活了三年半。

近四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真要准备离去了,心中竟升了起了不舍的感觉。

老实说,以他现在的能力和贡献,海因斯早就放弃了杀死他取出灵种的念头,如果他愿意,他还可以在这里继续生活下去很长时间的。

无论是海因斯还是安德鲁,一个个虽然都双手沾满血腥,但事实上在绝大多数时候,他们对自己是照顾的。

尽管那只是出于利益的需要,出于他有利用价值的考虑,可是人生在世,谁能不被利用呢?

因此抛弃他们残忍的做法不言,宫浩对海因斯还有安德鲁,并没有自己以为的那种仇恨。

恰恰相反,对于海因斯在炼金术上的执着与钻研精神,他颇有几分尊重。

只是是龙终归要腾飞,就算再安全,他也不可能让自己永远埋没在这片荒岛,三年多的蛰伏生涯,已经让他忍耐了太久太久。

就算强大如魔龙,也未有过如此长时间的蛰伏。

一想到这,宫浩心中就感慨无比。

自己离自由终于不再遥远了。

将所有准备好的东西都放在台子上后,他轻轻挥动左手,将物品尽收于左手的戒指之中。

是的,空间戒指早就完成了,甚至在他给安德鲁承诺之前,他便已经做好。与传送法阵不同,空间戒指由于不需要形成对外通道,因此能量几乎无法逃逸,制作起来更加方便。而它的空间大小,则完全取决与能量供应的多少。

宫浩的这枚戒指,由于有足够的能量支持,拥有足够大的空间。

再没什么可留恋的了,宫浩转身走出房间。

他来到藏书馆。

这里是他曾经工作过的又一个地方,也是又一个令他难舍难忘之处。

在这里,他读过无数本有关与炼金术的知识。正是这个地方,给了他知识泉源,使他拥有了可以生存下来的立身之本。

在那藏书馆的最显眼处,还摆放着关于传送法阵和超距离通讯技术的试验记录,发明人与记录者,都是“修伊格莱尔。”

就仿佛是他存在于这个世界的一个真实证明。

宫浩的眼中流露出恋恋不舍的神情,然后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洒下了几颗火鸳藤的种子。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植物,只要给它们足够的火元素,那么只需要很短的时间,它们就能迅速生长壮大。而它们带来的,将是毁灭一切的力量。

做好这件事,宫浩步出炼金塔,向56号区域走去。

天色已晚,除了炼金塔中的一些地方还亮着灯光外,所有的仆役都已经睡下。

红与绿依然精神抖擞,在看到宫浩进来后,分外的高兴。

它们发出了欢乐的长嘶。

或许只有在看到红与绿后,宫浩的心中才会感到欣慰。

“嘿,我的老朋友,我又来看你们了。不过这一次,恐怕是最后一次了。”他笑着说:“传送阵已经完成,如果不是还有些事情没有做,我早就可以走了。而现在,我来实现我曾经给你们的诺言了。”

他说着,关闭了魔法能量的供应,然后轻轻打开了笼门。

“出来时悄悄的好吗?还没到惊动所有人的时候。”他对红说。

红看来是领悟了宫浩的意思,在它和妻子走出笼门的一刻,它颇有种要引亢高歌的姿态。

但是在宫浩的眼神和那声“嘘”的手势下,兴奋的心情被强行地压抑住了。

红用长喙不停地顶着宫浩,那是在向他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

“好了,去吧,去自由的飞翔吧,离开这该死的人间炼狱,去那广阔的天空。这一次,你们可以夫妻共同翱翔,再不会有什么囚笼能控制你们了。”

红与绿互相看了看,低低地嘶鸣了一声,然后同时展开翅膀向着天空飞去。

望着它们在空中的黑点渐渐变小,宫浩的眼睛也有些湿润了。

“大……大人。”

身后突然想起一个低低的声音。

宫浩心中一惊。

该死,即将离开时的心神激荡,竟然让他没有注意到56号区域还有人在!

他霍然转身,全身上下已经弥漫出一片狰狞杀气。

直到此刻,他才第一次全无顾忌地释放出自己的真正实力,完全展现出一个黑铁武士应有的强大力量。

若是死去的皮耶复活,绝不会相信这就是那个当初被他打得奄奄一息的小男孩。

眼前站着的是一名小仆役。十三四岁的样子。

是康顿,那个新上任的仆役长。

他看样子被宫浩这一刻展露出的杀气吓坏了。

“你怎么在这里?”宫浩皱起了眉头,收敛了杀气。

康顿哆嗦着回答:“白天……白天安德鲁大人问我收集的种子都到哪里去了,我告诉他都被您拿走了,我按您说的回答,说您正在研究新的品种。可是安德鲁大人要我带他看新的品种在哪,他说他明天就要看到……”

“所以你就发愁焦急,不知道该怎么办,直到现在也没睡觉?”

“是的大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康顿低下了头。

他没说他亲眼看到了修伊格莱尔大人放走了炽焰鸟,这同样是个聪明的小子,他正在担心修伊格莱尔大人是否会在考虑杀他灭口。

炽焰鸟的离开可绝不是小事。

看出了他的心思,宫浩笑着从身上拿出一瓶药剂:“去,到各区域去,把这瓶药滴在每一块能量晶石上。不要有什么担心,如果有人问起,包括安德鲁大人和海因斯大师问你,你就说是我吩咐你做的。如果安德鲁大人问你为什么炽焰鸟不见了,你也大可以告诉他是我放走的。”

“是这样吗?大人?可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要知道这会让安德鲁大人很不高兴的。”

宫浩柔声回答:“很快你就会得到答案了。现在你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

“是大人。”小康顿完全不知道他这样做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

望着康顿的离开,宫浩随手释放了一个风翔术加在自己身上,他快速向着城堡外跑去。

此刻如果让海因斯看到这一幕,他一定会惊讶得大呼出声,因为能够释放风翔术而非风灵术,这正代表着他已经是一个初级风系青袍法师了……

没有人想到,在他疯狂研究空间法阵的这段时间里,宫浩早已突破魔法学徒的身份,正式踏入魔法师的领域。

他不仅仅是一个风系青袍法师,甚至在那之前就已经先成为一个正式的灵魂法师了。

———————————————————

统治了炼狱岛二十三年之久的炼金城堡,终于迎来了它的第一次变革,也是最后一次起义。

当第一只魔兽从魔法能量耗尽的囚笼中挣脱出来的时候,它发出了愤怒的狂吼。

随后,一只又一只魔兽疯狂地冲出牢笼,聚集在城堡内部。

这一次,可不再象两年前的那一次魔兽越狱了。

上一次宫浩只是有计划的放出几只魔兽,但是这一次,他把所有的魔兽都一起放了出来。

当大量的魔兽聚集在一起时,它们展现出来的是一种疯狂的,可怕的,超级恐怖的破坏力。

天空中飞翔着数以百计的各种魔禽,数以万计的魔虫。地面上大小各异的各种魔兽也纷纷仰天咆哮,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

这是千百年来难得一见的壮观场景。

炽焰鸟,铁羽鹰,吸血蜂在上空盘旋狂舞,组成一片黑压压的乌云,剑齿兽,碧烟狐,紫晶暴熊,狂暴地龙,斑花毒蟒,密布各处。

空旷的城堡广场上,一瞬间全部被魔兽占领,你几乎找不到下脚的地方。

空中到处是腾飞的火焰,大量的魔兽同时放出属于自己的魔法能力,火焰,冰雨,狂风,泥沙,在城堡中疯狂肆虐。

在经历了长久的囚徒生涯后,许多拥有智慧的高等魔兽已经恨透了这个城堡里的每一个人。当它们拥有反抗的机会时,它们绝对不吝于用自己的生命去捍卫自由与尊严。

巨大的震动和惊天的吼声惊醒了尚在沉睡中的海因斯。

他连衣服都没来得及穿,就匆匆跑到窗口向下俯瞰。

眼前那一幕蔚然壮观的景象,令海因斯惊得面如土色。

“怎么会这样?!”海因斯愤怒的大吼起来。

安德鲁匆匆跑上顶层,对着他的导师大叫道:“导师,不好了,魔兽越狱了,全部越狱了!”

“我看见了!”海因斯愤怒地狂嚣:“这绝不是普通的失误。修伊格莱尔呢?他的人在哪里?发生了这种事情,为什么他还不来见我?”

“我没有看见他。”安德鲁连忙回答。

师徒二人对望了一眼,心中同时升起不详的的预兆。

“去格莱尔的房间,快!”海因斯大叫道。

宫浩的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早已无任何东西。

安德鲁如坠冰窟:“是他,一定是他,一定是他干的,导师。”

海因斯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年,他摇头苦笑道:“不奇怪啊,真得是不奇怪啊。安德鲁,我就好象早就知道这一天会来临一样,我现在竟然一点都不感觉到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安德鲁低下了头颅:“是的导师,就连我也不觉得惊讶,就好象我也早就知道会出现这样的结果一样。”

海因斯无奈地长叹了一声:“欲望蒙蔽了理智,让我们以为我们可以控制一切。但是显然,我们错了。自始至终,其实都是他在控制一切。我们本可以早就发现这一切的,甚至我们也的确已经发现了,但是我们却视而不见,我们认为只要他的身体里有灵种,就算发现了我们的秘密,也不敢动手……我错了……其实他一直在为此做准备。难怪他要选择研究空间魔法。”

安德鲁也苦笑:“是的导师,您说得对,修伊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也许在他来到岛上的第一天,就已经意识到了所有的问题。所以他才努力工作,努力学习,努力表现……我们被贪婪冲昏了头脑,对炼金术的梦想征服了我们所有的理智,所以我们放纵了他,培养了他。不过导师,我们还有挽救的机会对吗?不管怎么说,修伊格莱尔的确完成了我们多年来都未曾完成的梦想。就算城堡受到的损失再大,我们也能挽回。只可惜,我们再也无法控制和利用他了。”

海因斯悠悠道:“那就要看,他还有什么后手了。传送法阵已经完成,他如果要走,其实早就可以走了。既然他留在了这里,放出了魔兽,那就绝不是想要逃跑那样简单……他很了解我们手中有多少实力,有什么可以控制他的筹码,如果没有绝对的把握,他是不会轻易下手的。”

“导师,您的意思是说,灵种……”

“是的,我怕他的身体里已经没有灵种了。尽管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但这几乎毫无疑问,否则修伊格莱尔不会如此公然行事的。”

安德鲁的心中为之一寒。

一名学徒匆匆跑来,大叫道:“导师,所有的魔兽都已……”

“我知道了。”海因斯挥手阻住了那名学徒的叫喊。

那学徒急道:“藏书馆也起火了,有人在那里种下了火鸳藤,并且喂给了它们超剂量的火系晶石。它们现在正在疯长,整个炼金塔一层已经陷入一片火海了。”

“什么?!”海因斯和安德鲁同时抖了一抖。

藏书馆里的藏书被焚之一炬,炼狱岛二十多年来的辛苦研究,也注定将因此而一下子湮灭大半。

所有的辛劳一下子都化为流水,这份打击,不可谓不沉重。

这比单纯的释放那些魔兽的报复要来得更强烈,也更凶猛。

安德鲁咬着牙说道:“修伊格莱尔,你好毒!”

“格莱尔大人?”那名学徒微微怔了一怔:“安德鲁大人,您是说这一切都是格莱尔大人做的?”

“没错,就是他!也只能是他!”安德鲁狂吼道:“你看到他去哪里了吗?”

那名学徒道:“我没有看到,但是有个仆役长看到了。他说……”

“他说什么?”海因斯也叫了起来。

学徒急急喊道:“他说他看见格莱尔大人去了山谷那边。”

海因斯和安德鲁愕然对望,两个人的心头同时升起一个可怕的念头。

海因斯狂叫起来:“不好!”

————————————————————

浓郁的夜色,掺杂着炼狱岛上的特有的雾气,使得这里的黑夜永远都是那样的深沉。

如果没有魔法灯光的照明,普通人恐怕很难在这样道路上辩明方向。

不过对宫浩来说,拥有二级武士实力和已经正式成为双系初级魔法师的他来说,在这方面已经不再是问题了。

下一刻,风之元素形成的气流将宫浩团团包裹,轻轻念动咒语,一只成形的风莺在宫浩的手中现形,轻盈透明,几若无物。

风莺作为风系召唤术的初形态,拥有良好的视野与侦察能力,本身虽然没有攻击力,却是半隐形的存在。除非是法力修为上高于自己的魔法师,普通人根本无法发现它的存在。

看着风元素形成的小夜莺在空中扑腾了几下翅膀,宫浩轻声道:“去吧。”

风莺展翅飞去。

有了这只风莺在前面带路,他很轻松就可以找到自己需要找的路。

尽管只去过那里一次,但是宫浩从未忘记那里的道路该如何行走。

他再度来到了那只已经沉睡了太久的巨魔神面前。

望着那庞然大物,宫浩的眼中放出炽热的光芒:“准备苏醒吧,伊莱克特拉最惊人的造物,动用你最后的力量,破坏一切可以破坏的,杀死一切可以杀死的。”

他喃喃低语着,将手伸进了那巨魔神胸前的核心处。

灵魂法珠放出了微微的光芒,巨魔神那双紧闭已久的大眼猛然睁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