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五章 逃出炼狱岛(下)
章节列表
第五十五章 逃出炼狱岛(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城堡的混乱,正在愈演愈烈,尽管大批的傀儡武士已经出动,却无法压制这些狂暴躁烈的凶猛野兽。

鲜血与哭喊在撕破宁静的夜晚,炼狱岛在这一刻名副其实,变成了一片人间炼狱。

魔兽们在疯狂的嘶吼,在获得久违的自由后,它们肆意地用自己拿手的能力破坏着这座城堡任何它们能够破坏的建筑。拥有魔法能力的魔兽不停地喷吐火焰,制造冰雨,扬起狂风,掀起泥沙。

混乱的场景,狂暴的场面,仆役们惊恐而无奈的嘶喊,学徒们忙于扑灭藏书馆中的火焰。安德鲁正在指挥傀儡武士于魔兽展开生死大战,奈何他终究不是统帅,不具备这种情况下的应变能力。

所有的材料区域在这刻均遭到毁灭性的摧毁。

一些珍稀的魔植从此彻底消亡,再也无法面世,空中大批的魔禽不停地发出欢块的鸣叫,红与绿就象是两个高高在上的王者,肆意飞翔,大团大团的火球从它们的口中发出,撞向那炼金高塔,击打在魔法护罩上,荡漾出一波又一波的蓝色光焰。

这是它们在发泄着自己心中的怒火,和对炼金城堡那最深沉的痛恨。

海因斯面如死灰的望着这一切,心中已经是一片冰凉。

修伊格莱尔的手法,简单,直接,致命,有效。

他手中的水晶球已经连闪了数次,湖泊边的小木屋却始终没有任何回音,很显然,早在修伊格莱尔放出魔兽之前,他就已经先一步解决了这个岛上最强大的守护力量——兰斯洛特。

真不明白他是怎么做到,那可是一位巅峰武士啊,就这样被他悄无声息地弄没了踪影。

如果兰斯洛特在这里,别说是这些魔兽了,就算是巨魔神过来,也丝毫无惧,可是现在,仅凭眼前的这一关,他就很难撑过去。

海因斯长长地叹息一声,终于放下水晶球,擎了手中的法杖。

他的法杖上镶嵌了七颗各种色彩的魔法宝石,这刻同时绽放出光明,巨大的魔法能量下一刻通过法杖充盈全身。

与魔法师不同,法师们通过法杖释放魔法,是为了加大魔法的威力,他们是向法杖注入魔力。炼金师则通过制作精良的各种装备来加强自己的力量,以完成一些平时无法完成的魔法,他们是从法杖吸取魔力。

“自然界的精灵啊!请听从我的呼唤,释放出你们生命的光芒……”海因斯大声吟唱出自然法术中的咒语,奇特而晦涩的语调从他的口中一个一个蹦出,在他的手心中凝聚成一片绿色的光芒。

“死亡之缠绕!”海因斯低声私语,随手挥出那一片绿芒。

随着那一片绿色的光芒照耀天空,城堡的地面突然疯狂窜升出无数荆棘藤蔓。

那是来自魔界的吸血魔植。

一个又一个自然法术释放出去,城堡内的混乱局面并没有因此得到缓解,反而更趋加剧。魔兽们面对大法师的攻击,愈发的愤怒和疯狂。

今夜,注定是一个血腥乱舞的死亡之夜。

即使能够将这些魔兽全部消灭,兰斯帝国也将承受无法弥补的巨大损失。

这一夜,海因斯注定了是个失败者,只看他还能挽回多少尊严了。

颤抖的大地突然发出艰难的呻吟,就象是垂死者发出的呼唤。

整个城堡仿佛地震般突然剧烈的晃动了几下。

远方响起高亢的吼叫声,仿佛巨人的鸣动。

那声音,海因斯最是熟悉不过。

他的脸色变得一片煞白:“修伊格莱尔,你果然还是启动了巨魔神吗?”

一个高大的身影轰然出现在城堡前,巨大的链锤挥舞出九天的鸣动,仿佛山峰般横扫而过,只一下就将城堡的一小处墙壁砸塌。

单纯以力量而言,巨魔神的力量根本是无与伦比,每一步跨出,都将城堡内的房舍,材料区等多处重地踩成一片瓦砾。

这个大家伙独自一人的破坏力,就顶得上所有魔兽的总和。

可能是被巨魔神强大的力量所震慑,魔兽们吓得纷纷逃避。这些原始本能更大于智慧的生物,在遇到比自己强大的存在面前,从来是立刻有多远逃多远。

“吼!”巨魔神发出了强烈的吼叫声。

这只庞然大物由于太过强大,以至于根本无法进行操控,但是对只需要破坏的宫浩而言,如此便已经足够。破坏是巨魔神的本能,是它存在这个世界的全部意义。在没有主人引导的情况下,它会本能的,发疯般的攻击一切它看到的东西。

而现在,宫浩释放了这个恶魔,然后将它带到了这里。

到处都是残垣碎瓦的土地上,还有那些横亘的断肢,破碎的身体,流淌的鲜血,一个人轻轻踏足地面,优雅而缓慢地出现在海因斯的眼前。

正是宫浩。

金色的长发随风飘拂,他抬起头来,向着那炼金塔的顶层看了一眼。

然后,他扬声道:“海因斯大师,您觉得,我送给你的这份惊喜如何?”

—————————————

城堡里,巨魔神正在疯狂地肆虐着,破坏着,大批的傀儡武士前仆后继地上前去阻止它,形成了一片惨烈的战斗。

城堡的中央,宫浩则好整以暇地站在那里,仿佛发生的所有一切都与他无关。

尽管安德鲁拼命催动傀儡武士,命令他们去杀死宫浩,但是这个命令却不知为何始终得不到执行。宫浩就站在那里,却没有一个傀儡武士上去攻击他。

他看着炼金塔的顶层在笑,金发飘扬,充满欢笑的脸是如此帅气可爱,他笑得充满童真,笑得肆意开怀。

海因斯叹了口气。

他终于放弃了努力,走出了炼金塔。

他与宫浩相对而立。

宫浩笑道:“我从您的脸上看到了愤怒,惶恐,还有恐惧与自责,但是惟独没有看到惊讶。其实您早就明白了事情是怎么回事对吗?只是您一直在欺骗自己,不愿意相信而已。”

“你是怎么做到的?巨魔神和傀儡武士为什么会不攻击你?”出乎宫浩意料的,海因斯没有理会宫浩的说法,却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

不愧是执着于炼金术的疯子,对他而言,或许探求知识的奥秘真得比什么都重要吧。

宫浩笑了笑:“很简单,傀儡武士不攻击我,是因为我加强了徽章的权限,这并不困难,只要我提升徽章的指令级别就够了……不好意思我是瞒着你偷偷做的。至于巨魔神不攻击我,则是因为你不知道一件事——元素震荡。还记得吗?巨魔神也是利用元素震荡的方式制作出来的。而我,很幸运的就拥有这种能力。所以在他攻击我之前,我把自己的魔力以元素震荡的方式激发出来,由于我曾经和巨魔神有过一次非常亲密的接触,所以我完全了解它的灵魂能量与震荡频率,我可以模仿得和它很象……我使它误以为我是它的同类。尽管我无法指挥它,但至少它不会攻击我。”

“我的天啊。”海因斯忍不住呻吟起来:“我早就该想到,你拥有魔法上的修炼天赋……修伊格莱尔,你真得是个天才。”

“真有意思,在我杀尼尔时,他也是这么说的。”

“尼尔?那么皮耶果然是对的了……”海因斯遗憾地摇头。

“没错,他是对的,所以我把他也杀死了。”

“是你?”海因斯震惊地看宫浩:“……这么说皮耶没想**公主殿下?”

“他想**的是伊莎多拉,公主的侍女。可惜的是在他发现那是公主后,却又中了我的欲望燃烧和灵魂冲击,所以他身不由己。克洛斯的冲击术杀不了他,是我把斗气灌输到他的身体里的。”

“灵魂法术?你竟然偷学灵魂法术?”

“当然,要不然我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地启动巨魔神,并且轻松做到调整我自己的灵魂波动?”

海因斯全身剧颤,他大叫起来:“你是用灵魂法术启动的巨魔神?你是说你不是用的炼金术方法?”

宫浩嘿嘿笑了起来:“你终于明白了?没错,我破解了如何使用巨魔神的秘密。我不得不说伊莱克特拉是一个真正的天才,他所用的方法根本就无人能够想到,也无人能够做到……谁会想到伊莱克特拉他竟然会是一个魔法师呢?而且和我一样,他也是一个灵魂法师。这就是为什么他能控制巨魔神的最大秘密。毕竟从来没有一个炼金师能象他那样同时成为一个魔法师,还是灵魂法师……”

“哦,我的天啊。”海因斯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在这一刻,他用一辈子的时间也没能破解的秘密,终于被宫浩揭穿了。

或许他可以死而无憾了。

“可惜啊,我只是刚刚成为一个灵魂法师。我发现要想完美的控制住巨魔神,至少需要四级以上的灵魂法师能力。所以我只能让他做到不攻击我,却没法对他下指令。不过看起来他更喜欢这样。”宫浩望着远处的巨魔神咆哮着狂吼乱砸,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

“你这个混蛋,你敢偷学禁术,你会下地狱的!”海因斯怒吼起来。

“偷学禁术很稀罕吗?”宫浩轻蔑地冷笑:“总比你们用活人做试验要好。如果这世界真有地狱,那么你一定会比我先下。对了,灵魂法术的修炼虽然要杀很多人,但对我来说,我真不用担心无人可杀……我是说我永远不用担心我杀的人是否该死,因为整个兰斯帝国,有太多的人死有余辜!”

宫浩冰冷的口气已经吐露出未来兰斯帝国即将呈现的那片血腥色彩。

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海因斯无奈道:“修伊格莱尔,很感谢你告诉我这些。那么,请问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发现的秘密的?”

“在最短的时间内。”

“原来如此,那么然后你就计划了这一切?”

“没错,从我看到你们从仆役的身体里取出那些肮脏而丑陋的玩意时起,我就计划着要消灭和杀光你们。”

“你本可以就此一走了之的!”

宫浩摇了摇头:“如果我想走,我早就走掉了。我留在这里,就是期待有一天能够亲手毁掉它。”

海因斯怒吼起来:“我可以接受死亡,因为那是我的罪虐!但我无法忍受你的破坏!修伊格莱尔,你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吗?你知道你正在让这世上最伟大的一系列发明走向地狱吗?你本可以成为最伟大的炼金师的!”

“当然,我都看到了。”宫浩大笑着回答:“而那正是我所期望的,我为此忍耐了将近四年的时间。和你所想的恰恰相反,我情愿放过你的生命,也要毁掉这罪恶的地狱!至于炼金术嘛……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有所成就。”

是啊,眼前的这一切正是他所期望已久的。

尽管炼金塔一层的火焰已经扑灭,但是所有藏书却已全部焚之一炬。所有区域的植物尽被毁坏,魔兽被放出,城堡被拆毁,甚至连塔中的那些炼制好的药剂,以及其他一些珍贵材料也全部不翼而飞,很显然这都是出自宫浩的杰作。

说着,宫浩看向一旁聚集在一起的那些瑟瑟发抖的仆役们,他大喊道:“我知道你们惊讶,奇怪,不明白为什么我要这样做。那么现在我给你们答案。答案其实很简单,我们的主人……”宫浩一指眼前的老头海因斯,大叫道:“他是一头披着人皮的狼!你们以为每个月被带走的仆役都去了哪里?全都被这个老混蛋用来做试验了!他们用你们的身体做试验,培育魔种,杀死你们,剥夺你们的灵魂,甚至连已经死去的人都要用来炼制亡灵傀儡!你们以为那些血肉傀儡还有魔灵都是怎么来的?是用你们的生命换来的!”

“不!这不可能!”所有的仆役都吓怀了。

康顿呆呆地看着宫浩:“格莱尔大人,您说得是真的吗?所有的仆役……都要死?”

宫浩看看康顿,无奈的点头:“我很遗憾,这些年来我一直试图研究魔种。但是这个老东西却一直不把它交给我。我只知道一件事,就是你们每一个人的身体里都有这个东西。等那些魔种出生的时候,也就是你们死亡的时刻。而我……对此无能为力。”

康顿浑身颤抖道:“也就是说,我们死定了是吗?”

宫浩的眼中闪过一线悲哀,他轻轻点头:“是的,我只能阻止这一切的继续发生,但是我没有办法去救你们。我所使用过的去除灵种的方法……并不适合你们。”

所有的仆役都绝望了。

“杀了这个老混蛋!”

“杀了他!”

“杀了他!”

仆役们都同声大喊起来,群情激奋。

一大群仆役同时向海因斯冲去,海因斯的脸上却现出一股狰狞的凶狠。

他举起法杖。

一连串神秘的咒语脱口而出,所有冲击的仆役同时停下了脚步,捂住自己的胸口大叫起来。

康顿捂着胸口望向宫浩:“格莱尔大人,救救我!有东西在我的身体里。”

宫浩的眼中闪过一丝痛苦。

他迅速拔出一把锋利的小刀,狠狠地刺向康顿的身体。

扑,康顿的身体里冒出凄厉的尖叫声。

“对不起,康顿,这是我唯一能为你做得了。”附在康顿的耳边,宫浩轻声说道。

毕竟是没有修炼过的身体,康顿绝望地望着宫浩,缓缓跪倒在地上。

他低下头,看到宫浩手中的刀抽离自己的身体,然后将他的肚子剖开,取出一个血腥肉球呈现在他的面前。

巨大的痛苦席卷康顿的全身,他张了张嘴,感受到生命在自己的身体中迅速流逝。

然后他轻声说道:“谢谢你……格莱尔大人。”

扑通倒地。

一个个被咒语唤醒的魔灵疯狂吞噬着仆人们的内脏血肉,然后从他们的身体里爬了出来。尽管是催生的弱体,但是数十个魔灵依然不可小觊。

海因斯默念咒语,一大团绿色的藤蔓将自己牢牢包裹住,那几十头魔灵失去了一个目标,立刻将注意力转移,无数贪婪而嗜血的眼神全部集中到了宫浩的身上。

“以契约之名,风的守护无所不在,风的反击无可抵挡……风之旋涡”

一连串的咒语念出,宫浩随手一招,一道盘旋着无数风刃的急风旋涡已经涡卷在他的身周,谁要是敢攻击他,就得先尝一尝被风刃卷体的滋味。

这使得那些魔灵一时间颇有些顾忌,它们左右张望着,不知道该先攻击哪一方比较好。

海因斯惊奇地看着宫浩。

“风之旋涡?修伊格莱尔,你果然厉害,你不但偷学了灵魂法术,竟然还已经突破成正式的风系魔法师了?这真是令人难以想象,我不记得你有多少时间用来修炼的。你怎么可能成为一个双系法师?”

“你无法想象的东西还有很多,老头,不管怎么说,这一切还都要多谢你的恩典呢。”宫浩淡淡回答。

“是么?不过仅凭你现在掌握的这点能力,只怕还是逃不过魔灵嗜体的下场!就算你成为双系法师,你也只是个初级法师!”海因斯说着高举起手中的法杖,他要对宫浩进行一次致命的打击。

“可惜我可不这么想。”宫浩的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也许我该先让你尝尝这滋味。”

又是一串奇妙的咒语从宫浩的口中流出。

海因斯微微一怔,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中好象也有什么东西在蠕动一般。

他大吃一惊,用不可思议的眼神望向宫浩:“你!你对我做了什么?”

宫浩耸耸肩:“还记得那条中央区域的魔龙吗?我想我有必要让你尝一下那些被你害死的人所经历过的滋味,所以我向那条魔龙索要了一些灵种,然后偷偷给你们也种下了。现在,感受一下你的五脏六腑被这种可恶的魔灵吞噬的滋味吧。那正是你应得的。”

“不!”海因斯疯狂的呐喊起来。

这一刻他拼命地催动法力,试图阻止身体里那颗灵种的成长,同时不停地从袋中掏出各种药剂。

宫浩用悲哀而怜悯的眼神望着海因斯,终于忍不住道:“不用白费力气了。你身体里的灵种和别的有所不同。我不但更换了催生的咒语,同时还在那颗种子上加了一些特殊的东西。它已经超出了你的认知,不是你的药剂所能压制得了。”

“你说什么?你到底做了什么?!”海因斯狂吼起来。

“没什么,只是顺便用你的身体做了一些小小的试验而已,就象你们曾经做过的那样。你难道没有注意到这些刚刚被你催生的魔灵正在发生什么吗?”

海因斯惊愕地看向那些刚出生的魔灵,只见它们竟然开始摇摇晃晃,站也站不稳了。

然而不一会,就倒在地上,口喷鲜血死去。

“我的天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没什么,对于刚出生的幼体来说,它们的抵抗力是最脆弱的。一种小小的毒素,就可以解决一切。哦,这种毒的源头,就来自你身体里的那颗灵种。我说过了,它和别的灵种不一样。它是我专门为你们制作的。不过可惜,目前只对魔灵的幼体有效。但是我相信要不了多久,我就能制作出专门针对魔灵的毒药,你和你的国家赖以横行霸道的魔灵大军,将会从此灰飞湮灭!”

“不!”海因斯绝望的大吼起来。

那只被宫浩特别种下的灵种,疯狂地吞噬着海因斯的内脏。就算是一位高级大魔法师,也不可能抵御这种来自身体内部的伤害。

失去了法力的支持,所有的藤蔓自动消失,海因斯无望地倒了下去,一双大眼死死望着天空。

他本是一位强大的法师,如果让他放手一战,宫浩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但他却最终死在了宫浩的暗算下,死在了他自己的发明下。

宫浩望着海因斯的尸体,眼中露出一线伤感。

“修伊,修伊!放过我吧,求求你饶了我,我知道错了,不要杀我!”不远处安德鲁向这边奔来大声喊叫着。

那只巨魔神已经杀光了他所有的傀儡武士,此刻正在肆无忌惮地继续破坏着一切。

而在看到海因斯凄惨的死状后,绝望的安德鲁彻底放下了所有的尊严与骄傲。

他看到了一只魔灵从海因斯的身体里爬出来,然后无力地死去,他明白了一切。

他跪在地上拼命地向宫浩磕头求饶:“修伊,修伊,求求你帮帮我,帮我把灵种拿出来!”

“你知道我做不到的,安德鲁大人。”宫浩用怜悯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安德鲁

那句“大人”,具有无比的讽刺意味。

“哦,不,不!修伊,如果你真得做不到,那么求求你不要念咒语了。就让它这样沉睡吧。我有药,我有药可以控制它的生长。你给我时间去研究,我能解决这个问题的!”

“已经不需要去解决了。城堡没有了,海因斯也死了。这个岛屿已经重获自由。不会再有别的少年来到这里,经历这里的人所曾经经历的苦难,只有你们,在自作自受……很抱歉,我必须杀了你,安德鲁大人。我知道你曾经对我很好,可是我必须那样做。”

说到这,宫浩笑道:“还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吗?你说:很多时候下人们未必会完全按照你的吩咐去做事。他们经常会偷懒,会耍些小聪明,会自以为是。如果你以为你考虑了,吩咐了,命令了,事情就算完成了,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安德鲁大人,你说得简直太对了,我一直都没有忘记这段话。那就是真理,而现在就是验证真理的时刻到了。”

安德鲁绝望的看着宫浩。

“不,修伊,求求你,放过我吧。”

“放过你?那我怎么向芬克,比勒,西瑟他们交代?谁放过他们?在他们向你们哀求,告饶的时候,你们又可曾动过一丝恻隐之心?”

“我可以把我的导师所拥有的所有炼金术都教给你,包括魔纹配方,各种武器的附魔,还有卷轴以及其他高级傀儡的制作!他知道的我全都知道,那不也正是你一直没有学到却很想学的吗?”

“很遗憾,这些东西我已经不需要再向你学习了。”

宫浩冷酷地回答。

在他的手中,是那本伊莱克特拉笔记抄本还有海因斯多年心血的记录。

————————————————

纷乱的城堡,终于安静了。

那座象征着地位与荣耀的高塔在巨魔神的疯狂打击下,终于耗尽了所有的能量,失去了魔法护罩的保护后重重地倒塌下来。巨魔神在完成最后一击的同时,灵魂能量耗尽,重新陷入了永恒的睡眠之中。

所有的一切,都结束了。

海因斯死了,安德鲁死了,学徒们死了,仆役们也死了,甚至连那些傀儡武士和魔灵也都死了。

这片土地上,除了这个岛屿曾经的魔兽主人,再不会有任何外来的存在。

地面上如今到处是鲜血和碎裂的肉块,腐臭的腥味扑鼻而来,几乎要将人活活熏死。

宫浩一个人孤独而寂寞地站在曾经的城堡中央,望着四周,心中一片苍凉。

曾经,这里是兰斯帝国兴起的希望所在,而现在,他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所有的罪恶都已清除,是时候迎接自己的新生了。

他从戒指中拿出一瓶药水。

小心地倒出一些在手中,他将药水均匀地涂抹在在自己的头发上。

金色的头发,很快变成了黑色。

麻利地脱去炼金师助手的长袍,狠狠地扔在地上,他换上一件普通衣物,然后快速来到小湖边。

从空间指环中再取出一批能量晶石,按照传送法阵的顺序摆放好,宫浩踏上了法阵。

就在他准备启动法阵的一刻,远方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叫声。

一只小黑狗突然从丛林中窜了出来。

看到宫浩,它兴奋地扑了过去,对准宫浩又舔又叫。

“旭?你怎么会在这里?”宫浩惊喜地叫道。

他注意到小魔龙的背上还有一张绑好的树叶,拿起来一看,正是那头女魔龙写的。

“修伊格莱尔,我已经知道了城堡里发生的所有事,炽焰鸟都已经告诉我了。你做得很好,我很感激你所做的一切。旭是自由的,它的脾性注定了不可能长久逗留在炼狱岛,所以我让它来找你。你带着它一起走吧,我相信,它不会拖累你,会成为你的好帮手的。记住,要善待我的孩子。丽塔。”

放下树叶,宫浩抱着小魔龙:“旭,你要跟我一起走吗?”

小家伙兴奋地拼命点头,只是看着宫浩头发的颜色,感到无比奇怪,显然想不通明明是个金发少年为何突然变成了黑发。

宫浩开心地笑了:“那好,我们一起走。”

天空中突然传来两声尖锐的长嘶,两只闪耀着火红翅膀的大鸟在宫浩的上空不住盘旋。

正是红与绿。

宫浩的心中一动,他仰头大叫道:“你们也要跟我一起走吗?我们一起去冒险,去旅行,去看看外面的美好世界!”

红与绿同时向着天空放出了炽热的火焰。

下一刻,它们同时变小,停在了宫浩的肩膀上。

最后看一眼远处的城堡,还有尚未散尽的硝烟,宫浩欣慰笑道:“那么好了,人都到齐了,我们……一起离开这个鬼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