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七章 尾声(中)
章节列表
第五十七章 尾声(中)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炼狱岛上,走在那一片残垣断瓦之中,拉舍尔的脸色一片肃穆。

这里,就是炼狱岛吗?

那个帝国大炼金师海因斯为帝国铸造战斗兵器的地方?

他从没想到过,有朝一日自己竟会来到此地接触帝国的最高机密。查克莱之所以选中他,完全是因为深港是离这里最近的城市。

“查克莱大人,请问你具体是在什么时候发现这里的情况的?”拉舍尔沉声问。

“八天前的中午,我和我的人来到炼狱岛,发现没有任何人来港口,我就感觉有些不对。我带着几个人来到城堡,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你们就发现了眼前的这一切?”

“是的。”

“你们有碰过这里的任何东西吗?”

“没有。”查克莱非常肯定道:“虽然我不是……探员,但我还是知道该怎么做的。在我看到这里的情况后,我们立刻回来找你了。从深港到炼狱岛的路程实在太遥远了,我们不顾一切也只抢回来两天半的路程。”

“查克莱大人,如果您想称呼我猎犬或者鹰犬,我是绝对不会在意的。”拉舍尔笑道。

他来到一具尸体旁,仔细地观察着身体腐败的程度,随口道:“事情发生在十五到二十天前。”

然后他站起来继续观察周围的环境,随口道:“所有的魔法囚笼都被打开,晶石能量全部耗尽,从破坏痕迹上看,所有的损毁几乎都是魔兽和现在躺在那里的那台巨魔神造成的,没有外来势力入侵迹象。这说明是内部人干的,而且是有预谋的。”

查克莱松了口气,他最担心的是某个敌对国家发现了这里,从而派人上岛毁坏了一切,并抢走所有成果,现在看来,这个问题不用担心了。

拉舍尔继续查探废墟,他指着一根焦黑的柱子说:“在它没倒之前,这里就是海因斯居住和工作的炼金塔?”

“是的。”查克莱回答。

“在它倒塌之前,经历过火灾,火灾是从一层烧起的,但是很明显没有蔓延开。你能告诉我一层有什么吗?”

查克莱的脸色很难看:“藏书馆,那里有所有的关于炼金术的记录。”

“那么现在没有了。”拉舍尔冷酷说道。

拉舍尔不停地走来走去,观察着各处角落,同时随口指出事件发生时的出现的某种情况。看得出来,这的确是一个非常精明干练的家伙。

他站在海因斯的尸体前,望着这里尸横一地的魔灵,还有海因斯那被剖开的肚子,摇头叹息:“看起来这位炼金大师经历了他的试验品所曾经经历过的痛苦,不止是他,还有他的学徒,助手,都是如此。他死在这里之前,曾经和那个造成这一切的人面对面的对质。恩,位置应该在这……我猜他们有过一番交流,结果就是凶手跑了,海因斯死了。”

说到这,拉舍尔抬起头看看查克莱:“我猜你对岛上的人很熟悉对吗?我注意到你和你的几名手下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我想……也许你们知道那是谁干的?我是说,这里一定少了某具尸体,某具你们熟悉的人的尸体。”

查克莱长长地吸了一口气:“拉舍尔先生,你很聪明。是的,是少了一具我们非常熟悉的人的尸体。”

“是谁?”

“修伊格莱尔。”

“什么来历?”

“一个助手。”

“一个助手?他为什么要这样做?瞧瞧,这里曾经是一个城堡,可现在却成了一片废墟,如果真要把这里攻打下来,那至少需要一支完整的军队才行。如果他想要离开这个岛,为什么要采用如此激烈的方式?如果他不想留在这里的话,身为助手的他完全可以使用更好的方式离开。”

查克莱回过头看看身后的贝利,这位四级武士已经吓得浑身哆嗦了。但他还是硬着头皮回答:“他曾经是个仆役,但后来由于表现出色,先是成为学徒,然后才成为海因斯的助手。”

“啊!原来是这样。”拉舍尔若有其事的点头,然后打了个响指:“那么我想我们找到动机了对吗?”

查克莱等人咽下一口唾沫:“是的,我想是这样。”

“我记得还有一位叫兰斯洛特的星辰武士?”

“他住在湖边。”

“走,去看看。”

来到小湖边,拉舍尔看到了那个传送法阵。

他点点头:“现在我们知道那个修伊格莱尔是通过什么方式离开的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一个传送法阵……伟大的发明,这是谁做的?”

查克莱无奈道:“就是他本人。”

拉舍尔这次有些吃惊了:“难怪他能成为海因斯的助手,他在这里工作了多长时间?”

“还不到四年。”

“那么他是个天才。”

查克莱忍不住道:“我更关心的是兰斯洛特在哪里?他是不是和那个小子一起干的这些事,他有没有背叛帝国!”

“不,绝不可能。我得说兰斯洛特大人必须庆幸这一次是我来勘察现场。我不是那种随便给别人栽赃嫁祸却不学无术的探员。尽管他不在这里,我们也没有发现他的尸体,但我可以肯定他绝对没有和修伊格莱尔一起做这件事。”

“为什么?”

“首先是因为城堡那里,我没有找到任何关于一位星辰武士出手的迹象。我看到的所有毁坏都是魔法,蛮力和魔兽造成的。这说明兰斯洛特绝对没有在城堡里动手,就算动手了,也绝没有使用斗气。使用过斗气后遗留的痕迹和魔法完全不同,在这一点上我是专家。”

“请继续。”

拉舍尔道:“这个木屋收拾得很整洁,我注意到有很多生活用品不仅摆放规整,而且有许多是必须用品,但是并没有带走。恰恰相反,它们被收拾得很整齐,我甚至看到有一些做的看上去相当可口的甜点被人用冰块封存了起来。这说明这位星辰武士还打算回来继续享用美食。如果您打算杀人跑路,你会这么干吗?”

查克莱点点头表示理解。

拉舍尔指指地上的传送法阵道:“还有这个,尽管我不理解它是怎么运行的,但通过那些能量晶石的粉末,还是可以理解到,它们需要能量晶石作为动力。有趣的是我明明看到法阵上有三十八块超大型能量晶石的嵌入凹槽,却发现了至少四五十堆的晶石粉末。这说明什么?”

“说明传送阵曾经启动过两次。”查克莱迅速回答。

“没错。查克莱大人,那么现在您有答案了对吗?让我们想想,兰斯洛特因为某种原因先行用这个传送法阵离开了炼狱岛,然后,就发生了接下来的一切……这是巧合?还是预谋?”拉舍尔陷入沉思中,他想了一会后问:“或许我们可以用最简单的推断来证明它是巧合还是预谋……如果兰斯洛特大人没有离开炼狱岛,您认为以他的实力,能打败巨魔神吗?”

“绝对没有问题,巨魔神再强大也只是魔偶,个体的魔偶从来都算不上什么,就算是我在这,我都有击败他的把握。也许我的力气没有它大,但是我有智慧和足够的战斗技巧。”

拉舍尔点头:“没错,那么也就是说,如果凶手要做到这一切,兰斯洛特的存在是个很大的麻烦。在他真正动手前,就必须先解决掉这个麻烦。现在看来,兰斯洛特是被凶手用某种方法骗离的。是的,只能是骗离的……”

然后他蹲下身,俯视着那座传送法阵,喃喃道:“这是一个非常狡猾的家伙,他不仅骗走了兰斯洛特,毁掉了城堡,杀死了海因斯和安德鲁,他还在临走前毁掉了这座法阵。不过很显然他没法毁得太彻底,毕竟他不可能在把自己传送走的同时再把法阵拆掉,所以他还是留下了许多痕迹……对了,查克莱大人,除了岛上有传送阵外,其他地方还有传送阵吗?”

查克莱摇头:“我们这次过来的目的,就是要带走传送阵,但是很遗憾,我们没来得及做到。目前帝国唯一拥有的技术,大概就是超距离通讯了,但是没有炼狱岛的制作,要想将它普及到全面使用恐怕会非常困难。”

“虽然我不是一个魔法师,但是我至少还明白一个道理,没有对应的传送阵,那就意味着单向传送和无序传送。如果掌握不好方向,那么他很可能被送进死亡之海也说不定。”

“那么你的意思是……”

拉舍尔几乎要把整张脸都贴到那法阵上去了:“一个精心筹备的计划不可能在最后关头给自己留下一个自杀性的选择,所以他一定在你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做出了一些弥补手段,毕竟这是他发明的法阵不是吗?”他指指那残缺的法阵:“也许这些法阵上的刻度能给我们答案。比如这个有可能代表高度,那么这个有可能就是距离……查克莱大人,我想你需要立刻去找一位精通空间魔法的法师过来了。我们需要对这座法阵剩余的部分进行研究,只要能弄清那个凶手在这上面做了什么手脚,那么就算无法确定他的准确传送地点,我们至少也能找到他的大致方向。只要我们确定了他的传送方向和距离,我就有把握去抓住他!另外我们还要设法立刻找到兰斯洛特大人。我猜他并没有死,尽管那个小子有能力把他直接送到地狱里去,但我不认为他会那样做。因为如果他真想杀兰斯洛特,恐怕他不用传送法阵也能够做到这一点……请你们不要不相信,我知道兰斯洛特很强大,但是要知道智慧的力量才是无穷的,而我们的敌人就有足够的智慧。”

拉舍尔看向查克莱等众武士:“这是一个非常狡猾的敌人。”

“就算是知道了方向和距离,他可能逃亡的地区也会非常广袤,再加上他的狡猾程度……我觉得我们恐怕很难找到他。我们是否有必要为这样一个逃犯付出如此巨大的人力物力?”查克莱道,凭心而论,在确认了凶手是修伊格莱尔后,查克莱有些希望就此放弃追查。

毕竟一旦泄露当初他们和修伊格莱尔的交易,帝国只怕不会放过他们。

但是拉舍尔却淡淡道:“相比他带走的,只怕再多的人力物力也值得。”

“你说什么?”查克莱心神巨震。

拉舍尔已经从地上拾起一样东西轻声说道:“瞧瞧这是什么?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个东西应该是某种珍稀植物的种子,尽管我不是炼金师,但我同样对植物有着深刻的理解,我的天啊,我曾经以为它们已经绝迹了的。看来当时有那么一颗种子沾在了他的身上,然后又掉在了这里。”

他看看查克莱,然后笑道:“那个小子非常狡猾,狡猾到令我震撼。他故意摧毁了这里的一切,让我们以为所有的研究记录,还有试验材料以及各种成品都不复存在了。但事实上……是所有的有价值的东西都被他带走了。我猜他一定拥有一个可以储藏大量物品的戒指或手镯,那不正是空间魔法的范畴吗?也正是他研究的区域。”

“哦,我的天啊。”查克莱忍不住呻吟起来。

拉舍尔正色道:“准备通报皇帝进行全国范围内的大搜捕吧。那个修伊格莱尔的身上,拥有着可以颠覆一个国家的知识和财富。不管他在哪,我们都要找到他,抓到他!至少……也要得到那枚戒指或者别的什么空间物品。”

贝利忧心忡忡道:“可如果他不在我国境内了呢?”

拉舍尔嘿嘿一笑:“如果我是修伊格莱尔,我一定不会离开兰斯帝国。”

“你不会是想说越危险的地方就越安全吧?”

“不,那是狗屁道理,千万别相信那种无聊之极的冒险理论。我想说的是,当一个人明明早就可以逃跑,却要先毁掉这里的一切然后再走的时候,这意味着他根本没把我们放在眼里,也根本无视危险。如果一个将死之人在一个步步危机的荒岛都可以做到一边艰难地活下来一边还不忘着绝地反击,那么当他的生存范围扩大到整个帝国疆域的时候,他又有什么可担心可害怕的呢?我猜他一定会很乐意看到帝国官员们一个个哭丧着脸的模样,所以如果我是他,我才不会离开帝国呢。我要光明正大站在这个国家看某些大人物的好戏,看着他们如何对付我,抓捕我,然后上演一出出猎物大反击的戏码……至少他已经成功过一次了,那是非常有成就感的,不是吗?”

查克莱和贝利等人的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拉舍尔则背着手绕着法阵走上一圈,仿佛能从这个制作精密的法阵上看出些什么来。他冷冷道:“先生们,这个年轻人是我自从进入法政署以来,所见过的最为凶狠狡诈的逃犯。我们面对的绝不是一个普通少年,他坚忍,狠毒,胆大,谨慎,计划周密,思虑周详,而且充满冒险精神。这是一个非常难缠而又可怕的对手,要想抓到他,将会是一件非常艰巨的任务。但是在这里我们要庆幸一件事——那就是尽管他是如此的狡诈,但很显然他并不专业。他不是专业的罪犯,所以他才会留下了线索让我发现,而我却是一个抓捕罪犯的专家……”

说到这,拉舍尔抬头望向查克莱:“我需要有关这个少年的全部资料,越详细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