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十八章 尾声(下)
章节列表
第五十八章 尾声(下)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炼狱岛上,新来的空间系黑袍大法师厄多里斯正在仔细地观察着那个传送法阵。

他的手指在法阵上的刻度上轻轻摩挲着,口中不时地发出惊叹。

“完美,简直太完美了。”

查克莱忍不住问:“厄多里斯大师,您看出什么了吗?”

“是的,我看出来了。这个小家伙从一开始就在研究制作一个可以进行单向传送的法阵。拉舍尔先生说得一点都没错,这些刻度是用来定位的。尽管没有对应的传送阵来做他的对接口,但是小家伙用距离,高度等方式进行了目标定位的模糊指定。这样就使他可以落在一个大概区域。”

“能确定他落在什么地方了吗?”

“有些难度,目前我能看出来的是他把目标距离定在了一千二百里以外,高度大约是高出这个岛水平面五十米左右。”厄多里斯回答:“方向东南,就这些了。”

一旁的法政署警犬拉舍尔离开摊开一张地图,指着地图说:“瞧,我说得一点都没错,他没有离开兰斯帝国。这个小家伙,他可真够大胆的。”

说着,他从身上拿出一把尺子开始丈量。

在从炼狱岛往东南方向的一千二百里以外的地图位置上划出了一条长长的弧线,然后道:“这条线,就是他的落脚之地。”

查克莱冷冷道:“是的拉舍尔先生,问题是你的这条线横穿了整个兰斯帝国。”

“哦,不用着急。破案的特点从来都是顺藤摸瓜的。我们不在乎困难有多大,重点在于我们的对手有没有给我们留下线索。只要有那么一丁点线索,那么一个优秀的探员就能顺着这个线头找到更多的线索。”拉舍尔极为自信的说。

这回轮到厄多里斯也开始好奇了:“那么请问探员先生,你打算如何进一步确定修伊格莱尔的具体方位呢?”

拉舍尔反问厄多里斯:“我想请问大师,为什么那个小家伙要把高度调高到距离炼狱岛水平面的五十米处呢?”

厄多里斯回答:“空间传送在超距离方面一直都有着难以估量的风险性。要知道空间屏障无所不在,没有准确的定位,他有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包括地底。所以就算是象我们这样的空间魔法师,在没有空间定位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把自己传送到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不光是因为魔力有限,也因为我们无法确定自己的位置,就无法保证那后果是什么。相比之下,反到是土系的法师在这方面占了便宜,他们反正都是从土里钻出来,只要不把自己传到水里或者有金属的地方,他们都可以传,只不过他们受到其他方面的限制,除了距离和魔力以外还有速度,时间等方面的问题。他之所以要调高一些距离,就是因为他不想把自己送到地底去。”

“很好。”拉舍尔微微一笑:“那么我还有个问题,难道在高空中就一定安全吗?”

“那个家伙跟随兰斯洛特学过斗气,还会一点魔法,几十米的高空难不倒他。”查克莱回答。

拉舍尔连连摇头:“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已经了解过他的全部资料了。我的意思是,难道在空中他就没有进入什么危险区域的可能吗?”

查克莱和厄多里斯同时一楞。厄多里斯叫道:“你是指高山?”

“还有高大的建筑。”拉舍尔冷冷道:“虽然这种概率并不是很大,但你们却不能否认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厄多里斯叫了起来:“没错,我明白拉舍尔先生的意思了。如果修伊格莱尔不想把自己送到山里面去,他就必须挑一处足够开阔的无丘陵的平原地带。”

拉舍尔的手指在地图上的那条线划了一下:“那么在这条线上,最为空旷的平原地带,就是帝国中部的凡尔萨群了。我想我们找到那个点了。”

厄多里斯叹服道:“拉舍尔先生,你的确是个精明能干的人物。修伊格莱尔一定会选择把自己传送到这个地方,对他来说这里是最安全的。落点在这里,他就不用担心把自己传到山里去……或许依然有危险,但至少已经将危险降到了最低地步。”

查克莱忍不住道:“凡尔萨群位于帝国中部,从这里他可以前往帝国的任何地方。我想我要提醒两位,事情发生到现在,已经差不多过去一个月了,我不认为他会一直停留在这一带等着我们去抓他。就算他停在了那里,这个点也同样代表着一大片的广袤地区。要找到他依然会很困难。”

自由号在死亡之海上往返了两趟,结果就是严重的耽误了调查时间。

一个月的时间,足够一个人穿越半个帝国了。

“我可不这么认为。”拉舍尔笑道:“我想提醒大家注意的是,任何犯罪都是有迹可寻的。我们的对手,的确是一个聪明而狡诈的家伙,但是狡诈的逃犯不代表就是最难对付的逃犯。恰恰相反,有许多罪犯,往往就栽在了他们的狡猾上。”

“拉舍尔先生,我不觉得您这话有什么道理。”

“那是因为你们不懂。要知道真正难以抓捕的逃犯,是那些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想做什么的逃犯,一些漫无目的逃犯。只要他们不是太愚蠢,一路上不留下什么线索,那么我们根本就无法预料他们可能前往的方向。但是狡诈而凶狠的对手则恰恰相反。他们的脑子里永远有计划,永远有目的,永远不会做无意义的事。他们永远会给自己定下目标,然后向着这个目标去努力,去奋斗。这样一来,他们的行踪就有迹可寻了。”

说到这,拉舍尔意味深长道:“很显然,我们的小家伙对手就是这样一个逃犯。他很聪明,很狡猾,但他不是专业的逃犯,而我是专业的。我可以肯定,在他离开这个岛之前,他就一定已经有了自己要做什么的计划。只要我们能知道他想要什么,我们就能知道他的目的地,那么我们就会很容易抓到他了。”

查克莱有些怀疑道:“你认为你能知道他想去哪里?”

“那就得谢谢你们先前提供的资料了。”拉舍尔回答:“在等待厄多里斯大师到来的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研究修伊格莱尔这个人的情况。我发现这个人的身上发生过不少有趣的事,比如他和小公主之间的良好关系……有些我暂时不想说,但是我想说得是……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他是南威尔镇人?”

他盯着查克莱看:“你是从那里把他买来的对吗?”

查克莱一楞,连忙点头:“是的,没错。我是从诺兹群的南威尔镇把他买来的。”

拉舍尔把地图送到查克莱的面前:“为什么不看看威尔镇在什么位置?”

不用看,查克莱也知道。南威尔镇正在那条拉舍尔先前划出的线上,且就在凡尔萨群的邻省诺兹群内。

他轻轻叹了口气:“拉舍尔先生,您认为他会回自己家?”

这一次,他用了您这个称呼。

“是的,而且他一定会去。当然我不确定他会什么时候去,会在那里逗留多久,但我相信,他一定会去。对他来说,那里是生他养他的地方,有着太多的回忆。当一个人经历了这许多痛苦之后,感情上总想回家看看。”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查克莱冷冷道:“拉舍尔先生,在这件案子上,你已经帮了我们很大的忙,我非常感谢你的帮助。不过我估计这个时候,温灵顿那边应该派出了法政署的精干探员前来处理了。接下来的事情,我想你不用再过问了。”

拉舍尔冷笑:“你们打算抛弃我了?”

“不,只是用不到你了。如果不是事况紧急,我们不会来找你。记住,这是帝国最高机密,管好你的嘴巴就够了,拉舍尔先生。”

说着,查克莱转身离开。

厄多里斯有些疑惑地看看查克莱的背影,想不通为什么查克莱放着这么好用的探员不要,非要求助于温灵顿法政总署。反到是拉舍尔,他笑得更得意了。

他向不远处的贝利走去:“贝利大人,我能和您单独谈一谈吗?”

——————————————————

曾经热闹的城堡里,如今除了自由号的船员,以及一些押船的武士,再没有别人的存在。

行走在那片废墟上,拉舍尔看看附近已经没什么人,才招呼着贝利坐下。

“贝利大人,我想您还不是很了解我这个人。所以我觉得在我们谈话之前,我有必要先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拉舍尔彬彬有礼地对贝利说:“说起来,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探员,在深港也不过是一个治安长官。我这个人没有什么野心,对于成为贵族毫无兴趣,也缺乏贵族应有的教养,因此很多时候说话直来直去,容易得罪人。此外我也不具备成为一个魔法师的天赋,甚至也不勤奋,到现在还没突破三级武士。可以说,我这个人很没有用。”

贝利冷冷地看他,一句话都不说。

拉舍尔嘿嘿笑道:“但是我至少有一个长处,就是察言观色。很多时候,我能够通过一个人的表情,说话,还有他的动作,看出他的心情……”

贝利的脸色有些变了。

拉舍尔继续道:“我之所以会成为一只猎犬,就是因为我的这种能力,而且我非常喜欢我的工作。对我来说,再没有比抓到那些狡猾的罪犯更有成就感的事了。”

说到这,拉舍尔叹了口气:“可惜啊,看起来我好不容易碰上了一个可能是兰斯帝国有史以来最狡诈的罪犯,但我却没有机会亲手去抓他,我想这会成为我的终身遗憾。”

“我也对此感到遗憾。”贝利终于说话了:“但这是没办法的事。”

“我可不这么想。”拉舍尔突然道:“我注意到在这段时间里,你和你的伙伴还有查克莱大人的表现有些不太正常。”

贝利心中一惊。

拉舍尔继续道:“从我上岛开始,我就一直在奇怪一件事。为什么在发现了修伊格莱尔就是凶手之后,查克莱大人还有你们这些武士就开始出现了一种非常不正常的表现。我感觉到你们的内心中有种恐惧……你们在恐惧什么?我很惊讶。我甚至发现,一个堂堂的大地武士竟然会对造成炼狱岛如此重大案件的逃犯的追捕丝毫不感兴趣,恰恰相反,他竟总是一再地陈述捉拿这个犯人的困难,试图打消全国通缉抓捕修伊格莱尔的想法。”

贝利忍不住后退了几步,拉舍尔则紧跟了上来,盯着贝利道:“贝利大人,您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贝利强自镇定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拉舍尔先生。”

“哦,是吗?那么你如何解释我在这本残缺的记录上找到的一个有趣的信息……”拉舍尔亮出一本被大火烧得残缺不全的记录本:“这上面的记录表明,从修伊格莱尔上岛后的第三个月起,将近四年来,每一次的送货,都有他出现。以前是仆役,后来是仆役长,再后是学徒,助手。照理说以他身份地位的不断提高,他已经没有必要每次送货都亲自出马了,可他却从不间断。即使是在他研究工作最关键的时候,也是如此。请问这是为什么?哦,对了,我还问过自由号上的一些水手,他们告诉我,每一次修伊格莱尔都是亲自上船送货,而你总要请他去你的船舱里喝上一小杯……”

拉舍尔的说话又快又急,就象枪支扫射一般,打得贝利满身创孔。

贝利怒吼:“这又能说明什么?”

拉舍尔嘿嘿笑了起来:“是啊,这又能说明什么呢?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可是当有一天我走在这片废墟上,遗憾这里的惨重损失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炼金岛上出来的每一样东西,可都是价值不菲的好东西啊……”

贝利的身体颤抖起来。

拉舍尔笑嘻嘻地说:“考虑到你们奇怪的反应,再考虑到修伊格莱尔这样的人绝对没有理由做一些对自己没好处的事,于是我的脑子里就不由自主地冒出了一个答案……哦,我的天啊,这个答案真可怕,当时甚至把我自己都吓坏了,我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怎么会想到这种可能,但是不可否认,这个答案却是非常接近事实的。于是我意识到,正因为有这种可能,修伊格莱尔才可以在这个岛上如鱼得水,才可以秘密地做一些别人想不到的事情。因为他拥有了一份特殊的资源渠道……”

贝利长吸了一口气,沉声道:“拉舍尔先生,我曾经听说法政署的人从来把每一个人都看成是罪犯,那个时候我还以为这只是无稽之谈,现在看来果然如此。你知道你现在所说的意味着什么吗?”

“哦,不,不,贝利大人,您不要误会。我从不冤枉任何好人。所以上次我们回去邀请厄多里斯大师的时候,我拜托了一位法政署的朋友,请他帮我调查和了解了一些资料。事实上这些资料并不难得,只是查一下有关于贝利大人您还有您的朋友以及查克莱大人最近的生活状况而已。”

“你敢调查我!”贝利愤怒得想要宰了眼前的这个混蛋。

拉舍尔的眼神已经变得冰冷起来:“法政署有权调查任何受到怀疑的对象,而我们有权力怀疑任何人。尽管有关贝利大人您生活状况的具体情况我还不清楚,但我这里有一份关于你们在深港时的生活状况调查。调查显示:贝利大人,您的生活奢侈程度,可比一般的贵族要令人羡慕多了。可我却找不到除了目下的这份收入外的任何其他收入来源。而且您的家庭,也是个花钱的无底洞,也同样无法给您带来任何收益。我想等我们回到深港后,我们也许可以从更加具体的调查报告上进一步的证实这一点。”

贝利此时已是面如土色:“不,拉舍尔,我没有和修伊格莱尔勾结。”

“我知道,我也相信这一点。”拉舍尔点头:“否则你们不会害怕,不会震惊,更不会担心什么。不过这同样不代表你们就没有罪,不代表你们没有间接帮助修伊格莱尔完成了他的计划。能告诉我你们给过他什么回报吗?”

“一些……他指定需要的东西。”贝利牙齿打颤,哆嗦着回答。

“有哪些?”

贝利哆嗦着回答,拉舍尔边听边点头:“很好,怪不得他能轻易骗走兰斯洛特,感情他早就把这岛上的每一个人的底细都摸清楚了。你们还给了他灵魂法书,甚至帮他杀死新学徒使他可以继续留在那个位置上……哦,我的天啊,你们还真敢做,他要什么你们就给什么,他就象是指挥一群狗一样的在指挥你们!贪婪……你是最大的原罪。”拉舍尔摇头叹气。

贝利的脸色现出一片凶狠。

拉舍尔微笑着看看贝利:“我猜你一定很想杀我灭口。”

贝利一滞。

“不过可惜,我上次返回深港的时候就留了一些信息在那里,如果我死了,我现在的猜测就会在几天之内出现在陛下的书案前。我是说……不管什么原因,只要我死了,这种情况都必然会发生。”

贝利无奈道:“拉舍尔先生,你想要什么?我可以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

“不,贝利大人,那是您的钱,不是我的,我对钱也没有兴趣,我只对这个逃犯感兴趣。我要抓到他,亲手抓到他!不过看起来查克莱大人并不希望我插手这件事,我猜他想让修伊格莱尔从此消失于人间。但是很遗憾,我要让他失望了。我需要你去告诉查克莱,他必须立刻呈报法政总署,以他大地武士的身份,要求由我——深港治安长官拉舍尔亲自负责抓捕修伊格莱尔的工作。”

“就这些?”

拉舍尔嘿嘿笑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所以我建议我们合作一把。我是一个习惯于用脑子的人,但是我的武力很糟糕,所以我需要一些得力的助手。据我所知,那个修伊格莱尔并不简单,他曾经受过兰斯洛特,帕吉特和克洛斯这些大人物的教导,表面上看他是一个初级武士,但我很怀疑他是否隐藏了自己的实力,这并不令人惊讶对吗?此外他是个炼金师。尽管他是用头脑来制造了炼狱岛的案子,但是我相信如果他想硬来的话,也一定有着相当不错的实力,只是他这样的人轻易不会展现自己的力量而已。但是我不会小看他,能够做出这样的大事的人也不该被小看,所以如果我找到了他,就需要有人来下手对付他。”

他看着贝利:“我负责抓到他,得到那个空间物品,而你们负责杀他,保护你们的秘密。我们两全齐美,你觉得怎么样?我们都知道对于修伊格莱尔这个人,帝国一定想要活的。所以除了我,没人能帮你们了。”

贝利松了一口大气:“拉舍尔,知道吗,你刚才吓死我了。你要是直接这么说,我相信查克莱大人和我都不会不同意的。反正总要有人做这件事,能有个自己人当然最好不过了。”

拉舍尔冷笑道:“我还有个附带条件,就是你们必须绝对听从我的指挥。”

“这个……”

论身份地位,就连贝利都比拉舍尔高出许多,更别说八级大地武士查克莱了。

要他们听从拉舍尔的命令,这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

不过下一刻,贝利还是点头道:“好的,我会说服查克莱大人的,我相信这并不困难。从今天起,你将负责起协调全国范围内的对修伊格莱尔的抓捕任务。”

“那正是我想要的。”拉舍尔得意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