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一章 从天而降
章节列表
第一章 从天而降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紫萝兰歌舞团的行程,历来是根据兰斯帝国的天气变化进行的。

每年的冬季,他们就从北向南行进,到了夏季,他们又从南向北,一路上做着巡回表演。

有人说剧团的生涯就象是迁徙生物,总是不停地从一个城市走向另一个城市,他们象背着壳的蜗牛,从没有自己固定的家。

今年的冬季已经开始了,少数地方下起了大雪,厚厚的积雪将地面变成了一片银装素裹的洁白世界,道路因此而变得泥泞,难以行进。

一辆马车被陷进了泥坑中,无论车夫怎样抽动马鞭,马车就是不动分毫。

楞头楞脑的托德叫骂着踢打这些牲口,不过看起来那起不到丝毫作用。

还是克拉丽斯亲自指挥几名杂工找来了一些树枝,碎石,垫在那个泥坑里,马车才终于脱离了难关。

“哦,为什么作为团长,就必须什么事都得我亲自出马?我就找不到一个可以让我用得顺手的人?我的天啊,托德,暴力对待这些牲口对我们没有任何好处,如果你弄伤了一匹,那么你就准备下车和那些马待在一起拉车吧!”

克拉丽斯指着笨头笨脑只知道使用蛮力的托德大叫道。

这位美艳的团长大人叉着腰骂街的样子从来都不淑女,尽管她实际的年龄也不大,才只有二十三岁。

她身边的黛丝轻轻咳嗽了一下:“请注意您的形象,团长。”

克拉丽斯翻起了白眼:“黛丝!现在不是表演时间,是指挥时间。在舞台上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但是在台下,我更需要有指挥官的气度。”

“大喊大叫并不能让您成为一个统帅。”

克拉丽斯有些愤怒:“哦,黛丝,冷嘲热讽却有可能让你失去台柱的地位。”

黛丝毫不害怕地轻笑:“那并不是您说了算的对吗?观众才说了算。”她笑嘻嘻地躲进了马车中。

“这个小狐狸精。”克拉丽斯很不满地撇嘴。

车队继续上路了,他们终于脱离了这片泥泞的道路,走上了一条比较平坦的大道。

克拉丽斯也因此失去了指挥的热情,车队继续由车夫控制,向着下一站缓缓前进。

刚钻回马车包厢里的克拉丽斯,立刻被一群姑娘包围了起来。

“克拉丽斯团长,我们什么时候能到香叶城?”

“是啊团长,已经赶了三天的路了,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洗个热水澡了。”

“我更渴望去香叶城好好购物一次,那里可是中部最繁华的城市之一。”

“那你得先找到一个愿意为你掏腰包的贵族。”

“这从来都不是什么问题对吗?”

“没错。”

一大群姑娘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

克拉丽斯的表情很严肃:“姑娘们,请注意你们的言行举止。淑女,要淑女,懂吗?不要公开讨论勾引某个贵族这种事,而且也不要认为这是很轻松的事。我曾经亲眼见过别的团里有个姑娘勾引了一个贵族,害他破费了一大笔钱。但是由于没能满足那位贵族老爷的需要,她的脸被划花了。如果你们不打算付出些什么,就别想得到什么。”

一个姑娘立刻回答:“我已经做好所有准备了。”

克拉丽斯瞪了她一眼:“不要为了一时的欢乐而放纵自己,也许以后你会得不偿失的。”

“你是指嫁人吗?团长。”又一个姑娘问。

“是的,女人总要嫁人的不是吗?”

“也许嫁给钱更理智一些。”

“哦,不要说这种亵渎爱情的话,我喜欢钱,但我同样不拒绝美好的爱情,尽管看起来爱情总是离我们这种身份的女人非常遥远……我们离直接而简单的欲望更近一些。”黛丝道。

克拉丽斯很不满:“黛丝,你不该这么说,就算是舞女也有追求爱情的权力。”

黛丝反驳:“我们用什么来追求?我们走南闯北。总有一些姑娘愿意为了钱和男人们上床,这让我们的名声很差。有好家世的男人不会和我们结婚,他们只是不介意和我们玩玩。你让我怎么去渴望得到爱情?难道让天上掉下来一个男人吗?”

克拉丽斯正要反驳,头顶上的车厢壁突然发出重物砸击的声音。

在一大群姑娘的尖叫声中,马车的顶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破洞,一道人影扑通摔进了车厢中……

———————————————

修伊格莱尔呻吟着躺在车厢里,浑身都有一种散了架般的疼痛。

该死的,单向传送就是这么不好,无法进行准确的目标定位。

为了不把自己传送到地下,他只能把高度稍微调高一些。

但他没想到这里是一片低洼地,当他被传送出来时,他发现自己离地面足足有二百多米。

要不是他本身正好精通风系力量,及时使用风翔术减轻自己的重量,放慢下降的速度,在落地时又运足了空气护盾和斗气护体,只怕他刚逃出炼狱岛,就得活活摔死在这里。

费尽心血,杀光所有人后离开的自己,要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死去,那实在是太憋屈了。

红和绿到是没这方面的担忧,它们扑腾着翅膀飞了下来。小家伙旭则一直在他的怀里,为了不压到这小东西,他被迫选择了背朝下摔落,这让旭没有受到半点伤害,自己的尾椎却疼得他直抽凉气,感觉就象是个肾亏多年的病人。

“哦,我的天啊,一个男人!”身边响起了女人的声音。

“不,确切地说还是个男孩。”

“黛丝,你真是个乌鸦嘴,神灵真的从天上掉了个男人下来。哦,他还是个帅哥,瞧他的头发,是黑色的,真少见,但是很迷人。”

“我更喜欢他的小狗,好可爱,还有那两只鸟,他是个训兽师吗?”

克拉丽斯怔怔地望着修伊格莱尔,又看看自己车厢顶部的破洞,冷风正不停地从那里灌进来。

然后这位团长大人有些迷糊:“黛丝,你确定我没有眼花?什么时候神灵从天空向地面开了一条直达通道?”

歌舞团的台柱子黛丝也傻眼了:“哦,我也希望我没有眼花,我发誓我再不乱说话了,难道我有传说中的魔法师的预言能力?”

“你就白日做梦吧。”一个姑娘讽刺道。

女人的说话永远都是这么尖刻。

修伊格莱尔长长的喘了一口气,看起来自己掉得还真是地方。这帮姑娘们好象正在企求上天送给他们一个男人,然后自己就掉了下来。

他很无奈道:“那只是巧合,我发誓,姑娘们,那只是巧合。”

他一说话,所有的姑娘都看向了他。

修伊很费力地坐了起来,斗气在身体里流转,快速地修复着身体受到的创伤。还好,只是普通的震荡,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休息一下就缓过气来了。

他说:“我想我必须向大家说声抱歉,很显然我的出场方式不太符合某些人的预期,我只是在一次冒险的行为中不小心出了些岔子,然后落到了你们的身边。不过没关系,我可以现在就离开,我是说我绝对没有打扰几位的意思。我们可以当做这一切都未发生过,然后就此一笑道别。”

修伊试图站起来,却发现这里是马车不太适合站立,只能继续坐着向马车外挪动P股。

黛丝睁大眼睛看着这个“上天赐给她的男人”。

他看上去真得很英俊,很帅气,就是好象年纪小了点,估计不超过十六岁吧。

不过自己也只是才十七岁而已。

她娇声问:“你是怎么来的?我是说……”她指指顶上的那个破洞:“你怎么能从天上掉下来?”

“这个……”修伊抓了抓脑袋:“事实上……我不是从天上掉下来,是从树上掉下来。正好你们刚刚经过一棵树,我当时就在树上,然后……”

克拉丽斯打断了修伊的说话:“这里是什么地方?”

修伊一楞:“你说什么?”

克拉丽斯冷冷道:“我在问你我们现在脚下的是哪条道路?它叫什么名字?它通向何方?前面是什么城市或者村庄?”

见鬼,我怎么知道。

望着修伊目瞪口呆的样子,克拉丽斯冷笑:“你说你爬到了一棵树上,那说明你就住在这附近。可是你却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修伊无奈地叹气,很好,他一直都以为女人只是撒谎的专家,但从没想到她们同时也是鉴别谎言的专家。

“如果我告诉你我是一个魔法师,在试验飞翔术的过程中出了些岔子,然后不小心掉了下来,你相信吗?”

克拉丽斯撇嘴:“至少比刚才的那个谎言可信度要高一些。”

一个姑娘娇笑道:“我从没听说过有这么年轻的魔法师,而且还会在飞翔的途中掉下来,这真是太有趣了。”

很好,修伊无奈地叹口气,姑娘们都很聪明,也并不好骗。

不过下一刻,克拉丽斯用阴森的口气道:“事实上,我对你是怎么来的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你撞破了我的车顶。你打算怎么赔偿我们?要知道现在可是冬天,外面还在下着雪,要是我的团员里有一个生病了,那你又该怎么赔偿我的损失?”

克拉丽斯这么一说,所有的姑娘们这才意识到寒冷已经破过屏障,钻入了她们原本温暖的包厢中。她们中不少人都是穿得单衣,这下全尖叫起来。

车厢外托德的大脑袋伸了进来,高喊着:“发生什么事了?我刚才好象听到有什么东西撞在了马车上。”

然后他惊愕地看着突然多出来的修伊,还有车顶上的那个大洞。

克拉丽斯愤怒地大叫:“哦!你这反应迟钝的家伙。事情都过去一百年了,你才刚刚明白过来吗?”

她一脚把托德踹了出去。

然后她继续冷冷地看着修伊。

修伊只能继续叹气,看得出来,这个相貌不错但是脾气却不甚好的姑娘就是所有人的头领了。他只能道:“我可以赔偿你们。”

“很好。”克拉丽斯点头,她变戏法般拿出纸笔开始快速计算起来:“一辆马车要修个车顶至少要花掉十个金维特,考虑到我的姑娘们包括我本人因此受了冻,必须增加罚金,每个姑娘五十个银维特,这里有六个姑娘,是三个金维特。其中有一位穿着非常暴露,让你大饱眼福了,加罚一个金维特……”

“啊!”那个被克拉丽斯说到的“穿着暴露”的姑娘意识到自己只穿了内衣,她大叫着用双手把自己包裹起来。

克拉丽斯头也不抬:“兰缇,你没必要这么紧张,你的动作看上去更象是挑逗而非掩护自己。我从没见过用两只手就把自己全身都挡住的人。你就一点都不冷吗?”

叫兰缇的姑娘叹了口气,找了件衣服给自己披上:“团长大人,你就没发现这是一个上天赐给我们的男人吗?而且他很帅,这很重要。”

“我觉得是上天赐给我的金币。一共二十个金维特,先生。”克拉丽斯抬起头看修伊。

修伊皱了皱眉头:“如果我没算错的话,应该是十四个金维特。”

“还要劳务费和误工费,以及我的姑娘的表演费。”克拉丽斯毫不手软,挥舞起她那把杀人不见血的宰客刀。

修伊无奈地点点头:“好吧我会赔偿你们的。”

他试图从身上掏点钱出来。

然后他发现自己半个子都没有。

该死!炼狱岛上从不需要用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