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二章 不识货
章节列表
第二章 不识货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傍晚的时候,车队终于赶到了一个小村庄。

克拉丽斯从车上跳下来,对托德大叫道:“我去叫人修车顶,再发一些宣传单。你看住这个小子,别让他跑了。他可值二十个金维特呢,如果他跑了,我就从你的薪水里扣!”

托德瓮声瓮气的回答:“是,团长大人。”

“闭嘴,别叫我大人,我是穷人!”克拉丽斯怒起冲冲地离开。

她的确很愤怒,因为上天给她送来的是一个穷得一文不值的家伙。

这个自称叫芬克的家伙,身上连一个铜维特都没有。

这太可气了。

不过难得是这同样是一个傻小子,竟然没有丝毫想要讨价还价的意图。天知道她开出这样的价钱可就是用来给对方压价的。要知道这世上太多弄坏别人东西而拒绝照价赔偿的无赖了,他们总是想尽办法的抵赖,拒绝承认事实,所以你必须先把价钱抬高,给对方还价个空间,这样才有可能获得正常的赔偿。

然而少年的慷慨,很快被市侩的团长大人意识到这是一个“可欺压的笨男孩”,既然上天没有掉给她金币,那她就可以把这看成是上天赐给她的劳力。

人总是得寸进尺的,何况这个少年很做了一件在她看来“非常愚蠢”的事情。

于是在临走前,克拉丽斯吩咐姑娘们把所有的活都交给这个黑发小子去干。尽管姑娘们到是很舍不得,但是克拉丽斯可不管这个——长得帅可不能成为免于劳役的理由。

车队停下后,有很多工作要做,他们要搭建舞台,准备表演,还要生火做饭。

由于剧团的生活条件简陋,没有专门的厨子,所以做饭的事一直都是由姑娘们轮流负责。

今天是兰缇,那个衣着暴露的小姑娘负责做饭菜。

“女孩子们不应该被烟火熏染她们的美丽,这种事还是交给我来做吧。”修伊笑着对兰缇说。

“算了。”兰缇叮叮当当开始切菜:“团长不在,你什么都不用做。不就是破了一个车顶吗?要不到二十个金维特这么多钱。我估计最多两个金维特就能解决所有问题。团长这样对你实在有些过分,不过也都怪你自己不好,你不该她说多少你答应多少的。”

“没关系,不过怎么说,我让你们受了冻,总是有些过意不去的。再说我也不缺这点钱。”

“是么?”兰缇用一对妙目盯着他看。

这让修伊有些尴尬:“我的意思是说,我以为我带足了钱出来的,但事实上总有一些事情不在控制范围之内。”

“所以你现在只能咬着牙接受团长的价钱了?你很后悔吧?”

“老实说我并不介意帮你们做些什么作为补偿,所以我也没必要后悔。”修伊笑道。

“哦,既然你愿意帮忙,那就帮我处理一下边上的那些菜吧,我是说如果你会做的话,不过就算不会做也没什么关系,反正吃不死人就行。其实你不该拿出那些古怪的东西的,否则团长未必会这样生气。”

为了弥补克拉丽斯的损失,修伊特别拿出了几瓶珍贵的药剂给她。可惜的是,好东西并不是人人都识货,一瓶在市场至少可以卖到数百个金维特的珍贵药剂,在克拉丽斯的眼里,和一瓶清水没什么区别。

她愤怒地认为上天不仅没有赐予她一个财神,相反,还给了她一个江湖小骗子。所以才立下决定让修伊干活弥补损失,同时也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小子,让他知道欺骗是不道德的行为。

这让修伊很无奈。

那些有着良好治疗效果的药剂,由于姑娘们没病没痛,没法体现价值。辅助药剂,基本都是针对魔法师和武士使用的,普通人用了也没意义,至于驻颜药剂更不是立刻就能看出效果的,能够立杆见影让人见到效果的,反到是那些诅咒类药剂和毒药剂。

考虑到姑娘们没犯什么大错,他实在不想让她们尝试一下“死去活来”的滋味。

至于那些魔植的种子,修伊很怀疑自己如果拿出来,会不会被克拉丽斯立刻当成石子扔掉。

他到是还有一些魔法刀剑可以卖点钱,也不愁克拉丽斯不识货,但问题是他的身上很明显放不下如此大的物体,凭空出现无疑会暴露戒指的存在,而且刀剑这种凶器也会吓坏这些姑娘们。

他携带着整个炼狱岛所有的财富,但都是些书,药,武器,能量晶石,魔法增幅宝石之类的东西,不是无法证实它们的价值,就是根本不能出现在别人面前。或许唯一可以让克拉丽斯确认有价值的,就是海因斯的那根法杖,女人对宝石总是非常敏感的。

但是他很怀疑如果自己真把法杖给了克拉丽斯,这个女人会不会把法杖上面的所有宝石全部橇走,然后再把法杖给扔掉。

那实在是暴敛天物了。

对于绝大部分普通人来说,别说法杖了,就连魔法师都只是传说中的存在。他们根本就没机会见到,也不会认为从天上掉下来的人就能成为“是一个魔法师”的理由。

尤其是这个少年还如此年轻,也没有显示出任何魔法师的傲气和与其相称的年龄。

谁都知道,大人物总是骄傲无比的,尤其是那些世间少见的魔法师。

假如克拉丽斯索要赔偿时,修伊用傲慢的“你竟然敢对一个魔法师要钱?”的态度还以颜色,那么考虑到他从天而降的事实,或许克拉丽斯会立刻闭嘴。但偏偏修伊却并没有表现出那种傲慢,他到是立刻接受赔偿要求。

正因此,当修伊说自己没钱并试图拿出药剂赔偿时,克拉丽斯才会如此毫不客气地决定征用修伊。

她是绝不会相信一个魔法师会如此客气的,不管他怎么从天上掉下来的,他都不可能是一个魔法师。

就算他是一个魔法师,也只是一个“好欺负的魔法师。”

这就是克拉丽斯的认识。

这刻兰缇这么说,修伊摸着鼻子苦笑:“如果我说我富可敌国,你一定不会相信。”

“每个人都有做梦的权力。”小姑娘很爽快地回答。

唉,老老实实做饭吧。

————————————

紫萝兰歌舞剧团,大约有三十个人,主要以女性为主,只有不到三分之一是男性。

整个歌舞团一共五辆马车,一辆货车,再加上那些演出道具,差不多就是歌舞团全部的产业了。

除了克拉丽斯这个团长外,管事的还有一个管家叫亚历克·宾尼,主要负责安排歌舞剧团的大小事务,一个外事员,主要负责和各地剧场联系,商议演出租用场地的费用。不过这种租用场地的表演一般只在大城市进行,如果到了小地方,歌舞剧团会因陋就简,现搭一个表演棚出来。

相比之下,大城市的场地租赁费用虽然高昂,但是那里贵族众多,花得起钱看演出的人也多,歌舞剧团的收入也会比平时增加,因此对歌舞团来说,能够在大城市表演,一向是她们最喜欢的。只可惜很多高级场地并不会允许小歌舞团进入,这使得克拉丽斯很多时候还是要依靠一些零散的演出来维持开支。

因此他们每到一地,都会立刻搭建舞台准备表演,团长则和外事员去跑生意,拉客人。

克拉丽斯回来的时候,已经发完了传单,还带了几个当地人修补车顶,她和当地人讨价了半天价钱,终于用一个金维特再加八十个银维特搞定。

她一回来就嚷嚷道:“哦,那个小男生还在?这很好,告诉我你们给他安排了什么工作?别想糊弄我,我知道你们一见到漂亮男孩就走不动路。托德,你来回答我。”

壮头憨脑的车夫托德回答:“我看见他做菜,做了些搬运的活,还有和兰缇打情骂俏。”

“兰缇!”克拉丽斯尖叫起来。

兰缇用一块毛巾愤怒地砸向托德的脸,大喊道:“托德你这个混蛋,我没想到你这样的笨蛋也会背后搬弄是非!”

托德摸摸脸,傻呵呵的笑:“妈妈说,笨人不等于好人。”

修伊看着眼前这一幕令人啼笑皆非的场景,心中只感有趣。

在炼狱岛的那些日子里,他每天要提心吊胆的生活,说话都要小心翼翼。他必须地小心避开海因斯布置在各处的眼睛,必须每做一件事都反复思量。

而现在,在这个歌舞剧团里,他看到的是人与人之间的自然相处。

她们可以大声的笑骂,随意说话,没有什么上下之分,大家平等共处。

这真是令人羡慕。

或许这种生活对克拉丽斯这个团长来说一直是她所希望摆脱的,但是对修伊来说,这种生活恰恰是这些年来最梦寐以求的——或许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厌倦,但至少现在,他很喜欢。

在嬉闹过后,克拉丽斯问兰缇:“我的兰缇宝贝,我们今天吃什么?”

兰缇有气无力地回答:“炒山青菜,大耳松果,哦,还有一些中午剩下的茄汁和罗姆汤。”

“听起来真让人倒胃口。”

“现在是冬天,而且我们也没什么钱。”兰缇很无奈地回答。

克拉丽斯握紧拳头:“那么好吧,就吃这些。让大家赶快吃饭,然后赚钱……希望今天的客人能多一些。”

看着歌舞团目前的窘境,修伊终于忍不住道:“克拉丽斯团长,其实即使是在冬天,也可以有很多丰富的原材料用来加工成食品的,而且并不需要花钱。”

修伊的这句话,不仅让克拉丽斯一楞,就是其他的女孩子们也一起望向修伊。

克拉丽斯看了修伊一眼,确认他没有在看玩笑之后,疑惑地问:“你确定我们还可以找到别的食物?”

“是的克拉丽斯团长,我注意到在这个村庄的外围长有一些野蘑菇。即使是在冬天,它们也依然长势良好,而且成片成片,易于采摘。”

“可是蘑菇是有毒的,不能吃!”

“是的克拉丽斯团长,但并不是每一种蘑菇都有毒,而且最重要的是,蘑菇的毒素也不是不可以去除,事实上那并不困难。”

“你是说你可以去掉那些蘑菇的毒?”克拉丽斯惊讶的瞪大眼睛,她难以想象这个小男孩能做到这一点。

修伊点点头:“是的,我看过那种蘑菇了,我有绝对的把握让你们可以享受它的美味而不用担心中毒的问题。”

“我怎么才能相信你?我到觉得你很可能想把我们全部毒死,然后自己跑掉。”克拉丽斯叫道。

修伊无奈道:“你可以不相信我,但我只是想帮你们而已,顺便弥补一下我对你们造成的损失。别忘了我也会吃那些蘑菇。”

克拉丽斯抱着手看修伊,看了好一会才说:

“我们这里没有人会做蘑菇。”

“我会。”修伊笑道:“而且我自信做得还不错。”

“你精通厨艺?”

“您可以先尝一下我做的菜。”

兰缇把一盆修伊做的山青菜端到克拉丽斯的面前。

克拉丽斯用纤纤手指拈起一颗尝了尝,她的眼睛瞪得溜圆,然后她高叫起来:“做得相当不错,哦,芬克,你是个绝妙的厨子!”

兰缇也笑道:“我觉得可以让他试试。”

“那么好吧,做好后让他先吃。”克拉丽斯点头同意。

当天晚上,歌舞团的成员们享受了一餐由修伊亲手为他们制作的蘑菇盛宴。尽管一开始的时候大家还小心翼翼谁都不敢下口,但当看到修伊大吃特吃而什么事都没有的时候,他们终于放下了心中的顾忌。

他们很快就被蘑菇那鲜美的滋味所陶醉了。

这一晚,成了歌舞团自成立以来,享受过的最好一次美食,用克拉丽斯的话来说:“就算是贵族也绝对吃不到如此众多而美味的食物,我们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

她的要求还真不高。

她看修伊的眼神也终于有所不同。

那个时候修伊对克拉丽斯说:“我会在进入城市后,卖掉我身上带着的几瓶药剂,然后把欠你们的钱还给你们。至于现在嘛,我不介意帮你们做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来表示我的歉意,比如从今天起我来做饭。就当做是……车钱和利息吧。”

克拉丽斯毫不犹豫地同意了。

看在美食的份上,她打心眼里希望修伊还不出钱来,而且她也不认为就修伊手里的那几瓶破药水能卖出什么好价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