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三章 指点
章节列表
第三章 指点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用过晚饭后,歌舞团要开始进行表演了。

姑娘们冲进后台开始为自己化妆,一个个唧唧喳喳吵闹不休象一大群云雀。

紫萝兰歌舞团的姑娘们,个个都有一副好嗓子,她们最擅长的就是利用自己那宽广的音域咏唱出令人惊叹的咏叹调来。她们穿着华丽的宫廷盛装,踏着优美的舞步,尽情的舒展自己的歌喉。

今天晚上表演的是《蒂兰雅》,这是兰斯帝国的一个传统曲目,讲述的是三百年的玫瑰勇士伊迪.斯特里克,也就是兰斯帝国开国君主与他的妻子蒂兰雅的一段爱情故事,故事极尽煽情,充分展现了一代勇士为正义而战,最终创建美好国家的形象。

一部典型的为帝国君主歌功颂德的歌剧。

歌舞团的台柱黛丝扮演蒂兰雅,另一位台柱,男演员巴特扮演伊迪斯特里克。不得不说,紫萝兰歌舞团的演出还是相当不错的,黛丝穿着华丽的宫廷袍在舞台上尽情地展现自己的风采,那个英俊小生巴特则穿着一身战士的盔甲,以英武不凡的态势出现在众人面前。

黛丝的歌喉很美妙,就象是夜莺在歌唱,兰缇扮演的则是蒂兰雅的侍女,一个极富心机的女人,处心积虑地要挑拨伊迪斯特里克与蒂兰雅的感情,试图将蒂兰雅取而代之。

修伊很怀疑历史上是否有这样的侍女,要勾引君主上自家床并不困难,可要想让君主休掉自己最珍爱的女人——这样的侍女不是聪明,而是愚蠢到想找死。

“我的姑娘们怎么样?”克拉丽斯怀抱双臂站在修伊的身边,用无比得意的语气问修伊。

看起来她很希望从修伊这里得到她所期待的溢美之辞。

修伊想了想,然后说:“克拉丽斯团长,我必须承认你有一群非常出色的姑娘,她们不仅长得美,歌喉也好,表演功底也相当不错,我就象是看到一群天使在舞台上载歌载舞。我听说她们都是您训练出来的?”

“是的,她们都是我训练出来的。”克拉丽斯得意道。

“我还听说你精研歌舞,曲律,并且擅长**这些姑娘,紫萝兰歌舞团也因此在同行中有一个雅号:歌女的摇篮?”

“没错。”克拉丽斯傲然回答。

“但在我看来,这或许是对你最大的侮辱。”修伊冷冷道。

“你说什么?”克拉丽斯一下就呆楞住了。

“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对吗?你培养她们,却留不住她们。”修伊回答。

紫萝兰歌舞团虽然只是一个小团体,但是在同行业中,却一直颇有名气。克拉丽斯本人就是一个多才多艺的歌女,她所训练出来的歌女,总是非常受到其他歌舞团的欢迎。

由于紫萝兰本身的经济景况并不是很好,因此很多歌女在有了一些本领后就会离开前往其他的歌舞团,以谋求更多的利益。

紫萝兰因此每年都会离开一大批的优秀女孩。

“歌女的摇篮”,不仅仅意味着紫萝兰拥有培养优秀歌女的能力,同时也意味着他们没有留下她们的能力。

克拉丽斯愤怒地看着修伊:“我从不干涉我的姑娘们的去留,她们有权力选择离开还是留下。要知道我不是那种贪婪而无耻的贵族,不会强行要求我的姑娘们为我卖命。她们有权力去追求属于自己的幸福。”

她注意到当自己说到不会强行留下某人的时候,修伊的眼中流露出戏谑的笑,于是她冷冷道:“当然,对于某个身份不明的小骗子,我会选择把他留下来好好教导他做人的道理。”

“您说得很好,克拉丽斯团长,不过我认为你还是希望她们能留下来的,这样你就不必每年去收留一批又一批女孩,然后辛苦培养她们。但是可惜,紫萝兰的景况养不起大牌,对吗?”

克拉丽斯的声音有些黯淡了:“我们的生意并不是很好,我们的名气也只是在同行中传播。”

“所以说,克拉丽斯团长,做为一个歌舞教官,你非常出色,不过可惜,做为一个团长,你并不称职。歌女的摇篮只是确定了您在歌舞才艺上的能力,但同样的,它从另一个方面否认了您的经营才能。你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却不是一个真正的商人。在教导姑娘们的能力上,你或许是最出色的,但是在经营歌舞团方面,你却是最糟糕的。你并不适合成为一个歌舞团的领袖,你更适合前往某个大城市,做为某个剧场或歌舞团的专门舞蹈和歌唱教官。那绝对会让你的生活比现在要轻松许多。”

克拉丽斯刚才还嚣张的气焰这刻彻底被修伊打败了,她摇摇头:“你说得非常对,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团长,我并不擅长经营,也不知道该怎样留住那些出色的姑娘们。黛丝是个非常有潜力的女孩,我已经把她培养成最出色的歌女,但我却无法让她成为家喻户晓的明星。没有明星,我们的生意好不起来。”

“那需要包装。”

“包装?”克拉丽斯惊讶地看修伊。

“是的,事实上我觉得紫萝兰并不仅仅只是缺有分量的明星,你们还缺很多东西。你们缺乏足够的资金能够让你们进入更加广阔的舞台去表演,你们缺乏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来管理你的手下,你还缺一套良好的营销手腕来帮你打响紫萝兰的名气,此外还缺乏好的剧本——蒂兰雅这样的剧本已经上演了太多年,人们早已经对它失去了新鲜感。紫萝兰要想发展,就必须有自己的独特内容。”

“哦,说得轻巧,你知道一个好的编剧要多少钱吗?还有,你所谓的行之有效的管理制度适合的是人数众多的大歌舞团。而在小歌舞团里,人与人之间的情感纽带有时候比冷冰冰的条文更加有效!”克拉丽斯对这些问题并不是一无所知。

“但是缺乏约束力。”修伊笑着回答,克拉丽斯无言以对。

她想了想道:“那么我到想听听你觉得紫萝兰应该怎样去做。”

于是修伊道:“克拉丽斯团长,要想成为一个优秀的歌舞团,在乡村的表演是毫无意义的。城市的影响力,在任何时代都是乡村所无法比拟的,只有在那里打出自己的名气,你们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所以我认为你们不该象现在这样总是到处奔走。瞧瞧你的观众吧,那可怜的人数用一个巴掌就能数过来。”

“可是从不会有一个地方的人连续很多场去观看歌舞表演。而能够接受歌剧的人其实有限。所以我们必须经常转换地方。”

“但那同时也让你们的名气消失。没人知道你们是什么样的歌舞团,人们更乐意从你们的排场和阵容来确定这个歌舞团的档次,然后做出取舍。当然,我不是建议让歌舞团从此以后只在一个城市里发展,但是我觉得你们应该缩短你们的行程路线。你们应该首先找一份地图,然后在地图上做一些最起码的标注,注明哪些城市是最有价值过去的,又最有停留的意义,把它们分好类别,放弃没有价值的地方,专攻有价值的城市,然后进行划分,最后制定出一张高效的路线表出来。这可以使你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去到最多的最有表演价值的城市,而不是象现在这样顺着一条最简单的直线行走,然后把大部分的时间浪费在乡村和道路上。你们应该在固定的时间来到固定的城市,争取在同一时间内达到表演次数和效果的最大化。这样日子久了,人们就会知道到在某个时间段,他们所期待的紫萝兰歌舞团将会到来。而你们的每一场表演也都会获得丰收。”

克拉丽斯呆呆地看着修伊,她惊讶地张大嘴,就仿佛她前面吃进去的鲜蘑菇这刻统统要跑回出来。

她终于叫道:“我的天啊,这么简单的办法为什么我就没有想到?”

修伊笑道:“另外,为了进一步快速地在城市中拥有属于自己的名气,并长久地保持自己的名号,你们应该租赁一些真正有影响力的大场地。”

“可是那些地方的费用都很昂贵。”

克拉丽斯终于找到了修伊提出的不切实际的建议。

没想到修伊却摇摇头:“我可不这么想,克拉丽斯团长,许多麻烦并不一定需要用钱来解决。”

“难道你想让剧场白给我们使用场地吗?”

“当然不是,但是你可以找别人帮你付钱?”

“谁?”

“其他的歌舞团。”

“哦,这不可能。”

“不,他们会同意的,只要你同意为他们训练他们的那些姑娘,他们一定会同意。”

“你说我去别人的歌舞团训练他们的姑娘?天啊,这太不可思议了。我不会同意这愚蠢的想法的,他们用高价从我这里抢走了我千辛万苦才培养出来的好姑娘,现在我还要主动上门去帮他们?这绝不可能!”

这句话彻底暴露了克拉丽斯对其他歌舞团从自己这里不停的挖人的痛恨,很显然,她对歌女的摇篮这个称号并没有她先前表现的那样大度。

修伊则笑道:“不,这是完全可能的,我认为你应该这么做,这样做对你也有好处。”

“我想不通对我有什么好处。”

“首先,紫萝兰的名气远远不及您个人的名气,而您的名气也主要是体现在培养歌女的方面,这是你的优势,你有必要把它发挥出来。其次,如果你去了其他的歌舞团帮他们培养歌女,那就意味着其他的歌舞团再没有必要从你这里挖走你最喜欢的姑娘了。他们用高价买走的姑娘,其实都是你的心血,但好处你一分也没拿到。而如果你主动去帮他们,对其他的歌舞团来说,他们就等于用同样的价钱得到了一批而不是一个两个的优秀歌女。很显然,无论对你,还是对其他歌舞团来说,这都是一笔好买卖。此外你豁达大度的表现也会让别的歌舞团对你大有好感,我听说这一行并不是那么美好,有些时候竞争甚至相当残酷,而这样的做法可以在最大程度上让你多交朋友少结敌人,也使你们未来的道路更加好走。”

修伊的这一番话,彻底说动了克拉丽斯。其他的歌舞团不会再向自己挖人,固然是一个很明显的好处,得到一笔培训歌女的费用,是另一个明显的好处,但是能和其他歌舞团达成良好的友谊,其意义同样重大无比。任何行业,永远都是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的。

只是就感情上而言,克拉丽斯对那些其他的歌舞团实在没什么好感,所以很不想这么做,她喃喃自语:“也许我到时候该私藏几手。”

“不,你不能那样做。克拉丽斯团长,要知道帮助其他歌舞团培养歌女,不仅可以得到上述的那些好处,同时还可以帮助你自己的歌舞团打响名气。想一想吧,当别的歌舞团都接受了您的指导,并成为出色的歌女时,紫萝兰本身的名气又将会有多高呢?人们会知道,原来紫萝兰的团长,是兰斯帝国所有歌舞团的教导者,她才是最出色的。别的歌舞团的歌女只是受过您一段时间的**就可以如此优秀,那么那些长时间在你的**下的歌女又会如何优秀呢?到那时……”

克拉丽斯目瞪口呆地望着修伊,她当然明白这代表着什么。

这意味着她再也不用为钱发愁了。

修伊依然在对克拉丽斯述说着,有关于歌舞团该如何建设,发展,应该在目前的情况下建立怎样的规章制度。歌女们的来去自由也不可以再如此放纵,就算不把她们当成仆役,也应该签订协议。

协议可以规定时间,在多少时间内,歌女们必须按照协议为歌舞团服务。如果要解除协议,就必须支付一笔赔偿金等等等……

克拉丽斯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此刻听到的是自己之前从未有过听说的东西。风鸣大陆并不是没有合同这种东西,但是很显然,在合同的细节化程度上,却远远不及修伊此刻所说的。

克拉丽斯就象是发现了一块新大陆,完全难以想象一个还不到十六岁的少年的脑子里怎么会装有如此众多的东西。

如果说先前的那顿饭菜还只是让她感到这个少年的手艺不错的话,那么现在她才意识到,这个少年的脑子才是他真正最有价值的地方。

当说到最后,克拉丽斯已经被修伊的一大堆经营理念和经营手法彻底充塞了头脑,以至于她觉得自己幸福得简直要昏了过去。

她不是笨蛋,完全明白如果自己按照修伊所说的那样去做的话,将给紫萝兰歌舞团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那么最后,就剩下一个问题了。”修伊对克拉丽斯说:“那就是剧本。紫萝兰歌舞团需要全新的剧本,要有优美的对白,感人的故事,动人的曲乐,而且还要推陈出新。唔,我到是学过一些剧本的编撰,但是谱曲我就不行了,不过我可以大致哼给你听,剩下的你自己应该能解决。”

修伊说完这句话,注意到克拉丽斯的表情有些僵直。他有些疑惑地问:“你怎么了?”

克拉丽斯突然一把抱住修伊大叫道:“你太棒了,芬克,我决定了,我要减免你的债务!就减免……一个维特吧。”

修伊无语。

风鸣大陆很显然是不存在知识产权的,不过这与克拉丽斯对修伊的吝啬原因无关。

事实上,克拉丽斯第一时间意识到了修伊的价值,尽管那不是全部价值,却已经让她足够兴奋的了。

也正因此,克拉丽斯才会只减免一个金维特的债务——真要给他全免了,谁知道他会不会立刻跑掉?克拉丽斯已经决定了,等十个月后,歌舞团只要果真如其然的发展壮大起来,她一定会给修伊很丰厚的一笔钱做为感谢,不过现在嘛,必须保密。

她还在等着看修伊给她写的剧本呢。

尽管她并不相信修伊能写什么剧本,但是考虑到之前修伊出色的表现,她觉得让他试一次也没什么不可以。

当天晚上,克拉丽斯拿着修伊写给她的《图兰朵》剧本激动得大喊大叫:“我们要发财了!我们要去香叶城,去用兰雅大剧场,去成为全帝国最好的歌舞团!我要让所有的人都拜倒在我克拉丽斯的裙下!”

黛丝遗憾地摇头,对伙伴说:“她又在做梦了。”

“简直是无药可救。”兰缇也头痛不已。

—————————————————————————

表演结束了,歌舞团的人准备休息。

修伊却没有丝毫的睡意。

他守在篝火旁,听着干柴劈啪作响,看着那一个个灿烂冒出的火星,尽情体悦着自由的快乐。

风的元素在他的周围聚集,盘卷起地上的枯枝落叶,那些落叶在他的身周翩舞,就仿佛是风在快乐的舞蹈。

如果有精通魔法的人在这刻看到这一景象,一定会惊呼修伊的进步神速,因为在对风元素的理解上,他已经达到了可以掌握风之气息的地步,可以让风之元素感受到他的心情,并随着他的情绪变化而做出相应的变化。

这种风之气息的掌握,是一种境界的理解。

魔法与武技斗气不同,身为一个魔法师,不仅要拥有强大的魔力,浩瀚的知识,非凡的天赋,同样还要对魔法元素的存在拥有足够的理解,这就是境界。达不到对应境界的人,即使拥有再强大的魔力,也很难施展出高级别的魔法。就算勉强用出来,其效果也会有所降低,而付出则更为巨大。

风之气息,是风系魔法的高等境界,如果说元素共鸣的范围代表着魔法的攻击距离,元素震荡的能力代表威力,那么元素气息则代表着使用法术时的速度与魔力消耗度。

与魔力不同,魔力需要天长日久的积累,与斗气一样,是魔法师们使用魔法的基础。元素共鸣与元素震荡则属于天赋,风之气息则完全凭借于人对魔法的理解能力。

当初克洛斯就发现,修伊格莱尔在对魔法上有着非凡的理解能力,而这种理解能力其最容易体现的地方,就是境界上的掌握。境界一道,是唯一可以超越等级而拥有的。

尽管以修伊的魔力基础,还只是一个初级法师,但他在风之元素的使用和理解上,即使有许多高级法师,也不可能比修伊做得更出色。

或许是自己也感觉到自己对风之元素的理解又进一步加深了,修伊随手释放了那个风系探察魔法——风莺。

风之元素在瞬间开始凝聚,形成了一个若有若无的淡淡影象。

修伊惊喜地发现,在释放这个法术时,自己所消耗的魔力明显降低,而魔法成形的时间则大大加快。

心中微微一动,他的手向着马车那边挥了挥,风莺向着姑娘们所在的马车飞去。

风莺送来了姑娘们的谈话声:

“那个芬克,我猜他一定伺候过某位贵族。”

“为什么?”

“只有在贵族的家里才有机会学到这么好的手艺。”

“你说得有道理,我猜他一定是某个贵族的下人,然后偷跑了出来。也只有贵族才会去研究如何把有毒的东西变成美味的食品。”

“哦,这个就只能问他自己了。”

“不管怎么说,他是一个又聪明又可爱又漂亮还又非常能干的少年。你们没有注意到吗?他非常懂礼貌,他的气度可比许多大人大得多了。团长向他敲诈,他却一点都不生气,还努力做事,甚至帮团长出主意,写剧本。”

“是的,他的确是个优秀的少年。”

“重点是他的确是个很帅的小伙子。”

“他那么能干,也许我们该多留他一些日子。”

“我看他不会愿意。克拉丽斯那么小气,我猜他绝不会愿意留下来。我是说,如果到了香叶城后,他真能卖掉他的药剂换到钱的话。”

“也许我们可以让他多欠我们一点钱。”

“怎么做?”

“勾引他怎么样?然后趁机敲诈他,威胁他,逼迫他留下来。”

“哇哦,这是个好主意。”

“那么谁去?”

“我去……”

“我去……”

“哦,我们是不是太过踊跃了一些,这一点都不淑女……”

修伊的脸微微抽了一下,右手轻轻一晃,风莺散去。

“她们很可爱,对吗?”修伊问小魔龙。

小家伙用不屑的眼神回答他。

修伊无奈道:“好吧,我承认她们这次的确是有些过分了,不过我相信她们只是说说而已。她们没有坏心眼,旭,有时候你得学会体谅别人。人人都有缺点,也会犯错误,比如克拉丽斯是有些贪财,那些姑娘们也是有些好色和……爱耍小聪明,但是这些都不是大问题。如果可以,我们要尽量学会包容。当然,对于有些错误,我们要坚决予以制止。”

小魔龙呜咽了一声,向修伊的怀里钻去。看来它并不愿意和修伊讨论这个问题。

天空中响起了两声清脆的鸣叫,那是红和绿在听到修伊的低语后在树梢枝头发出否定的叫声。

“哦,看来你们也另有想法?”修伊笑着看红和绿。

红和绿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向天空中飞去。

它们在修伊的头顶盘旋着,火焰般的长尾在空中划出几个大大的字。

艾薇儿。

修伊的笑容凝固了。

眼神中放出迷离的色彩,他淡淡道:

“不,那是完全不可能的,我不可能再和她有任何交集。”

无视红与绿在天上不服气的乱飞,他闭上眼睛,风之元素在下一刻聚集,悄悄围拢在他的身边。

与其让心中那份虚无缥缈的感情来纠缠自己,到不如抓紧时间修炼。

灵魂法师正式进阶后,能学的东西并不多,事实上灵魂法术向来少得可怜。令修伊感兴趣的是,初级的灵魂法师,拥有四种极特殊的法术——精神凝聚与精神探察,意志坚定与意志削弱。

精神凝聚使人的精神更加专注,精神探察则可以探索周边,但只对生命体有效,好处是不象风莺那样易被发现。

意志坚定是对抗灵魂法术的最好武器,而意志削弱则恰恰相反。

这四种法术看上去没多大作用,不过修伊可不这么认为。

在他看来,精神凝聚就是一种不错的法术,精神力的高度集中,可以用来提高修炼时的效果,配合风系的元素凝聚,可以使魔力的修炼事半功倍。此外精神凝聚还能在与敌人的战斗中起到重要作用,坚定人的身心。当然,这种心神坚定对魔法师未必有意义,但是对武士来就说就不同了。而修伊目前和别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不仅仅是一个魔法师,同时也是一个武士。

这四种法术对别人而言或许是不过如此,但在对修伊来说,就等于是为他量身定做的宝贝。

至少现在,精神凝聚就起到作用了——修伊释放了一个精神凝聚在自己身上,全身心进入对魔法的研究状态,将那个对他念念不忘的女孩抛诸脑后而不用再受其影响。

红与绿在天上气愤地乱飞,对修伊的“作弊”行为充满愤慨。

相比灵魂法师能学到的可怜法术,风系法师拥有的初级风系法术可就多得多了,可选择的范围也要大得多和麻烦得多。

辅助方面,风灵术的进阶固然是风翔术,但它还有一个旁支进阶—风之视觉,风之嗅觉和风之触觉,再往上就是风之强化,是一种强化自体的法术进阶线。

在防御法术方面,在空气护盾的基础上,除了可以学习风之旋涡外,也可以学习空灵护盾。这是一种风元素实体化的护盾,已经可以在外观上显示出来。相比空气护盾只能减弱伤害,风灵护盾则可以有效地吸收伤害,防御效果更强一些。

至于风旋涡其实是一种寓攻于守的陷阱法术,杀伤力不错,可惜不能移动,无法主动进攻敌人,而主动进攻法术中他可以学习的最佳选择是风裂术和空切术。

风裂术和空切术这两种攻击法术本身其实并没有太大差别,但它们却代表着不同的进阶方向。风裂术是一种面攻击法术,通过制造数十道小型风刃对敌人进行攻击,而空切术则是单体攻击法术,但胜在攻击力和攻击距离要比风裂强劲得多。

它们代表着的范围攻击和单体攻击两种方式。

当初在炼狱岛上,修伊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主修风裂,空切他连碰都没碰。

毕竟风系法术本身就是以范围攻击为主的法术。而且他未来面对的敌人,也将是大批的帝国战士。至于那些强到逆天的如兰斯洛特般的人物——短时间内是不用想着打过他们的,就算把空切练得再好,能否破开他们的护体斗气都是个问题。

再说空切也完全可以由修伊的武士技突刺来代替,尽管在武士等阶上,他由于缺乏练习难以突破,但是修伊的突刺能力本身还是大大强化了。

而风裂术和空切术在后期还会出现进一步分叉现象。比如风裂之后,就是风之逆袭与风之强袭两种选择,代表的是攻击范围与攻击强度的主次方向。

风系法术在经过几百年的发展之后,已经形成了一根庞大的树杈状体系魔法,与之相类的水火土等系法术皆是如此。

而低级别的法术修为,直接影响到高级法术的使用效果。就好比修伊如果在不学习风灵术的情况下直接学习和使用风翔术,其法术效果就会大大降低。基础发展决定上层建筑,即使是在魔法修炼上也是如此。

因此很多时候魔法师们仅仅是为了选择主修方向,就足够研究个三五日的,毕竟一旦选定,再要后悔就等于是蹉跎岁月了。

好在对修伊来说,这些暂时都还不急。

如今的修伊,等级上或许是低得没法再低了,每种数据看上去都很可怜,但是同时拥有多项能力的他,在对它们加以组合利用后,修伊相信,就算现在面对一个三或四级的魔法师,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确定了接下来自己要努力的方向后,修伊终于停止了修炼,准备睡觉。

当天晚上,修伊度过了自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自由而放松的夜晚。

他睡得很香,很沉,从未如此睡得如此放心而塌实过。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睡着的时候,精神凝聚没法再帮他继续坚定意志,他梦到了艾薇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