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四章 真实的谎言
章节列表
第四章 真实的谎言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第二天一早,歌舞团继续向着香叶城出发。按照修伊的建议,与其将精力放在赚不到几个钱的小乡村,还不如抓紧时间排练新剧本,等到了大城市再大显身手。克拉丽斯接受了这个建议,从这天起歌舞团的成员们抓紧一切时间排练《图兰朵》。

克拉丽斯“雄心勃勃”,发誓要在香叶城大干一番事业,不卷走几百个金维特,就绝不罢休。

一个金维特在这片大陆上的使用价值,差不多相当于二百块人民币。克拉丽斯生平没见过大钱,几百个金维特已经是她短期目标的极限了。

那个时候修伊很想知道如果她知道自己昨天拒绝掉的随便哪一瓶药剂,都能卖到成百上千个金维特的价格,她的脸上会出现怎样精彩的表情。

不过想想这种做法似乎又有些过于不人道了。

五辆马车,歌舞团的姑娘们霸占了四辆,剩下的一辆马车和一辆货车则是男人们的地盘。

按理说,“插班生”修伊是要被安排进后面去的,不过克拉丽斯终于“大发慈悲”了一回,没有让修伊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而是让他和自己一个车厢。

这让男演员们羡慕无比——长得帅总是有好处的。

不过修伊可不这么想,如果可以,他情愿和那帮男人挤在一起,也无法忍受这帮姑娘们对自己的品头论足。

而克拉丽斯这样做则是因为,她觉得是时候好好了解一下这个从天而降的少年到底是什么来历了。

昨天修伊的一番话令她大感惊奇,普通的少年是不可能有这样的见识与智慧的。

“芬克,首先我应该感谢你昨天给我的那些建议,我没有想到一个少年竟然能懂这么多道理,并且如此聪慧过人。另外我惊讶地发现你写给我的那个剧本,之前我从未有过任何听说,但是它非常出色,我相信只要加以成功的演绎,它一定能够成为大陆的经典。但正因为这样,我感到非常奇怪,难道你真是神明送来的使者吗?”

修伊向克拉丽斯欠了下身:“很抱歉克拉丽斯团长,之前由于我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惟恐我那凶暴而残忍的主人在这附近,所以不敢说出自己的身份。不过在知道了这里是凡而萨群后,我已经确定我离我那可怕的主人足够遥远,远到他不可能再追上我,杀掉我,那么我现在可以说实话了。”

黛丝眨动漂亮的大眼睛问:“原来你是一个仆役?那么说你有一个很可怕的主人了?”

“是的,美丽的黛丝小姐,我的主人叫伊莫金·基勒里,是佛朗克帝国基勒里家族的一支,他是一位海上探险家和一位商人,同时也是一位魔兽猎人,炼金材料的走私贩。”

“听起来很暴利的行业。”克拉丽斯对利润的追求使她将一连串修伊精心编织的谎言归纳出一个“金钱”的核心。

“的确很暴利,而且我的主人生意做得很大。他有一支很大的船队,他的生意遍布三大陆。”

“那么你为什么要跑出来?”

修伊彬彬有礼地回答:“伊莫金·基勒里是一个非常残暴的主人,他不允许任何人违逆他的意志。我在基勒里家族工作了三年,是他的随侍。这个地位听起来或许很耀眼,但是接近一位残暴的主人,其实是件非常可怕的事。我曾不止一次亲眼看到基勒里杀死工作上犯了一点小错误的人。他在他们的腿上绑上石头,将他们扔进大海,然后看着他们沉入海底,发出绝望的惨叫和求饶,然后他本人在船上大笑。有时候会有一些海中的巨兽游到船队附近,他也会把一些随从作为食物喂给它们。”

黛丝,兰缇等人捂上了嘴唇,小脸吓得煞白:“天啊,这听起来太可怕了。”

克拉丽斯半信半疑地看着修伊:“那么你是怎么跑出来的?你怎么会懂得这么多?”

“尽管伊莫金·基勒里非常残暴,但是他的确是一位非常有能力的主人。在跟随他的三年生涯中,我从他那里学会了很多东西,包括下厨和一些商业之道。您知道有时候随侍是需要帮主人做一些记录工作的,这让我可以很好的理解主人的学问,并学习到足够多的安身立命之法。我的主人在一个月前来到兰斯帝国,由于一次海上风暴的原因,他的船队受到了不小的伤害,所以他需要一段时间在那里停歇。我找到了机会,就从主人那里偷出了一些主人私藏的炼金师的东西,其中就包括药剂和飞翔斗篷。然后我用那个飞翔斗篷顺利的逃了出来。不过很可惜,我没有意识到飞翔斗篷同样有自己的极限,在我飞过一段距离后,由于斗篷的能量供应不足,我掉了下来。我当时太惊慌,又是到处乱飞,所以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飞出我主人的控制范围。”

“原来是这样。”姑娘们发出理解的声音,对修伊的遭遇充满了同情。

谎言的最高境界,是要注意细节的利用和对自身处境的切合。修伊的这个谎言,不仅说出了一些众人所不清楚的细节,重点是这和他目前所处的环境很相象——都是逃亡的仆役,都在躲避追捕。只不过真实的情况是他即将面临的是整个兰斯帝国的追捕,而不是其他商人的追捕。

这两者之间的对比,是显而易见的。

姑娘们不会在意收留一个贵族商人的逃仆,这没什么了不起的,但是她们肯定不敢和整个帝国作对。

而这样做的好处就是,他在今后面对一些特殊情况时,可以采用和一个真正的逃犯完全相同的做法,而不必担心被别人看出问题。而且这正和昨天晚上姑娘们的胡乱猜测相符合——人们总是愿意相信自己的无端揣度,如果自己能证实他们的胡猜,他们会觉得自己很聪明,并感到很满意。

谎言的另一个境界,是长期目标与短期目标的分界。很多谎言在一段时间内总是成功的,但是随着时日的流长,却会渐渐暴露在众人的面前。如果不能确定谎言的界限和证实它所需要的时间,那么这个谎言将会面临可怕的后果。修伊用遥远的异国商人做幌子,确切地说是一个中期幌子。它听起来很证实,好象你随时可以去查实是否有这样一位商人的存在,但真正要证明它,却需要一段时间。

而在这段时间内,修伊是安全的,无懈可击的。等到你真正证实的那天,他早已飘然远去。

而这个谎言最后的好处就是,这个谎言由于和他所经历的事实是如此相象,以至于在他表达对过去的情感时,可以丝毫不用掩饰对曾经生存的环境的憎恨与厌恶。

在感情上,他不愿意再对过去有任何美好的想象和掩饰。

这个谎言本身或者是虚假的,但是感情上却完全是真实的。

这是一个真实的谎言。

————————————————

令修伊感到惊奇的是,对他精心编织的这个谎言,克拉丽斯似乎并不感兴趣,她的眼睛这刻正放出贪婪的光芒:“炼金师的道具?你是说你有一件可以让人在空中飞行的炼金师道具?我的天啊,它在哪?”

修伊无奈回答:“由于能量耗尽,它已经没用了。事实上在我掉下来的时候,它就散落在了荒野上。”

“哦,你这个败家子!”克拉丽斯激动起来:“要知道即使是一件废品,你也该把它好好的收起来。制作它所需要的材料是相当珍贵的。只要加以充能,它还是一件好宝贝,它可以卖大价钱。我的天啊,我们该不该立刻回去把那东西找回来呢?”

克拉丽斯开始喃喃自语。

这个女人放着金山不要,却在想着那虚无缥缈的飞翔斗篷。事实上炼金师的确可以制作这种东西,修伊就会,那并不是失传的技术,只是对材料的要求太高。目前放眼世界,恐怕也只有修伊拥有的戒指里藏有的材料够资格做出来。不过修伊可不打算这么干。

海因斯说得没错,炼金师的追求是魔法,而不是工匠。他拥有与风元素产生共鸣的能力,与其花费力气和材料制造飞行斗篷,到不如让自己尽快地掌握风系法术,然后让自己真正的飞行起来。风系大魔导师可是个个能在天上飞的,只是那实在过于消耗法力,而且也不是现在的自己所能掌握的。

可能是终于回过味来,克拉丽斯问修伊:“你的那些药剂值多少钱?”

修伊想了想回答:“我也不是很清楚,您知道炼金师并不是每样东西都非常值钱的。”

“那我还是等你把它们卖了再说吧。”克拉丽斯泄气道。

姑娘们对克拉丽斯那狂热的金钱崇拜见惯不惯,黛丝兴奋的问修伊:“那么你的小黑狗呢?还有那两只鸟是怎么回事?”

修伊笑道:“它们是和我长期相依为命的伙伴。这两只鸟一个叫红,一个叫绿,是夫妻。这只小黑狗……”

他注意到当自己指着小魔龙说小黑狗的时候,旭的嗓子里发出了不满的低吼声。高贵的生物不容蔑视啊。

修伊苦笑着抚摸它的头安抚它:“他叫旭,记住在称呼时用他这个字眼,他是个非常有尊严感的生物。他也不喜欢别人叫他小黑狗,所以你可以直接叫他的名字。”

“旭?”

“是的。”

“我没想到他还挺有个性的,我能抱抱他吗?”

“恩……特立独行通常意味着难以接近。所以我建议你放弃这个想法,旭是不喜欢和别人亲近的,哪怕对方是位美女,当然美丽的同类例外。”修伊解释。

兰缇安慰他:“不管怎么说,你自由了。放心吧,团长虽然贪财,却不会做出把你卖回给那个可恶的主人的事情的。你可以在这里好好生活。”

克拉丽斯瞪着眼看兰缇:“坏话总是在别人背后说的,兰缇,注意你的用词,什么叫我很贪财……尽管那是事实。”说到后一句,克拉丽斯有些泄气。

黛丝娇笑道:“怪不得你那么出色,可以做出好吃的饭菜,还可以给团长写剧本,尤其难得你如此精通商业之道,原来你曾经的主人就是一位商人。”说到这,她突然做双手捧心状,仰面向天仿佛朗诵诗歌一般:“难怪人们总说,英雄出自草莽,艰苦的环境令人成长。哦,也许一切的艰难与挫折,都是天神对我们的考验。只要走出难关,迎接我们的将是那蔚蓝的天空……”

修伊微微一怔,细细一想,竟觉得黛丝这刻说的话颇有道理。如果没有炼狱岛那险恶的求存环境,自己只怕未必会努力苦做,勤奋学习,那么如今只怕也未必能拥有如此庞大的知识与财富……

当然,黛丝这刻的感慨其实不是针对修伊来的,她的真实想法是,也许紫萝兰现在的苦难,就是她们未来辉煌的预兆。至于说要在苦难中付出怎样的代价才能成为出类拔萃的人物,这一点,被小姑娘自动忽略了。

人们总是乐意看到美好的一面,而对艰辛的过程不愿深究。

想了想,修伊道:“虽然我已经说出了关于我的身份,但我还是希望你们能为我保守这个秘密。团里人多口杂,传出去总是不利。”

“放心吧,芬克,我们不会说出去的。但是我们该怎么跟其他人交代呢?”黛丝问。

“就说我是一个贵族公子,在试验炼金师的飞翔斗篷时无意出了岔子,然后碰上的你们。这个理由怎么样?”修伊笑道。

“哦,你真是个小骗子。”姑娘们一起笑了起来。

是啊,修伊叹息,在炼狱岛上他要不停地撒谎,没想到离开炼狱岛,他依然要不停地撒谎。

看起来老天爷把他投放到这里,就是为了让自己做个骗子的。

克拉丽斯问他:“芬克,既然你已经从你那可怕的主人手里逃了出来,那么能不能告诉我,接下来你准备去什么地方吗?”

修伊回答:“我有事要去一趟香叶城,会在那里停留一段时间。在那之后嘛……我打算到处游历一番。”

“哦,那可真是太好了,我们也要在香叶城逗留一段时间,毕竟难得到一个大城市,我们要争取多一些的表演机会。这样我们就可以继续住在一起了不是吗?而且你既然你打算到处游历,那么你也不在乎去哪里了,你可以和歌舞团一起。大家都喜欢吃你做的菜。”兰缇很兴奋地说。这样一来,就算芬克真得能在香叶城把他的药剂卖出去,也不用担心他会立刻离开了。

修伊淡淡道:“如果你们欢迎的话,我没有意见。但是我很担心我的游历不会顺利,事实上,我那凶狠而残暴的主人一定会派人来抓我的。尽管我为了迷惑我的主人留下了一些虚假的线索,但那些假线索只能拖延一些时间,他们早晚还是会追上我。所以我想我的游历过程不会太愉快,我认为我并不能和你们在一起太长时间。”

“我们当然欢迎你。不过你不用太担心你主人的追捕,他可不是斯特里克陛下,没可能把手伸那么长的。”克拉丽斯发出了邀请。

在见识到眼前这个少年非凡的谈吐和他那睿智的头脑之后,克拉丽斯已经开始喜欢上这个少年了,因此这刻的邀请到是发自内心的真诚,而与金钱无关。

修伊想了想,点头道:“希望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