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五章 空间魔法
章节列表
第五章 空间魔法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前往香叶城的路,一直赶了十多天,大雪阻塞的道路并不好走,再加上路上还要背台词,休息时还要排练,因此能赶路的时间总是很少。到第十四天的时候,他们才终于赶到了香叶城。

紫萝兰歌舞团进入香叶城后,很快找了一处旅店住下。

“好了,我们到地方了。小伙子都赶快干活,亚历克,你安排大家的房间。姑娘们可以去街上随便看看,但时间不能太长。至于我,现在我要去和这个城市的剧场老板们好好谈一下租赁排练场地的问题,还有去找一下其他的歌舞团。我们要开始赚钱了!”克拉丽斯大声吩咐着,引得行人纷纷侧目。

然后克拉丽斯象一阵风般冲动修伊的眼前:“你不是要去把你的药剂卖掉吗?那么你可以跟我一起走。我到是很想看看你的那些药到底能不能卖出好价钱来。”

然后不由分说,拉着修伊走上街头,后面还跟着一大群歌舞团的姑娘们——她们是准备去消费的,尽管她们口袋里的金维特少得可怜。

也只有这个时候,修伊才能真正的观赏一下这里的城市风貌。可怜他穿越到异世大陆将近四年的时候,还是第一次有机会来到大城市。

香叶城的建筑大多是圆穹尖顶设计,所采用的建筑材料则以当地特产的香木为主。香木是一种异常坚硬的木料,极适合用来加工成各种家庭用具。这种木料平时会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气,如果用火焚烧或者雨水浇灌,香气会越发的浓郁。当整个香叶城中大多数的人家以这种香木为主体建筑材料时,每逢雨天,整个城市的上空都会飘散出一阵扑鼻香气,沁人心脾,香叶城的名字,就是因此而来。

修伊注意到,这里的行人大都衣着华丽,他们看上去无忧无虑,日子过得非常悠闲。道路上的商铺开得极多,且都装修精良,商铺里的商品同样琳琅满目,令人目不暇接。

黛丝,兰缇等一帮姑娘不停地从这个橱窗跑到那个橱窗,然后发出大惊小怪的呼叹,不是称赞这个太美了,就是叫着想要那个,然后再气馁地说没钱,要不姐妹们谁先凑点给我。

“看起来这座城市有着非常良好的商业氛围,这里的人民也很富裕。令我感到惊讶的是,香叶城并不是一个很大的城市,它是一个内陆城市,没有港口,没有繁华的海上贸易,在位置上更是相对偏僻一些,那么它是依靠什么而发展起来的呢?”修伊问克拉丽斯说。

“哦,说到香叶城嘛,它的富裕得益于这里的特产。”克拉丽斯为修伊介绍起有关香叶城的一些情况。

香叶城的繁荣,受益于此地特产的香木。这种可以散发出浓郁香气的木料,一直以来都是贵族的最爱,成为帝国甚至整个大陆贵族追捧的建筑材料。

在香叶城,最发达的商业大概就是香木的贩运,而最出色的工业,大概就是香木的上色与加工制作了。各地的商人们往来此地,络绎不绝,渐渐将整个香叶城的经济状况带动起来。

香叶城因此成为凡尔萨群最富饶美丽的一个城市,听说将来很有可能会取代旧约克城成为凡尔萨群的新都会。

由于长年的砍伐,香木的生长状态受损严重,如今香木林已然渐渐变少。人们总是在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稀,所以终于开始进行香木的保护。香木的价格因此飞涨,如今的人们已经开始用石料替代木料建房。如今拥有一座香木建筑的人家,是不用担心经济问题的。高昂的价格使得香叶城并未因为香木的缺少而降低收入,因此而被丰富的商业则进一步增加了城市的经济状况,因此香叶城的居民大多富裕,人们在闲极时会想找乐子,所以这里也渐渐变成了凡尔萨群首屈一指的娱乐中心。

香叶城是格罗拉.阿布利特的领地。

阿布利特这个名字背后代表的另一个意义就是——六级紫袍空间系大魔导师。

这可是一个比领主更加高贵的身份。

当年送修伊上岛的四级黑袍法师厄多里斯,就是阿布利特的学生。

由于空间系是所有魔法系列中,堪称最复杂最深奥的魔法,因此空间系的法师等级提升极为困难。紫袍法师阿布利特,已经是兰斯帝国同系魔法师中等级最高的一位,尽管是紫袍法师,但是在国家待遇上,拥有和金袍相等同的地位。兰斯帝国给他的封地就是一个完整的城市。

修伊知道,空间系的法术可能是所有法术中体系中最古怪的一系。低级的空间法术少到可怜,而且实用性也差,而高级的空间法术却相当多,而且强大无比。因此绝大多数的空间法师在修炼之初都会再兼修至少一种其他系的法术。阿布利特就同时是一个水系四级魔法师,而厄多里斯则是主修火系的五级魔法师,听说他的导师为此一度对他痛斥不已——空间系的大法师教出个副修空间系主修火系的学生,主副不分,水火不容,他能高兴才叫奇怪呢。

不过对修伊来说,空间法术的吸引力,远远及不上炼金术。阿布利特之所以值得他关注,香叶城之所以值得他逗留,完全是因为另一件事——传说中阿布利特同样拥有一本来自伊莱克特拉的笔记本。

这个消息还是当初和贝利交好时无意中得知的。

阿布利特将这本笔记本看作是他一生中最得意的珍藏,尽管他本人并不是个炼金师,但同样敝帚自珍,不愿意拿出来给任何人。

据说海因斯曾经向阿布利特索要过这本笔记,但是被阿布利特不留情面的拒绝了。这使得海因斯大为恼火。在后来有一次修伊故意的试探当中,修伊发现海因斯对阿布利特的印象极差,风评极坏,这就意味着这个传言很可能是真实的。

这才是他当初把自己传送到凡尔萨群的真正原因。

对于修伊来说,炼金术是唯一可以把所有不同系的法术同时施展出来的魔法手段,尽管它不是可以随手使用的魔法,但也因此而具备着魔法师所不具备的强大威力。

在他能够拥有伊莱克特拉那样的成就之前,寻找伊莱克特拉的笔记,追寻他的脚印,研究他的成果,同时也满足他游历天下的欲望,其实就是他目前为自己制订的计划。

拉舍尔对修伊的分析里,至少在这一点上看得没有错,象修伊这样的人,是不可能漫无目的的胡乱行走的,他们这类人总是会给自己制订一个目标,然后向着这个目标追求,前进,直到到达巅峰。不过明白归明白,修伊的计划到底是什么,就不是他能揣测得了。信息的不对称,使得拉舍尔虽然看出了修伊的落脚点,却错误地估计了他的目的地,毕竟他不可能想到修伊会是穿越者而早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修伊格莱尔,这就为修伊带来了更多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得到另一本笔记。

只不过要想得到那本笔记,空间系大法师阿布利特就注定是一道无法逾越的屏障。

要知道尽管空间魔法品种很少,但是空间魔法的每一种法术却都极为实用,空间系法师的强大同样是不言而喻的。

瞬间移动可以使自己来去自如,如鬼魅般令人防不胜防;结界破除,可以粉碎一切结界;光之迷宫可以使人永久失陷在空间迷宫之中;撕裂空间则可以将对手直接放逐到空间乱流中去……

所有和空间法术有关的魔法,几乎都代表与强大,恐怖,难以抵御这些名词划上等号。

身为一个六级的空间系大法师,修伊丝毫不怀疑阿布利特能熟练运用以上法术中的至少三种。

只不过要使用这样的魔法,所要消耗的魔力也是巨大的。

空间系的魔法师同样是通过打开空间屏障来完成自己的瞬间移动和空间撕裂行为,只是他们并不具备传送法阵那样循环不休的力量,所以每一次打开空间屏障,都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而越是将自己传送到远的距离,也就越是消耗更大的能量。因此即便是阿布利特这样的紫袍法师,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把自己传送出很远的距离,更不可能每天无限次的去瞬移。一般来说,空间系的传送距离,会受到目光视野的限制,他们不可能将自己传送到自己视野无法触及之处,除非是事先对某个地方进行过空间定位。

想到这里,修伊的心中突然产生了一个极为怪诞的念头——能不能把制作传送法阵时的能量循环理论用在空间法术的修炼上呢?

这个怪诞的念头一生起,就在他的心里循环不休起来。

修伊很清楚,由于魔法师在打通空间屏障后,也是需要不停地消耗魔力来维持,所以必须立刻将自己传送过去,否则这个魔法就等于白白浪费了,或者直接将自己的魔力抽干耗尽后自动停止。

可是一旦拥有能量循环的能力,那就意味着他可以打通空间屏障,制造一条只属于自己的特殊通道,然后随时使用。甚至他还可以在这段时间里打通多个空间屏障制造多条空间通道,并且使它们相连。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在一个时间段内连续多次的出现在不同的地方,并且自由往返。

而这从来都是任何一个空间系的大魔导师都无法做到的。

当然,要连续破开多个空间屏障,所要消耗的魔力是惊人的,但是如果将距离局限在一个固定的小区域范围,就可以大大节省魔力。那么如果在战斗中使用这种方法——修伊完全可以想象,自己在某个区域中瞬间消失又瞬间出现,不停地移动位置而没有任何阻碍。这意味着他将永远占有进攻的主动权。即使是比他强大的敌人,只怕也会被他神出鬼没的打法所击败。

这有些象武士修炼到高级别时的幻影攻击技巧。只是幻影攻击是通过高速的移动在人眼中留下的残像所造成,并不是真正的瞬间转移。而自己的做法,却可以让自己在战场上拥有绝对的控制力。

当然,面对拥有大威力的面杀伤性魔法,这种做法并没有太大作用,但是面对高级武士这样的对手,自己则大大提升了生存能力。

在炼狱岛的时候,为了生存,他没有办法努力钻研斗气和魔法,绝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了炼金术的研究上。但是这刻远离了那片地狱世界,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还有很多东西可以学习,可以进步,可以继续钻研和探索。

而现在脑海中的灵光一动,无疑就是打开了他学习魔法的一道重要之门。

修伊再次想起了伊莱克特拉成就的奥秘——通过对炼金术的理解,加深对魔法的学习。

没错,就是这样。能量循环是自己发明的,魔法师并不懂得其中的运行道理。但是他懂,他完全明白这其中运行的奥妙。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如何去在实际行动中完成这一理论上的构思。

他现在真正开始理解伊莱克特拉了,毫无疑问,炼金术提供给他的,正是这种理论上的探索方向。

尽管修伊并不具备修炼空间魔法的天赋,但是在掌握了事物运行的原理之后,他实际上已经站在了比任何人更高的起点上。而这,其实比天赋更重要。

这也就是伊莱克特拉成就的奥秘之一。

当他研究血肉傀儡时,他在灵魂法术上有了突破,而当他研究传送法阵时,其实他在不知不觉中,对空间魔法也早已有了学习的能力。

领悟到了这一点的修伊,心中着实无比兴奋,他恨不能现在就实验自己的想法,然后掌握空间移动的奥秘,使自己在空间系上的魔法也拥有强大的力量,成为继风系,灵魂系之后第三种自己掌握的法术系别。

假如有别的法师知道他的想法,或许会提醒他,尝试空间魔法的创新,其失败的代价很可能是永远迷失在空间乱流之中,而修行多种魔法也会加大魔力紊乱的风险。

但是修伊却不顾一切,将自己彻底放在了这条充满艰险却又充满光明的道路上。

这就是缺乏导师指点的优与劣——自我发展可能让你走出属于自己特色的道路,建立属于自己的独特辉煌,却也可能走上歧途,进入误区。

风险与利益永远是并存的。

“嘿,我说,你在想什么呢?小子。”

克拉丽斯的叫喊将修伊从思维的海洋中又拉回到现实。

他有些尴尬地一笑:“只是在想过去的一些事。自由真是美好,却不知为什么总是让我想起过去的那段不美好的时光……我想那并非是怀念,而只是一种感慨。也许我的内心在试图通过这种对比,来证实我现在的幸福。”

“我还以为你不会觉得自己幸福呢。要知道你本该憎恨我要你二十个金维特的高价。不过这也不能怪我,谁叫你不还价的。”

“不,事实上我很感谢你。你是一个非常善良的女人,只是给自己套上了一层强硬的伪装,但是和我曾经的主人比起来,你就象个天使般可爱。而且因为和你们在一起,我免去了长途跋涉的苦。我更愿意将这笔钱理解为你们带我上路的辛苦费用。”

“说得真好,你让我害羞了芬克,其实我已经不想问你要钱了。”克拉丽斯说:“不管怎么说你给我出了非常棒的主意,如果你的药剂卖不出去,我可以把它买下来。”

“不。”修伊摇头:“其实那些药剂对你们没有什么意义,对于紫萝兰歌舞团来说,或许钱是最有实际意义的。我会在卖掉我的药剂后,把该给你的钱给你,你们需要它。”

克拉丽斯有些迷惘地看着修伊,她问:“为什么?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要的价钱很高,还要坚持把这笔钱赔偿给我?你甚至不生气,不愤怒,不斥骂我?我老实告诉你吧,修补一个车顶,我只用了不到两个金维特。”

“我为什么要介意?就因为那二十个金维特吗?那还不足以让我去歇斯底里地愤怒。而且我从不认为,为了一些钱而去和女士争执,吵闹,甚至动手会是什么美德的体现。如果可以,我们应该尽量大度。我是说,对可以原谅的人和事物,我们要尽量去原谅,理解与宽容。”

克拉丽斯有些吃惊:“我从没想过你是这样的人。”

“那是因为我曾经生活的那段岁月里,充满的都是痛苦的回忆。我面临的是恶魔般的主人,身处的是鬼蜮般的环境,每时每刻都要小心谨慎。我的朋友会死去,一个又一个,而我却要坚持着微笑,就象那对我毫无影响……你能理解那种感受吗?对我来说,恐怕再没有什么是比生命和自由更有意义的了。相比之下,你对我所做的一切,根本无法构成任何伤害。”

修伊微笑着回答。此刻的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是的,当一个人在地狱中生活得足够长久,并最终回到光明世界时,他会发现生活中每一点遭遇其实都值得细细品味,并为之感到快乐。当克拉丽斯摊着手向他要钱时,那正是他重新接触世界的第一个镜头。

他没有任何理由将这个镜头变成血腥,残酷,暴戾或者别的什么内容。

恰恰相反,对他来说这一刻值得永久缅怀,如果可以,应该将它变得尽量美好。

就象是一个刑满释放的犯人,贪婪地呼吸着自由的空气,即使面对街上某个流氓的挑衅,也只会觉得新鲜,有趣,并充满真实。

而对经历过生死挣扎的人来说,这种幸福的感觉就越发强烈。他又怎么可能将这种事放在心上,象个家庭主妇般去哀怨,去计较?

就因为一位姑娘试图从他身上多得到一些钱就发脾气大展神威教训对方?这太可笑了。

修伊自问自己的气度没有如此狭碍,哪怕他没有那枚富可敌国的戒指,充其量也就是讨价还价一番罢了。

而现在,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他更愿意把那二十个金维特象小费一样打赏给对方,作为初回真实世界,享受美好人生的消费纪念。

克拉丽斯沉默了,良久,她才点头:“原来是这样……芬克,能告诉我,象这种足以把常人逼疯的死亡威胁,你又是怎么挺过来的?我是说,到底是什么让年少的你能坚持着熬过那段艰难的岁月的?”

“是希望。”修伊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