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六章 交易(上)
章节列表
第六章 交易(上)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在修伊出售药剂前,特别向克拉丽斯借了五个金维特,给自己购置了一身看上去相当不错的行头。

在穿上新衣服后,他看上去到象个贵族少年了。这份投资让克拉丽斯心痛不已。

眼前的这家商铺,在内部的装修上,和其他的商铺其实并没有太多区别,用香木制成的货物柜,小工每天都会用清水进行擦洗,使其保持一种芬芳之气。药剂柜子里摆放着各种药剂,都会标注上价格,作用,制作人以及使用时应有的注意事项等等,墙壁上则挂满了各种刀剑,有些已经填充了魔法,有些则依然保留最基本的功能。在最里面的墙壁旁边遍插着一排排锋利的长戟,内堂的门口则一排架着七八件铠甲,每一件铠甲都拥有着截然不同的风格和韵味。

商铺里的人并不多,两名伙计,一个老头,此外就是一个贵族打扮的中年人和一名武士,看样子他们是来挑选盔甲武器的客人。

进入商铺之后,修伊看到眼前飞快地迎来一位小伙计。

他用恭敬的语调对修伊和克拉丽斯说:“欢迎光临鄙商铺,请问您需要些什么服务?”

修伊随口道:“我只是来看看,有什么需要,我自然会告诉你。”

克拉丽斯有些诧异修伊此刻的态度,他难道不是进来卖药剂的吗?但这个女人到底不笨,她收回惊奇的眼神,低下头什么也没有说。

修伊信步闲逛,在观察过周围的环境后,特别注意了一下药剂柜台。

柜台里的药剂价格并不一致,有些可能需要十多个金维特才能购下,有的只需要几个银维特便可。而且大都是一次性药剂,必须整瓶喝光才能起作用。

除了成本方面不同的原因外,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它们的品级和功用也各自不同。

风鸣大陆的药剂,一般分下品,中品,上品,精品和顶级品五个等级。

大凡商铺里出售的药剂,大都是下品到上品的范围,毕竟普通人也不需要高级货。精品则只在少数药铺里有卖。

至于顶级品,事实上如果不考虑炼狱岛,纵观整个大陆,也找不出几个能做出来的炼金师。商铺里要是有,那都是作为镇店之宝放起来的。

就算是当初被修伊杀死的尼尔,在炼狱岛上或许只是学徒,他要是走出这个岛,那立刻就能成为药剂方面的顶级炼金师。

这主要就是因为许多炼金师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到那些顶级的材料,空有理论无法实践,又怎么能有所成就呢?

走到一个精品药剂柜台前,修伊拿出一瓶狂暴药剂,看了看药水的颜色和光泽度,然后打开瓶塞嗅了一下。

商铺中的那位须发已然花白的老人在看到修伊熟练的动作后,微微楞了一下。

身边的伙计走上来,正要对修伊介绍这瓶药,修伊已经说:“不错的药剂,在使用过后能维持至少半个钟时的时间,而且事后的虚弱程度不算太强,持续时间也相对较短。”

那伙计佩服道:“这位客人果然厉害,这正是本店制作的药剂特色。”

“不过可惜,在增加狂暴力量的程度上,它并没有比其他的狂暴药剂更加出色的表现,对吗?一百个金维特,价格还是过高了些。”

那伙计呆了呆,看向远处的老人。

老人走了过来。

他很仔细地打量着修伊:“看来,您是一位有着出色眼力的客人,您说得没错,我们这里制作的狂暴药剂,在增幅效果上并没有更出色的表现。但是我可以肯定,考虑到它所能够维持的时间,还有它大大减少的虚弱程度,这瓶药剂绝对配得上它精品的评价。这个价格绝对是合理的。”

“那只是你个人的看法而已。”修伊回答。

老人有些不悦地皱起了眉头:“这位客人,狂暴药剂通过刺激人身体内的潜力来达到短暂的提升效果。能够在同样的提升效果的情况下,尽可能的降低它的副作用,一直是每个狂暴药剂制作师的追求。以我目前所知的狂暴药剂,基本还没有什么在效用上比这瓶更出色的。”

修伊扬了扬眉头,却什么都没说。这个动作落在老人的眼里,蕴示着不屑的意思。

修伊的说话谈吐温文典雅,他的吐音非常清晰,而且语速并不快,给人以稳重之感。这正是贵族大家少年的标准行为模式,而且从他的举止来看,这个少年有着良好的礼仪教养,虽然口气大了些,但是却不让人生厌,因此老人才会费心做出解释。

他这刻的动作,令老人微微有些不快,强压下心中的不满道:“那么这位客人你有什么指教吗?我是说听你的意思,你有比这更好的药剂?”

或许是少年特有的高傲起了作用吧?老人的激将法产生了很明显的效果,贵族少年立刻道:“哦,是的,我这里有几瓶药剂,我觉得或许你们可以看看。”

旁观的克拉丽斯有些明白修伊的用意了。

果然,下一刻修伊拿出药剂给老人时,老人的注意力立刻被那三瓶药剂给吸引了。

这三瓶药剂分别是“狂暴药剂”“豁免药剂”和“治疗药剂”。

从药剂的清澈透明度来看,很明显这三瓶都是极品药剂。不过仅从这方面并不能完全确定它的药性。

老人很坚决的说:“我要检验。”

“没有问题。”修伊无所谓道。

药铺的检测自然不能如炼金师般炼好一瓶就喝一口,如果是那样的话,药铺也不用做生意了,改开咖啡店得了。

那名伙计迅速地拿出几块测试石,从三个瓶中各滴出一滴药剂在那些白色的石头上。测试石会根据对应的药效发出特殊的色彩和亮度。

正如修伊所预料的那样,三块测试石在这刻同时亮出耀眼的光芒,一下子就震惊住了所有的人,就连一旁正在挑选武器盔甲的那个贵族和武士也被吸引住了目光。

即使是再白痴再外行的人,从这耀眼的程度上,也能看出这三瓶药剂的不同凡响。

“是……是顶级品……”伙计目瞪口呆地说,他的手直发抖,险些将手里的那瓶药剂摔落下去。

老人难以置信地望着修伊,再看看这些药剂,他想了想道:“我要复验!”

对于顶级药剂,药铺会使用多种手段进行检测,以再度确定其价值,这是很正常的行为。

修伊无所谓地甩手,任由他们去折腾,自己在悠闲地看着附近的商品。很随意地拿出一瓶又一瓶药剂来欣赏,分析它们的药性,并做出对比。

复验的结果,只是进一步证实了这些药剂的价值的确是非常昂贵。当老人将所有的检验方法都用过之后,终于确认道:“这的确是三瓶顶级的药剂,您的狂暴药剂的副作用和我们的药剂相比更低,但是狂暴效果却更加明显……这位客人,我很抱歉我先前说过的话,您的药剂比我们的要好很多。”

从这句话上,明显可以看出一个老牌商人的风度与气度,他们并没有为了自家的声誉而刻意诋毁对方,反而承认了对方药剂的价值。

事实上,能够拥有顶级药剂的,全都不是普通人物,老人的恭顺是完全应该的。

修伊到是无所谓道:“那么您认为我的药剂值多少钱呢?”

老人立刻回答:“这瓶狂暴药剂可以使用两次,价值七百个金维特,这瓶法术豁免药剂只能使用一次,价值四百个金维特,至于这瓶治疗药剂,可以使用十次,价值一千个金维特。”

一声惊呼,在药铺中响起。

克拉丽斯的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唇,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望着修伊。

尽管在看到修伊先前的表现之后,她已经完全意识到自己犯了多么愚蠢的错误,但她还是没想到这三瓶药剂竟然可以卖到两千一百个金维特的价格。

这实在是令人难以想象。

克拉丽斯有种后悔到想要自杀的冲动。该死,什么时候起我变得如此愚蠢了?

她哭丧着脸的表情看得修伊只想笑,心中升起报复的阴谋得逞时的快意。

——————————————

当修伊将那三瓶药剂收回去的时候,他很清楚地看到老人的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

很显然,顶级的药剂并不是那么容易能碰上的,如果能够拥有它,毫无疑问会给自家的商铺增添更多的光彩。只是老人的心中很犹豫,因为他同时也注意到那三瓶药剂上的制作人名字都被撕去了。

这意味着眼前的少年并不打算公布制作人是谁。

无法知道是谁制作的药剂,这对商铺来说是极为不利的。因为这很可能代表药剂的来源不正当。当然,对于这种药剂,商铺也不是绝对不能收购,但他们会将价格压得极低。可是对于顶级药剂,降低收购价格毫无疑问就等于是赶人离开。

修伊似乎并不在意老人的想法。

在转过药剂柜台后,他又来到了商铺的墙壁旁,细心观赏起那些魔法刀剑。

附上魔法的刀剑盔甲,一直以来都是武士们的最爱。

它们可以让沉重的盔甲变得轻盈,也可以使普通的长剑变得锋利无比。然而在武器上附魔,其实一直以来也都是炼金师们的一大难题。

这个难题主要体现在成本控制方面。

武士与魔法师不同,他们总是冲锋在第一线,在打击敌人的同时,也承受着被敌人打击的命运。无论是武器,又或者铠甲,都极容易在战斗中损毁。

附魔武器不是无敌的象征,它只是在针对普通武器时拥有绝对优势,但在同类产品面前,两边的效果就会出现抵消。因此花费大力气高成本制作的一件附魔盔甲,很可能在一次战斗中就被敌人劈烂砍碎,所造成的损失会极为巨大。

即使不考虑损毁,仅从附魔制作上来看,这类武器也有着极大的挚肘之处。

金属天生对魔法就有一定的抗性,使用质地精良的金属制造的铠甲,即使用最精密的法阵进行附魔,也很难发挥出它全部的效用。而这类法阵又极容易被外部攻击所破坏,很可能一次普通的中招,就会导致附魔的失效。

因此魔法武器的使用,对整个风鸣大陆来说,都是一种又爱又恨的态度。

没有魔法武器的武士对上有魔法武器的武士,肯定是要吃大亏的,可大家如果都用此类武器,其结果就很可能是两败俱伤。除非是真正钱多到花不完的人,否则武士们在挑选魔法武器时,总是尽可能的小心选择。

眼前的那名贵族中年人和那名武士,显然就是在这方面犯起了踌躇。

他们已经在这里站立了好久,直到修伊走过来,拿起了其中一把重剑细细端详。

当看到修伊轻描淡写地拿起那把重剑时,旁边那名武士的目光放出无比的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