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主站|会员中心|保存桌面|手机浏览

全能炼金师

一次失败的化学实验,让实验员宫浩灵魂穿越异界,成为平民少年修伊格莱尔。不幸的...

同类作品
  • 暂无相关作品
首页 > 章节列表 > 第八章 虚空斩
章节列表
第八章 虚空斩
发布时间:2019-08-12        浏览次数:0        返回列表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便快到年末了。

临近年末的香叶城,正进入一片狂欢的氛围中。

有了修伊的“赞助”,歌舞团的姑娘们不必再挤在小旅店里过日子,而是可以搬到一个可以象模象样的中型旅店去居住了,同时歌舞团也可以租借到象样的场地进行排练了。

克拉丽斯正在积极排练新的歌剧,姑娘们对此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小伙子也同样情绪高涨。

新发下的酬金令所有人都感到满意。

图兰朵的剧情,其实就是一个非常简单的爱情故事。

元朝时的一个公主图兰朵,曾经下令如果有个男人可以猜出她的三个谜语,她会嫁给他;如猜错,便处死。三年下来,已经有多个没运气的人丧生。流亡中国的鞑靼王子卡拉夫(Calaf)与父亲帖木儿和侍女柳儿在北京城重逢后,即看到猜谜失败遭处决的波斯王子和亲自监斩的图兰朵。卡拉夫王子被图兰朵公主的美貌吸引,不顾父亲、柳儿和三位大臣的反对来应婚,答对了所有问题,但图兰朵拒绝认输,向父皇撒赖,不愿嫁给卡拉夫王子,于是王子自己出了一道谜题,只要公主若在天亮前得知他的名字,卡拉夫不但不娶公主,还愿意被处死。公主捉到了王子的父亲帖木儿和丫鬟柳儿,并且严刑逼供。柳儿自尽以示保守秘密。卡拉夫借此指责图兰朵的无情。天亮时,公主尚未知道王子之名,但王子的强吻融化了她冰般冷漠的心,而王子也把真名告诉了公主。公主也没公布王子的真名,反而公告天下下嫁王子,王子的名字叫“爱(Amora)”。

整部歌剧中,最出名的曲目分别是〈图兰朵〉〈今夜无人入睡〉还有就是〈茉莉花〉。

“好了,姑娘们,今天我们排练图兰朵第二幕。黛丝,注意你的形象!图兰朵是一个骄横跋扈的公主,她任性,高傲,自私,骄横,但是在她的内心深处,还有一线温柔!你必须把握好这个分寸!”

“还有兰缇,该你上场了,快点。”

“哦,巴特,巴特,你在做什么?你还以为你是在扮演玫瑰君主吗?不,鞑靼王子不是一个武将,他是一个睿智而有追求的人,你要展示的是他对爱情的执着还有对希望的追求。卡拉夫相信爱,他相信爱能感化一切!可是看看你,你这样子象什么?你不象是爱情的使者和追求者,更象是一个没脑子的为了女人而不顾一切的蠢货。哦不,这两者看上去很相近,但它们完全不同!”

克拉丽斯几乎要咆哮起来了。

在场地的最外围,修伊交叉着双臂,面带微笑地看着克拉丽斯指导姑娘们如何表演,如何歌唱。

“主人,您听我说,我真受不了,心如刀割!在流放的路上,你的名字是希望,你的名字是力量,它驻留在我的心上。可明天就要决定我们的生死存亡,我们将要死在流放的路途上!他失去爱子多悲伤,我不见你的笑容痛断肠。啊,重任再难担当,多么悲伤……”那是兰缇扮演的柳儿在与她的鞑靼主人重逢后得知王子要去追求恐怖而可怕的图兰朵公主时发出的悲伤请求,请求自己的王子不要去求亲。

“兰缇!”克拉丽斯的嗓音再度高叫起来:“要悲伤!要悲伤!这是一段悲伤的咏叹调,你要表现的是一个柔弱而又深情的姑娘的可怜内心。可是你听听的歌声,我的天啊,你就象一只发了情的喜鹊,充满了快乐,就好象你明天就要出嫁了!”

兰缇无奈地整整裙子,然后扭了扭身体亮出一段雪白的手臂:“我刚买的镯子,漂亮吗?我觉得它很衬我的手臂。”

“哦,天啊!”克拉丽斯无奈地用手背击打自己的额头:“我真后悔给你们加薪水。要知道这让我欠了一P股的债!”

兰缇用俏丽的眼神望着不远处的修伊:“我就是为他而买的。”

“你这个小骚货,如果你再不好好做事,我就把你踢下台去。天知道我还要去教其他的歌舞团的姑娘们排练,你们最好能让我节省点时间!”

克拉丽斯说着气冲冲地跑到修伊身边:“你最好赶快给我离开这,有你在这我的姑娘们都没心思排练了!”

修伊笑道:“真庆幸你没把小伙子们的表演也怪罪到我头上。”

“要知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耶诞节即将来到,我必须在那之前把一切准备好。那将是我们功成名就的大日子!”

“如果你想说:很抱歉一下子把你的钱全花光了,原因是姑娘们对消费的热情超出我的想象,所以我只能到耶诞节的时候再还钱给你了。那么你可以直接说,没必要这么气势汹汹地先找一大堆理由。也许是我站在这里看你排戏让你心中有些不安了?”

克拉丽斯脸上的表情立刻垮了下来,她很不好意思地低声道:“就在十多天前我还是你的债主,可现在你是我的债主了。我只是有些不适应这种变化。”

修伊嘿嘿笑了起来。

克拉丽斯不满地瞪了修伊一眼,想了想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过分,突然凑过去在修伊的脸上吻了一下,然后轻声道:“非常感谢你对我的帮助,这算谢意吧。”

舞台上发出了一片巨大的嘘声。

克拉丽斯快步回到舞台前,准备继续**她的姑娘们,回头再看修伊,却发现不知何时他已然消失,心中一时间有些怅然。

那个少年,真得是令自己心动呢。

————————————————

香叶城郊外的一处荒野,修伊一个人静静地站立着,。

他仿佛是在闭目沉思着什么,一动不动,口中却发出喃喃的低语。

“时光与空间的交集,巨轮和锁钥的紧合,时空横竖之窗,飘渺无定之门,虚无而现实的世界,为召唤之人开启吧……”

他的一只左手凭空划出诡异的符号,正是一个六芒星法阵,魔力通过这个法阵在他的身上越聚越多,形成一片浓厚的魔法元素集中区域。

无形的通道打开。

下一刻,他的身影倏然消失,再出现时已在不远处的一棵大石上。

原本背负在身上的重剑突然出现在右手中,重剑横扫,将附近的一棵大树劈为两断。

修伊又重新回到了刚才站立的地点。

矗立在旷野中,黑色的长发随风飘拂,他仿佛从未移动过……

“呼!”修伊长长地吁出了一口气,然后掏出一瓶药剂喝了一口,体内的魔力开始迅速恢复。

这一套攻击方式,正是修伊发明的结合魔法与武技两种形式的自创能力。先是集中大量魔力打开一道空间屏障,然后将自己传送过去,快速使用武士技能“横切”和“力斩”两种基本技巧,给目标敌人以致命打击,然后再利用能量循环形成的通道维持效应迅速将自己送回原点,使得本可以反击的敌人再次失去目标。一旦敌人向原点进攻,他又可以再度将自己传送至敌人身后进行攻击,循环往复,疲敌至死。

刚才的一套攻击动作虽然简单,但是致命而有效,使用出来时如行云流水,很显然修伊已经基本掌握了此战术的窍门。

这是修伊第一次真正的创造出自己的魔法和战斗方式,走得是一条诡异而轻灵的路线,充分发挥了自己既会魔法又会武技的长处,又避免了根基不够,不适宜正面决战的弱点。

修伊给这套战术起了个名字,叫“虚空斩”。

虚空斩的主要特点,就是利用能量循环的特性制造出只属于自己的空间通道,从而可以完成两点之间的快速瞬移,一旦运用得到,所造成的攻击就好象虚空中突然冒出一把剑砍向自己,中招者可能会连对手的影子都没看到就已倒下。

只是要打通空间屏障所需要消耗的魔力实在过高,根本不是他一个初级法师能承受的。还好,修伊的魔力虽然不高,但他拥有的魔力恢复药剂,魔力增幅药剂和魔力激发药剂可真不少。通过这些药剂,他可以在短时间内将自己提升到四级空间法师的魔力水准,从而拥有打通空间屏障所需要的能量。

魔法师之所以非常注重天赋,其很大的原因就在于魔力上。缺乏元素共鸣天赋的人,其魔力的生成积累速度,要远远慢于拥有天赋的人。而即使拥有出色的天赋,魔法师同样不可能做到无限制的使用魔法。法力一旦耗空,再强大的法师也释放不出魔法来。所以更多的时候他们都需要去冥想,去增加自己的魔力底蕴和恢复速度。也因此,从不会有哪有一个魔法师可以每天不间断地使用魔法,练习魔法。

但是对于拥有大量的顶级魔法药剂的修伊来说,这一切实在不是问题。

仅仅是短短十五天时间,修伊已经消耗了大约一百瓶左右的药剂,这些药剂要是卖出去,换来的钱足以让自己立刻成为一个富豪。再象这样继续下去,估计要不了一个月,修伊花掉的钱就足以成为一个天文数字。

天底下估计再不会有比他在修炼魔法方面更奢侈的魔法师了。

大投入带来的同样是丰厚的回报,仅仅十五天时间的修炼,足以顶得上其他的法师一千天的修炼,同时也使修伊在空间魔法上的能量循环理论逐渐成形,并在今天正式完成了虚空斩的创造,连他的魔力也大大增加,他的空间系能力正式进入初级法术阶段,甚至连其他两系等级也有了再度突破的迹象。

在缺乏空间法术的天赋的情况下能够完成如此快速地升级,只怕天下除了修伊也没几个人能做到了。

而虚空斩的创造更令他战斗力大大提升。

或许唯一制约他的,就是魔力问题了。

看来无论是制造多条通道还是增加自己体内的魔力,都需要以后自己多多冥想,任何事物总是离不开基础的支持啊,仅有技巧依然是不够的。

修伊苦笑着想到。

不过不管怎么说,面对即将到来的帝国追捕,拥有了瞬间转移能力的修伊又多了一份逃生的把握,这一百瓶顶级魔力恢复药剂没有白白浪费。

不远处的小魔龙向他奔来,看起来它对修伊新发明的瞬间移动能力很感兴趣。

魔龙在成年之后就会拥有使用一定程度的魔法力量,也包括了空间法术。只是与人类不同,由于魔龙的力量是不需要修炼的,所以它们对力量的本质并不理解。因此对旭来说,看到修伊使用出空间法术,它还是相当好奇的。

这刻它滴溜溜地围着修伊转个不停,一双小爪子竟也凭空乱抓起来。

修伊起初还看着好玩,小家伙们都是如此,爱学习主人的动作习惯,不过再看下去,就明显感觉不对了。

旭竟是将他刚才费尽心思创造出来的法阵,轻轻松松就模仿了出来。

如果只是单纯的模仿出来也就罢了,令修伊感到惊奇的是下一刻,旭竟直接凭空消失,再出现时,赫然正处在刚才修伊立着的那块大石上。

它蹲在那大石头上,兴奋地对着自己“汪汪”地叫个不停。

然后,它又瞬移回到了修伊的身边,眼神中露出得意的神态。

“这怎么可能?!”修伊大叫起来,他一把抱起旭:“你这小家伙怎么可能学会我的招数?你的魔力消耗怎么样?”

“汪!汪汪!”旭大声叫了起来。

修伊急忙感受它体内的魔力消耗。他惊愕地发现,这小东西原来根本就没费多大的魔力就完成了这次虚空斩。

魔龙天生体内魔力充足,由于是先天就有的能力,不需要后天训练,因此幼生期的魔龙在魔力储备上和成年期的魔龙没有太大区别,主要的差别是在它们对魔法的运用理解和肌体强横程度上。

对旭这头真正年龄才不过1岁的小魔龙来说,它现在的肌体力量其实有限,但是它的魔力之强,却远远超过一般魔法师,只是它还没能理解运用的法门。

没有想到的是,这刻旭竟然会从修伊的身上领悟到瞬间传送的奥秘,这到是令修伊不得不惊喜异常。

只是它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魔龙丽塔说过,魔龙拥有学习能力,却不具备创造能力。它们只能学习和使用天生的魔法,绝无可能学会人类创造的法术。即使同样拥有使用空间魔法的能力,同样可以撕裂空间,魔龙所使用的手段,与魔法师也是截然不同的。那为什么旭能做到学习自己的法术?而且能做得如此轻松?

长期的炼金术生涯,已经让修伊学会了怎样去面对一些奇怪的,复杂的问题。正确的思路,有时候是解开迷题的最大关键。要想知道旭为什么能做到别的魔龙做不到的事,或许只能从它的出生环境中寻找答案。

与别的魔龙不同,旭是在风鸣大陆出生的,相比深渊那恶劣的自然环境,风鸣大陆的生长条件显然更好,也更有利于它智慧的开发。其次,旭在幼生期时就吞噬了一只魔灵,虽然是机缘巧合,却显然也等于是有了一次奇遇。最后就是,旭可能是唯一的,在没有吃掉自己的寄主情况下出生的魔龙,而在它寄生在修伊的身体里时,就一直与修伊有着心灵相通的能力。由于它寄生的又是所有生物中最为聪明的人类,且在离体后继续与修伊保持着精神上的联系,能彼此感应到对方的想法,感受对方的思维习惯,那就意味着它的智慧得到了进一步的影响与开发。

这三者的原因结合起来,很可能让旭的智慧得到极大的提升,使它可以突破自体的限制,学习人类的法术,而它先天拥有强大魔力的天赋,又使它可以学会之后立刻使用出来……

不管怎么说,看起来它用这一招用得比修伊还出色,至少它不需要喝魔力药剂补充自己,甚至不需要使用咒语。

一想到这,修伊无奈地看看旭。

别人穿越,都是奇遇不断,好事连连,怎么轮到自己头上,没碰到什么好事,却做了近四年的囚徒,这还不算,一连串的好事,竟然还都落在了旭的身上?

命运何其不公,令修伊苦笑不已。

可能是感悟到了修伊的想法,小家伙哼哼了两声,死命地往修伊怀里钻,那意思我有好处不就是你有好处吗?

“你的母亲说过,你将会成为一只最伟大的魔龙,现在我开始相信,这个说法不仅仅是因为母爱,更因为她看到了未来。”修伊由衷赞叹道。

轻轻抚摩着旭的头,修伊道:“从今天起,我教你魔法,我相信未来的你,一定会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

与此同时,遥远的帝国南部,南威尔小镇上。

查克莱咬牙切齿:“已经查过所有外来人员,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修伊格莱尔到了这里。他在我们之前一个月就离开了炼狱岛,如果他要来这,他早就到了!拉舍尔,你这狗娘养的。你犯了一个大错误!”

拉舍尔耸了耸肩:“看起来我被这小子耍了一道。人总会有失误的,不是吗?”

“哦,是吗?修伊格莱尔就象耍猴子一样耍了你,你从一开始就做出了错误的判定,现在却想用这么一句人总有失误来打发我?”查克莱的态度充满讽刺。

“那是因为你不懂追捕。对于探员来说,追错方向是很正常的事。要知道一个犯人一辈子或许可以赢探员很多次,却输不起哪怕一次。而一个探员哪怕是失败无数次,都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卷土重来。除非在逃的犯人寿终正寝,否则探员永远都有希望成为最后的胜利者。”拉舍尔冷笑回答查克莱:“所以不要灰心,不要泄气,如果修伊格莱尔这么好对付,那他也就不值得我全力以赴了。”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要去哪里找他!”查克莱怒吼起来。

“回凡尔萨,他一定还留在那里。有一件事不可能出错,那就是他的传送地点就在那!既然他的目的地不是南威尔镇,那么他在凡尔萨群就一定另有自己的目标。我敢用我的脑袋来确保近期内他一定会有大行动!”拉舍尔很认真地回答。